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554,如何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生之俗人一枚》554,如何睡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洗了脚的五人一起盘腿围坐在床上,开始打牌。

由于现场有五个人,不论是“斗地主”,“拱猪”还是“争上游”,都会有一个或者两个人无法参与,王勃想到他后世曾经在网上玩过的“德/州/扑/克”,于是就对四女说大家玩“德/州/扑/克”好了,可以五个人一起玩。

四个很少打牌的女生听都没听说过什么叫“德/州/扑/克”,不得已,王勃只得再一次的充当一次老师,从“德/州/扑/克”的起源,规则,到什么“德/州/扑/克”被誉为“扑克中的凯迪拉克”这些闲话故事,东拉西扯,几女一听,兴趣便更大了,嚷着让王勃赶紧洗牌,马上实习。

“姐姐们,打牌白打而无赌注的话,也没什么意思。钱就不赌了,伤感情,我们换种玩法,贴纸条。每人十根火柴,当筹码,谁先输完,谁就用口水在自己的脸上贴一张纸条。然后再发十个火柴,以此类推,大家觉得怎么样?”王勃一边洗牌一边说。

四个女生也觉得有输赢而无赌注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便同意了王勃的提议。于是在熟悉了两盘,教会了四人德/州/扑/克的玩法后,牌局正式开始。

“德/州/扑/克”是起源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种纸牌游戏,易学难精,除了运气外,非常讲究技巧,逻辑推理啦,通过对手的表情,眼神,和习惯猜测对手的底牌啦等等。王勃当然谈不上什么高手,但是相较于刚刚搞懂规则的几个菜鸟,逻辑推理一向不错的他简直可以称赌神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一个小时后,四女的脸上,几乎都贴了数张不等的纸条,唯独王勃的脸上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外加身前堆成一座小山似的,哪怕再玩一天一夜也输不完的火柴棍。

马丽婷最先不干,一把扯掉自己脸上的纸条。其余三女见马丽婷耍赖,也先后扯掉了自己脸上的纸条。胡小琴和何云湘相互看了眼,忽然一声大叫,拿起手里的纸条就朝王勃的脸上贴。马丽婷和方悠也不甘人后,把从自己脸上撕下来的纸条朝王勃的脸上贴。于是,没要到十秒钟,王勃的脸上,额上,下巴上,就贴满了原本贴在四女脸上的纸条,成为了一个模样滑稽的“白无常”。

“哈哈哈哈——”四个女生拍手大笑起来。

“姐姐们,这就是你们的赌品嘛?”待四女笑够了之后,王勃才不紧不慢的将脸上的纸条扯了下来。

“嗤嗤——谁叫你扮猪吃虎来着?奸诈!”马丽婷嗤嗤的笑着。

“我有说我不厉害吗?”王勃一脸的无辜。

“不管,反正我们被你骗了,这总没错!”一向安静的方悠也来凑热闹,王勃心头不由哀叹,人说“女人就是蛮不讲理的动物”,这真还没冤枉她们。

“愿赌不服输”的另外一个表现就是“越输越想赌”。第一个撕下脸上纸条的马丽婷心有不甘的说再来,这次姐几个好好配好,一定要将刚才输的连本带利捞回来,其余三人大声叫好,无不应允。

于是,新一轮的牌局再次开始。

不过,易学难精的“德/州/扑/克”不是一个晚上就可以从菜鸟变老鸟的,这里面有太多的技巧,表演需要专研,学习。又一个小时后,王勃的一张脸依然干干净净,而四女则再一次变成了“白毛女”。

“啊啊啊!不玩了!啥子鬼牌哟!”胡小琴一声大叫,将手里的扑克朝铺盖上一扔,用手朝脸上一抹,倒头就躺在了床铺上。

其余三女有样学样,一边再次撕掉脸上的纸条,一边说着王勃“太鬼了”,“太奸诈了”,“太不公平了”之类的话,纷纷弃牌,看得王勃摇头不已。

不过,一连玩了两个小时牌的他也有些厌倦了,一看手上的电子表,竟然已经十二点过快一点了。于是大吃一惊的说:“姐姐们,现在都快一点了,咱们还是想想今晚到底怎么睡吧。”

说这话的时候,王勃其实心头早有计较,那就是两张床,让给四个女生睡,他裹一床被子坐在椅子上看一个通宵的电视。但他也不忙着说出自己的意见,倒是想先听听几个女生是怎么考虑的。

当然,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更想两张床,来个2+3,或者3+2模式:三个女生或者两个女生睡一张床,而他跟另外一个或者两个女生睡剩下的一张床。比如,让胡小琴和何云湘睡一起,他和马丽婷,方悠三人睡一起。

自然,这只能是他的yy,意/淫,四女再开放,再大胆,也不至于敢跟他睡一张床的。即使什么都不做,什么也没发生,那也太损一个女生的清白了。

王勃一提醒,几女也纷纷看表,须臾,便传来了几女的阵阵惊呼:

“呀,真的快一点了呀?时间过得好快!”方悠说。

“你说快一点了,我就有点想睡了。”胡小琴打了个哈欠,“你们喃,瞌睡来了没有?”

“我也有点想睡了。”何云湘也捂了捂嘴巴说。

三女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回应王勃说出来的那个让三女觉得尴尬,同时也不好处理的“如何睡”的问题。

没发言的马丽婷眼珠子一直转,看了看两张一米左右的单人床,又看了看三女和王勃,忽然一拍手,眼睛一亮的说:“小琴,云湘,悠悠,王子安,我有办法了。咱们可以把两张床中间的这个床头柜搬开,然后将两张床并排在一起,这样,两张拼起来的床起码有两米宽,大家挤一挤,就可以将就一晚上了。你们觉得怎样?”

这主意好!王勃心头当即大赞,恨不得抱着马丽婷亲她一口。但脸上却痴痴傻傻,没什么表情。

“这办法要得!”胡小琴打了个响指,第一个赞同道。

“好办法!两张床并在一起的话,五个人肯定睡得下。”何云湘也拍手附和。

“这不成了东北的炕嘛?除了没火!倒是个好办法。”方悠也笑着说,觉得马丽婷的主意不错。

自从王子安这名字出现在了寝室之后,自己的主意就难以得到三女的一直赞同,现在三人都觉得不错,马丽婷也大为高兴,眉飞色舞的说:“你们都觉得不错哈!王子安,你呢?你觉得要得不?”

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面子,又想得好处,差不多已经成了重生后的王勃的座右铭。所以,尽管心头乐开了花,但他的脸上却还是表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羞涩而又腼腆的表情。

“马姐,这个,有些不太好吧?要不,这两张床,你们四个人睡算了,我坐在椅子上看一晚上的电视,给你们当一个晚上的护花使者好了。”

“那怎么行?”马丽婷当即反驳,瞪了王勃一眼,“今天晚上下雪,天冷得很,你要坐一晚上,肯定受不住。要是把你这个大才子给冻坏了,我们几个当姐姐的罪过就大了,明天如何跟你父母交代?”

“就是,王子安!别婆婆妈妈了,我们女生都不在意,你个男生还矫情什么矫情?”胡小琴也开始劝。

“就按照你婷婷姐说的办,动手动手。”何云湘也嚷了起来,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穿起鞋子,就要开始动手搬东西。

方悠目光如水的看着王勃,温柔的说:“王子安,就把床并排在一起,将就一晚上吧。让你坐在椅子上熬一个通宵,肯定是不行的。”

王勃一脸的“艰难”,叹口气,说:“那就……按照姐姐们的意思办吧。云湘姐,你别动,我的力气大,我来搬这床头柜。”说着,王勃从床上下到地上,开始动手,为晚上温暖的被窝而卖起力来。

五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把标间弄成了了一个大单间。

“我们睡觉了。你们还想耍的话就继续耍哈。”床铺弄好之后,胡小琴和何云湘拿起一个枕头,抱起一床被子,就准备睡觉。有王勃这个异性在,身上的衣服是不可能脱很多了。两人只是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和裤子,连毛衣都没脱,就倒床睡了起来。

胡小琴和何云湘躺下之后,就只剩下了王勃,方悠和马丽婷三人。王勃准备等两女睡下之后,他再找个靠边的地方躺下——总不至于直接睡到床中央,来个左拥右抱吧?尽管他心头的确是那么想的。

———————————————————————————————

感谢“有空的昵称吗”老弟总计688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雨夜带套不避孕”老弟588起点币的打赏!

一并感谢被遗忘的眼神,916929,只为俗人回档,魔法门wog,立冬有夏,铁木仙尺,涛的飘时代7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