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509,访客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生之俗人一枚》509,访客

老瞎爆发,今日7500字,小三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

周六的晚上,王勃迎来了一位半个月未见的访客,陈琨。陈琨见面的第一句话就对他说晚上他请客,地点任选,两兄弟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今天是周末,明天他也不上课,两兄弟定要好好的喝上一杯。

“那就去金水河吃烧烤吧。”王勃说,“价格不贵,味道也好,旁边还有一条河,景致也不错。”

“随你,你现在对四方比我熟悉得多,你定地点就好。”陈琨无所谓的说,然后,脸上的无所谓很快变成了一种忸怩和小心翼翼,“勃儿,要不把你姐喊上吧?”

王勃一愣,看到对方的表情,马上明白了对方所想,心想,敢情今天晚上请我吃饭是假,想请他干姐姐才是真呐。王勃故意装蒜的说:“好啊!不过我有两个姐,一个表姐一个干姐,你想喊哪个哟?”

“干姐姐就好!干姐姐就好!”陈琨赶忙说,面带尴尬。王勃的表姐陈琨当然也想请。四五年前,当他第一次见到来王勃家做客的黎君华的时候,跟王勃当初第一次见到他表姐时的神情差不多,心神巨震,完全惊为天人!在见到曾萍之前,陈琨脑海中对漂亮女人的想象,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以黎君华为标准和模板,内心之中。也时不时的生出很多的渴望。可是,随着见面的次数越多,从王勃的嘴里对对方越加的了解。他很快便明白,不论文化程度,家庭条件,抑或成长的背景,双方之间的差距,犹如星星和月亮,完全不可以道里计。癞蛤蟆吃天鹅肉。他对对方的想象,真的只能是痴心妄想了。

王勃明了似的“嗤嗤”一笑,拍了拍陈琨的肩膀。说:“你等哈儿,琨哥。我要去打个电话。我姐去光汉收账去了,还没回来,我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看她晚上有没有空。”

“要得!那你切问嘛!”陈琨搓着手。不论是眼神还是表情,都带着一种渴望。

接电话的是李翠。李翠告诉王勃,她姐已经走了一会儿了。

“李翠说我姐已经走了一会儿了,应该还有十来分钟就回来了。我们进去等等吧。”王勃对陈琨说。

“好的好的。那就等等。”陈琨忙不迭的说。于是,两人一起走进米粉店,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王勃喊来一个服务员,让她给他和陈琨上两杯热饮料。模样不错的女服务员甜甜一笑,让他稍等。旋即款款而去。

陈琨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周围路过的几个女服务员对王勃那种毕恭毕敬的态度。脸上所带的那发自内心的甜美的笑容,心头是又羡慕又嫉妒。这一切,包括那个占据了他满头满脑的身影,都是拜眼前的这个米粉店所赐!

“要不了多久,我也会出人头地,我也会拥有这一切的。”陈琨再一次坚定了心中的某个念头。

闲聊间,王勃问陈琨烟厂稽查员的工作落实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陈琨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说还要过一阵子。陈琨的表情让王勃以为对方遇到了什么困难,但是烟厂那边他完全没关系,所以也只能是爱莫能助。不过,他也并不太担心。上辈子,陈琨的确去烟厂当了稽查,后来自己还在城里开了个卖香烟的小铺子,让他老婆经营着。里面的不少香烟,就是他们那伙查别人假烟的稽查员公器私用,把一些假烟私自瓜分后拿到自己的香烟铺子里继续贩卖。

期间,又聊到就摆在米粉店外面的那辆陈琨新买的摩托车。王勃问对方多少钱买的。陈琨说全部办下来要一万多。王勃听了后,便故意夸张的恭维几句,连说了几声“好家伙”。陈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下了,就问王勃有没有兴趣骑一骑,他可以教他。王勃上辈子卖了七八年的沙滩车和摩托车,摩托车上的所有零件,他都可以差七不差八的背下来。至于骑行,除了不会特技,基本上啥都会。倘若是一辆哈雷机车或者宝马1000cc以上的水平双缸他还有点兴趣,国产嘉陵125?

他哪还有什么新鲜感!

“等暖和点的时候再说吧,琨哥。大冬天的骑摩托,真的是冷死人。”王勃缩了缩脖子,一脸发寒的道。

“呃,这个,好像是有点冷。夏天最舒服,那迎面吹风的爽劲,我是有点巴不得夏天早点到来了。”陈琨附和道,半闭着眼睛,一脸神往的样子。

说话间,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如同游鱼,灵巧的停在了米粉店外的马路边,很快从中走出一个扎着马尾,带着鸭舌帽,穿制服的美少女。王勃立刻就发现对面的陈琨面色一紧,继而双目放光,然后整个身子都开始正襟危坐起来。

“勃儿,你放学了啦?啊,琨……琨哥,你来了啊?”走进米粉店的曾萍看到了王勃,立刻高兴的走了过来,突然瞥见了坐在王勃对面的人原来是陈琨,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成了愕然。

“萍萍……。”陈琨笑着对曾萍招呼道。

“琨哥过来请我们吃烧烤呢!姐,你晚上没什么事吧?没事的话就一起去吧。”王勃面带微笑的说。

曾萍看了眼陈琨,对方是一脸的渴望,又望了眼王勃,却见他趁陈琨没注意的时候朝自己眨了眨眼。于是,曾萍很快莞尔一笑说:“那谢谢琨哥了。”

“那就走吧。琨哥,我先送我姐回家换件衣服,你也一起来吧。你还没来过我现在住的地方吧?今天就先认认门。以后有空好常来玩。”王勃起身,对陈琨说。换衣服当然是托词。他知道干姐姐需要将今天收到的账款先放入家里,等明天银行开门的时候存入银行。

当陈琨骑着摩托车,来到王勃所住的印刷厂小区的家中的时候。面对冰箱,彩电,洗衣机,音响,vcd,皮沙发……各种家具家电应有尽有的现代化房子,陈琨几乎完全呆住了。

“这就是王勃和曾萍所住的地方吗?真是好享受啊!可是半年前。他们一家人还住着一穷二白,破破烂烂,除了电灯。啥家电都没有的陋室;半年后,就咸鱼翻身,鲤鱼跳龙门,从简陋的农村老家。搬到了如此‘豪华’。‘大气’,‘上档次’的新居,米粉店,都是米粉店的功劳呐!农村人和城里人,这道看似不可跨越的鸿沟,就被一家歪打正着的米粉店轻易而举的跨越。看来,这米粉店是不能不开,不得不开。不早不开!”打量王勃所住的处所间,开米粉店的念头在陈琨的脑海中。变得越发的坚定!

金水河边,王勃和几个二代份子常去的那家眼镜烧烤店,差不多半个月没见面的王勃和陈琨推杯换盏,你一杯的我一杯的喝着四方的骄傲,钟嘉慧父母所产的蓝剑啤酒。一边喝酒,一边随意的摆谈,一开始气氛略显拘谨,但两杯马尿下去后,便顺畅多了,忆往昔,聊现在,望未来,越来越自在。曾萍没喝酒,要了一瓶温热了的维维豆奶。

“勃儿,你们家能够有今天,我是发自内心的为你们感到高兴。以前的你,真的是太苦了。但那个时候的我,又帮不上啥子忙。这下好了,好人有好报,总算雨过天晴。来,勃儿,咱两兄弟再走一个,祝你学业有成,前程似锦!祝愿你家的米粉店越开越多,越来越红火!”陈琨端起酒杯,看着王勃,十分动情的说。

陈琨面目诚恳,语气恳切,王勃听了,多少便有些感动。

————————————————————————————————

上辈子,王勃高考考到了双庆,毕业后留在那边工作。陈琨在王勃上大学期间结婚生子,一直在四方烟厂的稽查队干了好几年,临近转正之际,因为一件他不太清楚的事和人打架,把人家的肋骨打断两根,结果被稽查队开除,陈琨想当城里人的梦也就此终结。

然而,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让陈琨自己都始料未及的是,没了工作,只得回老家跟着他老汉儿陈季良喂猪的他没喂两年,就恰逢猪价大涨,陈琨也因此很是赚了不少钱。09年的时候就买了一台长安奔奔开,成为了队上不多的有小汽车的人。10的时候更是鸟枪换炮,换了辆越野车,尽管只是哈弗h6。那奔奔则直接给了他老汉儿陈季良。一时间,两爷子一人一台车,陈家也在整个队上乃至村上风光无限,一时无两。

在陈琨回老家搞养殖之前,王勃每次回四方,差不多都要请陈琨这个邻居,发小和他的老婆吃饭,包括偷偷的请陈琨洗脚啥的。10年之后,请客的人则变成了陈琨。一开始,当然只有他和她女友,后来,他和他女友则仅仅作为陈琨请客的诸多客人之一。12年,王勃的母亲被继父王吉昌骑摩托车摔死,王勃因此一蹶不振,连正常的班都无法上,以前尚算温柔的妻子也因此疏远了他,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王勃过着事实上的单身汉的生活。生活十分的窘迫,网上写小说卖因为曲高和寡不适应网文潮流也没卖到什么钱,生活朝不保夕,有了上顿没下顿。因为长期关在家里,他的身体也变得不太好。

而此时的陈琨,随着猪价的节节攀升养殖业更是搞得风生水起。回到老家和陈琨聊天,人家聊的也是哪个哪个水库的鱼好钓,哪里哪里的东西好吃,什么时候开车去品尝。陈家终日高朋满座,往来的不是做生意的,就是在城里开铺子的,而且基本上都是有车一族。而王勃,在老家的代步工具仍旧是一辆好几年买的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电瓶车。在陈琨家门口那一溜的四个轱辘的小汽车面前,他这个昔日的大学生。天之骄子,蓝回镇中考状元,真有些不知道该把自己那辆电瓶车朝何处放。

不知道何处安放的。还有他这个人。面对一帮谈着生意经,聊着好吃好玩的人,他的那些以前别人热衷的话题已然显得不合时宜。

14年之后,王勃和陈琨之间的联系便只剩下逢年过节的一两个电话和一两条短信了。越发潦倒的他不愿意回去,成为一帮“成功人士”相互比美的背景和陪衬。而他对于陈坤而言,他身上的大学生光环,在双方悬殊的收入面前。也退得干干净净。他不再被人需要,不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抑或是情感上。

2015年9月23日,即他生日这天,王勃选择结束自己33岁的人生,去天堂或者地狱陪自己那辛苦了一辈子。老来也没想到什么福的母亲去了!

————————————————————————————————

“感谢琨哥。”陈琨的祝福之语将王勃拉入了往昔的回忆。一时间,让他生出了颇多的感慨。他倒不是对陈琨有什么责怪。陈琨这个人,总体上而言,还算是个不错的,尚算地道之人。遗憾的是这个社会太过于现实,大家都深受影响。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朝前跑,或前或后,或者距离不远的时候。尚可聊聊;距离一旦拉远,则聊无可聊。疏远在所难免。而这所谓的距离,在我们这个狭隘的社会通常就是指收入,赚钱的能力,和你的学识,人品,人格并无多大的关系。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会赚钱,朋友就多;穷困潦倒,自然找的人少。

闲聊间,王勃再次问起了陈琨工作的事。

“琨哥,我觉得哈,当然只是小弟的一点浅见,咱们国家,说是社会主义社会,但是本质上却是一个中央高度集权的官僚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的一大特点就是认钱不认人。金钱在以后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未来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据我的观察,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就是‘笑贫不笑娼’,哪个能找钱,哪个就是大哥,大爷!

“所以,我觉得,你与其去纠察队当那赚不了多少钱,比起农民也就威风点,好听点的纠察员,还不如好好的跟着陈伯在屋头学养殖技术。现在的猪价,包括所有农产品的价格是不贵,但是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肉类的需求增大,以后的猪价,肯定会水涨船高,搞养殖业,也会变得很有搞头。”喂猪算是陈琨前世走的路,而且走得颇为顺畅,让上辈子的他赚了不少的钱,所以,本着让对方少走弯路,早发财的心思,王勃直接就把陈琨前世走过的道路给他指了出来。

陈琨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点一下头,一副不能赞同更多的样子,待王勃说完后,忽然抬头,盯着王勃的脸,神色激动的说:“勃儿,你说得很有道理,差不多跟我想的一样。这么说吧,那烟厂的纠察员,我已经是不打算去做的。我准备向你学习,从小买卖做起。”

王勃一惊,这才恍然前不久在米粉店问对方纠察员的工作落实得怎么样了的时候对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敢情是早有计定。这么说来,他重生所带来的蝴蝶效应,又一次影响了身边人的人生轨迹。

“好啊!琨哥,这个当兄弟的必须得支持。你想好干什么行业没有?说来我帮你参谋参谋!”王勃拍了下桌子,一脸兴奋的问,打知道自己这邻居到底想从事什么行业。

“呃,这个说出来都有些不好意思……”陈琨用手摸了摸后脑勺,再次变得欲言又止。

“有啥不好意思的?”王勃讲脸一板,故露不悦,“说吧,兴许当兄弟的还能帮上你的什么忙呢?”

“我……我打算开一家类似于你家这样的米粉店——你放心,勃儿,规矩我是懂的,我不会问你家米粉的秘方,也不会把店开在四方和你家竞争。我准备去我妈的老家中县开。我家现在有两三万的存款,又找亲戚朋友借了两三万,但是还差不少。所以,如果你手头松动的话,能不能……能不能借我点钱……”铺垫了一晚,绕了一圈,陈琨终于将自己来拜访王勃的目的说了出来。

————————————————————————————————

十分感谢“kabut”老弟1888起点币的厚赏!

感谢“☆孤独剑客☆”,“kak”两位兄弟各588起点币的打赏!

一并感谢啊有team,涛的飘时代,游泳的鲸鱼,小刘英,wei&wei,魔法门wog,雨wt季,一脸茫然若失,盱眙x人生旅途y,昨天去年,书友160516163808200,11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