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466,相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生之俗人一枚》466,相见

月末了,大家赶紧看看自己的月票投了木有,如果木有投,那就投给老瞎吧,不然就作废了哟!有推荐票的,也顺手投两票推荐吧……

——————————————————————————————————

“干爸!干妈!陈伯伯!邹娘!”曾萍来到王勃等人站立的人行道边,挨着喊了一遍几个长辈,最后莞尔一笑,将目光看向王勃,大大的眸子带着掩藏不住的欢喜。“什么时候回来的?”说完后,发现还有个背向自己,穿着军装的年轻人。曾萍抬眼打量了对方一眼,发觉这背影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被刚才曾萍出场时的那一瞥搞得心跳如鼓,心神巨震的陈琨有些艰难的转身,一脸的尬尴的朝曾萍笑了笑,结结巴巴的道:“关……关萍,你,你还好吗?”

面对突然转向自己的陈琨,这个三年前差点强/奸了自己的人,曾萍完全没想到会是他。曾萍措手不及,红润的脸庞“唰”的一下白了,直接僵立在当场。

王吉昌见曾萍走了出来,也没向陈琨打招呼,以为她记不得陈琨了,笑呵呵的冲曾萍说:

“萍萍啊,这是你陈伯伯的娃娃,陈琨,这几年一直在江x当兵,昨天才复员回来。”然后王吉昌又看向陈琨,纠正陈琨刚才的错误。说,“陈琨啊,萍萍她现在已经不姓关。跟着你曾娘姓曾了,叫曾萍。她以前的养父养母,也就是关永祥和毛志红这两口子,你应该晓得噻?完全就是猪狗不如,枉为人父人母的畜生,人渣!平时打骂曾萍,让曾萍变牛变马就不说了;现在变本加厉。竟然为了点彩礼钱,要把她卖了,你们说。这还是人干的事吗?我和你曾娘实在看不惯,直接让曾萍和那狼心狗肺的两口子脱离了父女和母女关系。现在曾萍已经和我们在一起了。”

曾萍走出关家,和关家脱离领养关系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现在王吉昌一说出来。陈季良和邹家芝顿时大吃一惊。心脏一直扑通扑通。被出落得水灵标致,像仙女儿一样的曾萍搞得方寸大乱,头脑一片空白的陈琨也被王吉昌这一惊人之语惊得恢复了正常,惊回了理智,又惊又奇,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吉昌和眼前这个美得动人心魄的女孩儿。

“唉,陈哥,邹姐。琨儿,我给你们摆嘛……”王吉昌见陈季良一家全都大眼睁小眼的看着他。叹了口气,开始添油加醋的向陈家人摆起曾萍在关家那悲惨的遭遇来。

“琨哥,暂时失陪一下。”王勃小声对陈琨说了句,拉起一脸苍白的曾萍就朝米粉店走。曾萍的突然出现,以及继父突然的“讲评书”,让王勃心头叫糟,但又来不及阻止。等他反应过来时,王吉昌这好讲故事的大嘴巴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对陈琨一家长吁短叹了起来。为干姐姐搏一点外人的同情没什么不好,但是要讲场合,不要当着干姐姐说,这相当于揭人伤疤。神经大条的王吉昌显然想不到这一点,王勃倒是想得到,但想到时已经晚了。

王勃拉着曾萍到了老店的后厨。老店的后厨是除他们一家人外所有人的禁区,他倒不怕有其他人闯进来。

“萍萍,你别怪我老汉儿。我老汉儿嘴巴大,但心不坏。”王勃替自己的老汉儿向曾萍道歉。

曾萍笑了笑,摇着头说:“我知道的,勃儿。干爹也是为了我好,我哪里会怪他嘛!”

“那就好!”王勃伸手,摸了摸曾萍的脸,发现女孩的脸有些发凉,也不知道这凉是见到了陈琨的缘故还是因为他老汉儿大嘴巴的缘故,抑或是两者都有。王勃有些心痛的道,“萍萍,陈琨复员归来,晚上我准备请他们一家人吃个饭。你如果觉得不方便,晚上就不去了,就留在米粉店吃大锅饭吧。”

“干爸他——”曾萍小心翼翼的说。

“我老汉儿你不用管。我会说你这两天不舒服,吃不得火锅。”王勃打断曾萍的说话。

“嗯!”曾萍点了点头,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流从心间流过,让她觉得暖洋洋的,“谢谢你,勃儿。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陈琨对我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我想,我也应该将这个心结放下了。大家都在四方,我总不至于一辈子躲着他吧?放心吧,勃儿,晚上,我和你一起去。”曾萍将自己的小手放在王勃的手心,让其握着。

“真没事了?”王勃还是有些担心。上辈子他大姑仅仅因为他学着他表姐将桑塔纳的车窗摇下来就声严厉色的训斥他,让他记了两辈子,到现在都忘不了,现在偶尔想起,还犹如一根刺一样,提醒着他自己那个城里人大姑曾经对自己这个从未坐过小汽车的乡下穷小子的蔑视。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而言,那种近乎灭,无非是宽他的心罢了。

曾萍笑着摇头,道:“真没事了。刚才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吓了一跳。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好吧!”王勃将曾萍的另外一只手也拉在自己的手里,一手一只的握着,看着女孩的脸,郑重的说,“那晚上吃饭的时候就一起去吧。不过,萍萍,在吃饭的过程中,你如果有任何的不舒服,你都可以直接离开,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面子或者脸色。跟你的感受比起来,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记住这一点。”

曾萍不说话了,如两汪泉水一样的眸子有一层薄雾隐现。曾萍直接将自己靠在了王勃的怀中。牙齿微咬着下唇,轻轻的,微不可闻的“嗯”了声。

————————————————————————————————

晚上在“德庄”的这顿火锅。王吉昌吃得那是一个头顶冒汗,嘴皮流油,嗨皮之极。

第一次进正儿八经的火锅店吃火锅,而非在自己的家里面用地沟油吃勾兑火锅的陈季良,邹家芝两口子,也整得满面红光,大呼过瘾。连说好吃。

自然,两口子嘴里的恭维,夸赞。各种讨好,也如王勃要了一份又一份的鲜鸭肠,一串又一串,一根又一根。连绵不绝。只听得王吉昌踌躇满志,得意洋洋,一边大声的喊着陈季良一家人快整,多整,使劲整,想整啥子整啥子,莫客气!同时不忘哭衰喊穷,说现在的米粉店。看起来红红火火,宾客满座。但是各种开销也是无底洞,光是员工们每天的工资,伙食,水电气之类的,都要百百子,千千子。而且还把王勃拿出来说事,当挡箭牌,说这鬼娃娃,心肠好倒是好,但就是太好,不仅给那些员工开奇高无比的工资,还要管三顿伙食,家远的还管住宿,而且一年四季,还给人家整四套工作服,普通的工作服还看不起,非得去省城定做,败家儿啊败家儿,任性啊任性,老火啊老火……只把陈季良两口子说得尴尬不已,哑口无言,后面的各种羡慕之词,讨好之语便再也吐不出口。

自己老汉儿现在都开起四个轮子的面包车了,店面都有两个了,手下员工更是多达二三十号人都还在哭衰喊穷,继续执行着当初米粉店初开时的套路,只听得王勃暗笑不已的同时又苦笑不得。不过他也懒得去纠正,王吉昌藏富装穷,总比他一天到处露富炫富要好。

陈季良和邹家芝两个从未在火锅店吃过火锅的泥腿子犹如叫花子上宴席,吃得大快朵颐,大呼过瘾,但是他们的儿子陈琨面对满桌佳肴,却吃得有些心不在焉,食不知味。确切的说,陈琨的心不在焉,在见到曾萍,这个他差点就霸王硬上弓了的女孩的那一刻起,就如同平湖刮大风,一直没平静过。

陈琨想到了三年前,刚刚初中毕业的曾萍和李翠从山上老家下到平坝,借住在他家里找工作的那半个月时光。那个时候,当他看到曾萍的第一眼,对于那个有些瘦,但是却苗条,白净,五官也生得异常漂亮,比以前在蓝回二中读书时学校里那些所谓的班花,校花都漂亮多了的女孩立刻便心生好感,喜欢上了。和女孩早夕相处的那半个月,可以说是他整个青少年时代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光。在那短短的半个月中,他知道了什么是美,明白了什么爱,以及什么是冲动,那种强烈的,遏制不住的,刚一起就能令他身冒汗,心发慌,全身颤抖的冲动。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又有李翠暗中相助的晚上,蚊帐中的那连条脆生生,白嫩嫩的大腿啊,一直晃啊晃的,勾得陈琨心头的鬼火火冒三丈,胆子一肥,化身成狼,直接扑了上去……

曾萍第二天从家里毅然决然的离开后,陈琨很是伤心。不久之后,他也征兵入伍,去了遥远的江x当兵去了。在景德镇当武警那三年,陈琨经常想着曾萍,那个漂亮,淳朴,勤快,表面老实,但内心却刚烈无比的女孩。他想,当初的他若是不那么猴急,没被欲/望冲昏头脑,而是像一般的男女那样和对方慢慢接触,或者干脆让父母把找不到工作的她雇佣下来,两人天长日久,日久生情,他和曾萍两个,怕是会有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结局吧。

三年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对于那个差点被自己强/奸的女孩,陈琨虽然很难忘却,但对方的面容,在时间的冲刷下,却也变得依稀。他想,等他复原回家,按照现在农村当下的状态,对方怕是已经许了人家,甚至结婚生子了吧。

如此一想,陈琨对曾萍的种种想念,无数遗憾,也就如潮水般渐渐的褪去。

直到今天,刚才,一个全新的,更高,更靓,更有气质的曾萍出现在他的面前后,所有对曾萍的记忆顷刻间死灰复燃,对对方的心动乃至冲动也沉滓泛起,重新降临。

————————————————————————————————

ps:你们的“淫/邪”俺终于是领教了,俺只能说好污……

对于程文瑾,梁经权,和梁娅这家人,俺已经有了一揽子计划,以后会慢慢展开,大家拭目以待吧。俺尽量做到合情合理……(未完待续。)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