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265,眼泪(盟主加更1)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生之俗人一枚》265,眼泪(盟主加更1)

今日又是一万二的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打赏!

————————————————————————————————

王勃回到家中时已经十一点过快要十二点了。给他开门的除了关萍还有田芯。二女一直没睡,在家里等着他,一听见他敲门,便匆匆跑出来开门,然后一脸关切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无数的疑问和期待。

王勃朝二女点了点头,换了拖鞋,走入自己的卧室。关萍和田芯跟了进来,走在最后的关萍刚一把门关上,心头胡思乱想了几个小时的田芯就再也忍不住的问:“小勃,你把田芯咋个了?”

“我把他*了!”王勃的脑海条件反射的跳出一个答案,嘴里却说,“放了!”

“直接放了?”田芯大着眼睛盯着王勃,有点不太相信。

“不直接放还能怎样?打她一顿再放?她要是男的我肯定要修理他一顿,姜梅一介女流,又是街坊邻居,我哪里下得去这个手?”王勃一声叹息,跟着又详细的开口解释,“我在金桥开了个房间,把姜梅弄到里面审了她两个小时,事实基本上搞清了。今天晚上这事确实不是她的本意,是她男人逼着她这样做的。你两个也晓得,米粉店现在一天的收入有多少。姜梅作为收银员,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成本,但是大致估算,米粉店一天的毛收入她还是估算得出来的。他那个老公,以前穷得响叮当。比我们一家都老火(糟糕)。后来张静她老汉儿第一个卖水平鸭找了钱,他和他妈谢德翠马上就上门切帮忙,偷学手艺。很快也在大市场开了铺子,卖起了水平鸭。再后来,也就是前一两个月吧,我家在四方开了米粉店,找了点钱,然后旗舰店开张,张小军和他妈谢德翠看到生意兴隆。遂起了跟风的心思。

“但是开米粉店不比卖水平鸭,开个一般的米粉店倒也罢了,要想达到‘曾嫂米粉’的味道。没有秘方,根本没戏!所以,张小军就把姜梅打入米粉店的内部,当个内鬼。姜梅根本不想。但是她一个女流之辈。哪里犟得过她的丈夫和婆婆?无奈之下,只得同意。这段时间被她老公逼得紧,恰巧我老汉儿今天晚上又不在,机会千载难逢,冲动之下,就犯了错……”王勃杂七杂八说了一大堆,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的补脑,姜梅可没跟他说过这些。但是以他前世对张小军一家四口的了解。他相信自己的猜测估计也是差七不差八。

这些话他其实很不想跟田芯和关萍讲的,可是不讲个一二三。这消失的这两三个小时又无法解释。而看关萍和田芯这两人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他即使不说,马上也是要问的,王勃为了“以绝后患”,也就“自行交代”了。

王勃这么一说,关萍和田芯一直悬在半空的心一下子就落到了实地,两人都松了口气,关萍甚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前不久王勃一脸阴沉,“凶神恶煞”的样子实在是把两人给吓得不轻,很是担心他盛怒之下把姜梅暴揍一顿,或者交给派出所,虽然说哪怕王勃真打姜梅一顿,或者真的将之扭送至派出所,也是姜梅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可是,同是作为女人,同是作为打工者的身份,特别对于关萍而言姜梅不仅是同事,还是情同姐妹的老乡和朋友,在没对米粉店造成实质性伤害的前提下,她们也不忍见昔日的同事,“战友”被暴怒的王勃揍得鼻青脸肿,搞得身败名裂,真那样,也会有兔死狐悲之感的。

“我就知道,梅姐肯定是被人强迫的,她就不是那种会偷东西的人。今天这事肯定不是她的本意。”关萍笑着说,露出了从晚上八点到现在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田芯却是一阵唏嘘,叹口气说:“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随即脸上又现出一股愠怒,道,“但姜梅的丈夫也太过混账。自己想发财,去偷也好,骗也好,倒也罢了;却把自己的婆娘推上前台,自己躲在后面当缩头乌龟,扇阴风,点鬼火,算什么男人啊?!”

“谁说不是呢?”王勃瘪了瘪嘴,跟着附和了一句。

田芯又问:“那小勃,你就这样放过张小军,不去找他算账了?”语气中颇有些不甘心。

“勃儿,我们干脆把王伯伯叫上,一起去打那张小军一顿,真是太气人了!还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男人!”刚刚还在笑的关萍一听到田芯提起姜梅的丈夫,立刻变得同仇敌忾,义愤填膺。

“如果你们想让你们的梅姐没脸见人,在队上无法立足的话,我没什么意见!”王勃耸了耸肩说。

两个同情心泛滥又嫉恶如仇的女人一听,顿时泄气!都明白打张小军出个气不要紧,但姜梅的名声从此以后在四方怕是彻底的臭了。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此吧。今天晚上的事,你俩知道就行了,谁都不要说。”王勃叮嘱两人一句。

“嗯!”

“知道了。”

田芯和关萍点了点头。关萍忽然问:“勃儿,梅姐以后不来米粉店上班了,是么?”

田芯也看向王勃。

一想到姜梅这个一个小时前才和她水乳jiao融,带给他极大欢愉的女人以后和自己可能再无交集,顷刻间,怅然便在王勃的心间如同浓雾一样蔓延开来,他又一次感受到了前不久和对方分别时所体会到的那种悲哀和失落。

“她不会来啦!”王勃笑笑,对二女说,然后转过身,“时间不早了,都快十二点了。你们快点回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那好吧。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田芯点了点头。拉着关萍退出了王勃的房间。

关萍和田芯离开后,王勃脱去衣服,蜷缩在床上。脑海如同一台自动回放机,开始回放姜梅在自己脑海中的点点滴滴。很多记忆原本已经模糊,而且来自于上辈子,然而此时此刻,在这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却显得格外的清晰。

王勃犹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姜梅时的情景。

大概是五年前,那个时候王勃刚小学毕业。一天早上。他抽了把竹椅子坐在自家的院坝里看书。没看两页,就看到张小军骑着一辆自行车从自家的门前经过。但跟平日张小军独自骑车不一样,在他的后座。坐了一个身穿花衬衣,头梳麻花辫的女人。

“勃儿这么早就在用功啊?”当时的张小军还未发家,看到王勃在院坝里看书,热情的向他打招呼。

“军哥。上街嗦?”王勃回了一句。

“嘿嘿。带你姐去超(去耍,去嗨皮的意思)四方。”张小军洋洋自得的说,并向两人做了介绍,“梅梅,这是王叔家的儿子,王勃,读书很用功的。勃儿,这是姜梅。你喊她梅姐嘛。”张小军说,语调和神态都不无显摆。

“你好。勃儿。”姜梅莞尔一笑,大方的向王勃打了个招呼。但那个时候的王勃在面对陌生人时通常比较胆小,只小声的喊了声“梅姐”,飞快的觑了眼张小军后座上的那个陌生漂亮的女人,便将视线挪回书本,继续看起书来。

这便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坦率的说,十分的平平无奇。而王勃对姜梅的印象,除了觉得张小军这婆娘“皮白”,长得还“将就”之外,并无任何地方谈得上深刻,让他难以忘却。

实际上,在以后的两年,直到王勃某一天起床发现自己的**黏得一塌糊涂的这段时间,姜梅和张小军结婚,生娃,两口子因为生活艰难时不时来王勃家后院的菜地摘菜,前前后后无数次的接触,姜梅都未能在王勃的心里留下过哪怕一丝一缕的痕迹,尽管那个时候的姜梅已经在队上颇有“盛名”,经常出现在队上那些成年男人们的带颜色的笑话中。

后来,王勃进入躁动多梦的青春期,也渐渐听得懂队上男人们的那些带颜色笑话的具体含义,也开始有了xing幻想,但xing幻想的主角,却不是已经成了人妇的姜梅,而是班上的那些漂亮的女同学和某些个略有姿色的女老师。王勃对姜梅开始抱有“人之常情”的幻想,还需要往后延迟很多年,直到他大学毕业,进入社会,被残酷的社会现实碰得头破血流,才会在偶然的午夜梦回间,脑海中闪过张小军老婆的影子,那个苗条,撑展(好身材),肤白的村妇。

整个前世,王勃对于姜梅的印象,都是淡淡的,浅浅的,没什么所谓的,也是毫不在乎的。

他对姜梅稍微的“在乎”,还是要在重生之后。

重生后与姜梅的第一次见面,是王勃去大市场找张静的父母张继发和李桂兰两口子。这一次王勃对姜梅的印象,胜过他前世所有的印象之和。现在,他还清晰记得姜梅那天穿了一条红色的短袖t恤和蓝色的修身牛仔裤,脚下套着便于工作的运动鞋。丰满的胸,挺翘的臀,如沐春风的微笑,热情的招呼,让他对姜梅一下子有了很大的好感。那个时候,在王勃这个三十多岁成年人的眼里,姜梅第一次被他真正的打上了眼。

他看到了姜梅热情和周到的一面。

随后,在张静过生的那天,在张继发家头的院子,重生后的他第二次见到姜梅。姜梅在张小军逼迫下,向王吉昌敬酒,有些无奈,有些羞涩。

他看到了她羞涩和无可奈何的一面。

然后,便是第三次第四次……姜梅到米粉店开始上班,热情大方,不挑不拣,认真尽职,与人为善,无人不说好。

他看到了姜梅勤劳踏实,恪尽职守的一面。

然而,尽管他看到了姜梅的很多面,觉得这女人不错,很好,漂亮,心善,又肯干,但也仅此而已。米粉店中的三个女人,田芯,关萍和姜梅,如果说他的注意力有十分是放在田芯和关萍的身上,姜梅,便只有一两分。不论前世与今生,从始至终,尽管他有把姜梅“打上眼”,但却未真的“放在心”!

但就是这个她从未真正放在心上的女人,却在阴差阳错之下,与他发生了真正的关系,在他身上打上了他这辈子都无法磨灭的印痕和记忆。之后,两人如同两条相交的直线,匆匆交汇,然后又匆匆的离开,远去,并在可预见的将来,都再无相交的可能。

“姜梅,谢谢你。姜梅,对不起。但是,现在,我真的好想你……”漆黑而又寂静的夜里,想起前世今生跟姜梅相遇相见的点点滴滴,林林总总,躺在床上的王勃终是流下了两滴眼泪。

——————————————————————————————

万分感谢“xidu2001” 兄100000起点币的飘红重赏!

恭喜“xidu2001”兄成为《俗人》的第五位盟主!

盟主大人威武,请接收老瞎的膝盖吧!

无以为报,特紧急加更两章谢之!(未完待续。)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