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叶良辰传奇 > 第九章 恋人未满

第九章 恋人未满

0点已过,打劫推荐票,非常感谢!

《《《《《《《《《《《《《《《《《《《《《《《《《《《《《《《《《《《《《《《《《《《《《《《《《《《《《《《《《《《《《《《《

孟老师刚转身离开,教室就嘈杂起来,虽然还在自习,学渣们已经等不及了,一个个眼里冒着绿光、犹如灰太狼见到了喜洋洋,争先恐后、一脸媚笑的来到了各自“心仪”的学霸们身旁。

李国良和江海几乎同时起身扑向叶良辰,不过江海离叶良辰的座位中间隔着一排,而李国良则在叶良辰同一排的第六桌,所以李国良挤走了叶良辰的同桌赵玉江,率先坐到了叶良辰的身旁,江海只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着,虽是自习课但也不能明目张胆、光天化日的3p啊。

“良辰啊,帮个忙呗,考试让我抄抄”

“胖儿啊,我可是倒数第一”

“别扯淡了,谁不知道你上次感冒了”

“呵呵,那也不中”

“咋地呢?”

“我胆小儿”

“你都敢拿板砖拍流氓,说你胆小儿我咋那么不信呢”

“呃,我那是拍砖一怒为红颜”

“真jb不够意思,白一个寝上下铺住着了”

“你又不是大姑娘,我又没睡你”

“叶良辰,你真狗篮子,算我没说”胖子气哄哄的起身就要走。

“胖儿啊,哥问你个事,你要答对了我就考虑考虑”叶良辰拉了下胖子的小胖手,示意他坐下。

胖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叶良辰,还是乖乖的坐下了。

只听叶良辰慢悠悠的问道:“你说谁是咱班最帅的人?”

“辰哥,那必须得是我辰哥”胖子终于听出了门道,激动的抓住叶良辰的手叫着。

“行了,别肉麻了,整得咱俩好像有一腿似的,都一个寝室住着,我能不管你么”叶良辰觉得拿得差不多了,于是松口道。

“你到底哪科不保底啊,我可先说好,遇着太严的监考老师我也没招”叶良辰又补充了一句。

“历史和政治”胖子脱口而出

“还有地理和物理”

“其实化学也够呛”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操,合着你就生物一科……我能问下你为啥唯独生物课好啊?”

“可能源于性趣吧”胖子表情忽地猥琐起来。

“行了,滚回去继续研究你的生物吧,随时等待传唤”

胖子带着满脸笑意离开了。

胖子前脚走,江海后脚到。

“死胖子找你帮忙啊,叶良辰?”江海笑着问

“恩,他点子好,正好坐我后面”

“也帮下你海哥吧,我坐你斜后方,和胖子同排”江海倒是拿自己不当外人。

“你要和胖子换个座我肯定帮你,隔那么远我可没招”

“好歹咱同学一场,海哥就这么点面子都没有?”江海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看起来也有要起身就走的意思。

“倒也不是完全没招,不过……”

“有啥条件,只要海哥我能做到的,都不是问题”

“其实也没啥,我就是没搞清楚到底咱俩谁该管谁叫哥,你能整明白不?”

“额,辰……辰哥”江海有些不太情愿的叫了一声。

叶良辰也不甚在意,让江海把胖子也叫过来,三人详谈了半天具体细节后,江海搭着胖子的肩膀有说有笑的走了。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叶良辰现在的东北话越来越6了。

目送2个学渣离开,叶良辰由衷的发出了感叹:学习好就是任性!

继续做着习题,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

“啊”叶良辰伸了个懒腰,依依不舍的放下手里的高二语文第四册课本。因为他知道,此生他可能再也不会去翻这本书了。

在上晚自习之前会考六科教材、习题已按复习计划圆满完成。所以叶良辰已经提前开始复习三大主科的语文了,但其他三册教材都在宿舍放着呢,就先拿这本开刀了,花了近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然通关。

感觉有些无聊的叶良辰,回头看了眼正在认真低头看书的孙盈盈,计上心头:给孙盈盈写个小纸条娱乐下吧!写点啥呢,叶良辰挠着脑袋想着。

想我叶良辰昔日做大主播的日子……

是来首神曲感动她呢,呃,貌似没有吉他。

还是整个段子感化她呢,略想一下,拿出纸笔,“唰唰”一挥而就,然后人工飞书传到了孙盈盈手上。

正在看书的孙盈盈接过纸条,随手展开……

“咯咯”安静的教室里突然传来两声清脆的笑声,紧接着同学们循声望去,声源近处的很快锁定目标,随着附近目光聚焦,略远处、远处的同学也都发现了—竟然是孙盈盈,几乎所有人内心里都在惊诧着。

“我操”叶良辰一拍大腿,这下闹大了。

孙盈盈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随即发觉自己的失态,赶紧用手捂住了小嘴儿,当她发现所有的人诧异的看着她时,顿时俏脸羞得通红。

她伸手像是很用力的样子掐了下同桌薛广艳的胳膊,然后一双美目瞪着薛广艳却不说话。

危机解除!

“吓死宝宝了,还好小妮子临场反应很快啊!”叶良辰拍着小胸脯唏嘘着。

叮铃铃~

最晚一节自习课结束,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

看到赵玉江也起身走了,孙盈盈把叶良辰传给她的纸条夹在一本化学习题册里,走到了叶良辰桌旁,嘴角含着笑:“我能问你道题吗?”

说完不等叶良辰答复已然坐在了他身旁,打开习题册,那纸条便躺在书页之间。

看到纸条,叶良辰秒懂!

“呃,好……”内心有些小欢喜,表面却假装硬着头皮的答道。

突然孙盈盈的小手照着他腰间就狠狠的掐了下去。

“啊!”

叶良辰随即发出一声低音惨叫。

“不许叫,我就是来请教你我猜得对不对”孙盈盈轻咬贝齿,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良辰,手上竟然变掐为拧。

“嘶……孙盈盈,你这悍妇又来行凶”叶良辰抗议、谴责着。

“悍妇、悍妇,谁是悍妇”又是一次腰间三连击。

沉默……

“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

“恩,哑巴了”

“那你现在在干啥?”

叶良辰突兀的抓起了孙盈盈的小手,深情的说道:“是你,女神的力量,让我重新听到这个世界”

孙盈盈顿时小脸一红,赶忙抽回手:“边拉儿去吧,神经病!”

说完便拿起习题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叶良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兀自发呆。

夜深人静,有人熟睡,有人辗转反侧。

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叶良辰一直保持着和孙盈盈学习上的沟通。慢慢的,竟然从单向沟通变成了双向沟通。孙盈盈也开始向叶良辰请教起数学上的问题,他恨不得把整本题都讲给她听。

叶良辰觉得孙盈盈就像自己喝的拉图堡葡萄酒一样,充满层次感,细腻而丰满。她既有酒的醇厚,更有月桂叶的芬芳,虽不浓烈,但却后劲绵长。

每每坐在孙盈盈身边,或看她眼眸带笑、或看她轻蹙峨眉、或听她柔声讲解……

那是恋人未满的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叶良辰才沉沉睡去……

李汶济拉着叶良辰的手,走过教学楼、爬过小山,来到她学校礼堂背后的树林里。找了棵树坐下,李汶济靠在他的身上,用脸庞温柔摩擦他的胸膛,叶良辰猛然低下头狂吻着怀中的可人,手也渐渐的不老实起来,轻抚过她的秀发,绕过腰际,攀在了她的胸脯之上……

他的嘴唇陡然传来一阵剧痛,一股血的甜腥之味充斥着他整个嗅觉感官。

“汶济,你干嘛咬我?”话刚出口,叶良辰却惊愕的发现李汶济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你,你怎么哭了?”

李汶济身体抖了一下,搂着他的脖子就开始大哭起来,泪水冷凉,打湿了他的脸。许久,李汶济开口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

“记得,你那天穿一条绿色的连衣裙,手上拿着颗棒棒糖”

李汶济又继续问:“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摸我胸的情景吗?”

“记得,那天我们躺在一片草坪上,我亲吻着你,然后手就伸进你的衣服里……

你突然问我是不是觉得你的有点小,我说是吧,不过我没见过大的,你笑着说,哦原来你见过的都比我的小啊”

她不停地问他‘记不记得’……

叶良辰哭着说:“你别问了,我一切都记得,那些都是我们的爱情啊”

李汶济听完哭得更厉害了,粉拳捶着他的胸膛“那你怎么还跟你班上的女孩乱搞?你不是说过只喜欢我一个人吗?”

“呜呜……你舍得丢下我吗……呜呜”

叶良辰猛然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

xh.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