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十章

凌如雪低着头跟在永乐身后,她的脸是热的滚烫的,像做了错事的孩子子一样。

吵闹如集市一样的客栈,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如看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打量着从楼上缓缓移步下来的凌如雪。目光都随着她的身影而移动,见她看也不看自己,都如名落孙山一般唉声叹息。

凌如雪与永乐并肩而坐,只见三位哥哥都握着筷子,手一动也不动,用惊奇的目光盯着她看,她低头打量着自己,认为没有奇怪之处,便问道:“哥……哥,怎么……这样看着我?”

凌如雪的提醒令他三人顿时回过神来,他三人急忙低着头,胡乱地抓起筷子,把碗碰得咣咣响,一个劲的朝自己嘴里塞着米饭。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礼。但还是时不时的朝凌如雪看去,她只觉得全身不自在。

李汉文从另一个盘中夹起几片青笋放入她碗中,仍然是语气冰冷的说:“白米饭有什么好吃的?!尝尝这个。”

凌如雪点头笑道:“多谢汉文哥。”可菜还没喂到嘴中,永乐就拽着她想别的空位子上坐去。凌如雪见永乐长长的叹气,不解的问:“四姐因何事而烦?”

李隆基、骨力斐罗用眼睛瞪着彼此,鼻子里发出微微地‘哼’声。只有李汉文默默的看着凌如雪的背影,心中思衬着到底在哪见过她。

“五妹,你觉得三位哥哥谁最好?”永乐趴在桌子上,看着凌如雪试探性的问道。

凌如雪停下手中的筷子,略一思索:“几个哥哥都很好。四姐,你说呢?”

永乐真想用手中的筷子使劲的敲她的脑袋。她怎么就不明白自己说什么呢?她忧国忧天下,就没想想自己以后的事吗?她又问道:“五妹,你觉得我哥如何?”

凌如雪点点头,嘴里的饭菜尚未下咽,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好。”

“哪里好?”永乐见她对自己的哥哥有好感,急忙追问道。毕竟哥哥是喜欢她的。

“哪都好。”凌如雪很奇怪,四姐为何如此问自己?

“停!停!”永乐没好气地说,并用手中的筷子狠狠的敲打着她只顾埋头吃饭的脑袋。

“你觉得大哥不好?”她揉揉自己被敲疼的脑袋,反问着永乐。永乐气得转过身去,不理睬她。“你不信啊?那我不说了……”

“呦,这是谁家的美娇娘,怎么在这吃饭?大爷带你去吃好吃的!”李汉成走过来,双手搭在胸前,一脸贼笑的看着凌如雪。

“你干什么?!你是谁?!”凌如雪站起来看着李汉成,心中火冒三丈。想我堂堂大唐,文明之都,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竟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人。

李汉成笑的更开心了,这世上还有这种女子,不好好玩弄一下她,简直有损自己风流倜傥的名声。

李汉成的猪手刚刚伸出来,还没碰到凌如雪。就被身后的李汉文一掌击了几米远,待李汉成狼狈的爬起来,刚想破口大骂,就觉得背后有一道冷冷的目光盯着他。李汉成回过头去,见李汉文那看似平静,却充满着熊熊怒火的眼睛,仿佛在说:“你敢碰她,本王就杀了你。”

李汉成吓得急忙向外跑去,虽被众人耻笑,但总比让自己异母同父的哥哥杀了强吧!

凌如雪见李汉文只是用寒意四射的眼神看着她,笑了笑:“汉文哥这是怎么了?”“见李汉文不理睬自己,低头说道:”都告诉你了,笑的时候比绷着一张脸好看。“

李汉文紧拽她的胳膊:”你是文君!一定是你!你就是……“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干什么?!“凌如雪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李隆基上前扳开李汉文的手,拽着凌如雪向楼上走去:”五妹,我请你教我一些治国之道。“他看着凌如雪的脸,喃喃自语:”时间此人,如天界所有……“

”大哥你说什么?“凌如雪见他自言自语问道。

李隆基回过神来,见凌如雪皱眉揉着胳膊看着自己,忙掩饰道:”没什么,五妹认为如何解除边患?“

凌如雪摇摇被李汉文捏红的手臂,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何难?皇上只需派人攻下牧羊岭。其他一切迎刃而解。“她见李隆基不解的看着自己。又解释道:”那牧羊岭是突厥的要塞之地,若拿下牧羊岭,但可直攻突厥老巢,将其文臣武将一举拿下,再派兵驻守。更应采取‘全其部落。顺其土俗’的开明政策。“

李隆基心中暗暗称奇,不愧为兵部尚书的义女,果真有勇有谋。又问道:”太子登基后该如何顺民心?“

凌如雪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说道:”何为苍生?苍生就是百姓,百姓最重要的就是民心。朝廷应关心百姓疾苦,如何关心疾苦?首先要控制粮价‘盐价’要夺得百姓民心。赢得苍生赞许。“

”五妹,那何为情爱?“李隆基想试探性的问问这个对天下民心独有一番见解的五妹是如何看待世间情爱的。

”情爱?“凌如雪瞪着眼睛重复着李隆基的话,想了好久才说道:”所谓的情爱就是义字之上吧?如若有情,便会有爱。谈若无情,何爱之有?“她又想起李汉文那日在街上所言,对自己恨之入骨,痛苦的摇摇头:”但愿此生不虚此行。“

李隆基见她如此说道,还以为她定是为自己在她绣楼中之事而烦恼于心。本很想给她一个承诺。但话到嘴边,又想起如今虽为太子,但如履薄冰。若给她承诺,只会让她多些担心与苦恼。何不告诉她自己的身份,不然被她所救都难以实言相告。

李隆基打破了沉默:”五妹,你想见太子吗?或者说你想进宫吗?“

”太子有什么好看的?不也和普通百姓长得一模一样吗?如果他日后登基能成为一位明皇,百姓定会顶礼膜拜。如果他日后不能以天下系己任。那他还不如北太平公主所杀。“凌如雪振振有词的答道。

站在门外的永乐一直听着他两的谈话:”哎呀!你怎麽这麽傻!如果……以后太子能不负众望成为一个好皇帝,假设……皇帝选妃,一道圣旨召你进宫为妃为后,你会怎么办?“永乐替李隆基说着他想说的话。

凌如雪柔和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坚定:”我从不干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如果真是那样,那抬进宫的便是一具僵尸。“

李隆基与永乐都愣住了,世间有多少女子想进宫为妃,光宗耀祖,甚至想万人之上,一人之下当皇后,可她为何如此不屑进宫?

”五妹,如果太子很喜欢你呢?“他突然意识到她的脑海中只是把情爱当做情义。就改口道:”太子日夜挂念着你……“

”素未谋面,素不相识,素无来往。何须挂念?“凌如雪低头一笑:”再说了,太子要挂念的是天下苍生,我凌如雪何德何能让他挂念?“

”哈哈哈!哥!这次遇到头疼的事了吧!“永乐笑得前俯后言。他朝李隆基挤眼小声道:”哥,她是一个替你定天下的‘兴大唐的奇才。不过,你与她谈情说爱。可能她不解风情。但是她不向你的那些嫔妃们。就看你如何让她为之所动,她的确是个书呆子。“

门外的李汉文神色越来越暗,李隆基那么明白的话她听不出来吗?越来越觉得她就是梨山圣母的小徒弟。世人都为情所困,可她倒好,根本不理解何为情爱,既然她是凌如雪的义姐,那就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她帮忙了。

李汉文破门而入,看也不看她,转身就走:”你过来,我又话跟你说。“

李隆基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神色之间,无波无澜,似乎根本就不把李汉文放在眼里,因为两人都明白凌如雪的才华足以治国安邦。

凌如雪随李汉文的离去而紧紧跟随:”汉文哥还想跟我比武吗?“

李汉文却站在榻旁一动也不动,凌如雪疑惑的问道;”汉文哥怎么了?“

李汉文瞪了她一眼,指了指门外,凌如雪点点头,顺从地走进屋去。

李汉文看着墙上的字画镇定地说:”五妹,我明人不做暗事,自幼到大,从未有人能点住我的穴道。可见你武艺之高。我以黄金万两相赠,请五妹帮我杀了凌如雪。“

”你就那么讨厌凌如雪?“凌如雪的心如在寒风中一样:”怎么?汉文哥如此恨……“

”别打岔!“李汉文狠狠地瞪着她。凌如雪急忙闭嘴。李汉文又道:”那皇位是我的,我想当皇帝,谁都管不了。“

凌如雪这次听明白了,饶了大半天的圈子,原来……她惊呼:”你想夺谋篡位!“

原来爹爹曾说的是真的,定王爷与太平公主联手,想置太子于死地,原因只有一个——

太平公主与李汉文都想当皇帝。

李汉文与凌如雪相对而立,李汉文的目光被凌如雪纳入星星闪烁的目光吸引了,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凌如雪:”我们真在哪见过,有时我感觉到,你就是那位小姑娘,可在她与黎山圣母离开之时,说了一句从未有人对我说过的话,可你却说得和她一模一样……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