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八章

一觉睡醒,凌如雪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突然,一阵尖锐的头疼扑面而来,凌如雪痛得抱住头,这种疼痛就好像有千万个铁锤在锤似的,真是要死了,要死了。

“好痛呀,真是的,怎么会这么痛?”

好不容易等着疼痛过去,凌如雪看着坐在桌前喝茶的李汉文,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弟,你醒了?”李汉文似乎这个时候才发现她醒来,问道。

“汉文哥,我……我怎么回到这来的?我的头好疼……”她接过李汉文递给她的茶杯抿嘴喝了一口清香的茶水。

“我抱你回来……”话还没说完,就被凌如雪喷了一脸的茶水,李汉文急忙站起身来抖着自己的衣服:“你!哼!”他本想发火,但一抬头见凌如雪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又生生地把火气压下去。

茶里有他熟悉的莲花的清香,清幽而淡雅。

“汉文哥喜欢莲花?”

“对……我很喜欢莲花。”她的问题像是提醒了他什么似的,她的眼神中竟有哀伤:“五弟,小时我曾拜太玉真人为师。那一年,梨山圣母带着她最喜欢的小弟子与我师傅切磋文武。他二人在互相学习时,我便尊师命带那小姑娘去后山的池塘玩。她从怀中掏出几粒种子给我,我不削一顾,扔入身后的池塘中,第二年开了几朵洁白如玉的睡莲,清香四溢……那时,那个小姑娘的模样就深深刻入我的脑中……可当她师傅再来时,她却没有来。听圣母说她回家了……我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我的那朵莲花了。”

凌如雪的心中有一点失落,原来……自己自作多情了:“汉文哥,你喜欢那小姑娘吗?你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李汉文摇了摇头:“茫茫人海,何去何从,谈何容易?”

他腰间的玉坠玲珑剔透,圆明如月,玉坠上有一红点不同的闪烁,更让他奇怪的是,那玉坠中竟有一条龙般的动物在玉坠中不停地游动。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世上竟有如此神物。

李汉文见她盯着自己腰间的玉坠看了很久,就从腰间取下来递给她。但凌如雪才刚刚接过玉坠,那玉佩就像认识自己的主人是谁似的,从她手中飞出,又飞回到李汉文面前的桌子上。

李汉文不好意思的笑笑:“五弟,我送你一副画吧。”他铺平宣纸,取出文房四宝,提袖潇洒地在纸上画着。不一会儿,一幅栩栩如生的荷花图就画出来了,更让凌如雪惊奇的是,那池塘中的一朵莲花上,踮着脚站着一位一身粉色纱衣的小姑娘,那小姑娘不仅漂亮而且看上去十分温柔,就像荷花仙子一样。

凌如雪看着画,喃喃自语道:“好美呀,简直妙笔神工之作。”

手中的笔碰触到他的衣裳,他都未曾察觉,只是愣愣的看着凌如雪:“五弟,我们真的在哪见过,感觉很久前,但也感觉是几天前,可是在哪见过呢?”

“汉文哥,我怎么没与你见过面呢?你一定记错了,我怎会……”

“五弟,你醒了!我们今日去骊山脚下玩!那儿有一大片果园呢!”骨力斐罗大踏步的进来:“三弟也在呀!我们一起去骊山脚下,那儿有一大片果园,都开花了。咦?你手中拿的是什么?”骨力斐罗看着她手中的画卷。

“不行,这个不能给你看!这是汉文哥给我的!”凌如雪紧握画卷向后退去。

骨力斐罗看着她这奇怪的动作,忍不住笑道:“五弟,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像小娘子似的?还汉文哥呢?反正你是男的!三弟也不可能讨你当老婆……”

李汉文看着凌如雪淡淡的一笑:“如果五弟是女子,一定一笑倾国,二笑倾城。五弟若是女子。我一定亲自帮她保媒……”

“三弟,如若五弟真是女子,你就不想娶这位一笑倾城,二笑倾国的美貌娘吗?”

李汉文摇摇头:“我只爱心中的莲花,或许,我此生不会娶妻。”

骨力斐罗自然听不懂他再说什么,什么荷花‘莲花的。他很想看一看这位才华横溢的三弟到底画了什么,他伸手去夺凌如雪手中的画,凌如雪一闪,骨力斐罗不仅没夺到画,还差点撞到桌子上。

“三哥,昨日你们把我灌醉,今日又来抢我的话!大哥要替我做主!”凌如雪一把扯过刚刚走进来的李隆基。

“五弟,别闹了。我们出去玩吧,你们二人怎么又欺负五弟?”李隆基看着她们打闹笑道。

“走吧。”李汉文扯扯她的衣袖向外走去。

永乐公主将她扯到一旁,附耳对她说道:“五妹,你是女的?昨晚你喝醉,我照顾你时,无意间发现你耳朵上有耳洞……”

“你……四姐,你……”凌如雪无言以对,永乐能把她叫到一边揭穿她,看来已是仁义至尽了。但她又想起刚才在房中几位哥哥说的话,为了确定自己是否暴漏了身份,所以她只好点头承认:“四姐,你没有告诉……”

“没有没有,告诉了他们,我哥就得考虑是否要娶你了,那是你的绣楼,对不对?”永乐看着面红耳赤的凌如雪认真地说。

凌如雪点点头,没想到这麽快就被她发现了,她真想找个地缝转进去,丢人呀!但永乐的下一句话更让她觉得想自杀,因为自己凌家的颜面被她丢尽了。她说的是:“你是凌厉天的女儿吧,你叫周吟月还是凌如雪?”

“我叫周吟月,四姐,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我求你了。”凌如雪无奈的借用了吟月的名字,虽然感到非常对不起吟月姐,但总比暴漏无疑强吧?

“五弟,你们再说什么呢?走,我们去看那迎春花。”李隆基走过来见他二人正在窃窃私语,就拽着她们向前走去。

“哥!你别拽她!她是我的!”永乐公主打落紧拽凌如雪衣角的那只手,将领如雪扯在自己身旁。她也觉得对不起凌如雪,毕竟人家是女孩子,况且自己与哥哥在人家绣楼一住就是那麽久,也挺委屈人家女扮男装的。

李隆基真替妹妹羞愧这么暧昧的话她也说得出来,她不会真喜欢五弟吧?五弟对她只是兄妹之情,他提醒道:“永乐,别闹了。五弟是世外高人,怎会喜欢你这疯丫头呢?”

“我知道!我可没喜欢过她!我对她只是……兄妹之情,放心吧!”永乐一脸邪笑。

李隆基很不喜欢妹妹的怪表情,他拉着凌如雪向前走去:“走吧,别听她胡言乱语。”

“重色轻妹!”永乐公主看着李隆基的背影不满的喃喃道。她眼前一脸。在李隆基的身旁桃树上有一个如荷花花瓣大的马蜂窝。她计上心来,永乐从脚下捡起一块小石子,一石子扔过去,那蜂窝刚好掉到凌如雪的脚下。一群小马蜂从窝中飞出来,气势汹汹的朝凌如雪扑过去。

“让开!”李汉文一步冲过去,顺手从凌如雪腰中抽下腰带,如同练武一样,随他身形翻转,只只马蜂被他击落在地。

李汉文见凌如雪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她不以为然地说:“只不过借用一下你的腰带,裤子又没掉。”

凌如雪从他手中夺过腰带,系在腰间。气呼呼地说:“李汉文!我就是被马蜂蜇死!也不用你帮忙!”

“林肖杰!你敢如此对我说话!你好大胆!”李汉文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气,救了她一命,她却如此不知感恩。

“蛇!蛇!”凌如雪则一转身,就看见一条小青蛇向她脚下爬来,她双脚一跃,李汉文伸出双手,稳稳的接住她。

李汉文看着她发紫的脸,一脸坏笑道:“五弟,刚才谁说不用我帮忙,此时怎么……你不用我帮你,我可要松手了。”

“别!别!”凌如雪紧搂着他的脖子;“汉文哥,我最怕蛇了。我怕蛇。”

“蛇有什么好怕的!那是青蛇,没毒。”李汉文只觉得五弟很奇怪,咦?是什么滴在他的手上,凉凉的,她——在流泪吗?

“五弟,你吓哭了?一条蛇也能把你吓这样?太不像男子汉了!”李汉文向前走了几步,把她放下来。李汉文看着凌如雪清扬的柳眉,眼神清澈的向是瀑布里的小潭。他笑道:“五弟,你若是女子,天下定会大乱,为什麽你的身上有一缕缕荷花的清香?沁人心脾,让人为之一震。”李汉文微闭双眼,全神贯注的闻着。

凌如雪哪这么被人看过,她害羞地说:“汉文哥,我……先回客栈了。”她转身向远处走去。

五弟,是怎么了?他对这个奇怪的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可无论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甚至觉得这个奇怪的五弟是他夺天下的贵人,又是他登上皇位的克星。她得画千金难求,为何今日会如此热心送给她?他到底在哪见过这个怕蛇的人呢?

良久的沉思,还是想不起来,心中一股无名火直往上冒,一拳打在桃树上,桃花落地。也惊走了彩蝶。其他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他尴尬的笑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