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六章

凌如雪踉跄的退下,刚刚走出房门,就被他二哥凌寒从后拍了一掌,她二哥看着她脸红一阵白一阵,又想起怜儿说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小妹,你太厉害害了……你绣楼中的那位公子相貌如何?配得上我妹妹……”

“哥,你怎么和吟月姐一样?又欺我,等你和吟月姐成亲后!我定让她好好教训你!”凌辱雪又气又羞,她狠狠地拧了一下凌寒的胳膊,凌寒疼得直咧嘴。

“哥,我没钱买书了,你借我一点钱好吗?”凌如雪看着他咧着嘴的样子呵呵笑着。

凌寒点了点头,毕竟这是妹妹第一次开口借钱:“多少?”

“三十万。”

“什么!三十万!这么多!买的无字天书还是神仙专看的书啊……”凌寒只觉胳膊上一阵专心的疼,低头看到妹妹正阴险的笑着掐着自己:“好好好!我借我借!我借给你还不成吗!”见凌如雪松开了他的胳膊又改口道:“二哥没这麽多钱,就算将江河两岸的钱庄全部清点给我,也凑不出这麽多钱。好妹妹,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凌寒打量着妹妹,她有什么事瞒着父母吗?不会吧,妹妹一向很乖的。

“二哥,这是救命的钱,这关系到……既然哥哥没这麽多钱,那就算了。”凌如雪的眼睛此时黯淡下来。

凌寒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一听到‘救命钱’这三个字就知道妹妹一定有急用,但究竟是救谁的命呢?不会是和谁私奔吧?凌寒越想越觉得后怕:“妹妹,你该不会不给我还吧?”凌寒本想问你想和谁私奔?但一想到妹妹刚才掐自己的疼痛,还是换一种方式问吧。

凌如雪真想狠狠踹他几脚,她翻着白眼道:“哼!日后定当还你!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

“好吧,我借给你就是,不过,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取到这钱。在朱雀街的西面,有一家凌记钱庄。三日内,你若能从那掌柜的手中将三万两白银拿到手,我便白白送你。”他可不想被妹妹说成小气之人。不过想想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没了,还是全身冒冷汗啊。可又想想那掌柜的可是出了名的算盘精,妹妹定拿不出来。

正在凌寒春风得意的笑时,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差点吓得他险些被自己的阴笑呛死。一丫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姐小姐!太平公主带了三千御林军手拿圣旨!说要搜小姐的绣楼!说不伤任何人!”

“妹妹!快带他们从后门走!你的名节……要紧……快去呀!”凌寒对没回过神来的妹妹说道。

凌如雪没想到真如父亲所说,她点点头,失魂落魄的向绣楼上跑去:“兄台!太平公主带了三千御林军要搜此楼!快!我送你们出府!”

李隆基眉头紧皱,他将手中的书撕得粉碎:“放肆!逼人太甚!”

“哥哥!快走吧!别连累了先生!”永乐公主拽着他的袖子还未出房门,就听见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只见门外的人傲慢地说:“本座乃当今太平公主,奉旨查找三郎李隆基。妍儿,你被封为公主。按理说也该叫我一声姑母。开门吧!不要让本座砸门进去。”

凌如雪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她刚一转身,就看见窗户正好开着,计上心头:“兄台,我们从这跳下去。快。”

李隆基与永乐点点头,三人纵身一跃,身如柳絮般从窗户上跳了下去。他三人跑出了小巷,一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三人靠着墙角。都为刚才的险象环生而哈哈大笑着。

“兄台我们去取银子。”凌如雪拍拍身上的灰尘。

“太好了!哥!我们有救了!哥你有救了!哥!”永乐公主抱着李隆基失声痛哭起来。

李隆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此人竟有这番能耐,他瞪大了眼睛问道:“兄台。。。。。。这是真的吗?让我如何报答你。。。。。。”

“兄台此言差矣,你是太子的宾客,日后太子登基,只要多多提醒他善待百姓,勤勉朝政就是对我,也是对黎民百姓最好的报答。”凌如雪的脑海中浮现因饥饿的灾民流离失所,心中一阵酸楚。她笑了笑:“兄台,随我去取银子吧。”

李隆基与永乐公主更是吃惊不已,他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凑出这一笔巨款的?莫非,他富可敌国,不会吧?定王李汉文也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凑出这些钱吧?

朱雀街西市,有一家凌记钱庄,一位老掌柜正在柜台上拨着算盘,算着库里的银子,凌如雪上前用手指轻叩桌子:“掌柜的,你可认识字?”

一语既出,让李隆基与永乐公主一愣,有这样借钱的吗?怎么一开口就问人家识字吗?李隆基上前拽着她到一边:“兄台,你怎。。。。。。”

“兄台不必担心,这老掌柜记性甚差。每次我来此借钱都这麽问,只有这样他才想得起我是谁。放心好了,不出半个时辰,我一定让你见到三十万。”凌如雪自信满满地说。

李隆基见她那么自信,也不好灭了她的好兴致,就不再说什么,他与永乐坐在旁边静静地品着香茗,看着眼前这位高人是如何借这一笔巨款的。

“掌柜的,我写一个不字,你写一个是字。如果我问你的问题不否和此时状况,你就用这两张纸拼在一起。记住,在不是的情况下不要张口说话。”

掌柜的已在刚才听凌寒说过三小姐会想尽一切办法从钱庄拿走三十万,但不知她会这一招,三小姐这唱的是哪一出?掌柜的只好点点头,去除两张纸,开始写字。

“掌柜的,你今年三十岁了吧?”

掌柜的没被她活活气晕过去,自己胡子都白了,满头银发,像三十岁的人吗?他将两张纸并排放在一起,用白纸黑字回答道:“不是。”

“你不会吃饭是吗?”

掌柜的只觉得这位女扮男装的三小姐是位神经病,不会吃饭不就是傻子吗?还如何替你二哥打理这长安的总钱庄,他又将两张纸并放在一起。

“你是这凌记钱庄的掌柜,东家是凌府的二少爷凌寒是吗?”

掌柜的此时才觉得她不是神经病。不过,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知道你哥哥叫什么名字,问我干嘛?她不想再陪这位女扮男装的丫头片子玩下去了。他忍不住吼道:“是!”

凌如雪见他已没耐心陪自己玩下去了,她拿起柜台上的自己写‘不’字的那张纸撕成碎片,笑道:“我借三十万白银,你一定会借给我的是不是?”

“是!”掌柜的此话一出后悔莫已,原来她饶了这麽大一圈子是冲那三十万两银子来的。她急忙改口道;“不是!”

“掌柜的,做生意信誉为本。再说了,你这张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怎又改口说不是呢?你不怕我整日站在你钱庄门口破坏你们的信誉,让这来往长安城中的商客或居住的百姓,再也不来你钱庄存放银两?”凌如雪拿着掌柜的写着是的那张纸,在他眼前摇晃着。

“厉害。。。。。。厉害!老夫佩服。公子请随我到库房来。我立刻派人给你凑三十万两。”掌柜的甘拜下风的说道。

李隆基与永乐更觉得奇怪,他认识兵部尚书之子凌寒?借钱这么痛快,定与凌家是莫逆之交吧?更何况这位救命恩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奇人不走寻常路嘛。

“永乐,太平公主与窦怀贞抓的是我,而不是你。你此刻步行去宋璟与姚崇府中。请他们即刻到这里。记住,让他二人身穿便服。叮嘱他们来见我时不必太注意礼节。永乐,姑母一直宠爱你,她也知道你一个人爱出宫乱逛,所以。。。。。。”

“知道了!哥哥。你可要等我回来。”永乐公主笑着向外跑去,完成李隆基交代她的任务。

“兄台,银子已凑齐。你来后院清点一下吧。”凌如雪从布帘后面走出来:“咦,月菲姑娘哪去了?”

“她去找人来见兄台鼎力相助的银子送往太原救灾。”李隆基有些紧张,他真希望宋璟与姚崇能够越快越好。如今借到了银子,总算破坏了太平公主与李汉文的阴谋。

一会儿,两辆马车停在凌记钱庄门口,姚崇‘宋璟分别从马车上走下来。他们一看见李隆基,就如同看见冬日里的暖阳一般温馨。但他二人并未忘记永乐公主的话,只见二人说:“拜见太子殿下的朋友。”

李隆基点点头,苦笑道:“太平公主撤销追捕令了吗?”

“回先生的话,天平公主亲自去。。。。。。”

“大人!”凌如雪一听此话不妙,她连忙打断姚崇的话:“两位大人,快与这位兄台去内屋商量如何将这银子送走吧。”如果让他们说出后半句,自己岂不露馅了吗?

宋璟与姚崇看了看她,本有很多疑问。但又想太子这么相信她,自己身为臣子有何不信之理。永乐公主又告诉他们眼前这位公子救了太子与公主,还有何不信之处?

“两位大人,我是太子的挚友,请两位大人带着这些银子,亲自赶往太原救灾。日后若有机会见圣上,我一定替二位大人请假,还请二位多多帮忙。”李隆基拱拳说道。

“好,我们听从先生的安排。”姚崇与宋璟也回礼道。他们的身后,是自己府上武艺高强的仆人,仆人一箱箱将银子抬到马车上,姚崇宋璟再次行礼,坐车向长安城外驶去。

“兄台,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日后,我定当好好谢你。”李隆基总算松了一口气,但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

“哥!“永乐公主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一蹦一跳的从外面跑就来:”哥,太平公主已撤销了搜捕令,听那两位大人说他被父。。。。。。皇上呵斥了一顿!这下总算安全了!”

“太好了,兄台,你们没事了。。。。。。只是那倒霉的太子不知如今身在何处?!”凌如雪为朝廷的大权旁落而叹息道。

“倒霉的太子?”李隆基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点头道:“确实挺倒霉的。从古至今最倒霉的一个呀!”

永乐公主拽着凌如雪与李隆基:“我们去慈恩寺赏花桃花吧!”她眼中有异彩流出来,但不知他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