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四章

清晨一醒来,凌如雪就端着人参汤盛给他二人,李隆基与永乐此时认真的打量着这房中的一切,他二人面面相觑。怎么如此像女子的闺房呢?莫非,眼前的这位有治国安邦之才的是位女子?

凌如雪见他二人吃惊的样子,笑了笑:“此乃我家姐的绣楼。家姐一年前已远嫁江南,所以此楼一直空着,委屈二位了。”

“哦!我和哥哥还以为你是女的!幸亏不是!那样,我哥哥的罪名可大了!如果你不告他!按世俗来讲,他也要娶你为妻。毕竟女孩子的绣楼除了母亲与贴身丫鬟,任何人不得踏入绣楼半步!”永乐公主一脸邪笑的看着李隆基,她又朝凌如雪吼道:“先生!昨晚哥哥说你有治国安邦之才!你想当官吗?我们与太子的关系可好了!可以讲情让太子封你一个大官如何?”

她的吼声吓了凌如雪一跳,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当官?我可不敢,我呀,就好好待在家中,不求当官。”

李隆基一听此话,心急如焚,他忙说:“先生,让你做太子的师傅如何?以后太子登基,你就是丞相或吏部尚书。”

凌如雪痴痴地笑道:“兄台过奖了,这官职太大了,我受之不起,也受之有愧。在下既无才又无德,哪是当官的料?兄台莫要再开玩笑。朝中贤臣那麽多,我一口舌如簧,纸上谈兵之人真是受之不武。”

李隆基见他执意不肯,就问道:“先生,古今中外。在下最佩服黄帝,不知现身更佩服……”

“我佩服屈原,千古第一贤臣,死而后已。”

李隆基万万没想到她会佩服屈原,可想而知,此人有尽忠之想法,那自己一定要帮她登上高官,一来昭示天下自己礼贤下士之心,二来已报她救命之恩。

“先生何不去参将科举?十年寒窗苦读,不就为了一朝成名天下皆知吗?金榜题名之后也可报效朝廷。”李隆基看着他房中到处堆放的书不无好奇地问

“尽忠?谈何容易?想我堂堂大唐,奸臣当道,还有何忠可言?自古忠臣没有好下场,当官知道,实属不宜于我。”其实凌如雪更想说的是,我倒想去参加科举,可家父定不肯我如此胡闹。如若发现我是女儿身,定会祸及九族。

凌如雪这直截了当的话,让李隆基感觉如雷贯耳。他略微有些咤异。但很快表情恢复了平静,点头赞许道:“先生并非世俗之人,世人为了当官而不则手段,难道先生真愿屈尊在这?那先生怎实现自己的报国之志?”

凌如雪淡淡皱眉:“兄台我自有打算,我并无兄台所言有经天纬地之才,我就一世俗之人,兄台太过抬爱在下了。反而让我难堪,我哪会干当官的做的事呀?我最大的优点与缺点就是,只爱说不爱做。是世上第一懒人,也是史上第一懒人。”

她的一席话让李隆基与永乐公主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都忍不住笑了。

“先生,我这有一上联。你若能对出下联。我就拜你为师。如何?”永乐还没等凌如雪答应愿収她为徒,就忙把上联说出:“金木水火土。”

“凌如雪随口而出:”东南西北种。“她见永乐与李隆基那吃惊的眼神,问道:”怎么了?有何不妥之处吗?“

永乐急忙摇手道:”不不不!先生果真奇人!实不相瞒,这幅对联是回鹘使臣朝贡时在太极殿说的一副上联。虽有人对出下联,但都不尽人意。当时睿宗差点勃然大怒。文武百官更是羞愧难当!“

李隆基也点点头:”先生真是孔明在世……“

”小姐!小姐!不好了!窦怀贞带人在中堂,说是搜查太子殿下!“素秋十万火急的跑了进来:”全府上下他都搜遍了!说一定要来小姐绣楼看看不可!“

李隆基一听脸色大变,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位仪表堂堂的高人竟被下人称为小姐。难道她真是女的?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兄台与姑娘误会了,此乃我家姐的绣楼……哎呀,一会儿再解释给二位听!我先下去看看。“凌如雪拱拱手,转身向楼下走去。

中堂中,凌厉天与窦怀贞同坐在椅子上,凌厉天的面色开始严肃道:”不行,姑娘家的绣楼怎可随便出入!窦大人哪怕就是将我凌府翻个底朝天,本官都不会阻拦。但小女的绣楼都大人绝不可踏入半步。“

窦怀贞也毫不示弱,他将手中的茶杯扔到地下摔得粉碎:”凌厉天!本官乃例行公事!别说你女儿的绣楼!就是太子的兴庆宫也被我翻了个底朝天!你竟敢抗旨不尊!“

”呵呵,是吗?敢问窦大人,你有没有去定王府搜查呀?恐怕连定王爷的人都没看见,就被侍卫轰得远远的了吧?“凌厉天奚落着她。

”你!你竟敢抗旨不遵!还奚落本官!“窦怀贞想起刚才去定王府还没踏入王府半步,就被侍卫轰了出来。连定王的面都不曾见到,害自己扫兴而归,如今又在凌府受辱。

”窦大人,你带这麽多人来我家兴师动众的搜查。老夫一言未发,甚至拦都没拦你。此刻,你却说要搜小女绣楼。你们这和那入室抢劫的有何区别!“

窦怀贞气得站起来,指着凌厉天的鼻子,咬牙切齿道:”大胆!你不让本关搜你女儿的绣楼,该不会是有什麽见不得光的事吧?令千金若是瞒着你们夫妇二人,在绣楼里藏个什么人?恐怕……“

”窦大人我让你去搜。不过,你若什麽都搜不出来,那就休怪我不客气。我不仅让你亲自登门负荆请罪,还要让当今圣上昭告天下他的错行。如何?“凌如雪从门外走来。

窦怀贞想起她昨日差点把自己掐的断了气,就气愤难平。他低沉而坚定地说:”凌大人,不知这个狂妄之徒是谁?难道你凌府的人的人都这麽没有教养吗?昨日本官来宣旨,却不曾看见你女儿。今日她有来阻止本官办案。这恐怕让人耻笑你凌府吧?“窦怀贞明知故问的说道。

”窦大人,我的家教只对于有教养的人,至于大人这种……就算了吧,以免显的达人太过跋扈就不好了吧?“凌如雪看着窦怀贞气的快变形的脸说道。

”你们……“窦怀贞气得全身发颤。

”大人刚才说昨日来宣旨未曾见到凌如雪。敢问。大人将圣旨传给了一个不是凌如雪的人,这是不是对皇上的不恭?对圣旨的不敬啊?哎呦呦,这罪名不知道大不大呀?是该杀头还是诛九族啊?窦大人……“

”本官问你!你知道太子长什么样吗!“窦怀贞被这父女俩气得快岔气了,他真想带人冲进凌如雪的绣楼,但又怕凌厉天出手伤他,到时候弄的自己狼狈不已,搞不好还得被手下抬出凌府。

”当然知道太子长什么样!“凌如雪的一句话吓得她爹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她看见父亲目瞪口呆的样子与窦怀贞那暗自窃喜的样子又补充道:”太子殿下的模样,无非一只鼻子两只眼,一个嘴巴一张脸,仅此而已。“她见窦怀贞拉长着一张脸,故作好奇地问:”怎么?不是这幅相貌吗?那就怪了,窦大人,太子殿下到底长什么样?我帮你去抓他!“

窦怀贞的喉头动了好几下,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抓起茶杯,猛灌几口水:”撤!“他刚走出中堂,又像想起了什么似,转身冷哼道:”凌如雪,走着瞧!“

杨菲见窦怀贞那样子,摇头无奈的笑道:”冬儿,你呀!又不乖了。“

凌厉天笑了笑,捻须道:”冬儿,你这几日就好好在家中,不可乱跑。外面到处都是抓太子的人。唉,太子殿下如今身在何处呢?“

”爹爹,太子有灭顶之灾,难道皇上坐视不理吗?“凌如雪见父亲脸上乌云密布。

凌厉天点头道:”太子殿下幼年丧母,又不得圣上待见。你的那些肺腑之言,为父本想呈给皇上。可太平公主却将奏章截到自己怀中。她自己写了份圣旨,硬逼皇上盖上传国玉玺。“他不无担心地说:”太子日后登上皇位,开创盛世。那他如今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可,太子殿下,你到底身在何处?“

”爹爹,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何况是心系天下的太子殿下。想必,那太子殿下如今去江南游学,也不是不可?“凌如雪安慰起愁上心头的父亲。

”冬儿,你呀!不是为父不同意你去江南,而是天下大乱……“凌厉天一语点破了凌如雪的心思。

”冬儿,要吃点什么?娘去给你做。“杨菲拍了拍她的头,温柔地说道。

”娘,不用了。“她见母亲因为自己的话而不高兴,就急忙改口道:”娘,我想吃娘做的芝麻饼!还有鸡汤,对了!别忘了放一点人参。就这些了。“

杨菲一是觉得奇怪,女儿子从梨山回来,从来不吃荤的,今日这是怎么了?她疑惑的问:”冬儿,人参是补血的。吃多了会流鼻血的……。

“娘,我……我就爱看流鼻血。”凌如雪话音未落,自知不对,她急忙捂住嘴,见母亲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就急忙转身离去。

凌厉天一时摸不着头脑,他与杨菲四目相对:“冬儿这是怎么了?说话怎么有点不对劲?”

杨菲摇摇头:“不知道,可能是整天待在绣楼中闷坏了吧?老爷,冬儿自小在梨山长大,哪习惯这呆在闺房的生活。以后。她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惹下滔天大祸。不暴漏自己的身份就行。”

凌厉天点了点头,自认为杨菲说得也在理,就默许了她。

“老爷,你不觉得冬儿这几天有点怪怪的吗?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咱们?”杨菲总算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凌厉天仰头笑道:“夫人多心了。冬儿虽不在我们身边长大,但自己的女儿还是了解她的性格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