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十六章

太平公主与窦怀贞就站在御书房门外,里面父子二人的谈话,他们听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她的整盘棋会因为凌如雪的出现而搅成了一锅粥。

太平公主满脸怒气地说:“三郎!她害你遭人行刺,如今又惑乱君心。”她见站在睿宗身旁的凌如雪枕看着自己气急败坏的样子又补充道:“想让三郎监国也可以,除非,你从御书房外三步一拜,五步一叩,七步一跪的爬到我公主府去,否则,休想!”

凌如雪没想到太平公主会提出如此无礼且狠毒的要求,但为了百姓能早日过上好日子,自己所受的这一点苦又算得了什庅?她莞尔一笑:“好,我答应你。但你不能反悔……”

“姑母!皇宫里你府上足足有三公里的路……”

“本公主又没逼她,是她自己愿意的……”

“够了!不就是从这三步一拜五步一叩七步一跪爬到国贼府上去吗?!哥哥,你让开!我今日若做不到,就不姓凌!”凌如雪狠狠瞪了一眼太平公主,向前走了三步作揖拜着,抬头又向前迈出五步甚深的弯腰叩首,再迈出七步跪地叩头。

太平公主站在她身后,笑得极为开心,她对自己身后的李隆基说道:“三郎,你兴庆宫的那些妃嫔与她相比如何?今日我才见识到什么叫毕恭毕敬,她太……”

“姑母,我求求你。饶了五妹吧,此时从头到尾与她无关。你有气就……”

“不!三郎!这是姑母与凌家的恩怨,凌厉天无情无义!我就让他尝尝让女儿受辱的滋味!二十多年前……”太平公主像想起了什么,突然不再言语,见凌如雪在自己前面重复着动作,就一脚踢过去,满眼杀气的说:“快一点!”

凌如雪迈出七步正与叩首,只感觉后背上一阵专心的疼痛,让她重重的摔倒在地,太平公主笑的更狂妄了,如同看见了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景象一般。

“五妹!你起来……你别再爬了!”李隆基见她倒在地上急忙上前扶她:“五妹,我……”

“哥哥,你让开!”凌如雪牙关一咬从地上爬起来一掌推开他,:“哥哥,几日前你说你想开创大唐盛世话若是真的,近日就不要拦着我!”

李隆基又想起自己曾对她说过想想让百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百姓粮满仓,家中不愁银的日子,可如今却让一个与此事毫无关系的弱女子来担当这么多,他除了叹息,已再无话可说,天下如此之大,可只有五妹最清楚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太平公主如散步一般走在她身后:“凌如雪,你身为尚书府的千金,不好好在家呆着,为何要受这般苦?”

凌如雪没有理会她,她仍然重复着机械化的动作,此时才明白为何李隆基会提到太平公主就摇头叹气,太平公主,想我凌如雪从小大大只跪过父母,如今你这般羞辱我,定有一日你会付出双倍甚至是数十倍的代价。

“怎么?怕了?”太平公主见她不吭声又嘲笑道:“三郎有什么好,让你如此为他付出,你该知道一会儿出了宣武门,会有多少黎民百姓来看你这位上述付的千金……”

“我自然之道,但这番辱没与天下苍生相比,又算得了什庅?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杀了凌如雪,不让她闯入皇宫,以绝后患,你就是天下第一笨……”

“你……你还敢骂我?!”太平公主气得咬牙切齿却无计可施,她恶狠狠地说:“哼!有你凌家好受的!”顿了顿,她又说道:“李汉文和三郎都爱你入骨……”

“你胡说!我和哥哥情同兄妹,哥哥对我更是兄妹间的关照,那皇上也爱你入骨吗?”凌如雪一边叩首一边对自己身后的太平公主说道。

太平公主听了她的话后气极反笑:“如果你不是凌厉天的女儿,我一定很喜欢你。可惜,你是我仇人的女儿!你一黄毛丫头,连谁爱你都看不出来,还如何跟本公主斗?!不过,两虎相争,必有……”

“你想干什么?”太平公主的这句话足以让她窒息,本来她走了七步该跪地叩首,可她听了这句话后呆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太平公主冷笑道:“怎么?还没出玄武门你就坚持不住了?三郎已提前到我公主府等你了……不会是打退堂鼓了吧?”

凌如雪咬紧牙关忍着膝盖钻心的痛楚跪在地上又一次叩首,她每走一步,就像有人在她的身上一刀刀割一般疼痛。而此时已出了玄武门,长安城的百姓排成一条长龙般的队伍,对她指指点点。

“众百姓!这就是几日前刺杀当朝太子的凶手!如今她怕死。求本公主法外开恩……”

太平公主的话还没说完,来百姓就骂道:“胆敢谋害太子殿下,打死她!”

“这种人就该五马分尸!”

“五马分尸太便宜她了!就该千刀万剐!”

不知实情的百姓越骂越难听,甚至有人手拿木棍狠狠地打在她的背上,她仍艰难地爬起来,一句话也不说。

一位手拿长剑,膀大腰圆的习武之人沙哑的吼道:“这小妖精敢刺杀太子殿下,让我杀了她!”

“放肆!”从人群中飞跃而出的李汉文一把抓住他抽出利剑的手,目光中满是怒火:“你刚才骂她什么?”话音未落。已一掌击中此人胸口,人被他打出了几丈远。

李汉文转身拽起凌如雪:“如雪,跟我走。”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走开!”凌如雪扳开他的手推开他,仍重复着自己的动作。

“凌如雪,就算你爬到公主府又怎样?你真以为你可以拯救苍生,你以为你是大唐的救世主吗?你所做的……”

“李汉文!你别挡着我的路!给我让开!”凌如雪站起来对近在咫尺的李汉文吼道。

李汉文看着她的裙衫已被膝盖上渗出的血染红,半响他偏过头对排成一条长龙般看热闹的百姓说道:“今日你们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本王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话毕,他朝相反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去。

李汉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看热闹的百姓如点了穴一般,个个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做循环动作的凌如雪。

凌如雪终于一步步移到了太平公主的府上,她站在府门外只觉得一阵眩目,公主府的大门如同皇宫一般金碧辉煌,且守门的将士个个身穿铠甲,手拿明晃晃的长枪,让人望而生畏。

李隆基见凌如雪总算到了,忙奔过去扶起站立不稳的她:“五妹,你好傻,这一切都不关你的事,你好傻。”

凌如雪摇摇头:“哥哥可以监国了,我把……自己惹的祸又补上了……”

“别高兴得太早,三郎,姑母越来越喜欢她。窦怀贞已备好了马车,先回宫再说!”太平公主扭动着她臃肿的腰肢上了一辆马车,马嘶叫一声朝宫中奔去。

李隆基看清了她苍白的脸色,且额头已流出血来,叹气道:“五妹,我抱你上车……”

“不!我自己能行。”凌如雪击落李隆基的手,但她无论如何也抬不起脚站在车下的凳子上,更别提上马车了。

“我帮你。”话音未落李隆基就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马车上,看着她笑道:“五妹,你是当今天下第一个敢直闯皇宫的人,也是第一个敢骂父皇与姑母的人,你胆子真大。”

凌如雪又想起窦怀贞那直打哆嗦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如雪,你笑什么?听百姓说,你给窦怀贞下毒了……”

“哪有,我只不过是用茶水煮的粥而已,根本就没毒。是他自己做多了亏心事,才……”

“如雪,你的伤……”他从袖中取出丝帕,替她擦起额头上的血迹。

凌如雪急忙将脸侧到一边:“哥哥,我没事。你说太平公主会善罢甘休吗?”

“五妹,你已经做了很多,你做了我做不了的的事,你受了别人受不了……”

“哥哥,你别这么说。古人云‘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是女子,我膝下没有值钱的黄金。所以为天下百姓受这一点苦是值得的。”凌如雪看着他愧疚的脸说道。

太平公主正在御书房一边品茶一边等着她,见她与李隆基走了进来,一挥手让手持军杖的羽林军将她拿下。

“妍儿,你想让三郎监国吗?”顿了顿她又说道:“你私闯皇宫,已犯了死罪……”

“妹妹,妍儿是我宣进宫的,罪不及…。”睿宗起身急忙解释道。

“是吗?哥哥,可几个时辰前她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她这是惑乱君心!”太平公主将茶杯狠狠的放在案几上,一挥袖:“哼,凌如雪!想让三郎登基吗?!如果你受得了这三百军棍,我就答应让他登基。”她一使眼色,两个将士就将她拖出御书房,按倒在地,一阵乱打,打了不到十棍子后,皇宫中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太平公主站在旁边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这别开生面的‘戏剧’。

睿宗听着凌如雪那惨叫声,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妹妹,妍儿还是个孩子,怎受得了如此酷刑,你当姑姑的就别和孩子一般计较。”

“哼,她眼中哪有我这姑姑!给我狠狠地打!”太平公主怒视着睿宗。

李隆基还未走出御书房,就被左右两侧的将军拽着胳膊,他没有一丝力气去挣扎,他转身跪在太平公主脚下:“姑母,别打了!五妹会被活活打死的。”

太平公主一扬手,一掌打在他的脸上:“放肆!这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开!”

军棍打在她身上,杖仗无虚,不一会,凌如雪就昏死了过去。此时侍卫停止了杖刑,向前禀告自鸣得意的太平公主:“回公主千岁,人犯已昏死过去了。”

“是吗?她也太不经打了,才打了几十棍就昏过去了,恐怕是装……”

‘妹妹,出出气就罢了,都住手,别打了。“睿宗不忍心再看下去:”三郎,把妍儿带回你兴庆宫去疗伤!以后再不可如此。“

”这次就饶你一命。走!“太平公主见睿宗阴沉着脸,自知再闹下去也是自讨没趣,她已经杀鸡儆猴了,朝中不服自己的大臣日后定会怕自己,凌如雪这丫头片子也定不敢在胡作非为了。今后就只差逼睿宗退位了,太平公主双袖一挥得意地走了出去。

”五妹!五妹你醒醒!“李隆基扑上前将领如雪抱入怀中。此时的她已体无完肤,血从衣裙中渗出,染红了身下的一片地,李隆基心痛的喊道:”五妹,你醒醒,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李隆基抱起她,疯狂地扑向玄武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