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十七章

文君阁内,李隆基焦急的来回走动着,不时看看正在替凌如雪把脉的御医,不时皱眉叹息,心中默默的祷告希望老天保佑她没事,不然自己此生定后悔莫及。

“徐太医,怎麽样?”李隆基见太医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终于按耐不住焦虑的心情问道。

“回太子殿下,公主命不该绝,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徐云飞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太子,公主殿下可真是女中豪杰,太平公主如此专横之人,公主不但不怕她,反而敢去皇上面前阐明真相,此乃令人佩服。”

“太子殿下!天大的喜事啊!臣来道喜了!”宰相宋璟与姚崇乐不可吱的跑进文君阁向李隆基报告这天大的好消息。

“我这正愁着呢,喜从何来?”李隆基厌烦的说道。

“回禀太子殿下,皇上刚刚宣臣等御书房见驾,询问臣等太平公主之事,臣说出了一切真相,皇上决定让太子殿下监国。但万岁有一个条件……”宋璟面露难堪之色。

“父皇会让我监国?”李隆基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皇上已下旨昭示天下让殿下监国,但让平妍公主留在宫中教永乐公主读诗书学礼仪。”宋璟又说了一遍,来证实李隆基他没有听错。

李隆基转过身担心的看着榻上那因伤势严重仍昏迷不醒的人儿,语气中透漏出万分担心:“她的伤势这麽严重,不知道何时才能醒过来。一个女子,怎受得了这般打骂?既然父皇有令,那我就顺其旨意。”

“太子,这是微臣祖传的金疮药,为公主殿下敷于伤口处几日后便可痊愈。”徐云飞将药瓶递给他,宋璟等人见李隆基沉默不语,都依次退出文君阁。

太子妃与一面容清秀的宫女见李隆基满眼怜爱的看着榻上面色苍白的凌如雪,悄悄地走到他身边,声音柔和地说:“太子,让臣妾为妹妹上药吧。”

李隆基转身见是太子妃,就将金攥手中的药放在案几上,缓缓的走了出去,他站在台阶上仰头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所有的惆怅都袭上心头:自己遭人行刺是五妹竭尽全力救了自己一命,如今自己得以保住东宫之位,又是五妹受尽凌辱,险些丧命帮自己稳定住了太子之位。五妹,你本可以置身事外,安心的做你的凌家大三小姐,为何替我承受这么多痛苦与折磨?我的皇位是你用命换回来的,三十杖军棍,杖仗无虚,任谁都受不了那痛苦,可是你却承受下来了,你让我怎么报答你?我登基后就算把半个天下给你都报答不了你的恩情。

“太子,妹妹的药已经敷好了。”太子妃站在他身后良久才启齿说道。

“哦,你先回宫吧,五妹这儿还需要有人照顾。”他回过神来说道。

太子妃愣了愣,小心翼翼的问道自己心中担心的问题;“殿下,今日若是臣妾,你会如此吗?”

李隆基听她说完此话疑惑不已,但很快便明白过来,他转身拉着太子妃有点颤抖的手笑道:“你又胡思乱想,你我是结发夫妻,而五妹是我的义妹。你们身份不同,若是你,怎会补救?”

太子妃听见此话仍不放心,因为李隆基从未对哪个女子如此担心,还摇头叹息,可就在刚才,她明显感觉到李隆基不仅替她担心,还满眼怜爱与后悔的看着昏迷的那人儿。她本想再问,可又想想他若想纳妃,又有谁阻止得了他?终有一日,他会登上皇位,会拥有万千女子围绕身边。既然嫁给了一个不平凡的人,就要有不平凡的度量,就算心有不甘又有何理由反对?

太子妃点点头,带着千种不甘与万种不舍向远处走去,李隆基看着太子妃离去的身影心中感慨万千:“千辛万苦总算熬出头了,但父皇虽答应让我监国。可有太平姑母在,难免会受她干涉,父皇只说让我监国,但何时才肯退位?如果时间拖延过长,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变故。我大唐银库中的银子大多都让太平姑母拿去修建华清宫了,不知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有多少冤案致使百姓家破人亡,死不瞑目。突厥大举入侵边境地区,边塞将领的军饷年年欠拖;吐蕃首领带珠丹也对中原虎视眈眈,契丹更是狼子野心。这样一来,如同四面楚歌,国库空虚、边境危机、百姓缺衣无食,有些州县茫茫千里,人烟断绝、鸡犬不鸣、经济萧条。太多的挑战与艰难,朝中大臣奸佞众多,个个隐瞒民间实情,太平姑母敛财卖官,中饱私囊,又该如何解决?

一想到要面对残酷的事实不免一阵头疼,大唐境内,李汉文狂傲不已,名义之上在大江南北经商,实际上暗中招兵买马,他手中的兵权就有朝中一半,银库更是抵得上朝中三十年的税收,自从父皇在位起更是很少上早朝,几个月去一次早朝更是不行君臣之礼,甚至连跪拜都不曾有过,见到自己这个太子更是嗤之以鼻,更何况他身居长安,一旦举兵进攻,后果定不堪设想,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太子殿下,公主醒过来了。“五妹宫女从文君阁里跑出来兴高采烈的对李隆基说道。

李隆基听到此话不安的心总算放下了,他径直走了进去,见凌如雪茫然地扭头看着房中的装饰,关怀备至的问道:”五妹,你终于醒了,好点了吗?“

凌如雪点点头,又想起自己的父亲,担心地问:”这是哪?我爹爹……“

”你放心,有宋璟与姚崇等众大臣,你父亲已平安无事了。五妹,你让我如何报答你?“

”哥哥……登基之后以民为本向太宗皇帝一样虚怀纳谏,哥哥……你做得到吗?“

”五妹,这哪是你自己的要求,这分明是大唐子民的期盼。“李隆基摇摇头:”你就不能换一种身份称呼我吗?“李隆基试探性的问道。

”为什麽?“凌如雪不明白他所说的另一种身份是指君臣之称还是兄妹之称,她毫无血色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那我该如何……称呼哥哥?“

”这,问太子妃吧,你可知太子妃在我面前是如何自称的?“李隆基若有所思的问。

”自称?那我……以后就…。自称臣妹吧。“

”唉,算了。还是叫哥哥吧,现在告诉你为时过早。“李隆基笑道:”五妹,父皇刚下旨意已经让我监国了……“

”哥哥,你此刻去太平公主府上请罪,再派人去窦怀贞府上拜访,两个时辰之内定要不离开他二人半步,我……“

”请罪?五妹这是为何?我们何罪之有?“李隆基不解她何出此言。

”哥哥……“凌如雪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缓了一口气解释道:”哥哥,既然是父皇刚下的旨意,那太平公主定有所行动,趁她正在部署,你先过去……“

”哦!明白了“李隆基恍然大悟。

”哥哥,我这有书信一封,你速派人给我爹爹,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中,明日三更之时,派一亲信去我府中后门等我爹爹……“

”五妹,你要…。“

”哥哥,事不宜迟。如今圣上已有意让哥哥监国,既然哥哥念及姑侄之情,不忍心动手,那五妹就替哥哥来了断此事……“

”五妹不可!“李隆基听见此话心中忐忑不安:”若事败,五妹定会……“

”哥哥,太平公主已知事出意外,但事至如此,望哥哥从速裁夺!尽早准备好一切,与太平公主决一胜负,若如今你动她一根汗毛就属大不敬之罪,可她若将你东宫之位废除,却属替天行道。我一女子,与她斗,哥哥尽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后登基也好对天下有个交代,若事成,哥哥若不弃,我定当倾力相助完成哥哥开创盛世之想,若事败,我自会自尽以殉天下!“

”五妹!“李隆基感从中来,颤声相唤后,却豪气倍增的告诉凌如雪:”宗庙社稷,何以言敬与不敬?今事虽危,且喜有五妹相伴,又有何惧?“

”哥哥,事不宜迟,你速速去办,我需要一领黄裘,你今晚就呆在这兴庆宫中。宫中一切事宜均不需过问,日后定当给你细细解释“凌如雪神情真挚,坦然的说道。

”五妹不可亲举妄动,万万不可轻易进虎口!“李隆基收回遥望窗外的目光,嘴里又把这话重复了一遍。不错,面对这局势,太平姑母定会有所行动,她说的虽然是一条‘唯今之计’。但万一有所不测,五妹定会承受不起后果。

”哥哥,你若信我,就按我说的做,难道你想让百姓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凌如雪焦急地询问道。

”好……“李隆基哽咽道颤抖的接过她手中的信揣入怀中,大踏步的向门外走去。

凌如雪见他已走远,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哥哥,希望此计可以帮你挽回危机之势,可该想想如何进圣上寝宫,才能将此计施展的天衣无缝。让皇上退位禅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