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二十章

都道皇家如仙境,谁知深宫似广寒。

凌如雪端着沉重的铜盆,双膝跪地,吃力地擦着这由大理石铺成的地面。突然间感觉太阳穴如针扎般疼痛,她想可能是昨日太平公主扯下自己一大把头发的事吧,她一手轻揉太阳穴,另一只手按着地面缓缓的坐在地上,想想自己的处境,心中不免一阵悲凉。

“凌如雪,见到本主子还不行礼?你也太缺少教养了吧?”丽妃手拿绢扇仰着头说。

凌如雪强忍着铮铮欲响的头痛,按着地面强迫自己站起来:“见过丽妃娘娘……”

话尚且未说完,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原来是眼疾手快的丽妃,狠狠地朝自己脸上甩了几耳光“放肆!还不跪下,谁让你站着和本宫说话的?!告诉你,本宫如今可是母以子贵。凌如雪,你嫉妒了吗”李飞看着自己手中镶满珍珠玛瑙的手链,满眼鄙视的说道。她用眼神指使自己身后的贴身宫女将领如雪脚边那一盆又脏又凉的水从头到脚泼了下去。

凌如雪跌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惊叫道。她如同落汤鸡般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貌美如仙,鼻梁微翘来自异国他乡的和亲嫔妃,感到莫名其妙。

“丽云,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太子妃看见后疾步走过来。

“呦,是姐姐呀?我是过分,可姐姐又奈我如何?”丽妃皮笑肉不笑的脸面上嘴角上扬,满是嘲讽的补充道:“连太子殿下都要让我三分,你这么凶,吓坏了太子殿下的宝贝儿子,恐怕你这东宫主母的位子就不会再坐稳了吧?”

“你可不要忘了,我才是这东宫主母,再说了,是男是女那还不一定呢。你今日如此对待公主,我若告诉太子殿下,小心将你打入寒露宫。你更不要忘了,平妍公主可是皇上的义女。此事若传入皇上耳中,你这个儿媳,不,怎能称之为儿媳?是个妾室罢了,恐怕会掉一层皮吧?”太子妃并没有因丽妃刚才的一番狂妄之词而气愤不已,她只是淡淡的说道,如同讲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

“哼,公主?恐怕是一落难的公主吧?凌如雪现在可是终生为婢女,她还不如那些宫里的歌妓呢!”丽妃剑灵如雪狼狈不堪的样子,笑得如同登上皇位一般开心。

“呵呵,是吗?既然妹妹如此说来,那我们就到太子那去说说吧,让太子看看你的宝贝儿……”

“姐姐我还有事,先行告退。”丽妃听见此话身体微微发颤,她转身用有强盗追赶她一般的速度迅速地在太子妃与凌如雪的眼前消失。心中不停默念着,菩萨保佑,千万别让太子妃去太子那告我的状。

“妹妹,让你受此委屈实属不该,我替太子向你赔罪。”太子妃转身扶起仍然跌坐在地上的凌如雪并屈膝行礼。

“万万不可,还请太子妃转告太子万事小心,小不忍则乱大谋。”凌如雪拉起太子妃说道。

“妹妹,大恩不言谢,太子殿下他怎会忍心让你干这等粗活。”太子妃见凌如雪狼狈不堪的样子泪水夺眶而出。

“太子妃,此时只有你才能够助哥哥一臂之力,还请转告他,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今东风,也快到了。”凌如雪说完转身一步三停留费力的向前走去。

太子妃站在原地,目送着渐渐远去的凌如雪。她佩服这位弱女子的聪明颖慧,正是有她的出现才让险些被废太子之位的夫君有了回转之地,是她竭力劝说父皇让自己的夫君监国。也是她救了自己的夫君,这份如天大的恩情该如何去报?

“呦!这不是文君阁中的平妍公主吗?怎么如同落汤鸡一般啊?”宫女甲说道。

“听说太子殿下对她宠爱有加,想必是看腻她了吧。”宫女乙也急忙说道。

“千辛万苦的进宫,千方百计的接近太子,没想到嫔妃没当成,反落得如此下场。”宫女丙也掩嘴笑道。

凌如雪步履艰难的前进着。他听着这些风言风语此刻却心如止水,或许这就是爹爹常说的‘世态炎凉’吗?自己真的错了吗?不,自己没有错,这些宫女她们懂的什么叫天下苍生吗?她们知道什么叫民不聊生吗?她们明白什麽叫太平盛世吗?不,他们不知道,她们,更不懂!

“你就是平妍公主?”一位手拿拂尘的公公挡在她面前问道:“长皇子请你过去。”

“长皇子?不知他有何事?”凌如雪觉得奇怪,自己从未与长皇子打过交道,为何今日要找自己?

进了房门,公公却退了出去。凌如雪借着红烛发出来的微弱之光勉强看清了这间房子中的一切:里面摆满了书,书桌上放着熏炉……

“凌如雪,别来无恙啊。”一身蟒袍,手提鸟笼的男子看着她说道。

“你……你是何人?你不是长皇子!”凌如雪厉声质问道。

“在下乃长皇子李守礼是也,凌姑娘不愧为京城一枝花,生得如同九天玄女一般娇美。”李守礼一边逗着自己鸟笼中的黄莺,一边向她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凌如雪此时才知道自己如今已身在虎口。

”凌姑娘别怕,李隆基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凌姑娘何不如我所愿……“

”李守礼,你我天各一方,男女授受不亲,在下告辞。“凌如雪转过身去欲打开门,可是无论如何房门也打不开。

李守礼见凌如雪紧张的样子,笑了笑:”凌姑娘不必惊慌。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自然会放你出去。否则,我定会让你家破人亡。“

”李守礼,你休想,你这阴险的小人……“

”凌姑娘,我乃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与李隆基相比毫不逊色,怎会是小人呢?他可不会怜香惜玉,如今你如此狼狈,他却视而不见……“

”你不要过来,我会杀了你的。“凌如雪怒视着他。

”杀了我?差点忘了凌姑娘是文武双全啊,今日何不让本殿下见识见识?!“李守礼扔下手中的鸟笼子如饿狼般扑过去。

凌如雪急忙从袖中掏出玉笛,挥动之际呼呼生风,一个击空,打在了李守礼的左臂上,李守礼大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凌姑娘果真好武功,本王就喜欢这种求之不得的女子。“李守礼又扑了上去。凌如雪向左一转,他却重心不稳,一头碰到了书架上,额头鼓起了好大一个包。

”李守礼,让外面的人将房门打开。不然就杀了你。“凌如雪用玉笛对着他的眉心。

”凌姑娘动怒的时候更是妩媚动人,死在美人手下,死而无憾。“李守礼索性靠在书架上闭着眼睛说道。

凌如雪手臂一转,只见玉笛如利剑般向他的喉部袭去。

”且慢,凌姑娘何必动怒,我放你出去便是。“李守礼见凌如雪丝毫不怕自己长皇子的身份,忙令屋外的人将房门打开。

凌如雪听见他说此话,即可收回已用内功逼出去的玉笛,转身向外走去。心想还是汉文哥那晚送自己的玉笛好使,危险之时还能派上用场。

只见她一迈出房门,刚刚带她进屋去的那位公公便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般,口中直呼:”平妍公主饶命,平妍公主饶命。“而凌如雪如同没看见她也没听见他说话一般,径直朝外走了出去。

公公又想起自家的长皇子还在房中,不知是死是活,连滚带爬的跑了进去:”殿下……“见李守礼还好好的站在那,如获重释一般喘着气,但见他用手捂着头上硕大的包,忙说道:”殿下受伤了,奴才宣御医为殿下看伤吧。“

李守礼龇牙咧嘴的皱着眉头,看着门外那一抹远去的倩影,”李隆基有何福气能得到此女子的鼎力相助?“

公公见李守礼并没有怪他的意思。变讨好地说:”殿下,这宫中女子数不胜数,以殿下的才情定会所获无数,殿下何不……“

李守礼瞪了他一眼,”宫中女子虽多,但这凌如雪只此一个,其他全为庸脂俗粉,要其何用?若她成为老三的妃子,必定会让大唐繁荣昌盛,让老三名垂青史,看来,太平必败无疑。“

公公不解的疑惑道:太平公主聪明机智,连续辅佐两代君王而使皇权紧握自己手中,那个平妍公主,虽出身名门,但未曾见识过朝廷的风云巨变,怎会斗得过老谋深算的太平公主?如今破落成如此模样,还有何力挽狂澜之策?一娇滴滴的小丫头,只会给当今太子乱上添乱,看来东宫太子定会被她所连累,终有一日,贬为布衣,也未曾不可。

”殿下有所不知,当日定王爷娶亲之时本娶得是凌如雪,可谁知却娶了尚书府的一下贱丫鬟,惹得全朝文武百官掩面而笑。京城之中更是流传甚广。“公公又说这自己知道的一些百姓热议的事。

”是吗?这回李汉文的人可真是丢到异国他乡去了,娶了一个丫鬟当王妃,李汉文可真是千古以来第一人啊,李汉文果真不俗,会喜欢凌如雪。看来,我们就不要插手此事了,只管坐山观虎斗。“李守礼听着公公刚才的一番话,笑得合不拢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