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定王妃 > 第二十三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定王妃》第二十三章

阳光透过窗户,李汉文走了进来,屋子里是温馨而迤逦的,深黄色的地板,上等的檀木梳妆台,还有白色象牙床前的纱帐斜飞,像是走进了一个梦幻的世界。

“如雪,你醒了。你还好吗?”早已站在旁边很久的李汉文看着弱不禁风的凌如雪,心中一阵酸楚,自己才去西凉国了几日,她怎么这般憔悴?

“汉文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怪我了吗?”凌如雪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白衣胜雪、超凡脱俗的王爷。

“怪你?怪你我就不进宫了”李汉文凝神注视着凌如雪,还未等她回过神来,就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如雪,你何时出宫,我带你去王府玩,我要让你一辈子呆在王府。”

“汉文哥!我……我是……”凌如雪羞涩不安地垂下了头。

“你是我的定王妃!傻如雪,娶你可真难,让我丢了那么大的人。”李汉文故作生气地说。

“汉文哥,可哥哥如今刚刚登基,我想……”

李汉文脸上的笑僵了很久,哥哥?口口声声的哥哥听得他心中怒火万丈!难道她心里就只有李隆基的江山吗?!自己在她心中到底算什么?!为什麽每次一和她说话,她提的都是李隆基?!是因为皇权?还是她很喜欢万人朝拜的场景?凌如雪,以前想尽一切办法登上皇位是为了自己有朝一日君临天下,而如今,自己仍是要想尽办法得到皇位,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满足你能够受万人朝拜母仪天下念想!你是我的,谁都休想夺走,与我抢的人,只有一条出路,那便是死。

“汉文哥……”

“嗯?”李汉文回过神来,低头见凌如雪放在枕边的玉坠,怎么看着看着便觉得眼花缭乱?只见玉坠的正中心有一红点不停闪烁,且里面有一只困在其中、如同凤凰般的鸟?!这是怎麽回事?!难道是自己眼睛有了问题?!他又揉了揉双眼继续看到,发现里面的景象和自己第一次看到的一模一样,不禁大吃一惊。

凌如雪见李汉文那从未有过的表情,痴痴地笑道:“汉文哥,我的这个玉坠呀,是从小带在身上的,它是通灵性的,奶奶曾说我小时得过一场大病,请遍了名医都摇头叹息,奶奶与娘亲都以为我定会丧命,谁知第二天,我就奇迹般的病好了,上次在狱中,也是这玉坠救了我一命。奶奶说它是我的护身符,听说还有一龙坠,奶奶说这对玉坠本是……”

“如雪,你说什么?”李汉文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他紧张地握着凌如雪的手问道:“你的意思是,这玉坠与另一个玉坠是成双的吗?”

凌如雪点点头,无力地靠在他身上:“汉文哥,以前师父曾说过拥有此坠之人,无论相隔多远,最终都会走到一起,哪怕是死,也会化蝶而出,师傅还说,自己并看不见这玉坠中的奥妙,只有有缘之人才能看得见此玉坠中所为何物,如果让别人捡了去,也只是一块普通玉石而已,更无灵性……”

“五妹!你们……”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李隆基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震惊不已:“五妹,你喜欢王兄?你……和他……”后面的话却不敢说出来,只祈求凌如雪能快些否定。

李汉文站起身来,朝李隆基撇去,预期中充满了傲慢:“皇兄,待你登基之后,就是我与如雪成婚之时。皇兄可不要自讨没趣。”

“汉文哥,你就不能好好和哥哥说话吗?”凌如雪扯了扯李汉文的衣角。

李隆基挤出了一丝笑容:“五妹,我与王兄从小就这么说话的,没关系。”

李汉文又扬起了头说道:“皇兄,你可真是双喜临门,要登上皇位,又要喜得一子,唉,可我呢?什么都没有!”

凌如雪听到此话开心的拍手笑道:“哥哥要当爹爹了?!太好了,恭喜哥哥!”

李隆基沉醉在即将登基与做父亲的喜悦中。

李汉文看着凌如雪高兴的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皇兄当爹了,你瞎高兴什么?”

凌如雪偏着头笑道:“我当然高兴了!哥哥的女儿就叫我姑姑,我就是长辈了。”

“瞧你乐的,皇兄要的可是宝贝儿子,那会是个丫头片子。”李汉文虎着脸说道。

“丫头片子有什么不好!汉文哥你……”

“丫头片子当然好了,给她老子惹祸,差点满门抄斩……”

“汉文哥你混蛋!”凌如雪气的浑身发颤。

“好了,好了。五妹,王兄,都别争了。我这还有要事相告。”李隆基将一封边塞加急密函递给凌如雪。

她一看内容,脸色大变:“什么!将永乐公主囚于城头?!我军战士兵败如山倒?!”她抬起头担心的看着李隆基:“哥哥,这到底怎麽回事?四姐怎会被回鹘人劫持而去?”

“永乐三日前出宫去玩,一直没回来,本以为她只是好玩,谁知……”李隆基后悔当初没有派人去找。

“我大唐将士个个勇猛善战,怎会节节退败呢?他们的铁骑军果真如此厉害?倘若四姐果真出事,这丢的可是大唐天下的人啊!更何况,大唐就此一公主,哥哥,这可怎么办啊?”

“皇兄,如雪,你们在商谈国事,我不便参言,告辞!”说着李汉文潇洒的离去。

“五妹,这是我赐你的金牌,有此之物,你便可自由查办三省,当今天下本不太平,此金牌所到之处,如朕亲临,请五妹收下,朝廷官职……只因五妹身份特殊。”李隆基将金牌从袖中掏出,放入凌如雪手中,他还想再说什么,可又怕凌如雪会推辞,急忙走出房外。

凌如雪仔细端详着手中那块金牌,只见上边有李隆基赐字,并打造出来的’金牌‘二字,两条逼真的龙众星拱月般的绕着这两个字,她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这时,一个侍女头梳鬓,身穿低胸紫色长袍走了进来:“公主殿下,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了,让奴婢替殿下更衣吧。”

凌如雪有点纳闷,自己真睡了三天三夜吗?她又笑着想想,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三天就过去了。她点头应许,这是走进来七八个宫女手捧玉盘,里面放的自然是衣物,凌如雪不解的看着这一切。

“殿下,皇上吩咐这是公主正装,请公主更衣。”宫女将衣服抖开,只见那一套公主服,红得如同天上的晚霞,衣服上绣有妖娆的牡丹花,花瓣处都是用金丝线收边,袖口与领口上全部是金丝坐边,那凤冠上镶着大大小小的珍珠,阳光一照,光芒万丈,异常刺眼。

凌如雪的眉头皱的如同山峰,宫女丝毫不敢马虎,小心翼翼地替她穿衣,长长的衣衫拽地,更加衬托出她的庄严、高贵与美丽。但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凌如雪心中难受万分。

宫女将凤冠托起,正准备给她戴在头上“此凤冠与衣服你们一会儿送回去。”

“公主,皇上说这身衣帽是公主的正装,怎么可以送回去呢?这图案与样式可都是皇上一手绘制出来的。”宫女不解地看着他。

“臣恳求平妍公主移驾兴庆宫,皇上病入膏肓,请公主殿下……”宋璟站在文君阁外气喘嘘嘘地说。

“什么?病入膏肓,宋伯父,刚刚哥哥还来过,怎会病入膏肓?”凌如雪来不及换去衣服,用手紧拽着裙裾,跨出门槛与宋璟赶往东宫。

太上皇李旦与其他几位朝中大臣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皇后王氏掩面哭泣“妹妹,你一定有办法对吗?救救陛下吧,求求你,救救陛下。”王皇后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握着凌如雪的手。

“父皇,先让我看看哥哥的症状。”凌如雪抽出手走向榻边。

只见李隆基面如死灰,牙关紧咬,口中不停呼道:“五妹,杀了她,五妹杀了她。”突然间,他直挺挺的坐起来,一会儿又昏倒在床。

“中毒了?”凌如雪替李隆基把着脉,只感觉他心脉及乱,气若游神,且梦呓不断“徐御医,先用针刺入哥哥百会穴中。”凌如雪斩钉截铁地说。

“公主,这一刺恐怕陛下会驾鹤西去的,臣请公主殿下三思啊。”徐云飞带着哭腔说道。

凌如雪见徐云飞弯腰作揖,双手不停颤抖,迟迟不肯施针,于是便自己拿起银针,一阵刺入李隆基百会穴中,看的其他大臣心头狂颤不已。徐云飞更是暗暗称奇:自己行医这麽多年,从未找穴位如此之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一代更比一代强。

只见凌如雪缓缓的转动着插入李隆基头顶的针,不一会儿,李隆基就静静的沉睡去,不在胡言乱语,但毒并未逼出来,李隆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公主殿下,末将抓获了一位女刺客!”一位一身铠甲,膀大腰圆、浓眉如飞的将军反绑着一个眉清目秀、身着青衣的美貌女子走了进来。

“是你下毒害的当今圣上?”凌如雪看着她问道。

“你就是凌如雪?果真不同凡响,是我又如何?!”此女子偏着头瞥了她一眼。

“你为何毒害……”

“我杀李隆基你心里最清楚,我只听王妃娘娘的。”此女子瞪她一眼仰头说道。

“王妃娘娘?她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凌如雪见此女子如此傲气,强忍着心头怒火问道。

“你不配知道!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莫愁。”

“莫愁?好名字,你如此狂傲,就不怕我杀了你?”凌如雪轻声地问道。

“哼,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莫愁倔强地摇头说道:“凌如雪,王妃娘娘让我转告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公主殿下,皇上赐殿下金牌,是让公主行使权力的,请公主发令将此刁民五马分尸。”宋璟见凌如雪仍与女刺客在辩解,十分着急,就上前提醒道她的身份。

“这……父皇,你认为该如何处置?”凌如雪转身看着正在深思的太上皇李旦。

李旦被这话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目光茫然地说:“妍儿……你处置便可。”说完就走出了房门,如同眼前这个人不是他儿子,而是一过路人一般。

众大臣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个曾一步步至太平公主于死地的女孩儿,希望她即刻下令,将眼前这投毒害君主的恶女子千刀万剐。那女刺客微闭着眼睛,已经做好了命赴黄泉的准备。

“你走吧。”凌如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女刺客与众大臣顿时目瞪口呆,竖起了耳朵。都不敢相信此话会是眼前这个稚气未脱但却杀了太平公主,夺回皇权的公主口中。

公主啊!你身受杖刑确实令人痛惜,可你这伤一好,不会脑子糊涂了吧?你今天放走这女刺客,万一圣上有个三长两短,那时可真是天塌下来了啊!你不会糊涂到如此地步吧?宋璟心里也和其他大臣一样疑惑。

“你果真要放我走?”女刺客更是满脸疑惑。

凌如雪肯定地点点头,她见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她,又重复着自己刚才的话:“对,你可以走了。”

“公主殿下!万万不可!”众大臣此时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属实,忙跪地求她收回命令。

“想必你定有何难言之隐,我今日替哥哥证明,登基之后必定以仁德治天下,哥哥日后定能成为一代明君!你我同为女子,家中定有父母兄长,回家吧,替我向令高堂问好。”凌如雪替她松绑后用袖帮她擦去脸上的尘土。

“你怎会知道我有父母?”女刺客仍是傲气凌然地说。

凌如雪听见此话‘扑哧’笑出声来“妹妹此话怎讲?这天下何人无父母?”凌如雪拉起手心全是汗的女刺客“妹妹,回家吧,可能你母亲正望眼欲穿的等着你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