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定王妃 > 第二十四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定王妃》第二十四章

凌如雪去文君阁换了一身自己平日里喜欢的素绢纱衣便向玄武门走去。刚刚到宫门口就见一位手拿长矛、身穿铠甲的将军挡住了她:“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凌如雪从容地从怀中取出金牌,那侍卫一见金牌脸色大变。急忙跪地拜道:“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末将有眼不识泰山。请殿下恕罪。”其他侍卫一见将军都跪地呼千岁,都纷纷放下手中长矛,山呼千岁。

凌如雪淡然挥袖:“众将士尔等辛苦了,快快平身。”

那些起身愣在原地的将士被她这句话感动地无言以对,纷纷对那虽皇权在握但尚未举行登基大典的玄宗佩服不已。难怪在太平公主屡次刁难于她时,圣上愿以命相互。更对玄宗爱才、希才得举动心中大为赞叹。看来大唐有这样的公主真是百姓之福。当今圣上有这样的女谋士,还何愁开创不出冠古绝今的大唐盛世。

“公主殿下言重了。此乃末将职责所在。吾等纵使肝脑涂地,也会保护皇城中圣上与公主殿下的安危。”将军急忙答道。

凌如雪笑着点点头:“尔等国之良将。肩负宫中天子安危。皇上虽日理万机,但却时长在本宫面前叨念尔等守城之辛劳。更感叹我皇宫玄武门有此忠臣良将真是圣上大幸。若不是国事繁忙,皇上还会摆宴以谢诸位守城之功。”

“末将谢陛下与公主殿下大恩。末将等愿为圣上肝脑涂地!”众将士早已热泪盈眶齐齐跪拜。

凌如雪微微一笑点点头,想起自己还有要事在身。便言告辞。众将士看着她那远去的背影。感慨万千。看来这凌如雪果真是大唐才女啊!不仅仅如此,还是大唐的救星。玄宗皇帝开创盛世定能指日可待啊。

长安城中充满了生机,大小店铺门楣上都红灯高挂,来往的行人衣着一新、个个都艳丽无比,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或深或浅的笑容,此时此刻难以掩盖他们内心激动的心情。他们终于等到了仁德爱民的太子成为皇帝。满城的告示时刻提醒着还有几日就可举行登基大典的新皇成为大唐名副其实的君主。

凌如雪在定王府门口徘徊贮立:进去吧,这王府的人如何看自己?是否会大骂自己骗婚?一个女孩儿抛头露面寻上门来找七尺男儿谈事,是有落人口舌之嫌;可是若不去,自己都亲口答应大哥,若李汉文真有夺谋篡位之心、取代帝王之意。自己不但不问,反而装成毫不知情,怎对得起大哥对自己的信任,更对不起天下百姓?

正在她举棋不定之时《李汉文走出王府,用深邃的眼神看着她:“五妹,既然都已到我家门口,为何不进来。”说完李汉文转身潇洒踏入府内。凌如雪也只好硬着头皮紧随其后。

后花园中,人声鼎沸。只见个个手持长矛的壮汉在杨秘的指挥下有板有眼的练功。凌如雪丝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定王爷有谋逆之心并不是空穴来风。

“本王的人手,与李隆基的兵马相比如何?”

“汉文哥,你果真如大哥所忧一样?想……”

“是,李隆基还不傻,什么夺谋篡位?本王只是想要属于我的东西而已本王只是想让你明白,他李隆基能给你的,我也可以!而且比他给的更多!”李汉文仰头长笑,不以为然地说着。

凌如雪心中如烧起一团怒火,声音都有些发颤:“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不要权倾后宫,也不想母仪天下。我要的只是那份采菊东篱下的淡然和无愧……”

“呦,我差点忘了。几日后李隆基登基大典后就会是名副其实的皇帝了。无论如何你都会是皇后……”

“哥哥不会逼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哥哥他不会的!”凌如雪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失声吼道。

李汉文的脸上顿时乌云密布,抓着她的肩,使劲的摇晃着眼前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女子:“如雪你傻呀!当日结拜之后知道你是女儿身,他对你说了些什么你忘记了吗?”登基大典后他定会贬你为布衣,再召你入宫。如雪他不是一个好皇帝,大唐的江山定会断送在他的手上。你何不助我……“

”每一位君主都是踏着别人的尸骨登上皇位的,定王爷,你若想造反替代皇兄。恐怕。脚下踩着的第一具尸骨便会是我凌如雪。我若不死。任何人休想对皇位取而代之,包括你,定王爷。“

”凌如雪!你简直欺人太甚!“被双袖掩盖着双手的拳头恨不得打在那如花似玉的脸上。可是又不忍心,只好松开双手,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娶我之人,需用千军万马来换……“

顿时只听见远处脚步笃笃,竟走过来一个来一个异族男子,他豪爽的笑道:”李兄啊!想不到你这名声远传于外邦异国的定王爷,竟会被情所困。不知是谁家女子。刚刚才走了一个花容月貌的牡丹,现在又来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李兄好福气啊。“话毕正欲将手搭在凌如雪的肩上,却被凌如雪巧妙地躲闪开。此人毫不介意,笑的更开心了:”原来美人还会武功。真是文武双全啊!“然后便看着李汉文又问道:”想必这位美人,正是几日前让李兄牵肠挂肚的人吧!“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打量着凌如雪,啧啧称赞道:”李兄果然不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此姑娘果真犹如天人啊!“李兄,既然今日你的心上人在此,可是我已将我公主小妹送到你王府了。小妹做不了你定王府的王妃,做个妾应该不成问题吧?”见李汉文不动声色,便以为眼前的这位定王爷是默许了自己的请求,只轻轻拍了拍巴掌,然后就听得一阵銮铃声响,那么轻快而又清脆的铃铛声响,像婴儿刚刚长出来的新牙碰到了瓷勺,打的叮叮咚咚的。让人忍不住想伸出胳膊给那小乳牙咬上两口。

李汉文一见之下,忍不住回过头,与不远处的杨秘面面相觑了一会,又回过头再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一边笑一边用手指点着那个人:“嗯,令妹果真不同凡响。”

杨秘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看着站在李汉文身旁的这个莽汉:此人面相既老且丑,还弯腰驼背的,一张脸上疙瘩密布,也不知道是长了什么东西。最奇怪的是他那长相竟糅合了汉人与杂种胡数种人的特点,且还把各种人最丑的特点集中了起来,让人一见之下,忍不住恶心皱眉,怎么看他都像没洗干净一样,简直就是造物主开出来的一个恶毒的玩笑,可他怎么会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妹妹呢?“

李汉文见凌如雪毫不在意的表情,便假装高兴的拍手称好。

”李兄,你就不怕美人生气?“莽汉话毕,又哈哈大笑。

只见迎面走来一个胡人少女,众人一眼望过去,忍不住觉得自己的眼睛一下都似蒙了层什么,可能因为那少女睫毛是如此之长,还一眨一眨的,浓黑浓密,看得人觉得自己的眼睛也被那睫毛蠕蠕地骚动了一下;又或者那少女的皮肤太过滑腻,如脂如酥,腻的阳光都软化在她皮肤上,浅汪汪溢出酒窝来,平白的惹人焦渴。她穿着一身杂色衣裙,身上叮叮当当的挂了不知多少配饰,那些配饰都是纯黑的珠子,映衬得她的衣裙越发鲜艳,李汉文只是表面装出沉迷的表情,而杨秘忍不住呆在了那里,直到那胡人少女走了过来,杨秘还没有挣出一句话来;凌如雪只当是欣赏一幅画一般,也微带笑意。

连李守礼那样见多识广的人都忍不住看得怔忡起来,更别提王府的奴仆役了。

终究还是定王李汉文把持得住。他虽也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打扮的胡人少女,却还是先开口道:”阿突鲁,你妹妹可真与你截然相反。“

”李兄,小妹名叫姗达琳。她可否能成为一代名姬。“阿突鲁却点头哈腰的问道。

李汉文尚未开口回答,杨秘却喃喃自语道:”有此美人,能够一亲芳泽。死足矣。“

此时站在远处看呆了眼的仆人才想起筵席已备好,匆忙跑过来:”王爷,筵席已备好。“

''''''''''''''''''''''''''''''''阿突鲁,五妹,走,一同入席吧。”李汉文不由分说的拽着凌如雪步入正堂。

“想必,你就是大唐才女吧?”姗达琳看着凌如雪问道。

“在下正是凌如雪。不知……”凌如雪抬起头问道。

姗达琳听见凌如雪答话,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众人见她笑的如此开心,也都大笑不止。凌如雪不解:果真有那么好笑吗?她怎会知道自己是凌如雪?她满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位胡人女子。

“王爷,我和你赌一把,要事你输了酒吧那才女的衣服与头饰当众扒下来送给我,这大唐公主的东西件件都好看,还要让她随我回我突厥,让她给我可汗哥哥当可敦如何?”

李汉文笑道:“看来你这突厥公主真是大胆。但若你输了呢?”

那少女咬着指头,偏着头微微含笑道:“要是我输了,我就留在长安侍奉王爷一辈子。”少女随手端起酒桌上的酒杯递给他:“王爷,我在突厥经常听到他们提起你呢,今日来到定王府见到定王爷真是如我们突厥臣民所言一样,我们喝杯交杯酒吧!听说你们汉人的交杯酒很有意义,”

此时满桌的人都起哄道:“王爷,喝呀喝完之后一亲芳泽好不痛快。这么个大美人不要真是可惜。”

李汉文经不住众人的起哄,他徐徐站起身来举杯道:“好!那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他看着凌如雪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有人毫不在意,那本王就舍命陪你这突厥公主一醉方休。”

此时的凌如雪表面上虽平静无事,但在心中早已把姗达琳了手撕了好几遍。真的想不到自己本想来定王府劝李汉文打消谋逆之心,可是劝说不成反遭人羞辱。她嚯的一下站起来:“本公主身奉皇命在身,还有要事处理。失陪了。”

“站住!”只见那胡人少女将手中的杯子狠狠地摔在桌子上。只见手起杯落,只见碎片在桌子上晃荡着。大跨步的走了过去挡在她面前:“我知道你是助大唐太子登上皇位的凌如雪。呵呵,可惜你别忘了,你们大唐的永乐公主,唐明皇的亲妹妹。那个李建宁还被南诏王囚于山头呢?你这个大唐第一女谋士与唐明皇竟然不闻不问,这玄宗皇帝可真是废物呦!”

凌如雪冷笑道:“我大唐公主岂是你们这些弹丸之地的胡人可以降服的?”

“听说过几日明皇就要举行登基大典了,可惜自己的亲妹妹被囚于南诏那样的弹丸小国之手,他还苟且偷生的活着。”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勾起凌如雪胸前的一缕长发满脸嘲笑着:“我与阿突鲁哥哥一路来到长安,听很多人都说起你凌如雪是才智过人还文韬武略,你还不知道吧?你们大唐的百姓口口相传你为大唐第一女谋士。怎么?女谋士对李建宁被囚一事束手无策了?”

“公主被囚之事,实属意外……”

“我要和你比武!你若输了!就与我一起回我突厥给我汗兄做可敦……”

“你若输了就让你突厥对我大唐俯首称臣,年年进贡、岁岁来朝。永不再犯我大唐边境,扰我边界子民!”凌如雪毫不示弱的回应道。

“好!有魄力!”姗达琳没想到凌如雪竟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虽然提的条件苛刻了一点,但是她也不一定打得过自己。看来自己和这大唐第一女谋士不相上下嘛。

“那我们便白纸黑字留下证据!任何一方不得反悔。

否则贻笑千古!遭人唾弃!”凌如雪见姗达琳一直笑得合不拢嘴点头直答应便让李汉文派人迅速请出文房四宝立下字据,一人手持一份,签字画押后还毫无准备便见姗达琳手持短戟率先攻向凌如雪,只见那胡人少女招招致命,凌如雪步步后退。

此时坐在堂中的李汉文焦急不已:你个傻子,手无寸铁不说,还大伤未愈。怎么是这突厥公主的对手。真是疯了吧。不行不行,自己一定要帮她。随即转身将杨秘手中的长鞭抛向堂外,大喝一声:“如雪接着!”凌如雪转身接过长鞭,右臂一扬,那胡人少女只觉得手握短戟的的手虎口一震,疼痛难忍的少女不得不将手中的短戟抛在地上,左腿飞起,欲蹬向凌如雪胸口。顿时之间,凌如雪发动内力,只见内力所及之处,地上的金丝桃花瓣与木槿花花瓣如听到召唤一般纷纷离地而起,凌如雪一挥长鞭,花瓣便如同拧紧的一股绳一般直逼姗达琳胸腔之处。

“啊!”只听到一声惨叫便见一个人影从半空中跌落下来,一口鲜血吐在地上,表情异常痛苦的捂着心口,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弱不禁风又高深莫测的汉人女子。自己怎么会就这么败了?这让自己回去如何向汗兄交代?汗兄还不杀了自己?

凌如雪一挥手,只见刚刚重击姗达琳的那一股花瓣又听话的回到了凌如雪的身边,手起花落,片片花瓣飘落下来,煞是好看,如同下了一场花雨一般。

“公主!”阿突鲁连忙奔出来扶起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姗达琳。自己真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视为妹妹的公主竟然如此轻易的被凌如雪打败。虽然刚刚已从定王爷口中得知这位大唐女谋士就是兵部尚书的女儿,也是让他们胡人闻风丧胆镇边大将军凌飞扬的亲妹妹,但是几招之下就大败真是心有不甘。可是又不得不佩服这位女子。

“放心,死不了。”凌如雪见阿突鲁那一脸紧张的表情微微笑道:“别忘了,你我的约定。日后突厥岁岁来朝,年年进贡。我大唐子民定日后定会感谢突厥公主今日此举。”说着便将手中的长鞭还给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后的李汉文。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王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