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仙侣 > 第140章 奇遇水晶宫 二

第140章 奇遇水晶宫 二

先前她以为这水晶宫便是水晶所筑,其实不然。乃是用透明的珊瑚所造,因看着晶莹剔透与水晶极及相似,因而得名水晶宫。这水底的宫殿屋宇,虽比不得陆地上繁花秀木围绕,鸟儿虫蝶嬉戏。却也有许多难得一见颜色浪漫的鱼儿穿梭其间,自有一番趣味。

秦子衿与李玄清相偕而座,神色淡淡的看着女婢不断的端上珍果佳肴。先是陆上的鸡鸭肉类,之后是海中各色的鱼虾贝肉。这些上菜的女婢,莫不是半化了形各色水族,看着自己的同族被杀了端上食案,难道不会觉得膈应的慌么。不过回头一想,自古以来便是大鱼吃小鱼,这些化人或半化形的妖修,哪个不是食了数不清的同族才有今日的修为,如此一想便也释然了。

众人均不敢食,唯恐那绡娘在饭食中做什么手脚。然禁不住那那绡娘一个劲的劝食,不仅如此,还亲自从饰满珠宝的御座上下来,凑上来同李玄清倒酒。那丰满的上身,几欲贴在李玄清身上。惹得李玄清眉头直皱,却又碍于对方女子的身份,不好直接动手。秦子衿冷眼看着,再三接到李玄清求救的目光后,方才伸手挡住了她:“多谢宫主美意,我夫君有我侍候就够了,不敢劳烦宫主。”那绡娘闻言咯咯一笑,扭着水蛇一样的腰道:“哟,小娘子这是醋了么。不过你家相公还真是好颜色,绡娘我还真是看上了呢?”

秦子衿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看上了又如何?怎么着想给我夫君做小?”话虽如此,秦子衿心头却是燃着一把火,这死妖女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男人,当她死的不成。

那绡娘见此,又是娇笑一阵:“若是小娘子愿意,绡娘自是同小娘子共侍一夫!”秦子衿冷冷的看了李玄清一眼,丢给他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当然现在不是收拾他的时候,先把眼前这烂桃花打发了才成。

秦子衿离了座,走过去突然伸出一指,挑起那绡娘的下巴,一手母指轻轻的按在那殷桃小口之上摩挲了几下“啵”了一口,同时双手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掐在水蛇一般的纤腰之上。之后缓缓向上,滑过那冰凉细腻的肌肤,最后罩在绡娘胸前高耸的胸脯上,恶意的捏了一捏:“丹唇香软,夫若凝脂,尤其是这里,一手无法掌握,弹性十足,手感绝佳。”

秦子衿说的一脸深情。那绡娘不防她如此流氓胆大,一时愣住,一张绡脸顿时涨得通红。秦子衿还嫌不够似的,将手摸到了她覆满了鳞片的巨大鱼尾上,拧着眉一脸“深情”道:“你这样的美人,与他做妾未免太委屈了些。况且,自古以来人类男子讲究娶妻取贤,纳妾纳色。你虽生的妩媚动人,却只得一条鱼尾,又如何与男子燕//好//欢//爱,倒不如跟了我如何?你我皆是女子,女子最懂女子不是么?”说罢,又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事到此处,那绡娘已是呆住,不知是惊的还是吓的。秦子衿邪肆扬了扬嘴角,转过头正对上一脸墨黑的李玄清,同石化三只神兽。却是被李玄清一把将其扛在肩上带走,不过数息的功夫就出了海面。

秦子衿只觉得眼前影物一转,自己被躺在了柔软的沙滩上,紧接着一道熟悉的气息便压了下来,樱唇被人狠狠的吻住碾压,直至快要窒息才被放开。

“说,以后还敢不敢了?”李玄清脸黑如墨,任谁看见自己的女人吻别人都会发飙,就算对方是个女人也一样。更何况他性子只是清冷些,却不是圣人。

“敢什么?”秦子衿明明知道他在说什么,偏过头却故做不知。一来她心里还有气,二来这种被吃醋的感觉,老实说还不错。

“你还给我装傻?”李玄清说着重重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这下秦子衿怒了,一把将其推开,翻身压下:“姓李的,你还敢说我。若不是你招蜂引蝶,我至于这样么?那妖女都快贴你身上了,也不见你把她推开,怎么着还想着她给你做妾不成?告诉你,若是敢有二心,本姑娘就阉了你!”当夫君的被妻子威胁阉了,若是传出去非得被人笑死不可。偏偏他做错事情在先,这先会亲亲娘子算总帐,便是有苦也说不出,一张俊脸青白交错,很是精彩。想了想还是低头的好,先消了她的怒火再说。便抬首在她唇上重重的吻了一口道:“子衿息怒,今日确是为夫的不是。且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可好。不过话说回来,“阉”字甚是不雅,以后莫要再说。”

秦子衿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理他。却是看到身后几个,个个睁大了眼睛看得正起兴。想来方才那一幕都教他们看了一去,一时又羞又恼:“没人教过你们非礼勿视么?”

三只一起摇头:“没有!”

“......”

朱雀因为是鸟类,天生不喜水。因而先前只待在仙府里,顺便做好了饭食。她的厨艺多得秦子衿的传授,经过这几年的磨练已快赶上秦子衿了。因而秦子衿不在或是犯懒时,她便主动请缨,获得不少好评。阿麒因而说她是禽鸟中厨艺第一鸟。

几人正吃饭,忽而听得外头动静不小,竟是那绡娘带着虾兵蟹将寻到了岛上,想是要找调/戏她的秦子衿报仇。奈何秦子衿等人俱在仙府里,那绡娘便是将小岛翻了个遍也不曾寻到人,只得闷闷而归。

然她那水晶宫,秦子衿可不打算就此放弃,找了机会还得探上一探。她敢用身家性命打赌,那护着水晶宫的地仙结界绝不是那绡娘所为。

又过了一日,众人决定再次一探。因着去了一次,这次大家心里都有了底。很快便摸到了水晶宫,正巧碰上绡娘在用膳。

吃的不是什么美味佳肴,而是一块块血淋淋的肉块。不仅如此,还客气的让妖婢也给几人各上了一盘。

那绡娘坐在上首,见他们并不动筷,眼珠转了一转,咯咯一笑,胸前乱颤好不妖媚:“几位倒是吃啊,莫不是嫌弃我这宫中酒菜鄙陋,看我不上?”说罢,张开满是尖牙的利口,拿起盘中的肉块撕的好不畅快。

秦子衿瞅了瞅盘里的东西,只觉胸腹中阵阵翻涌,几欲作恶,不由面色发僵。冷道:“不敢,只是我等人类自幼受礼仪教化,万不会同类相食。”这死鱼妖竟然拿人肉招待他们。秦子衿看着盘子里那根死白死白的手指,上头粗励的老茧,想来又是哪个倒霉的鱼民被这畜生祸害了,落得如此下场。

那绡娘本就恼恨秦子衿先前戏弄她,只恨当时她回过神来时,秦子衿等人已经跑了。带人寻到岛上,也不见人影。现下再次送上门来,岂能让她好过。因而听到秦子衿拐着弯的骂她变态没教养,顿如点了炸药桶般,恼怒非常:“装什么清高,所谓弱肉强食,天道如此,无可厚非。况且尔等人类吃我水族还少么?煎炸煮炖可是样样拿手。如今不过是块人肉,尔便破口大骂,真当本宫主是泥捏的不成。”

人类虽也相互竟争,却不会同类相食,除非是在极端的情况下。这是人同畜生的本质区别。

故而秦子衿听到这话自是勃然大怒:“你们水族自相残食我管不着。今日你若自已吃了这人肉,我自当无话可说,如今却是把我同类的肉摆在我们面前,却是犯了我的大忌。今日贫道不同你讨个公道,便是枉生为人。”言罢手一伸解意琴便抱在了手上。却是教李玄清一把拦住,密语道:“子衿且慢,这鲛人不好对付,你修为尚欠,若是与她对上恐要吃亏,待为夫来。”

秦子衿摇了摇头:“夫君,你修为虽高,却是剑修。在这水中若是打斗起来,恐施展不开。她的修为虽高我一个大阶有余,但我的音攻能克制她的幻音,况且音波在水中的传播速度比在空气中快,打起来,我未必会输。”

李玄清闻言微疑,点了点头:“好,你且担心些。”对于自家娘子的音攻之术,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且说秦子衿抱了解意严阵以待,那绡娘亦是手挽两道茭白鲛绡对她怒目相视,想来便是她的本命法宝了。

那绡娘仗着修为,两条鲛绡一抖,一甩便朝着秦子衿的面门直攻了过来,速度又急又快。秦子衿早打起十二分防备,自是不会吃了她的亏,身体往后一仰,旋身避过同时十指往琴上一扣,一扫,雄雄的音波顿疑成一把莹光利剑向着那鲛绡横斩过去。那绡娘不防秦子衿的音攻之术如此历害,心中一惊手中急速一收,忙将鲛绡收回,仍是晚了一步,那鲛绡已被音波疑成的剑气斩开了一道口子,心疼得那绡娘直抽抽。当下再不敢大意,拿出十成的修为与秦子衿打斗,仍然占不到便宜。

心急之下,张开血贫大口吐一连串的淫--=靡之音,直扰人识海。众人一听心知不好,忙关闭五识,意守丹田,避免为这魔音所惑。

秦子衿初闻只觉识海一阵昏沉,暗道不好。知这鲛人使出了杀手锏。遂一咬牙,就地盘坐,吟唱起了《大悲咒》与之相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