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仙侣 > 第147章 秦子衿教孙

第147章 秦子衿教孙

这邱处男也是个妙人,知道这位秦祖师眼里揉不得沙子,便也存了心让那位太子爷吃些苦头,作为未来的帝王,太过顺风顺水了未必是好事。因而到了那处也不说是秦子衿让人来叫他,只道那是几位高人,连自己都要仰望的存在。对方说须得他自亲去方才放人。

秦钰璋一听心里便有些犯嘀咕,连国师都要仰望的存在,必是高人无疑。他有心不去,然一想那十个州府的赈灾款,牙关一咬,罢了,还是走上一趟罢!

话说秦钰璋虽贵为秦国皇太子,然在“仙师”面前却也不敢托大。只是他觉得面前这位美貌绝伦的仙师有些面熟,似在哪见过。尚不等他思想,便听得那女仙师一声怒唱:“秦钰璋,你给我跪下!”秦钰璋一愣,继而结结巴巴道:“你,你是皇姑祖母,安、安宁圣皇?”竟是激动得不能自持。

当年秦子衿离宫之时,秦钰璋还是刚满月的婴儿,自然不可能记得。然不管秦临渊夫妇还是宫中的老人都经常提起这位惊才绝艳的姑祖母,言语中满满的全是爱戴崇敬。紫晶宫中亦立了她的长生牌位。上头的画像,乃是秦临渊亲手所绘,栩栩如生。不管刮风下雨,每日清晨下朝后必会带着他们前往上香朝拜。如今亲眼见到传说中的人物,怎能教他不激动。

“眼神儿不错!”秦子衿冷着脸,指着外头那梁家主:“你且说收了他多少好处,给我如实招来!”秦钰璋心里咯噔一下,不过细一想自己也没干过什么祸国殃民的事儿,便又踏实了。遂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秦子衿听说他是为了南方的水灾筹银子,心头的不快立即烟消云散,笑眯眯的将他拉起来道:“道是我错怪你了。这事儿干的好。我原本要他的一半家产,不过是想给他个教训,却不想半路上竟被你截了胡。”

那秦钰璋道:“姑祖有所不知,此次南方受灾的地方多达二十多个州府,所需的赈灾款多达数千万两之巨。这些年国库虽然丰盈,然按照您制定的五十年规划纲要,要用的钱的地方还很多,要一下拿出这么多钱也有些犯难。父皇这几日为了钱的事情,都快愁白头发了。正好梁家在这时候送上门来当梯子,孙儿若不踩上一脚岂不太对不起我大秦受灾的百姓。”秦子衿果断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好够腹黑!不愧是我秦家的男儿。”

秦子衿想了想有些迟疑道:“话虽如此,可这事儿倒底不算光彩,你就不怕史官到时候记你一笔?”

秦钰璋毫不在意道:“孙儿既然敢这么做,就不怕他记。甭管是哪国的皇室,历朝历代的帝王,除了姑祖母您,哪个没本黑账,光看厚溥的事。再说了,就梁家先前做的那些事儿,哪件不惹得天怒人怨的,没抄他家算是客气了。这一半家产算什么,全当给他梁家积阴德了。”言语间,帝王威仪立显。

秦子衿冲他比比大拇指。看着面前比自己足足高一个头的高大汉子,无不感慨的说:“想当初我离宫之时,你还只是小小的一团,如今竟已过而立。”

“姑祖母厚爱,璋儿能有今日,全是姑祖母福荫。这么多年孙儿也不能在身边敬孝,便给姑祖磕几个头罢!”说罢,衣袍一撩,郑重的跪倒在地,叩了几个响头。秦子衿想阻止都不行,罢了,左右这几个响头她还受得起。

秦子衿又将李玄清介绍给他,李玄清表情淡淡,点了点头便算是过了。秦钰璋早听闻这位长辈事迹,知他便是这样的冷淡脾性,行过礼就罢了。倒是对玉雪可爱的多多喜欢的不行,摸了腰间的玉佩正要送,那手却突然僵住。面前这人虽小,却是他的长辈,而且即便他要送也都是些凡间俗物,这小叔叔会喜欢么。秦子衿看出他犹豫,道:“那些珠玉什么的就算了,若有捡那新奇小玩意送他两件就成。

秦钰璋爽快的应了。

事到如今,秦子衿再想住在这客栈也是不成了。索性将那梁文斌拎了出来,废去灵根丢还了梁家。这汾文斌被她关了几天,仍然死不悔改,叫嚣着出去后要让她好看。既然根子已经烂完了,将来即便入了仙门,以他的心性最终也只会堕入魔道,倒不如现在就毁去,若是醒悟及时尚能做得一世凡人。

梁家主听闻这“妖道”就是几十年前退位隐于七星门修行的安宁圣皇一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又闻得儿子的灵根被废,此后修行再无望,当即白眼一翻倒在上地上,口吐白沫,竟是弄了个半身不遂。当然此是后事,暂且不提。

秦钰璋本欲通知秦临渊派御撵来接,却让秦子衿一口给回绝了。道你不怕张扬,我还嫌麻烦了。秦钰璋知晓这位姑祖母的本性,也不欲勉强。于是亲自陪着,一路慢慢的走回了秦皇宫。

秦临渊和卓文君正于室中饮茶,听闻宫人来报,说安宁圣皇偕夫玄清道君及小公子李秦回宫,真真喜不自禁。忙忙整竖衣冠,迎了出去。待见得秦子衿一家竟是喜及而泣。大礼参拜一番后拉着她的手竟是不愿松开。

三十多年过去,秦子衿容颜依旧,秦临渊夫妻却已然鬓发染霜,青春不再。此次见面,众人均是百感交集。或唯有李秦的到来,让秦临典在五天后。这几日,秦子渊夫妇心中多了丝慰藉,这一生能看到姑姑有了自己的子嗣,虽死亦无憾矣。

一个时辰后,秦子衿的三子二女带着各自的家眷子嗣,齐聚宫中,总数竟有二十七人之多。秦子衿一一给了见面礼。这些人中,除了秦钰璋及其双生妹妹,其余三个孩子都没见过。

秦临渊的一众子孙都是听着秦子衿的故事长大的,只是一直不曾得见。今日见着真人,少不得要缠着她说一些趣事。秦子衿也乐得亲近这些晚辈,便捡这些年经历的趣事说上几嘴,更是惹得众人羡慕不已。

宴后,一家三口回到紫晶宫休息。多多对娘亲曾住过的这座宫殿很感兴趣,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时值秋天,后园池里已经凋了荷花,结了满池子的莲蓬。多多见状,要便要去采。秦子衿略叮嘱了儿子几句,便唤宫人划了船,载他去采莲。此事被秦临渊的几个年纪小的孙辈得知,纷纷求了来。秦子衿本就希望儿子多跟同龄人接触,见此自然欢喜。

离秦临渊退位、秦钰璋的登基大典还有几天。秦子衿或见见夕日的老臣,或召了几个皇子妃进宫说话喝茶,聊聊家常,日子倒也不错。离着秦钰璋的登基大典还有两天的时候,有宫人来报说太子良娣在紫晶宫外求见。

自梁文斌一事,秦子衿便对这个梁家没了好感。自然不会见这什么良娣了,便让宫人去回她。却不想那娘娣不顾宫人劝阻,硬是强行闯了进来,跪在秦子衿面前哭的好不凄惨:“安宁圣皇,您大慈大悲,求您求求我侄儿罢!他知道错了!”

秦子衿皱着眉,目无表情的看着她:“你且告诉我怎么救?”大慈大悲?这帽子扣的。她又不是南海观音!

那梁氏没听出秦子衿语气里的不快,只道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她,遂胡乱的抹了两把眼泪道:“圣皇您法力无边,要恢复一个孩子的灵根,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秦子衿禁不住冷笑:“照你说的这么容易,这满天下都该是修仙的人了。”

梁氏听的一愣:“圣皇这话,臣妾听不明白!”

秦子衿冷笑:“你不必明白,且去找个明白人来。”这话音刚落,便闻得宫人来报说太子殿下来了。秦子衿让人请了秦钰璋进来道:“璋儿你来的这般快,想来也知道这妇人来求我做甚了。按说这是你宫中的事,姑祖本不该管。可事到如今,姑祖就说两句讨嫌的话。”

秦钰璋闻言立即敛了神色:“请姑祖教诲!”秦子衿使了个眼色,命宫人将梁氏架了出去方道:“先贤曾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见兴替。作为储君,想来你史书也读的不少。这历朝历代,皇家为了一把龙椅,父子离心,兄弟阋墙,甚至同室操戈。远的不说,你的祖父和曾祖父甚至我和你父皇都是典型皇权牺牲品。帝王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或是各种原因,致使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这些女人无所事事,每日里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陷害,争斗不休。若是有了孩子,为了将来的皇位,更是变本加利。刺杀下毒,拉帮结派,无所不用其极。至使朝局动荡,家国不安,甚至动摇国本!姑祖不想曾经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悲剧,在你身上重演!璋儿,你是聪明人,姑祖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些事情。”

秦钰章闻言只觉得如醍醐灌顶:“多谢姑祖教诲,璋儿谨记于心。”

秦子衿摆了茶水点心道:“今日你若不忙,我们祖孙且说说贴心话。我听闻你那正妃乃是你亲自求取,想来也是有情的。如今却与你相敬如冰,形同陌路,这其间可是有什么误会?”秦钰璋叹了口气,好一会方才道出原由。他与太子妃祈氏乃是两情相阅,方才求娶。婚后也是恩爱有加,感情甚笃,接连生下了三子一女。就在几年前,有一次出宫赴会时,竟遭人算计误把那梁氏当成祁氏给睡了。祁氏得知后,当场气晕。醒后,便对他不理不踩。秦钰璋本不喜梁氏,可如今毁了人家清白,也只得纳进宫中。又见祁氏这般态度,秦钰璋大男子气一起上来,便干脆将那梁氏宠了还抬成了良娣。不仅如此,还一连纳了好几个美人,如此一来,夫妻两的关系更是降到了冰点。

秦子衿了解到事情的起因,啪的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你个混小子。敢情你弄那么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就为了跟你媳妇置气啊,三十好几的人了,你是有多幼稚。那事儿本就是你做的不对,我要是你赶紧先把媳妇哄回来再说,至于那梁氏随意打发了也就是,晾他梁家也不敢说什么。你偏偏给弄成这样,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要换我家那个敢这么对我试试,一封休书先休了再说!”

秦钰璋那个汗啊,暗道果然是安宁圣皇,这彪悍!心中却是无比庆幸他的太子妃没有休了他。经过一番谈心,秦钰璋矛塞顿开,一离开紫晶宫,就巴巴儿跑回去想办法哄媳妇去了。

果然第二天,秦皇宫就发生了一件大事。太子爷秦钰璋将包括太子良娣在内妾侍给了一笔银子全部打发出宫,之后就赤着上身缚一捆荆条上太子妃那儿负荆请罪去了。再后来便听到了帝后合好的消息。

二天后,秦临渊宣布退皇帝位,称太上皇。传位太子秦钰璋。秦子衿以安宁圣皇的身份,亲自为秦珏璋加冕为帝。能为为两代帝王加冕,放眼整个天下,除了秦子衿怕再也找不也第二个人。

秦钰璋的登基大典结束后,秦子衿带着众人的满满不舍,再次踏上了征程。旅途中,每遇到城镇都会停下来,住上几日,让多多感受体验下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风土人情。这日竟是到了离七星门三月路程的火焰城。

火焰城。盘古大陆活火山汇聚之地。每有喷发,总会从地底带上来许多的珍稀矿石。这些矿石均是炼器之佳品,引得无数修士来此寻宝。加之此处火脉雄厚稳定,千万年下来,竟然形成了盘古最大的炼器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