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请把你的背后交给我 > 第六百八十四章 to be or not to be

第六百八十四章 to be or not to be

“喂,醒醒。”

九爷喊了几声没反应,碰了碰黎胖子,后者这才醒。

“分析完了?”

黎胖子打了个哈欠,满眼是泪的问道。

刚才九爷那一通讲,又是天上,又是地下的,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哲学;讲古比今,又从昔日王母娘娘大摆蟠桃宴,讲到了潘金莲开窗棍砸西门庆。

黎胖子听的眼皮直打架,忍不住就迷煳着了。

“是的,要不再给你讲一遍?”

别说,九爷这服务还是相当靠谱的。

黎胖子赶紧把他拦下,再讲一遍估计天都该黑了。

“求证过程省略,直接把结论告诉我就行。”

九爷点点头,道:“结论就是,无论火是不是那个小姑娘放的,都没什么所谓。”

“就这?”

黎胖子恨不得起身给九爷一巴掌,看在尊老爱幼的份上这才算了。

“你没所谓,我有所谓。”

如果那晚的火真是尹迪娅放的,黎胖子绝对不能允许这样一颗定时炸弹的存在。

万一下次烧的不是雅加达,而是另外某个她看不顺眼的人怎么办?万一自己下次从外面回来,被付之一炬的不再只是小仓库,而是整个精炼厂怎么办?

况且柯妮丝凶手的事情悬而未决,黎胖子有理由把尹迪娅当成是嫌疑人。

如果那天的凶手也是她,黎胖子更不能接受尹迪娅的存在了。

“黎小子,刚才你也说了,我们去掉过程,只看结果。那我问你,被烧死的人是不是该死?”

九爷虽然连雅加达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楚,但他对这里面的前因后果门清的很。

就他那双耳朵,连根针掉在地上都不会放过,更别提别人嘴中互相讨论的话题了。

黎胖子想都没想,直接答道:“是该死。”

见九爷又有话说,黎胖子打断他道:“可是他不该死在尹迪娅手中,也不该是这种死法。”

九爷听完乐了,盯着黎胖子看了良久,这才问道:“你想说的是,尹迪娅不杀他,你也会杀他的,而且这才是雅加达应有的下场,是吗?”

“没错。”

“我怎么不信呢。”九爷嘴角扬起,笑了笑道,“我们彼此都很清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可能杀他的。”

“那我真应该把雅加达救活,当场再杀一次给你看。”

黎胖子阴着脸,面带煞气的说道。

“用我自己的方法,给他应有的结局。”

九爷愣了一下,随即打个哈哈:“没发生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去讨论了。至于已经发生了的,只要结果是可以接受的,老夫认为大可不必去追究那些细节,否则就是自寻烦恼。”

“你这几十年就是这么煳涂着过来的?”黎胖子皱眉问道。

“黎小子,人生这么长,岂能尽如人意?有句话叫难得煳涂,难得煳涂啊!”九爷叹了口气,感慨万分。

“人命关天,煳涂不得。”

在f社的安全方面,黎胖子毫不动摇,没有半分妥协的余地。

他是f社的盟主,他要对这二百多号人负责。

“好,小小年纪就有这般魄力,老夫敬佩。”

九爷比了个大拇指,拍了句马屁后继续说道。

“既然要查,那就必须查到底。否则这事搞的虎头蛇尾,只会闹的鸡犬不宁,人心涣散,到最后头疼的还得是你。”

刚才说了那么多,就这句还像些人话,黎胖子点了点头,问道:“该怎么查?”

“当然是直接问她喽。”

九爷理所当然的答道。

你大爷...如果能当面问尹迪娅,胖爷还用费这些功夫听你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黎胖子真怀疑九爷这些年是不是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出的这都叫什么主意?

九爷根本不在乎黎胖子鄙视的眼神,淡定的解释道:“解铃还需系铃人,何必舍近求远?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问清楚的事,非要搞的那么复杂,你是怕现在的局面还不够乱吗?”

九爷的话犹如当头一棒,把黎胖子打醒了。

他说的没错,多明尼克和皮埃尔一直藏在暗中不说,也别提莱尔那家伙打的什么如意算盘,眼下自己连精炼厂的大门还没修好,哪有这么多时间纠结在这上面。

婆婆妈妈,患得患失,反而失了格调。

九爷给的这个办法,反而是眼下最有效,也是最合适的了。直接把尹迪娅找来问清楚,不是她最好,如果真是她,到时候再头疼也不迟。

“受教了。”

黎胖子起身,朝九爷拱了拱手,把他又让回到了沙发中。

“好说好说,毕竟九爷盐吃的比你多。”

九爷小心眼,不忘揶揄黎胖子一句。

“是,您老口重。”

“听九爷一句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那晚的火到底是谁放的并不重要。要我说,如果真是那小姑娘放的,我不仅不会怪她,反而还会夸她。”

黎胖子摇了摇头,不敢苟同。

十几岁的小姑娘就有这样大手笔,现在莱尔还投了她,以后尹迪娅不得翻了天去?

“昔日,孟尝君养门客三千,难道那些人都是刚正不阿的君子?若没有那偷取狐白裘送给秦王宠姬的‘狗盗’,若没有那学鸡打鸣骗开城门的‘鸡鸣’,孟尝恐命休矣啊。”

九爷苦口婆心,讲的这是孟尝君不拘一格,广招门客的典故。

“现在的世界,比之春秋战国,凶险更甚万分。再看看现在的你,比之孟尝君,更是相差千万里。这种世道,你还想带着一群绵羊生存下去,这不是开玩笑吗?在老夫看来,用好坏去分辨一个人未免有些幼稚,再坏的人也有他存在的道理,只要用好了,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就像那小姑娘似的,老夫就认为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黎胖子听完九爷的开导,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出神。

九爷也不催他,由得他去消化。

黎胖子沉默了半响,开口道:“如果火真是她放的,我便把她送到您这来。”

“送我干嘛?”

九爷一脸嫌弃的表情。

“让您给调教调教,否则您这一身本领带进棺材里,岂不是可惜了?”

“能不能别老天天棺材,死啊这些词的,多特么不吉利!”

“我就当您答应了。”

黎胖子说完也不顾九爷的想法,迈步就走。

九爷摇头,长唿短叹的,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黎胖子拿起武器,喊上if,踏着积雪,是时候去修大门了。

九爷望着他的背影,咕嘟咕嘟灌了两口俄罗斯二锅头。

“tobeornottobe,这原本是莎士比亚老先生的问题。后来呢,丧尸出现了,这就变成了大家伙的问题。再到后来,成了两百多号人指望着你过活,到底是这么着,还是那么着,它可就成了你黎小子一个人的问题喽。”

(未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