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小郎君 > 第三十六章 生气

第三十六章 生气

? 好吧,接下来会很精彩,不过更新却得慢慢来,大家有推荐票的,希望能多支持一下!

……

其实濮楼远也有他自己的想法。

当然,作为濮家大房的主心骨,濮楼远的见识自然是要比崔放强多了的。

虽然濮家明说了叶衡配不上濮家静之类的话,但是仔细以想来,但凡哪家哥哥和妹妹感情好一点的,又有那个哥哥会认为别人配得上自己的妹妹呢?

更何况,濮家静貌似天仙,文采又好。

但是濮楼远却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的却是什么都好,不过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那就是濮家静的身体,为此整个濮家都曾经为濮家静的未来发愁,甚至还有过让濮家静一直不嫁人的想法。

当然……想法归想法,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才子,和濮家静走得这么近的,而且濮家静也对他不反感,濮楼远自然没有理由去反对!

不过不反对,就不代表濮楼远会妥协,见到叶衡一副无心功名的样子,濮楼远就不乐意了,虽然叶衡最后表示一定会努力读书考取功名的,但是濮楼远还不能完全满意。

最后,濮楼远指着叶衡说道:“行了,你去准备一下,过两天不是重阳么?到时候,你也到风波亭来!”

风波亭,在临安县郊外的一座山头上,古人的习俗,是重阳节要登高的,所以钱启博特意放出话来,重阳那一天,他钱启博在风波亭,向所有的临安才子讨教!

什么讨教,这分明就是装13嘛,其实说到底,还不就是为了压过叶衡的风头么?

钱启博确实是在装,不过也不完全是装。

据说这一次,朝廷派来主持杭州会考的考官已经到了杭州,钱启博这样做,除了是要压过叶衡的风头之外,也有想借机表现一番的意图。

而为什么会找上叶衡呢?原因很简单,有两个,一是钱启博对于叶衡的词抢了他的风头而不爽,第二就是,钱启博认为叶衡是沽名钓誉,而叶衡之前的两首词确实写得很不错,要是能赢了他的话,也更有说服力!

至于担心叶衡的文采?

钱启博也是仔细想过的,在他看来,叶衡这两首词确实是写得好,但是却有嫌疑。

首先是钱启博打探到,这个叶衡之前一直病在床榻上的,哪里有时间去写词?而叶衡才十五岁,读书也不过一两年,读一两年书就有这样的文采?

钱启博是打死也不信的,所以钱启博大胆的猜想,或许叶衡说他的词是抄袭的话,或许是真也不一定。

而且,钱启博还注意到,这个叶衡很少写词,中秋那一天,叶衡他一首词出尽了风头,为什么到了晚上却又不敢来比试了呢?

原因很简单,自然是叶衡……可能已经没有词了!

不得不说,这个钱启博,还蛮可爱的。

话题回到叶衡的身上,被濮楼远板着脸说了一阵,叶衡本来想最后趁机会和濮楼远说一下富贵酒的事情,但是看濮楼远那样子,非常是没有谈生意的想法,叶衡就明白了。

这贡酒的事还是只能去找濮家欣!

于是叶衡在辞别了濮楼远以后,就准备离开濮家,不过却又被一个濮家的丫鬟给拉到了后院里面去!

叶衡还以为来人虽然不是香儿,估计也会是濮家静身边的丫头,但是没有想到,这次找他的人却是濮家欣。

在濮家欣的院子里,今年十七岁,俨然一副古代女强人的濮家欣这一次却是神色紧张,一见到叶衡就赶紧问道:“怎么样?我父亲他……没有说什么吧?”

见到濮家欣着急的样子,叶衡倒是来兴趣了,便故意闷着不说话。

“你说句话呀!”

濮家欣果真是急了,“哎呀,我就知道坏了!完了完了,静儿……”

她摇了摇头,显然是真急了,又看着叶衡说道:“你,你别往心里去,我……我……”

“噗……”

叶衡突然笑了,这一笑,濮家欣就明白了过来。

一叉腰,濮家欣怒问道:“好哇,小家伙,你耍我是不?”

“没有!”叶衡摇摇头,然后说道:“你父亲他……确实说了!”

“说什么了?”濮家欣不相信,问道:“你犯贱啊,被骂了还能笑?”

“我是笑你!”叶衡看着濮家欣问道:“我说这位姐姐,又不关你的事情,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濮家欣眼睛一瞪,问道:“静儿的事,我不关心谁关心?哼,我父亲他说什么了?”

“他说如果我考不了功名就让我滚……”

这句话濮楼远没有说过,不过意思也差不多。

“现在,大小姐!”叶衡看着濮家欣,然后说道:“我们应该,可以谈一谈了吧?那六十桶贡酒,是在你手上吧?”

“谈什么?”濮家欣故意顾左右而言其他地问道:“静儿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你还想怎么样?”叶衡无语了,看着濮家欣问道:“我……我已经答应你父亲了啊!”

其实叶衡这里和濮家欣耍了个小心眼,叶衡这不过是第一次和濮楼远见面,濮楼远也是第一次才见到叶衡,就算是古代人看重名节,而叶衡和濮家静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真要谈婚论嫁也不可能这么快的。

“这样啊?”濮家欣显然是上当了,不过她眼珠子一转,然后嘿嘿一笑,对叶衡说道:“既然,你都已经答应我父亲了,那这贡酒,你要了也没用了,是吧?”

听到濮家欣的话,叶衡一阵无语。

果然是这样,贡酒还真在她的手里!

但是,以为这样你濮家就必胜了么?

“濮小姐的意思,能不能说明白一点?”这时候叶衡已经有些不高兴了,那嬉皮笑脸的神情也收了起来。

“意思就是……”濮家欣还以为叶衡是斗不过自己,所以才会板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也没有察觉到叶衡已经有些生气了,继续说道:“反正你将来要考功名,也不能为官的。这贡酒你要了也没有用啊,好不如交给我,相信我,我一定会让这富贵酒的生意越做越大,到时候赚了银子,自然不会亏待了你的……”

“呵呵……”

叶衡在心里冷笑一声,嘴上却是平淡地问道:“是啊,而且我叶衡反正现在也无父无母的,孜然一身,不如就带着这贡酒,一起入赘你钱家,这样最好了,是吧?”

“入赘?”濮家欣拍了拍手,说道:“这样也不错,呵呵……”

濮家欣笑着笑着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此时的叶衡,在冷哼一声以后,便站了起来,然后说道:“濮小姐,告辞!”

看叶衡那神情,显然是……非常的生气啊!

濮家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但是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