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小郎君 > 第二十九章 那是一张美到极致的脸……

第二十九章 那是一张美到极致的脸……

? 新书啊,求大家帮忙投票收藏支持一下啦!今天第四更,稍后还有第五更,求支持啊!

……

就在叶衡离开后不久,正准备出门的陈尧佐,迎面却碰上了崔放一家人。

又来了!

陈尧佐摇摇头,既然避无可避,便迎了上去,问道:“你们还有什么事?”

崔放很是羞愧,下午的时候,崔莹急匆匆地回到家中,然后把话一说,就都明白了。

当知道这富贵酒楼真是叶家的产业以后,崔夫人那张脸别提有多惊讶了,而且态度也立马来了一个大转弯。

也不喊叶衡做穷小子了,赶紧就催促着崔放来找陈尧佐,崔放不愿意,崔夫人就亲自带着一家人,强行拉着崔放来了。

“呵呵……”

见崔放不肯开口,崔夫人便说道:“大人,我们……我们改变心意了,麻烦大人,一定要帮帮我们家,把叶家那个没良心的给说得回心转意才好!”

“回心转意?”

陈尧佐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直到今日,才知道何为市侩,何为势利,要叶家子回心转意?行啊,你们……”

行?

崔夫人两眼放光了,直直地盯着陈尧佐,但是陈尧佐顿了顿以后,只丢下一句:“你们自己找他说去吧!”

说罢,陈尧佐再也不理他们,就招呼自己的门人,准备上马车。

见到陈尧佐这样的阵仗,崔放才问了一句:“大人这是……要离开临安了么?”

“嗯!”

陈尧佐点点头,看了一眼自己这个老伙计,终究还是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们呀……还是别想那些没用的了,那叶家子……”

摇摇头,最后陈尧佐语重心长地劝了一句:“连濮家都托老夫为他做媒,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濮家……还有哪个濮家?

杭州首富,之前崔家的财神,现在……不但不支持崔家了,居然还……托了陈尧佐为他们两家做媒?

听到这个消息,崔夫人急得怒火攻心,然后两眼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好在崔为兄妹扶住了她,崔夫人羞愧不已,看着崔莹说道:“我的女儿,天呐……我都做了什么?”

“母亲……”

崔莹的神情也是非常的精彩,毕竟她年纪还小,拿不定主意,便问道:“现在该怎么办啊?”

之前还以为叶衡是个废人,现在却成了这样的光景,不但有才华,还一跃成了腰缠万贯的少爷,而之前崔莹她看上的李新,却从那一次崔家的诗会过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更可怕的是,现在崔莹走在街头上,都能隐隐听到人们的议论,人们说的,无非也就是崔家如何如何势利,她崔莹又是怎样怎样的不堪之类的话儿。

找这样下去,她崔莹还能嫁出去么?

“不行!”

崔夫人突然醒悟了,然后说道:“绝对不能让濮家和叶家的事情成了,他们要是成了,女儿你这一辈子就毁了啊!老爷,当日叶家子当众撕毁婚书的时候,咱们这边的婚书不是还没有撕掉么?也就是说,还是可以挽回的对不对?”

听到崔夫人的话,崔放也动心思了,说道:“也并不是不可挽回,只是……只怕我们要动一些心思!”

“我们这样……”

崔夫人在他们耳边低声说着什么,不久后,关于崔家和叶家的故事,又出现了新的进展,并且马上在临安县慢慢地传了下来!

行了一程,陈尧佐突然醒悟,还没有和濮家打招呼!

于是又下令折返了回来,来到濮家的行院,陈尧佐还在生崔家的气,脸色不是很好,濮家欣出来了,见到陈尧佐板着脸,就问道:“陈老,这是在哪里受气了?”

“哼!”

陈尧佐说道:“那崔家妇人,目光短浅,竟然还奢望覆水能收!罢了,这次来,是要和你说一下,那富贵酒背后的人你可知道是谁?”

濮家欣点点头,就在刚才,下人说现在整个临安县都在谈论着叶家叶衡的事情,濮家欣起初还不以为意,但是听到消息好像是在说,崔家和叶家的事情又出现了变故,大抵是说崔家现在反悔了,要继续把女儿嫁给叶衡,而且……

富贵酒楼背后的少爷,居然是叶衡!

可恶啊!

濮家欣摇摇头,想起上次自己在富贵酒楼,叶衡是半点面子也不给,连来见一面都不肯的,于是濮家欣就恼火了,当下就下了战书:“好哇,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嘿嘿……既然这样,我就和你玩玩,到时候看你不跪着来求我收了你的富贵酒,哼!”

刚生完气呢,陈尧佐就来了,听到陈尧佐的问话,濮家欣说道:“知道,不就是叶衡么?”

“你也知道了,叶衡!”

陈尧佐看了濮家欣一眼,然后说道:“你的那些手段,是不是都收起来?”

“为什么?”濮家欣笑了笑,问道:“难道陈老有了叶衡,就不愿意帮我们家了么?”

“少来这套!”

陈尧佐知道濮家欣是故意惺惺作态的,于是说道:“我是说,你不是一心要把静儿嫁给叶衡么?要是闹翻脸了,静儿怎么办?”

“静儿啊……”

濮家欣笑了笑,然后说道:“陈老,你放心,欣儿不会和那个小家伙闹翻的,而且将来他也一定会成为我濮家的女婿!”

话刚说完,就见到丫鬟香儿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也没有注意到陈尧佐在场,便朝濮家欣喊道:“大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

濮家欣眉头一皱,心道这个小丫头,怎么一惊一乍的?没看到这里有客人么?

香儿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也不管什么陈尧佐在不在的了,直接说道:“二小姐她……她让人拐跑啦!”

“啊?”

听到香儿的话,濮家欣吓了一跳,现在她也管不得陈尧佐在场了,急匆匆地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就往外面跑,一边问道:“说清楚,静儿被谁带走了?那人把静儿带到哪里去了?”

……

富贵酒楼中,今日杭州留恋临安的一众才子,照例开始畅饮了起来。

钱启博站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自然是人们瞩目的焦点。

但是钱启博的风头没有持续多久,人们的视线就都被刚刚进门的两人给吸引了过去。

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男子,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少女,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那个少年将轮椅听在酒楼门口,朝里面招呼了一声,然后酒楼的小厮庞铁头提着小半坛酒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把酒交到少年的手上以后,少年才推着少女,两人扬长而去。

匆忙之间,钱启博等人,终于在他们转身的一刹那,看清了那个少女的容貌。

那真是一张……美到了极致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