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小郎君 > 第二十五章 愚昧

第二十五章 愚昧

? 最后,惧内的崔放,无奈地只能选择妥协。

崔夫人就是不肯放崔莹到叶家去,这让崔放非常的尴尬。

陈尧佐那边,此时正在叶家,看着叶衡那简单的书房,书架上面只有几本发黄的老书,他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当年我与你父亲同科考试,那意气风发的样子至今犹历历在目,不想时过境迁,却是落得如此的光景了!”

他感叹了一句,旁边的叶衡听了,赶紧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大人,家中简陋,学生慢待了!”

“大人?”

陈尧佐摇摇头,他虽然贵为两浙转运使,但是熟悉陈尧佐这个人的都会知道,陈尧佐极少在别人面前摆官架子的。“你唤我伯父吧,毕竟我与你父亲,也算是同年一场。对了,现在想起来,你父亲当年进京赶考,似乎并不是临安的学籍……”

“哦,侄儿祖籍,是在常州……”

叶衡也不矫情,陈尧佐让喊伯父,他就自称侄儿。

矫情什么?这可是未来的宰相,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来给你巴结,还不趁这个机会巴结一下么?

不过在陈尧佐看来,这确实叶衡的性情敦厚豁达,他点点头,既然叶衡已经自称侄儿了,他便做出一个长辈的样子,指着叶衡说道:“既然如此,马上就是秋试了,你没有想过去试一试么?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把学籍转过来,就在临安考试。”

“呃……不必了!”

叶衡想了想,还是拒绝了陈尧佐的建议,说道:“伯父盛情,侄儿铭记在心,只是现在侄儿才十四岁,又没有什么准备,参加科考的话,只怕太多仓促了!”

其实叶衡的心里还是惋惜的,不过他也怕丢人。

这穿越过来,温饱才刚刚解决,崔家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处理好呢,富贵酒又有麻烦要处理,叶衡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读书,这个时候去参加科举,也太不自量力了!

见到叶衡拒绝,陈尧佐还是笑了笑,然后说道:“也好,不过如今看你生活窘迫,要是有什么困难,只管来找我……”

说罢,陈尧佐的脸色变了变,心里气恼崔放还不带着他的女儿过来,于是又和叶衡聊了几句,最后快到中午的时候,还不见崔家的人出现,陈尧佐的心里也生气了。

他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说道:“这些钱你先拿着,去买些书籍来,好好学习……”

说罢陈尧佐便打算走,其实他是心里生气,想去看看崔放到底在干什么,心里也对崔放越来越不满了。

叶衡追了出来,将银子还给了陈尧佐,还一边说道:“伯父盛意,不是小子不识抬举,其实伯父要是在七月的时候送银子过来,小子肯定会开开心心地收下的。现在嘛……”

“嗯?”

陈尧佐不高兴了,这个叶衡,怎么突然就小心眼了起来?于是说道:“贤侄莫非是在责怪老夫没有雪中送炭?但是七月之前,老夫也不知道你过得如此窘迫,也不知道你是故人之子!这可怪不得老夫吧?”

叶衡一听,知道陈尧佐是误会了,于是赶紧解释道:“伯父,你错会了侄儿的意思……呵呵,实话和伯父你说吧,如今侄儿是有收入的……”

听完叶衡的话,陈尧佐的表情极为丰富,看向叶衡的表情,也意味颇深了起来。

“伯父,那富贵酒,就是侄儿发明的……”

一路上,坐在马车里的陈尧佐回味着叶衡这句话,手里紧紧地握着那锭银子,然后自嘲地摇摇头。

富贵酒楼中,左等右等,叶衡都没有出现,后来濮家欣的耐心也似乎是用尽了,在李富贵和王为源不愿意告诉她酒楼背后的少爷的姓名以后,濮家欣冷哼了一声,别看她是女儿身,身材也纤细,但是这一声冷哼,倒是颇具威严的。

“看来,这生意是谈不下去了!”

濮家欣气呼呼地走了,出门的时候,正好和红裳撞了个满怀。

“啊,是你?”

红裳惊呼了一声,不过正在气头上的濮家欣连看都没有看她,就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濮家欣离开之后,李富贵和王为源的眉头,深皱了起来!

崔家,陈尧佐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他指着崔放的鼻子,终于顾不得什么读书人的涵养,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你……你!我说你怎么如此……怎么能如此做法?先前与我说好的,我去和你镇住叶衡,让你带着女儿上门,也好成就一段佳话,你却成了缩头乌龟,这是为何?”

被陈尧佐数落着,崔放不好出声,倒是旁边的崔夫人不卑不亢地说道:“大人,这事不怪我家老爷,是妾身不让莹儿去的。”

“是嫂夫人?”

听到崔夫人开口,陈尧佐不激动了,只是白了崔放一眼,对于崔放这个媳妇,陈尧佐也是清楚一些的,于是便故意问道:“嫂夫人为何不肯让小姐到叶家去?”

崔夫人说道:“不是妾身不愿,实在是……那叶衡如今一贫如洗,大人,妾身这也是怕莹儿将来受苦……”

“你的意思,是看不起叶家,还是看不起叶衡?”陈尧佐的语气,已经有些冷了,也有些要看笑话的味道。

果然,崔夫人想也不想就说道:“不都一样么?叶家穷,他叶衡……更穷!”

“所以,就因为叶家穷,你们崔家,就要悔婚,就想要当众羞辱叶衡,对吧?愚昧!”陈尧佐冷哼一声,他掏出一锭银子,狠狠地丢在桌子上面,然后说道:“就在刚才,我也和你们一样,认为叶家穷,也认为叶衡穷,但是……我给了他十两银子,十两银子啊,你们猜怎么样?”

陈尧佐突然发怒,倒是把崔放夫妇吓了一跳,连刚刚赶到的崔为和崔莹兄妹也不解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还吵起来?

好像是在说,陈尧佐跑到叶家去,还主动给了叶衡十两银子,不过看陈尧佐的反应,估计是叶衡没有要陈尧佐的钱。

没要钱就没要呗,陈大人也……用不着生这么大的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