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小郎君 > 第十八章 中秋

第十八章 中秋

? 现在濮家欣还不知道,这富贵酒楼其实幕后的老板便是叶衡。

她打量了一下酒楼的布局,自叶衡指点以后,李富贵不但厨艺越来越好,新鲜的菜式也是层出不穷,就连这富贵酒楼也布置得颇为典雅。

看着就像是一处极好的家庭小院,少了几分闹市俗气。

濮家欣点点头,她现在正在打富贵酒的主意,想借此成为皇商,这一次到富贵酒楼来除了要看热闹之外,自然也有几分亲自考量酒楼的意思。

在濮家欣想来,上一次李富贵拒绝了以三千两银子的价格出售富贵酒,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濮家财大气粗,要是这李富贵真的软硬不吃,那她就只好从酒楼下手了!

反正都是买,濮家又有钱,一股脑全部给你买下了,连你李富贵的人也买下来够不够?

适逢中秋佳节,和寻常人家不同,这一天士子学子们往往会选择尽量地离开家,然后去参加一些盛会。

比如今天富贵酒楼崔家所举办的酒宴,这样的聚会大多是文人士子,是一个结交朋友的好地方,文人相轻,但这句话只是狭义的,放大了来说,文人墨客虽然都骄傲,却也会乐于相互提携!

再说了,从昨天开始,整个临安县就闹得沸沸扬扬的,说是崔家大郎崔为要与叶衡比试诗词,只是说了比试,虽然也没有说赌注是什么,不过谁都知道,经过八月初叶家与崔家闹翻之后,崔家的声名一落千丈,而人们也对能写出‘拣尽寒枝不肯栖’这样诗句的叶衡都有兴趣,想来见识一下这样叶衡到底是崔家说的那样不堪,是靠的抄袭别人的诗词,还是有真本事的。

至于比试落败以后的结果……

很显然,要是叶衡输了,那么崔家肯定会利用崔放在临安县士子中的影响力极力地打压叶衡,只怕叶衡学籍都会被剥夺。

而要是崔家输了呢?

万一崔家输了……只怕,后果也是极为严重的!

中午时分,富贵酒楼聚集了太多的士子,甚至不是临安的,连杭州其他县的学子都来了不少,听说今日崔家还特意请来了县学的大儒,他们都陪着正在临安的陈尧佐坐在一起。

这一次崔家把动静闹得这么大,显然是准备得非常充分的,但是这眼看正午到了,叶衡却还没有出现,人们不禁嘀咕了起来。

难道这叶衡是怕了?

真像崔家说的那样,这个叶衡根本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只会抄袭的混蛋?

而此时得意的,自然是崔家的人了。

崔放还好,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他知道自己家对待叶家始终是有些不妥的,陈尧佐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陈尧佐对他就冷淡了许多,而想到陈尧佐这个人对自己的那些同年向来都很不错,所以崔放这次学乖了。

现在整个富贵酒楼的人都在议论和猜测着叶衡,自然会有不少闲话,但是崔放却只是陪着陈尧佐,甚至还时不时地为叶衡说几句话以表示他为人谦和。

不过崔莹就不管那么多了,见到正午叶衡都没有来,她便开始到处说叶衡的坏话,告诉别人叶衡是个无赖、胆小鬼不敢来,还说叶衡不学无术云云。

直到,一个声音突然厉喝了起来:“崔莹,你为何要中伤我家少爷?”

众人望去,却是叶家那个泼辣的小丫鬟,好像名字叫做红裳的,此时她穿着碎花长裙,比八月初的时候看上去要漂亮多了,面容也显得更加清秀。

不过红裳这张嘴还是依旧的厉害。

“你自己见异思迁、朝三暮四,我家少爷忍气吞声退婚了,却还要如此血口喷人,你这样的小姐,就算嫁人了也是一个恶妇!”

她显得很生气,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崔莹和李新之间的事情,所以红裳说崔莹朝三暮四也没有说错。

而崔莹也被红裳这在众人面前张口就骂的举动给唬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虽然说两人在叶家门前曾经吵闹过,但那是私下里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一次红裳可没有这么厉害,而且……叶衡呢?

这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人们突然发现,虽然小丫鬟红裳来了,但是……叶衡却没有来!

于是崔莹冷笑着问道:“你如此牙尖嘴利的,不过叶衡却为何不敢来?”

“我家少爷病了……”红裳直接来到崔莹的面前,然后说道:“不过虽然少爷来不了,但是他却说了,这一次会让你们心服口服,他随便写了首词,你们不是要比么?”

好大的口气,随便写了首词?

听到红裳的话,在场的学子们都摇摇头,然后用嘲笑的目光看着红裳。

崔莹笑了,“随便写了首词?”

然后崔为出来了,他皱着眉头说道:“还真是巧,定好今天比试的,他却病了……”

画外之意,是叶衡有装病的嫌疑。

红裳听了不高兴,指着崔为道:“你胡说,昨天你们到我家里来便知道我家少爷病了,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崔为脸一红,直接说道:“当时我又没有见到叶衡,哪里知道他病了?哼,他不是说随便写一首词便能让我等心服口服么?很好,他写的词呢?”

“先别急!”

红裳没有理会崔为,而是看着在场的人说道:“今天大家都在这里,我家少爷让我带几句话给大家!第一,叶家自始至终,都没有过攀附崔家的想法。第二,今日之事,乃是崔家咄咄逼人,我家少爷不胜其烦才应战的。第三,此事过后,我叶家与崔家,再无任何瓜葛!”

红裳说罢,那边坐在陈尧佐身旁的崔放赶紧站起来说道:“严重了,不管怎么说,我们两家都是世交,你一个小丫头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说罢,崔放还故意看了看陈尧佐,很显然,这句话他是说给陈尧佐听的。

骂也骂过了,话也挑明了,红裳也懒得理会虚情假意的崔放,在她眼里崔家每一个是好人,所以她也懒得再争辩什么,而是说道:“好了,现在将我家少爷的词作献上,你们自己看吧!”

说罢,红裳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卷白纸,将白纸留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便直接转身出了酒楼!

出了酒楼以后,红裳却绕回到了酒楼的后门,那里庞春梅在接应着,红裳一脸窃笑的样子,拉着庞春梅说道:“少爷的这首词真的很好么?走,我们躲着去看看他们的反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