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龙途 > 第二十一章 镇海城之战 五

第二十一章 镇海城之战 五

就在堡垒于妖兽群中巍然屹立之时,在冰面上爬行较为缓慢的浊海虫也穿过了破损的护城水幕。

不同于其他妖兽,浊海虫一进入水幕范围内,前方堡垒中的修士纷纷面色大变将法术一收,朝堡垒后面的通道跑去。

前后两座堡垒之间都有一道廊道互通,就在前方堡垒中的修士逃空之后,“轰”的一声,一道石门落下,将两座堡垒彻底分开。

浊海虫吐出的绿色丝线一碰触到堡垒表面,爆裂成一团绿雾,在绿雾中,堡垒表面的灵光迅速的黯淡下来。绿雾附近的妖兽纷纷唯恐避之不及般远离绿雾,就连三只驼山龟也刻意避开绿雾较为密集的区域。

失去了表面灵光的保护,虽然构成堡垒的砖石材料也颇为坚固,不过在群妖的攻击中还是很快被轰做了废墟。特别是几只驼山龟,失去了灵光保护的堡垒在其庞大的身躯撞击下三两下就化作碎石残砖。

堡垒群内修士的火力也都被吸引到了浊海虫所在的区域,往往要将附近的浊海虫消灭掉之后才去攻击其他妖兽。

一座堡垒被摧毁后,几名没来得及逃出的修士从废墟中飞出,欲要绕过一座堡垒朝后方逃去。众多妖兽虽然被禁空法阵给限制住无法腾空,但一轮攻击过后,这几名修士还没逃到堡垒后,就被轰的尸骨无存。

前方的浊海虫刚被灭杀掉,可后方的浊海虫还在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随着堡垒一座一座的被毁掉,战舰上的背剑男子脸色愈发阴沉下来。

城墙一处突然冒出一道冲天血光,血光中的凶戾之气远远传出,正在攻击堡垒的众多妖兽被震慑住一般在原地瑟瑟发抖无法动弹。

“如此强烈的血杀之气,难道是哪件魔道密宝。”儒袍老者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些厌恶的看向那道直冲天际的血光。

“哈哈哈,谷兄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这哪是什么魔道密宝,分明就是我剑池道宫的无上仙剑。”背剑男子一扫先前的阴郁,哈哈大笑道。

“仙剑?”儒袍老者有些疑惑,同时神识大放,在血光周围游走不定。

“谷兄不用再猜了,这把喋血仙剑在剑池中待了数十万年,还能记得它的人估计早就没有多少了。”背剑男子笑道。

儒袍老者沉思片刻道:“难道是那位以散修之身加入贵宫,成道前杀妖无数的血浪剑仙留下的仙剑么。”

“谷兄竟然连数十万年前的事情都知晓,当真是博古通今,佩服佩服。”背剑男子有些敬佩道。

“我这位门中弟子眼中的老夫子除了爱看些儒学典籍,平日里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一些杂记了。”儒袍老者一摸胡须,颇有些得意道。

“在地底吸收了那么多妖兽之血,这把仙剑发挥出的威力绝不下于全盛之时。”背剑男子看向血光,眼中带着一丝向往。

横亘在天地之间的血光持续了片刻功夫,朝中间一敛,一柄剑身呈血红之色,散发出一股浓浓血腥味的三尺长剑悬浮在半空中。

血色长剑往城外方向一挥,从剑身冒出无数血色丝线,化作一柄柄略透明的血色小剑朝城外激射而去。

驼山龟身躯巨大,被近百柄血色小剑透体而过,连一声哀鸣都没有发出就倒在了地上。其余低阶妖兽但凡被血色小剑攻击到,尽皆一击致命,无一生还。

“人族都已经开始动用仙器了,诸位还在等什么。”看到喋血仙剑造成的伤势,敖宁开口说道。

“虽然我等无法如人族一般在特地设下的阵法辅助下发挥出仙器全部的威力,但是凭靠着群妖之力加持也能相较一二了,动手吧。”驼背老者一开口,诸多元神大妖纷纷身化长虹离开此处。

在群妖环绕中空出的一片海面上,百名元神大妖分立五方,敖宁站在百名元神大妖中央,手持五行真龙旗。

百名元神大妖组成五个阵势,五股庞大的妖力朝敖宁汇去,敖宁一侧身,将五行真龙旗放置于群妖正中央,妖力源源不断的涌入旗中,旗身在妖力灌注下微微有些发抖。

旗中一阵阵低沉的龙吟声传出,好似有真龙要从中飞出一般,而旗面无风自动,飞舞不断。

在一阵响彻天地的龙吟声中,五行真龙旗腾飞而上,整面旗化作一条千丈长的真龙,龙身青赤白黄黑五色变幻不定,最后化为一只金龙来。金龙龙须飘飘,四只金爪分别长有五根爪趾,赫然是在龙族地位也极高的五爪金龙。

五爪金龙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声,腾云驾雾朝镇海城飞去。在五爪金龙附近的妖兽听到这声龙吟后不禁纷纷浑身发软,动弹不得,一刻钟后才勉强能够挪动身躯。

在五爪金龙数十里外,一只万丈高的墨黑色瓷状净瓶立于海天之间,净瓶中喷涌出漆黑如墨的黑水,化作一片黑色的汪洋大海从高空中倾倒而下,朝镇海城淹去。

原本敖宁等人所在的那座白玉小山,猛地涨大十倍,朝镇海城方向砸下。

在三件仙器声势浩大的攻击下,镇海城上空显现出一片覆盖整座城的森林虚影来,林中遍布参天古木,绿意盎然。城中一股庞大的水灵力运转,在森林下方隐隐形成一片大湖。湖中磅礴的水灵力涌入森林中,森林虚影逐渐的凝实起来。

等到黑色汪洋,五爪金龙与白玉山到达镇海城上空时,镇海城之上的森林除了那过度浓郁的木灵气外,早已如真实的森林一般。

黑色汪洋充斥于整片森林内,不断与森林中的木灵气互相消耗。净瓶中的黑水源源不绝,而森林中的木灵气也不断被补充着,相持不下。

白玉山每次砸下,破开森林后都会受阻于森林下方的湖面,湖水翻涌不断,白玉山在其中仿若一艘大船,微微摇摆却不下沉。

五爪金龙却在森林上方跟喋血仙剑斗了起来,仙剑幻化出层层血浪,与周围的黑水抗衡,仙剑本体与潜身黑水中的五爪金龙交锋无数次,却一时间不相上下的样子。

“以水生木形成这般庞大的阵法,布下这大阵的最少也是个阵法宗师啊。”看着护住整座城池的森林,白龙尊者有几分感概道。

“远远不止如此,此阵能以五行生克演变出五重变化来,而且这五重变化也不知是不是其极限,就是五十万年前镇海城初立之时,我们苍龙岛与淅川谷玉岩山众多妖仙也没有破开这五重变化。”敖彦看着空中的交锋,沉声道。

“此阵竟然如此了得?不过大阵耗费的灵石也不少吧,要是当年诸位前辈真的下定决心要破城的话,此城也不可能立足东海的。”白龙尊者惊异于大阵的威力,却又一语道破此阵的缺点。

“或许如此吧,五十万年前发生了什么,我可一概不知。”敖彦不置可否道。

“彦哥就是这般不干脆,分明就是知道什么,却不肯告诉我。”白龙尊者笑了笑,却并不追问。

“你若是想知道这些事,回家去问问不就都知道了。”敖彦不坏好意的笑道,看在顾恒眼里颇有几分为老不尊的样子。

白龙尊者脸色一苦:“彦哥我要是敢回家还会一路跑到镇海城来么,岛内跟人族早有协定,这段时间我爹不可能跑这来抓我的。等这段时间过去,我还得四处躲着。”

“哈哈哈,寒前辈也没想到当初替你拍下的这艘撼天级战船却成了你躲他的绝佳法宝吧。”敖彦伸手摸了摸战船甲板边缘的栏杆。

白龙尊者听完却一脸郁闷不再说话。

谢谢半壁芦苇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