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龙途 > 第二十七章 白鳞盾

第二十七章 白鳞盾

石柱所化黄光撞在紫色圆盾上,紫盾周身浮现出一只紫蛟虚影,模样与顾恒极像。两者之争其实就是陵鲤兽的土属性妖力跟顾恒的雷属性妖力交锋,两股磅礴力量逸散出的余波将天空渲染成紫黄二色。

随着一阵阵轰鸣声传出,石柱被层层磨灭,长度不断变短。在石柱面前显得格外渺小的紫色圆盾虽然表面流光震颤,却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

“砰”的一声,石柱表面布满裂痕,一股狂暴的土灵气从石柱内部喷涌而出。转眼间石柱就化作无数碎石炸裂开,同时那股狂暴的土灵气也将紫色圆盾淹没。

铺天盖地的土灵气中,一道黑光飞出,一个眨眼功夫就到了顾恒身前。顾恒大惊之下急忙用左爪抓住那道黑光,黑光从顾恒爪中穿透而出,深深扎入顾恒体内。

黑光中一把青黑色短剑微微颤动,剑柄中一条条黑丝借由剑身进入到顾恒体内。

“尸器!”顾恒脸色微变,右爪覆盖上一层紫芒抓住短剑,往外一拔,短剑在不断挣扎中被顾恒缓缓拔出。短剑虽然已经拔出,进入体中的黑丝却在体内流窜起来,不断破坏顾恒的经脉与肉身。

顾恒慌忙调动起体内妖力,对这些黑丝围追堵截起来。这些黑丝面对妖力的围堵,虽然逐渐的缩小,却不像短时间能解决的样子。

这种在陵墓中经由尸阴之气长久孕养诞生的尸器,许多诡异的神通防不胜防,顾恒这一中招,体内妖力只剩下六层能动用。

“叽叽叽”陵鲤兽发出一阵似笑声般的声音,化作一道黄色长虹扑向顾恒。

看到陵鲤兽扑上来,顾恒脸色一沉,目光中闪烁着丝丝怒火。这陵鲤兽刚才还不敢离开地面,尸器得手后就敢升空,看来是觉得吃定他了。要不是在传承龙珠中学来的这门龙盾秘术才刚刚参悟一部分,定然不会被这件尸器所伤。

顾恒取出无影幡,朝空中一抛,一座充斥着玄奥图案的法阵以无影幡为中心显现。法阵中涌出无数白雾,遍布整个天地间,将顾恒遮掩住的同时也把陵鲤兽困在其中。

同时顾恒把雷棺取出,棺盖一开钻入其中。顾恒一进入雷棺,一股奇特的力量从棺体中散发出来,将顾恒与雷棺联结为一体。

黑丝在顾恒体内乱窜,每到顾恒要将其逼出体外之时,就剧烈的反抗,不过在雷棺与顾恒联结一体后,黑丝就被顾恒驱逐到了雷棺中。黑丝离体后,雷棺中流出一道精纯的雷电之力涌入顾恒体内,顾恒之前损耗的妖力一下子就恢复了大半。

将雷棺一收,顾恒借由白雾向陵鲤兽潜行而去。

被无影幡困住的陵鲤兽此时却心急如焚,想要钻入地中,却无论朝下飞行多久也碰触不到地面,在白雾中一团乱转。陵鲤兽不时喷出一团团阴气在周身,但在白雾的侵袭下阴气不知为何很快就无缘无故的消失掉。

“轰”,一道紫色雷霆穿透白雾,在陵鲤兽还未反应过来时劈在他身上,陵鲤兽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嘶鸣,就被劈翻数丈远。紫色雷霆所出之处,一淡紫色鳞片的蛟龙现出小半个身子来,正是顾恒。

陵鲤兽被劈飞之后,还没来得及立稳身体,顾恒已经飞到了身前,四爪几个挥动间,在其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陵鲤兽虽奋力挣扎,但其肉搏的本事明显比不过顾恒,大落下风。

眼见自己身上伤口不断增多,陵鲤兽身躯一缩,使出自己的拿手本领,将鳞甲置于外部,整个身体蜷缩成球状。体表的鳞片微微向外倾斜,犹如一根根尖刺般。

顾恒一爪挥去,“锵”的一声拍碎几片鳞片。蓦然从爪心传来微微的痛感,顾恒一看,竟有几处划伤,眼睛微眯,顾恒这才发现陵鲤兽身上鳞甲的不对劲。

鳞片向外倾斜后,陵鲤兽这副模样倒有几分攻防一体的样子,浑身是刺,让顾恒有些无从下手。

这时一股暗黄色气体从陵鲤兽鳞片缝隙之中透出,转眼间就将其全身护住。

“地阴煞气”顾恒心念一转,在暗黄色气体及身之前狂退出数十丈远。

这地阴煞气乃是地底极深处才能诞生出的一种煞气,对于法宝与肉身来说都有很强的腐蚀力,顾恒肉身虽强,但也不想平白忍受那种腐蚀性的剧痛。

可那地阴煞气接近之后又怎么是那般好躲闪的,不断四散凝结之后,顾恒发现自己的后路竟已经被地煞阴气给截断了。一条条细若游丝的暗黄色地阴煞气将顾恒周围空间围住,飞速的朝顾恒聚拢而来。顾恒周身无尽雷光冲出,爆鸣不已,但对于这些地阴煞气的阻拦效果却并不是很大的样子。

虽然只从典籍上得来了一点地阴煞气的资料,但顾恒也是不想被触碰。张口一吐一面银光闪闪的盾牌,盾牌中心一点极纯粹的光芒闪动,不断扩大,化作一层光幕将顾恒护住。

这面盾牌正是当初白龙尊者名为“赔礼”,实则相送的一件顶阶灵宝。

盾牌名为白鳞盾,依照顾恒估计应该是以白龙尊者自身的鳞片铸成的,盾牌中蕴含着一股冰属性力量,同时盾牌本身散发出的气息也与白龙尊者十分相近。

护住顾恒的银色光幕表面一道流光闪过,整面光幕化作一层坚冰把顾恒牢牢护住。

地阴煞气碰触到白鳞盾所化的光幕上,所碰触的地方冰面裂开一大片裂缝,裂缝如百花盛开般分布在冰层上,颇有几分美感。看着坚冰就要破碎时,从白鳞盾本体中飞射出一道道白光,渗入裂缝中将之修复。就这般,冰层表面不断出现无数裂缝,又有裂缝不断的被修复,地阴煞气始终无法深入冰层。

冰层在破坏与修复中坚持了盏茶功夫,地阴煞气消耗近半后,冰层表面一道强光放出,整座坚冰轰然炸开。

无数碎冰铺天盖地的朝外喷射而出,剩余的地阴煞气被淹没其中不见了踪影,无影幡所形成的白雾中充斥着一股冰寒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