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迫在眉睫

第三百七十八章 迫在眉睫

又一拳挥下,直直的砸在鲜卑战士头上,可以这一次,正当皇甫牧企图抬起手的时候,内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丝茫然和慌乱,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所以,只能走一步而看一步了。

“怎么回事!”

皇甫牧感觉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就被抽去一半,筋疲力尽,头晕脑转。与此同时,随着一股炙热的感觉透体而入,这一刻,皇甫牧连自己都不清楚,他竟然升级了。

许久,皇甫牧没有想到,在历经了如此之多的事情之后,他竟然升级了,这时候,皇甫牧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像以往,他定然会高兴这种事情,但这种时候,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述说自己的心情,是自己变相毁了这片土地,但是,因为自己的救赎,自己竟然因祸得福,这是何等嘲讽的一幅画面。

想到这里,皇甫牧摇了摇脑袋,这一刻,他根本无法解释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烦意乱,到了这种时候,皇甫牧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下一秒,他徒手将眼前的敌人尽数杀死,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内心中平静一些。

无能为力,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无能为力。

看着近在眼前的尸体,皇甫牧惨笑一声,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这么黯然的带领着褚严等人朝远处走去。

这一刻,同样目睹这一切的华雄怒目而视,他有许多话要说,但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只有这么平静的注视着对方,才是华雄真正的后路吧。

想到这里,华雄闭上了眼眸,随即一眼不吭的朝前走去,这种时候,没有人会随意开口去触碰皇甫牧的霉头,因为,他们深知,这一刻的皇甫牧简直如同一个火山一般,分分钟就有爆发的危险。

几人继续朝前走了过去,这片土地上面,在以往也算是鼎盛的村庄,但现在……这个村子已经成了一片灰黑色的废墟,死寂而又苍凉,就像是一头早已死去多时的猛兽,濒临到腐化的最后阶段,很显然,从村庄的破败程度来看,市内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入生存于此了。

灾年来临,这里频繁的发生地震,又加上鲜卑等异族们肆虐,让这个村落,瞬间变成了遗迹,空有一副皮囊,里面的血肉却不复存在。

看着那些断裂得七零八落的废墟,以及那写因为前些日子下暴雨,而残余着大量积水的街道,胡车儿眸子发亮,问道:

“大人,这里也是村庄吗?但是为什么这么衰败,没有一丝人气,这里没有汉人的军队保护吗?”

刚刚经历的生死,胡车儿的心情这几日十分低落,所以皇甫牧这才会让他们跟随自己,而胡车儿同样也用了自己的忠诚回馈了皇甫牧。

到了这种时候,皇甫牧已然相信了对方,对于他来说,胡车儿已然成为了自己的一员,也正是这个时候,皇甫牧对于其的戒心,也才慢慢放缓了不少。

虽然皇甫牧一再的强调让胡车儿尽量放松一些,不必叫自己大人,但好不容易拥有了现如今的地位,他比起马忠更加体会什么叫做感恩二字,所以对于皇甫牧,胡车儿一如既往的用大人称呼,无论皇甫牧如何劝解,都没有一点作用。

“这里被鲜卑侵略过,对于那些人来说,他们简直就如同蝗虫一般,他们才不会任由这个地方兴隆下去,对于他们来说,如何将这里毁灭,才是他们心中所思绪的。”

皇甫牧感慨了一声,废墟他见过很多,可每次经过废墟的时候,心底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大人,我们汉人真的这么脆弱吗?只是简单的异族就将我们压迫到了这种程度,我们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你想说什么?”皇甫牧微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您说完,我觉得异族力量太可怕了!”胡车儿目光闪烁,低了低头不再说什么。

“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我们是汉人,不管外族多么强大,我们依旧没有放弃过一丝一毫的希望,你知道我们最为强大的力量是什么吗?”

“不知道……”

“汉人最为强大的是内心,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我希望你能够记住这句话!”

“我还是不明白……”

胡车儿呆了呆,俯视着前方的破败废墟,又抬起头与皇甫牧的眼睛对视着,轻声道:

“大人,我看到的只有毁灭,对于我来说,眼前的一切已然深深打击了我,对于我来说,对于明白,真的没有过多的奢求。”

“而且,我们还喜欢自相残杀,一路走来我见过许多异族都在为了保护自己部落而相继发生战斗,但是,汉人呢?这么久以来,我所看到的,除了杀戮,只有杀戮,对于我们汉人来说,或许,只有杀戮才是我们所乐意见到的。”

“看到前面了吗?”

皇甫牧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胡车儿经历了什么,竟然对人性充满了绝望,他只能转移目标,忽然指了指前方,一个破旧的村庄门口,已然破落到不能再破落,在那边上,竟然还有几个隐约闪动的人影出现。

“看到了……”胡车儿一愣,轻声回答。

“那你看到那边村民了吗?”

到了皇甫牧这种阶段,他的视力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媲美的,所以这时候,他慢慢述说,为的就是让胡车儿重新认识到什么叫做人性。

“人?那是,孩子?!”

这两名孩童在废墟上千什么,大人呢,保护他们的大人呢?

“从痕迹来看……两天之前发生过一场火灾,这里的一切都被火焰所吞噬,你看看那几个孩子在做什么?”

胡车儿朝前望了过去,只见,那两个孩子竟然在废墟中挖掘着什么,那神采奕奕的目光,让人看了不由心疼。

皇甫牧似有千言万语想要感慨,但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只是让大部队静静地停滞在半空中,平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幕。

这是理念上的碰撞,也是信念的较量。

皇甫牧认为,汉人经历了许多别人不敢相信的绝杀,即便到了这种程度,也未曾见过有谁要放弃什么,所以,即便到了这种程度,皇甫牧依旧相信所谓的人心,所谓的价值。

人类若想要在这场末日浩劫中胜出,就必须拥有强大的灵魂与执着,事实上这也是他的

反观胡车儿,他已经陷入了自己设下的泥圈之中根本无法自拔,所以对于皇甫牧的说法并非反对也没有当即赞成。

这时候,两名孩子已然虚弱到了极致,但是,即便这种时候,他们却未曾想要放弃什么,反而,每个人都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挖掘什么。

“活着的!一定还活着的!我能感受得到他们的呼唤声,加油啊,或许我们再多挖一点,就能把他们救出来了,我们必须加快动作,因为两天时间太久,他们可能会在下面窒息而死!”

一名年纪稍大一些的孩子,对待身边的一名幼小的男人安慰到,。从他们的长相可以看出,他们的年龄都接近相仿,每个人,都预示着自己无比惬意的想象。

“对,只要我们再坚持,一定可以将哥哥救出来的,父亲母亲已经死了,我们必须要救被人出来!”

另一位小男孩也嘶声呐喊,只觉得疲惫的身体再次涌现出新的活力,促使他可以继续坚持下去。

只是,这两个孩童毕竞都年纪很小,体能并不高,单凭他们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了如此高难度的作业,别说他们承受不了,就算是成年人怕也很难不吃不喝不休不眠地坚持掘地两夭两夜,况且……这片废墟面积如此之大,覆盖得又如此之深,想要救出被掩埋的兄长,谈何容易,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

希望如此之渺茫……坚持下去真的有用么?

“大人,我们不需要帮帮他们吗?”看到眼前的一切,胡车儿也并非愚笨,或许,他已然猜出了一些什么,但是,就算如此,他却没有说出一句话,他只是这么默默的注视着,对于他来说,他所存在的价值只有一个,那就是皇甫牧的命令。

这种时候,皇甫牧若是说上去帮忙,胡车儿定然一万个愿意,但是,他却未曾这么做,他只是这么默默地停留在了这里,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帮,有时候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静静地看着就好,况且,这是你认知这个世界最好的时候……”皇甫牧淡淡地说了一句,就默默注视着面前的一切一动也不动了起来。

到了这种时候,眼前的这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一切,所以,他们依旧默默的付出着自己的辛劳。

在他们心中,时刻希望着有奇迹发生。

但是,世上有许多事情依旧属于未知,就在这种时候,一声马蹄声响了起来。

忽然间,不远处的地缝竞然传来了一声马蹄,伴随着微微泛起的灰尘,赫然是一个鲜卑的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啊!哥……是敌人!”

男孩旁边的小男孩目睹了鲜卑人之后,当即吓得脸色煞白,小身板子一阵发抖,像是看到了鬼一样,鲜卑战士虽然在皇甫牧眼前看来只是废物一般的存在,但是,对于两个孩童来说,他的威胁力俨然到达了别人不可想象的地步。

何其恐怖,谁又能想得到,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哥,我们跑吧,只有跑了,我们才能躲过对方的攻击。”这时候,眼前的小孩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什么亲情在他眼中已然变得不再重要,重要只有一点,那便是,他该如何面对这突至的敌人。

“不,不能逃,我们蹲在地上两天两夜,腿脚早就发麻僵硬,根本就跑不快,逃跑的话只会让后背面向敌人,死得更快……”

“相信我,拿起武器……一起对付他吧!”

拿起武器,硬抗一个鲜卑战士?

兔子能战胜猛虎么,答案是不可能的。

换了是皇甫牧这样的高手,轰杀一名鲜卑战士根本就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两名营养不良的汉人孩童来说,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哪里会是天天吃肉的鲜卑人的对手?

“哥……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不行的,我们还是逃吧……”

“哥……我们两个分头逃走,或许还能有入活下来,可如果一起对付他的话,两人就没命了……”

小男孩哆嗦着嘴唇,使劲拉了拉兄长的衣服,但是,到了这种时候,眼前的这名兄长依旧没有放弃自己心目中的想法,对于他来说,到了这种时候,他依旧想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

“逃不掉!我们腿都麻了,根本无可能逃得掉,况且我答应过父母,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好你的安全……现在,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年长一些的少年半眯起眼睛,没有看向自己的弟弟一眼,反而死死的盯住了前方,到了这种时候,他手中根本没有什么趁手的工具,有的,只是一块石块,这是他的防身工具,对于眼前的这名孩子,他企图用这个武器将鲜卑战士杀死在自己的眼前。

多么愚昧的想法,目睹对方的一切,皇甫牧不由摇了摇头,对于他来说,他根本无法参与到对方的思绪之中,他所能做的,或许只剩下了默默关注这一件事情而已。

目睹了孩子们的举动,这名落单的鲜卑战士不由嘴角扯起一丝微笑,或许,用狞笑这两个字更加贴合一些,对于他来说,眼前的这两人的威胁力堪称不入流,所以,到了这种时候,眼前的这名鲜卑战士根本没有丝毫恐惧,他只是这么慢慢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对于眼前的鲜卑战士来说,这俨然是一场天大的消遣机会,他哪里会想得到,眼前这两个如同弱鸡一般的存在,竟然敢这么大言不惭的朝自己述说着什么,难道,他真的不怕自己报复对方吗?

不过,就算想了也是无济于事,毕竟,自己已然想好了该如何杀死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