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自由之路

第三百八十三章 自由之路

一漆宽敞的房间内,光线暗淡,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什么也看不清,黑蒙蒙的一片有点凉飕飕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隐隐约约有些白光,一片片幽幽亮亮的,好像是很多银器反射的亮光,只是,那些看似华贵的东西总透着丝丝阴冷的气息

黑暗中传来了一个飘渺冷酷的声音,带了金属般的硬度和质感道:“这一次的试验品我很满意,你可以进来了。”

“咯吱”隐藏在黑暗的神秘人话音刚落,房间的铁门徒然打开,出现了一个身影。

来者是一个三十多岁壮实的男人,长的脑满肠肥一脸横肉,一道狰狞的伤疤从耳后直划到嘴角,那双眼眸更是凶暴残忍如巨鳄,随时都闪烁着凶狠之光,他堕落一生,从小变混迹****,不知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久前,他甚至还加入了黄巾军,帮助那些打着造福苍天的信心为祸人间。

可就是这么一个叱咤****的大人物,当踏足这间房间时,眼中的狠辣瞬间荡然无存,而是蒙上一片惧怕的色彩,躬着腰就像是被掌控的奴仆,每一步都走的战战兢兢好像生怕惹到主人的生气。

“你找的人通过了第一层,按照我设下的规矩,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个要求,女人、武器、食物随你开口。”神秘人的声音飘忽不定,就像是游散在四周的鬼魅,传到了刀疤脸的耳朵里。

刀疤男“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干涩无比的喘息道: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让我走。”

神秘人顿了一顿,显然很是觉得有些意外,旋即用那种冷硬的语音道:

“走?你说你要走?”

刀疤男的脸抽搐了一下,双眼露出疯狂的光芒,这种目光,是他第一次抢劫,随即杀人的那种疯狂神色。

“对……我……要走,就……算……外面真有……慌乱无比……我也要走。”刀疤男舔了舔自己干瘪的嘴唇,万分肯定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神秘人声音平淡得不带任何起伏的道:“那好吧,你过来我告你怎么出去。”

刀疤男的脸肌扭曲着,他知道对面的神秘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无情、变态、邪恶、恐怖一切负面的词语用在他身上都有惊人的融合感。理智让他放弃这次要求,但就算待下去又如何?!就算他因为背叛黄巾军,而导致无数人死于非命,但依旧无法磨平他想从这里出去的想法。

他要出去,无论如何,他都要出去,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

赌一把!刀疤脸咬着牙,露出一抹只有输红了眼的赌徒身上才会出现的光芒。大吼一声,朝着隐藏在黑暗的身影走去。

这是一个恐怖的男人。。。刀疤脸永远不会忘记他那双尽是狰狞邪恶的血丝眼眸,他浑身上下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血腥气味,让人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连张角都敢杀的刀疤脸在这一刻竟害怕了,低着头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胸脯起伏,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嘴唇哆哆嗦嗦:“怎么……出”

刀疤脸还未来得及说出最后一个字,忽然肚子上一凉,神秘人在这一瞬间,竟然将手直接插在刀疤脸的腹中!很难想象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一只手生生从前面刺穿,那瞬间的冲击力甚至将刀疤脸的肾脏都带出去了一块。

十赌九输,很不幸刀疤脸没有碰到那只有十的几率,半秒钟的诧异,房屋里陡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绝望的惨嘶!

“杀了我!快杀了我!”

神秘人动了,手臂拉回,从伤口死死向上探入,最后直接来到了刀疤脸的心脏,“嘭”的一声,这是只有当事人才能感觉到的闷响。

没有人能在受了这样的伤以后活着,所以他很干脆,很直接的死了。圆睁的双眼里充满了痛苦、不甘、愤恨。

刀疤男死了,死的无比的凄惨,但这对于神秘人来说,甚至没有令其产生一点波动。他就像一个活死人一般站在原地,任由手上的肉末伴杂着血液滴滴的落在自己脚步。或许真的是厌烦了,他转身朝黑暗的角落里走去,毕竟,死人他见的太多了。

这个地方是一个逻辑扭曲的地方,会议厅有电梯,在这个看似狭小的房间内竟然还有一个房间。“咯吱”一声推动木门的轻响之后,神秘人便跨进了另一处地界。

占地十平米的一间小屋子,最中央摆放了一架木床,上面好似躺着一个人,白被单不留一点缝隙的盖在那人的身躯上面,像是被殡仪馆的白布蒙盖住的尸体。只是一丝轻微的呼吸声和白布上下起伏的动作露出了破绽,原来他还活着。昏黄的灯光垂挂在屋顶无风摇曳,给这里更凭添了一抹诡异。

昏黄的灯光瓦数很小,甚至有些地方都照射不到,神秘人静静的站在门口,正好是灯光无法触及到的地方。他好像很喜欢藏匿于黑暗之中,不露身形只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眸子,像是最凶残的暗夜杀手,无时无刻在等待着敌人落入自己的领地,随后痛下杀手。

神秘人舔了舔嘴角,脸上泛起了几丝丧心病狂的狰意,它一边惬意地看着白布下面的身躯上下起伏,一边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

“朝廷存在了数百年,乃是这个世上最为巅峰的权利掌控者,没有任何人可以对其指手画脚,张角,充其量只是一个愚昧之人罢了,拥有如此之多的信徒竟然会演变成这种地步,真是废物中的废物,这个世界,终究还是需要像我这样的人存在着,没有人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任何人胆敢这般做,那么,我就要送其不入地狱。”

“这个世界也该换一个主人了,放任在西凉的那个小家伙,或许真的成长了起来,该去揭发他吗?不!还是等一等吧,毕竟,他走的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倒要看看,在未来的日子里面他能走到何等令人诧异的地步!”

“强壮的体质,可以承受更多的压力。虚弱的身体可以更加完美的融合来自外界的打击。皇甫牧,你这个超出我预料的小家伙,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够到达我想要的高度,如果你真的做到了,那么,我不介意给予你一些惊奇的力量。”

神秘人就好像是最极端的邪教徒看到了魔主复生,刹那之间,他暴凸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藏在袖口的指甲深深刺在了肉里,无边的期盼与遐想让他口沸目赤。

“真是不堪竟然着相了,桀桀……不过这种感觉可真是怀念啊。”重重的喘息了几口,神秘人这才从这种癫狂的兴奋中清醒过来。

“希望你能活下来,毕竟我在这里呆的太寂寞了。。。”好似想到了什么,神秘人阴测测地邪笑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门。

“嘭”

昏黄的灯光还在摆动,就像是坟头上的冥火一闪一闪,好似期待着新尸降临。

这是一场阴谋,这是一场针对皇甫牧的阴谋,没有人知晓,这个人到底是谁,而这里又是何地,就算是贾诩拥有无上的智慧,但是,对于这种无可奈何的事情还是充满了许多迷茫的神色。

对于皇甫牧来说,这一刻的他,已然从之前的迷茫中走了出来。

对于张乐的救治,何尝不是皇甫牧对于自己的救赎。正是因为自己,他才会走到今天这步,为了与董卓争权,他丧失了太多的存在。

无论是内心中的正义也好,还是眼前的华雄怨恨也罢,他都已然尝到了所谓的苦果。

不过,当皇甫牧救下张乐的时候,他内心中才算是得到了真正的释放,或许,事态没有他想的那般严重,只要自己坚持下来,事态依旧会朝着自己心中良好的那一幕走下去。

令人惊奇,这是一种何等的心灵感悟。

到了这种时候,皇甫牧已然对于之前做的一切全部醒悟。虽然董卓有错,但是,他再也不会因为此事纠结下去,对于他来说,如何坚持,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这一刻,对于董卓的报复,已经对于鲜卑的打击已然全部清算完成,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交给褚严等人去完成了。

想到这里,皇甫牧将目光投放到了华雄身上,随即问道:“华雄,我知道你现在还在怨恨我,但是,我的心意想必你也清楚,若不是董卓先发制人,那么,我定然不会做出有损于百姓的事情。”

看了一眼皇甫牧,华雄并没有很快开口,这一刻,他眉头有些凝滞,语气更是有些懒散的说道:“我知道,但是,正是因为你,这里才会变成这种模样,我留下有用之身并不是为了活着,而是,为了杀异族,将鲜卑赶出我们的家园,至于你与董卓的恩怨,我已然看清,我不会去帮任何一个人,无论是你,还是董卓,我都会冷静对待,无论你们谁对谁错,对于我来说,依旧是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华雄这么述说,皇甫牧点了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我非常高兴,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例如,接来你的任务。”

“任务?”华雄微微皱眉,他不清楚,自己会有什么任务,在这种时候,皇甫牧不是因为将自己分配会崇阳县吗?

难道,他不怕自己一走了之?

愚昧还是信任?

华雄连自己都无法分辨清楚。

看到华雄那迷茫的表情,皇甫牧微微一笑,随即说道:“就算你之前跟随董卓,但是,那毕竟是过去式,我只知道,现如今,你跟随了我,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给予你更多更艰难的选项,到了这种时候,我希望我们能够放下之前的成见,你不是喜欢杀鲜卑人吗?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去将鲜卑高层尽可能的全部杀死,只要他们一死,鲜卑大军大可直接紊乱,到那时,我大可创造我想要的世界。”

想到这里,皇甫牧一副正义的表情望向华雄,心中丝毫没有任何做作。

听到这种词汇,华雄的整张脸都通红无比,他自认为,被皇甫牧招降之后,他的自由肯定会受到限制,毕竟,对于一个降将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但是,谁能够想到,皇甫牧竟然没有限制自己的自由,反而给予了自己如此缓和的任务。

而且,还是击杀鲜卑战士。

女为悦己者容。

士为知己者死。

到了这种时候,华雄内心深处甚至多了一份感激之情,当然,作为一个武者,他并没有将这种情绪放置于体外,而是微微一笑,便断了逃跑的念头,随即真的为皇甫牧效力了起来。

或许,连皇甫牧都不清楚,他的一个无心之举从而收服了一个真正的勇士。

这一刻,不理会华雄到底如何思绪,皇甫牧已然将目光投放到了远处,这一刻,他内心中不由轻轻说道:“远在不远处的鲜卑余孽们,我倒要瞧瞧,你们能够在我的威势下如何存活下来?”

达成初步共识之后,华雄得以自由,他活动了活动手脚,随后从紧贴背心的衣服拿出一张地图递给了皇甫牧。

看着皇甫牧疑问的眼神,华雄解释道:“这张地图,乃是我用了无数弟兄们的生命还回来的,其中,记载了无数鲜卑高层的内容。”

皇甫牧接过卡顺手递给了马忠,马忠点了点头,拿着地图朝门外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马忠急冲冲的回来,脸上还挂着巨大的惊喜说道:“没有错,我问了五名鲜卑的俘虏,这份地图,果然是他们无法进入的营地,很显然,这其中,当真有着鲜卑藏匿的高层。”

摸着地图,马忠那颗脆弱的小心脏如同重获生机,从投靠皇甫牧到了如今,他已然见识过太多的奇迹,例如这一刻,他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思绪,这是一张地图,是一张拥有着无数机遇的地图,如果运用得当,他完全可以掌握别人无法想象的未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