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 39 章

到最后,白萝自然不能让自己死在韩变态的手下,当是时,他一见韩变态朝她举起了手,当机立断就是一阵吼,咳咳,好吧,其实是她被吓得胡乱尖叫罢了,一直留意着他们这边动静的许绾白即刻就冲了出来。

许绾白跑了,韩采薇自然也跟着,待白萝回过神来的时候,许绾白、韩变态及韩采薇已经打成了一团。

他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韩云路,不许你打我的许哥哥!”

“少废话,你快些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那你来啊,我还怕你了不成!”

“……”

于是,本是三人打在了一起,这一会功夫就变成了同根生的兄妹从院内打到了院外,又从屋顶打到了树上,惊起灰尘无数,更有不少的奇珍异草遭了殃。

而原本应该是处于打斗中心的许绾白已经趁着这个时候拉着白萝跑路了,二人紧赶慢赶的,足足绕了两个院子,才堪堪停在一处较为偏僻的亭子里。

方一坐下,白萝就喘起了大气,不住地抚着胸口道:“呼,好险,差点就被韩教主给灭了口。”

许绾白就坐在她边上,倒不如她那般喘得夸张;只是因着这一路跑得又快又急,原本梳得齐整的青丝垂落了两缕,就在他那张异常红润的双唇边上荡啊荡,倒添了几丝的风情。

他轻喘了两下,先一步问她,“好端端的,韩教主又为何会杀你灭口?”

白萝在大喘之中抽空叹了一声,“这不是被我发现了他的奸·情么?”

许绾白眉头一拧,“奸·情?”

白萝点了点头,觉得这事儿还是要说清楚为好,遂,一脸严肃道:“许兄啊,韩教主之前总和你过不去是因为他想引起你的注意啊!也就说,人家韩教主看上你了。”

许绾白面上一滞,白萝瞅了他两眼,继续哀愁道:“……可是我却知道你喜欢的是胸大腰细的女子,故而我觉得我要提前告知你一声,你若不愿意,就赶紧去求老方丈看看能不能帮帮你。”

白萝一面说话一面想,顿了一顿,又拧眉道:“不如你就从了韩采薇吧?她定不会让你被韩变态染指了的,这样的话,你既保了清白,又赢得了美人,人生乐事啊!”

白萝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叫好,一扭头,眸光一闪一闪的,“许兄,你觉得我的主意如何……”

许绾白笑了,笑得颇为阴森,“哦?韩教主看上我?”呵了一声,又阴沉望她,“还让我从了韩姑娘?”

白萝本着对朋友的负责,很不怕死的点头,又情深意重道:“许兄,我是真把你当朋友啊,一想到你会被韩变态给糟蹋了,我就十分痛心!可若是韩采薇就不同了,她是女的,有胸有腰,重点是她是韩教主的妹妹,你若与她在一起了,韩教主定不能拿你如何的。”

白萝深觉得自己的主意十分好,许绾白若是正常男子,就算因为矜持而不好意思答一声好,那总也得半推半就的,她都帮到这个份上了,只需许绾白稍稍表个态就成了。

冷不防的,耳边一道声音,“你笑得这么猥琐做什么?”白萝还没反应过来,许绾白的两只手已经拿住了她的脸颊,“你还没清醒,我就帮你提提神。”

话这般说着,许绾白两手就是一顿揉捏,直搓得她五官变形了,他才住了手。

白萝的第一反应就是双眸泛泪地捧着红彤彤的面颊,“唔,好痛!我的脸都要被你抓裂了,你倒是看看是不是都肿起来了?”

许绾白倒是心里舒坦了,凉凉地笑着看了她好几眼才一本正经答道:“没肿。”顿了一顿,又道:“不然我再努力努力?”

白萝作势要跑,却是被许绾白一手给拉了回来,“你还是乖乖在这里蹲着吧,万一韩教主追过来,你极有可能就要被灭口。”

白萝抬头望天,竟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为了自己的小命,她果真乖乖蹲回了许绾白的身侧,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白萝忽地扭头道:“许兄,你会一直如现在这般护我周全吗?”

彼时,许绾白悠然自得地坐在亭栏上,叠着一双大长腿,听得白萝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一句,微微上挑的眸子似含了两份笑。

“嗯?为何这般问?”

白萝仰头看天,“我只是有点感慨,你就不能配合着煽情一把么?”

许绾白看了看她,只是弯了弯唇角,依然没出声。

一人看一处,风景各不同。

又坐了会,白萝便拍了拍沉甸甸的脑袋瓜,准备先撤了,“许兄,这两日我被韩教主吓得厉害,吃不好,也没怎么睡,趁现在来了个韩采薇能分得韩教主几分注意,我便先回去养养眠了。”

许绾白也跟着起身,眸色显得有些幽深,“也行,你确实需要好好睡上一觉了。”

白萝回屋的动静自然也是极小的,若非许绾白坚持,她这会儿应该是贴墙躲角落悄悄潜回去的。好在这一路上很是顺利,待他们站在她的房门前了,也没见到韩家的那两位祖宗。

白萝猫进了屋子,从门缝里伸出了脑袋来,“许兄,多谢你送我回屋,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说罢就要把两扇门给掩了上。

却是有一只手用力地握住了其中的一把门,原本还离着有些距离的那人上前两步,倾过身来低低道:“无论如何,你都别和韩教主走得太近,他不过是觉得好玩罢了。”

白萝乖乖地应了一声。

那人站在阳光里,眉目深深地瞅了她两眼后便走了。

白萝两手一推,把门关了上,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后,握着茶盏呆站着。

……韩教主是因为好玩才喜欢和她走在一起,那么,他自己呢?

因着太过疲乏,白萝也没再多想,往床上那么一躺,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一晃就是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待她神清气爽地站在门口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的时候,外面的日头已经西斜。

她摸了摸瘪瘪的肚皮,决定厚着脸皮到厨房找吃的。

这才提脚向前走了两步,余光却见有一大一小两条人影就坐在院中供人休息的石桌旁。

彼时,坐在石桌边上的二人正聊得开心,小的甚至两手抓着吃食,一边塞了自己一嘴,一边还满足地咯咯笑;大的那人面容妩媚,胸脯高高耸着。因着她所坐的正对面是白萝的房门,故而屋里的人一出来,她便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

“白萝,你睡醒啦!”韩采薇很是热情地朝她招了招手,这使得白萝十分震惊。

……话说她如果没记错,眼前的这位是把她当成情敌了的,以她能与韩变态唱反调的性子,这会儿见到她理应是恨不得把她给撕了才是,如今却是冲她笑得这般温柔,着实是不大对劲啊!

“白萝,我可是让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你快过来啊,别愣着。”韩采薇这般说着,作势就要起身过来迎她。

白萝赶忙止了她,屁颠屁颠地赶了过去。

……着实是被摆在石桌上的碟碟点心鲜果给吸引了。

好在最后关头她忆起了韩变态是如何骗她吃下泻药的,一下子就把伸出去要拿美食的手给收了回来,韩采薇却是热情地把几碟吃食都往她跟前推,“白萝你别怕,我已经听小汪说过了我哥整你的事情,你放心,我和他不是同一种人,绝对不会在吃的东西里下药的!”

对此,填了一嘴东西的周小汪很想附议的,却因着嘴里塞得太满而没能张开口,只得拼命地点着他的小脑袋瓜。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白萝只能干笑一声,“韩姑娘误会了,其实我只是突然有些感触罢了。”又觉得趁现在人家对她笑脸相迎,暂时还没对她用什么手段,她要快点解了误会才好。

韩采薇却是双眸亮闪闪地望她,“是什么感触以后再说,现在美食当前,千万别浪费。”说着还动手把几盘还在冒腾着热气的菜往她跟前推了推,“这盘,这盘,还有那盘都是趁热吃才好的……”

白萝甚为感动。

拿了一块看起来似乎极为可口的糕点正要一咬,韩采薇已经凑了过来,“白萝,你和许绾白之间的事情我也听说一些,我现在就想问问,你和他之间还有没有什么什么的?”

白萝:“……”

她就说韩采薇怎么会变了性子,竟然会给她送吃的,原来是抱着这般的心思;至于待她的态度如此“温和善意”,大抵是听说了她与许绾白之间的最开始时的那一番血泪史,故而惊觉其实她对他并没什么威胁。

白萝觉得自己不能再聪明了,这么一动脑子,就把事情都想了个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