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 42 章

许绾白与白萝还未敲响苏拢月他们的房门,哒的一声响,周善文正好从里头走了出来。

身后跟着他家正在拿袖子擦汗的娇妻,“总算把小汪摆平了,这下就不用担心你坏事了……”话只说了一般,站在她前面的周善文先打了招呼,“来得正好,我们也正要过去寻你。”

苏拢月一抬头,便看到门口有张熟悉的脸,两眼发光裂嘴就笑,“白萝,小汪已经睡着了,今日你不用带个小尾巴去相亲了,你看我对你好吧?”余光一瞥,才看到白萝身边还站这一个人,又讶异道:“咦,许公子也在啊!”

许绾白笑着打了招呼。

彼此又聊了两句之后,苏拢月就火急火燎地拉着白萝要走,“……教里的那些小哥已经到了,如今就在光阴寺大院子里守着招亲擂台,说是他们因事下山,委实不好随意走动,故而只能让你过去见他们了。”

白萝不时嗯上一声,方才还落在后面的许绾白已经跟了上来。

苏拢月本是想再与白萝交代一些见面的注意事项的,一看许绾白还跟在她身侧,不免抬头看了他两眼,“许公子,你怎么还跟着?”说完忽地顿悟,又笑了,“许公子定是担心韩教主会突然出现,又和白萝过不去是不是?不打紧的,今日采薇会拼死把韩教主缠住,白萝这边有我和善文就足够了的。”

白萝也跟着看了许绾白一眼,点着头附和,“是的,左右现在去和他们见见面就差不多了,不用花多少时间,许兄你便去帮帮韩姑娘吧,毕竟她一个娇弱美艳的大美人,急需有人在边上相帮啊!据我所知,韩教主的武功还是比韩姑娘略胜一筹的。”

许绾白呵了一声,拿眼觑了觑她,“我倒没看出她哪里娇弱了。”

白萝张嘴就要解释,却被许绾白又是一个抢白,“你也知道韩教主武功极好,甩掉韩姑娘也是迟早的事,我若离了你的身侧,韩教主又脱离了韩姑娘的魔掌,你说你到时候还能求救谁?”

一侧头,面对着苏拢月及周善文便又是斯斯文文秀秀气气的,“韩教主的招亲大会,想来周兄是要去帮忙的,自然是没办法一直注意着白萝这边的动静;就算是真的看到韩教主来了,周兄身为他的左护法,自然也不好与自家教主大打出手,那便只剩了苏姑娘。”

顿了一顿,又接着道:“苏姑娘虽然武功不俗,但是,韩教主若来了,你能挡得住么?”

苏拢月摸了摸下巴,深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许公子这么一分析,你今日还真得呆在白萝身边为好,万一韩教主寻来了,你也才好搭上一把手。如此一来,倒是要劳烦许公子你了。”

许绾白勾勾唇,袖子优雅地摆了摆,“都是朋友,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

白萝适时地狗腿了一把,“许兄今日的大恩大德,我白萝没齿难忘啊!改日若有机会……”

许绾白似笑非笑地瞅了她一眼,等着她的后话;白萝见他那副桃花灿烂的模样,止不住吞了口水,才接着把话说完,“不,就算改日没有机会,我定也会尽快帮着你和韩姑娘促成好事,唔,不论多大的困难,我都要勇往直前……”

许绾白方才还弯着的唇角一下子抿紧,白萝原本就边说话边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眼看他又变了脸,赶忙住了嘴,又觉得自己要表个态为好。故而她又把人给瞅了一眼,坚决道:“唔,在所不辞!”

白萝自以为把话说得很圆满,又小心地抬了许绾白一眼,却见他正眯着眼望她,那模样,就好似姐姐姐夫若不在场的话,定会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白萝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好在苏拢月的眼神好,赶忙出来打圆场,“哎哟,如今日头都出来好一会了,很快招亲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得趁着还没开始之前先去见见人啊,都别杵在这里了,错了良机可不好。”

一行人这才往光阴寺的前头大院移。

前头走着许绾白和周善文,后头则是苏拢月及还在云里雾里的白萝。

白萝皱着眉头把前面的许绾白看了一眼又一眼,一回头就见苏拢月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她,不由打了个激灵,“姐姐,你怎么这般看我?”

苏拢月拉着白萝,特地与走在前面的二人落后了两步,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到最后却是把她拉到旁边的柱子之后,又用发现□□一般的眼神把白萝瞅了两眼后才道:“白萝,你与许公子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怪异啊!”

白萝很干脆地摇了摇头,又觉得姐姐会说这种话,肯定是发现了哪里有怪异之处,便问:“姐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苏拢月飞快地把边走边说话的两道身影觑了眼,道:“你方才提到要帮着撮合他与采薇的时候,他似乎不大高兴。”

对此,白萝信誓旦旦地解释,“哦,那可能是因为许兄害羞,姐姐你可能不知道,许兄曾经跟我说过他喜欢大胸脯的;再看看韩姑娘,脸蛋好看胸前鼓鼓的,怎么看都是许兄好的那一口。左右二人都有那么点意思,我帮着推一把是应该的。”

苏拢月却是很坚定地否定了白萝的一番说辞,“不不不,以我过来人的经验,许公子怕是真的对韩姑娘并无半点情意的,故而才会你一提到这事儿他就会不高兴。”

白萝半信半疑,“真的?”

苏拢月嗯了一声,看她的眼神似乎又亮了亮,“既然这个话题说完了,我们就来说说下一个罢。”顿了一顿,苏拢月笑得很贼,“素日里见到许公子的时候,哪怕他笑着都觉得贵不可言,不好亲近,很适合高高在上地安静待着。可这几日,总觉得他有些怪异,以前是恨不得能见不着你,如今倒是天天不离你左右。”

这次,白萝倒是知道要深思熟虑一番,“他说他怕我死在韩教主的手上,故而出手相助。”

“那他又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护着你不死?”

“他说我是他好友——”

“那你倒告诉我你们才认识几日?”

“……”

白萝抱着柱子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苏拢月却是出奇的兴奋,笑得一双眼睛都成了月牙,她凑到白萝耳边道:“依我看啊,大抵是觉得你够识相不缠人,许公子又突然瞎了眼,觉得兴许可以和你试上一试,故而这几日才死皮赖脸地蹲在你身边也说不准呢!”

白萝看苏拢月,“什么叫够识相不缠人,又瞎了眼?”

苏拢月笑眯眯道:“唉,不要计较这些细节,既然韩教主能因为你的胸而对你产生了兴趣,许兄因为方才我说的那几种原因而对你有好感便不奇怪了。”

白萝:“……”

竟无言以对。

苏拢月又兴致勃勃地接着道:“你想啊,韩教主是什么人啊,那可是邪教第一人啊,血.腥残暴,花样杀人啊!许公子却能因你而和韩教主杠上了,我想了想,除非那个人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否则,他如何愿意也搅进来呢?许公子也许不像他表面上那般,对你是没有感觉的。”

又拿手肘的有没有道理。”

白萝很迟疑,“是有些道理,不过……”

前方走出了一小段路的人终于意识到了后面的没跟上去,回头喊人,“拢月,你们躲在哪里聊什么呢?再不快点的话,若是错过了好时机我可就没什么好法子了。”

“来了来了。”苏拢月心情极好地应了一声,拉着白萝就往前小跑,还不忘在她耳边窃笑道:“白萝莫慌,只管大胆上去把他拿下,左右我与你姐夫都在你身后站着。实在不行,下个药什么的也成的……”

苏拢月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回到许绾白及周善文的身侧时,还善解人意地把不留神的白萝往许绾白的身上推,笑眯眯道:“许公子,我家白萝就先拜托你照顾了。”

许绾白弯了弯唇角,点了点头,就当答应了下来。

苏拢月暧昧地看了他们一眼,喜滋滋地拉着不明就里的周善文走了;这厢,许绾白看了看还倚在他身上的某人,“怎么?骨头软了么?站不住了?需要我帮你把没用的骨头拆下来吗?”

白萝即刻离了他几丈远。

许绾白却是袖子一甩,“既然好了,我们就快走罢,可别让你的那些小甜心久等了。”

小甜心?

白萝想反驳,可瞅着许绾白那一副看似温柔实则阴柔的模样,当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对她有意思?别闹了,这个据说可能对她有好感的人前一句话还是说要拆了她骨头的呢!她能做的就是,别白日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