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 43 章

一行人又脚步轻快地绕过了几个院子和亭廊,总算到了举办招亲大会的大院子。

拐过墙角,白萝差点被跟前人山人海的场面给震住了,心知爱热闹的韩教主为了能好好玩一玩,什么拐掠抢姑娘之类的行为定是用得很顺手,招亲当日来百八十个女子不在话下,却是没想到能集了一大院子的人。

密密麻麻。

站着坐着,躺着跪着;被双手双脚捆住扔在人群里的,嘴里还在不停咒骂着的……白萝看得目瞪口呆。

几个人顿在那边,一动也没动,只有周善文一脸天然呆道:“这是教主的做事风格,你们习惯就好。”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等擂台撤了,我就命人把这些姑娘安全送回去。”

全场又是静默了一瞬,才听得苏拢月小声道:“这韩教主似乎也太嚣张了……”

白萝却是气不打一处来,“何止嚣张,简直是禽兽!”

话音将将一落,一道人影从她的头顶上飞快地掠了过去,速度之快,白萝抬头之时硬是没看到人,只隐约听得有一个轻呵声;她身躯一颤,再次看向擂台之上那豪华坐席时,一个红色的身影就风骚地坐在了上头。

白萝:“……”

韩采薇不是已经缠着了韩教主么?为何他现在悠哉悠哉地出现在了擂台上的座椅上?白萝觉得,定是她看错了。

她对自己点了点头,“嗯,肯定是出幻觉了,韩姑娘的武功了得,怎么说也能挡上了那么个把个时辰。”

耳际却是响起了一道惊雷,“……你别如此骗自己了,坐在上头的那人确实是韩教主无疑。”

说话的自然是许绾白,他说这话的时候,唇角一直挂着一道笑痕,两只颜色幽深的眸子却是静静地看着擂台上头的那条人影。

一红一白,就这么隔着人海对上了。

白萝觉得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表情一调整,就痛心疾首道:“许兄啊,如今韩教主平安归来,想必韩姑娘定是落败了,也不知她这回儿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有人去照顾……”说到这里的时候,白萝猛地察觉到自己偏离了话题,若是许绾白怜香惜玉果真回去找韩姑娘把她丢在这里了,她还不是死路一条?

故而她停了停,把话题给带了回来,“咳咳,我的意思是,韩姑娘既然被韩教主打得那般惨,许兄是不是应该要替她报仇?”

方才还在与韩教主一本正经互瞪着的许绾白忽地回眸,似笑非笑看她,“我和她没半点关系,为何要替她报仇?再者,你又如何认定,韩姑娘落了下风就会被打得很惨,是不是忘了,他们本就是兄妹?”

这番话有理有据又合逻辑,白萝心知没忽悠过去,脑袋瓜却也转得飞快,“可是,如今我们也都是一条船上的,互帮互助是应该的嘛!况且,他们虽是亲兄妹,打起来的时候却是不打留情的,万一韩教主没轻没重的,一掌糊在她那张娇俏的脸上或者鼓鼓的胸上……”

白萝正欲晓之于理动之于情,却不想,身侧忽地又掠过一阵风,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肩头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清脆的声音,“咳,你们都在这里呢!”

这声音听着着实耳熟,白萝即刻就住了嘴,将将一扭头,韩采薇正双手叉腰拧着眉望着擂台之上的哥哥道:“韩云路真是个不要脸的,在我跟前竟还使了诈,骗得我大轻功追了出去,他却寻了个时机兜了回来!好在我机智,半途中意识到了他的狡猾性子便折了回来,果真看到他不要脸地坐在那上头,当真是气死我了!”

韩采薇十分不解恨地跺了跺脚。

白萝眨了眨眼,上前两步扶了扶她,“采薇,方才你和韩教主大战了一场,想必现在是受了重伤的吧?”

面上满是关切,又趁她背对着许绾白又正对着韩采薇赶忙给她眼色,试图让她顺着自己的话说下去,她也才好顺势把人甩到许绾白的怀里,促成一一桩美事。

可惜韩采薇是个耿直的姑娘,即刻就抬了手很是豪迈地拍了拍自己那让人想入非非的胸,“哼,区区一个韩云路如何能打得过我?方才若非是施了小计,我定要把他打得连这里都来不了的。”又见白萝眸子眨动的频率过高了些,反过来掐着白萝的两只肩膀,关心道:“唔,你这眼睛怎么了?看你眨得如此辛苦,该不会是进了沙子了吧?”

白萝:“……”

却是许绾白轻轻笑出了声。

白萝简直就要哭了,为今之计也只能假装眼里进了沙。

韩采薇作势要帮她要灰尘吹掉,苏拢月眼疾手快地拉了她一把,惊叫道:“哎呀,你看看韩教主,一直在看我们这里,他会不会又在打什么主意?”

韩采薇一听,立马把白萝往外一推,一不留神就把人给推进了边上许绾白的怀里;白萝想起方才他那个似乎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的轻笑,一个条件反射就准备从他怀里弹开,却是苏拢月一个瞬移,插在了白萝及韩采薇之间,又把白萝给顶进了许绾白的胸怀里。

“韩姑娘,韩教主武功十分了得啊,你若要过去和他打,千万要注意啊……”

“苏姑娘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韩采薇又重重地拍了拍胸脯,一侧头,目光如炬地盯着擂台上的人,“呵,韩云路你受死吧!”

这么一声喝,方才还妖妖娆娆站在边上的美人杀气腾腾地往擂台上头的男人而去。

且说白萝窝在许绾白的怀里,着实觉得有些不快活;又见他没有一丝动静,只有自己面红耳赤,越发尴尬。

却是一只手抬了抬她的下巴,“我听说你眼睛进沙子了,要帮忙么?”

白萝一抬头,即刻对上了许绾白含着淡讽意的眸子,当下就赔了笑脸,“啊哈哈哈,不用不用,这等小事我自己就能解决的。”正要退出,腰间却是搁着一只大手,白萝不免怀疑地多看了两眼。

许绾白也发觉了,清咳了一声,“方才若非是我扶着你,只怕你连我都要撞倒的。”

苏拢月却是暧昧地捂嘴笑,“看你们二人的姿势,当真是有点那个啥啊!”边笑边靠近白萝的耳边小声道,“你看我对你好罢,帮你遣开了韩采薇,又创造了你与许公子搂搂抱抱的机会。不用谢我,这是姐姐应该做的。”又眯眼把许绾白没换地方的手给瞅了两眼,喜滋滋道,“你看你看,他没推开你,也没把手收回去,许公子定是对你有那么一点意思的,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白萝讪讪的,一时竟不知要说些什么,只是脑一抽,忽地拍开了许绾白还环在她腰间的手,而后果决地退了出来,并没再多看他一眼。

却是四下瞅了瞅,“咦,姐夫人呢?”

眼睁睁看着白萝把用来谈情说爱的机会给拍掉了,方才还一脸喜庆的苏拢月即刻就拉下了脸,饶是姐妹,前后的语气却是相差极大,她白了白萝两眼,“这里是韩教主的招亲现场,他哪里还有空杵在这里?自然是去做事了!”

做事啊……

背后又是一阵打斗声,白萝已经习以为常,更是自动忽略了苏拢月恨不得要把她撕了的目光,厚着脸皮凑了上去,“姐姐,趁现在韩教主分不开身,我要快点相亲。”

苏拢月圆睁着两只眼睛,“什么?这个时候你还想着相亲?”

“相啊,为啥不相亲?”白萝对苏拢月如此激烈的反应不理解,见她看了看许绾白,又张了张嘴,似是要说些什么,白萝果断上前逮着她一起向前走,“姐姐,你快带我去罢,时间不等人啊!”

苏拢月很被动,白萝却是趁机在她耳边道:“我与许兄是不可能的,姐姐死了这份心思吧。”

白萝说这话的时候,余光里正好凑出了一张脸,那张脸上的剑眉入鬓,眸子清亮幽深,唇角紧抿。

显然,白萝饶是俯在苏拢月耳边说,却是不小心被他听了去。

他神色深沉地看她,她却是条件反射般地咧开嘴笑了。

这会儿,苏拢月却似想通了一般,方才还走得磨磨蹭蹭的她忽地一把拉着白萝走得飞快,“那成,左右你都这般说了,我们就别浪费了时机了。”

而方才闹哄哄的擂台边上,因着韩云路及韩采薇蹦来跳去鸡飞狗跳的打斗场面而显得越发混乱不堪。

也多亏了从教里调过来的这数十名教徒帮着维持秩序,否则,光阴寺非得被掀翻了不可。

白萝一行人在又哭又闹的人海里走得十分艰难,左边的姑娘嚎得肝肠寸断,右边的妹子哭得梨花带雨,身为女子的她亦是看得十分不忍,忍不住扯了扯苏拢月的胳膊,“姐姐,她们委实可怜,不如我们……”

后面的帮帮她们四个字还没说出口,苏拢月就已猜出,“你觉得以我们的能力有可能吗?”

白萝默了默,不自觉地看了看身侧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