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零六 天作媒

晏久安一直将赵里仁封为座上宾,再不眼尖的都看出来了,这赵公子来头不小,都捧着让着。

大家怕赵里仁玩不开心,当即拿出笔墨,个人写了偈语,揉成纸团抓阄玩。

还不如待在家里绣小楷呢。赵里仁特没出息地想。

只有女儿家才该成天坐绣楼,男子就该多走动,多结交朋友。

可是这些俗世对赵里仁毫无吸引力,毕竟他从不追求功名,连考科举,也只是想体察笔下落第书生的心境。

除了编故事,一本又一本地出书,他找不到别的乐趣。

他似乎又要了悟红尘了,打开手里的纸团一看: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写这纸条的人也太没水平了,直接照抄了先贤的句子。

胡呦呦受王寡妇指点,变了半吊铜钱,雇了量马车,赶往春会场地。

到了目的地,她跳下车,这里的人比她想象的多,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热闹的地方了。

人一多,她不敢声张,缘路嗅着赵里仁的气味。

走到一个投箭的小摊附近,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恩公真的在这里。

再没走躲远,她就望见水边小亭中,坐着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他背对着她,可她一眼就认出他来。

恩公光是背影都那么帅!

看样了没多大毛病呀……

她恨不得马上飞进他的怀里。

可此时,她踟躇了。

恩公肯定不认识我,她就说她是那只狐,可这样还不把周围的人都吓跑?

再看周围,一片春日融融,太平安乐的景象。

胡呦呦一跺脚,叫苦连连:剧情平铺直叙,毫无新意,让我怎么现身与恩公见呢?

她正觉得焦头烂额,呼听见一声友好的问候:

“姑娘是不是洛水上头来的胡呦呦?”

胡呦呦身边并没人,她吓得花容失色,是谁?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她没敢答应,忽然瞧见一旁的桃树上,长着两只眼睛,一大一小,直溜溜地盯着的。

我的娘诶!

来往的游人似乎看不见那桃树上的眼睛。

“我是桃树仙。”桃树自我介绍道。

是仙?

跑啊,可惜胡呦呦腿都吓得不听使唤了。

“不用担心,本仙还未做成桃木剑,不管收妖的闲事。”桃树说。

胡呦呦听他这么说才放心,确实,以往听村里的老人讲过,道士们爱用桃木做的剑,因为桃木天生辟邪。

“我不是坏狐狸,从没害过人。”胡呦呦戳戳两根食指。

“本仙知道。”桃树晃晃枝桠。

“起风了,”路旁经过的人看看树,望望天:“天色渐晚,是该打道回府了。”

胡呦呦急急地看着不远处亭中的那个身影,生怕赵里仁站起来要走。她看了看,觉得那群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显身是来帮你的。”桃树闭上眼,一副故作高深,还不怎么乐意的样子。

一棵仙树要帮我,是真的?

“谢谢仙树,我想和恩公先认识。”胡呦呦没有多想,只觉得一棵仙术没必要哄一只小狐狸什么。

“此事简单。”老桃树信心满满道,又没有下文,简直故弄玄虚。

“仙树宅心仁厚,不知小狐如何报答仙树恩情。”胡呦呦殷切地看着桃树。

“不许姑娘现报,”桃树轻轻摇头:“日后姑娘若飞黄腾达,千万别忘了十里桃林里,我这棵老树。”

“桃树爷爷的恩情,小狐没齿难忘。”胡呦呦拱手道。

“待会儿我派人去把你心上人叫过来,等他过来,我再让他仔细看看你,你只管让他看就好了,既然看了,我就问他对你感觉如何。”

桃树爷爷这是要变成我的家长,好推荐自己孙女么?

胡呦呦十分信任地看了桃树一眼:“那就这么办。”

桃林里,最不缺的便是桃树。

老桃仙不知从哪里召唤出一个桃花眼的小厮,遣他去请人过来。

自己摇身一变,成了一气质端庄的老翁。

果然,桃木变的人,就是不一样,一身正气,一看就是个好人。

胡呦呦扶他在路边石凳上坐下,侧脸看见亭中那个,顺着小厮手指的方向看过来。

她避开他的目光,心里砰砰直跳。

她用余光感受到他正一步步地靠近。

心中像是有只活蹦乱跳的小鹿。

晏久安一群人正玩得高兴,被忽如其来的小厮打断,都回头看见了远处的爷孙俩。

其中一个反应快,道了声“赵兄好福气。”

其他一伙立刻起哄开来。

赵里仁没想到今日有这番奇遇,好奇地望了一眼,答应随小厮过来,一探究竟。

“小生赵里仁,见过二位。”他颇有礼貌。

“小老儿姓陶,这位小姐是我的干孙女,姓胡。”老陶捋了把胡须,“方才冒昧将公子请来,只因小老儿前几日求得一卦。”

“哦?”赵里仁挺胸抬头,始终未看胡呦呦一眼,长辈面前,他如何能放肆。况且尚不明白老者找他来的用意。

“敢问公子是否生在道观,无父无母?”老陶苍声道。

赵里仁脸上一顿,明显有些惊讶,“陶老先生如何知晓?莫不是认识小生双亲?”

“确实如此啊!”老陶擦擦眼睛,“可惜你父母走得早,看不到你成亲了。”

赵里仁又顿了顿,他对那早逝的父母并没什么亲情,不知这突然冒出来一个老头,提到他过世的父母作甚。

他斜眼偷瞄了一下老者身边的女子,她羞答答地低着头,不知容貌,身材有致,内忖道:难道……

“呦呦啊,你呆着做甚,还不见过你赵哥哥。”老陶悄悄把胡呦呦往前推。

“赵哥哥好。”胡呦呦别着内八字,站到赵里仁面前。

赵里仁心里瞬间紧张起来:竟、竟然猜中了。

“抬起头让你赵哥哥看看。”老陶摆出一副喜极而泣,老泪纵流的神情。

胡呦呦缓缓抬首。

老陶神不知鬼不觉地捏了个诀。

桃花纷纷落下,十分应景。

赵里仁看着眼前美娘子,讶然。

小娘子眉目含情,爽朗一笑,露出一对洁白的小虎牙。

他也情不自禁地回以一笑,这一笑,仿佛就是天长地久。

四目相对,有股泉水,汨汨地流进了他枯竭的心房。

静静地看着她,觉得那双凤眼有些眼熟。

这难道是上天做媒?不然,桃花怎忽地飘了起来。

他觉得头晕目眩,被忽如起来的幸福撞了个七荤八素。

“这位妹妹,好生眼熟。”赵里仁抛出了一句,连他的戏本里都不屑用的烂俗搭讪语。

他微微垂首,双脸绯红。

“恩、赵、赵哥、哥,说笑。”胡呦呦更是一点出息没有,舌头打结,结巴上了。

“哈哈哈,”老陶笑道:“呦呦紧张了,所以结巴了,赵公子勿要误会。”

“是、是的,紧张。”胡呦呦的人语水平极速退步。

“无妨。”赵里仁说着,又偷偷看了呦呦一眼,别开头,胸口跳得厉害,从来没有过的心动。

“赵公子,你爹娘与呦呦的爹娘早先订过娃娃亲。这你可从旁人嘴里听说过?”老陶稳住局势问。

赵里仁摇摇头:“未曾听说。”

虽然他常拿“家乡有位未过门的妻子”搪塞思慕他的人,可从没想过说着说着就办成真的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悠悠抬头,却被吓了一跳,这桃树为何秃了。

老陶这才发现头上的桃花都落光了,他嘴角抽了抽:为了帮月老的忙,这点布景费不算什么!

“啊!”老陶惊叹一声,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原来如此,果然应验了啊。”

“嗯?”赵里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于是老陶解释道,当初胡家与赵家失散,胡家又刚好得了个小姐,就帮小姐去求夫婿的去向,某道观抽了个签,指明了这二十年后,这对情侣重逢的景象,桃花落尽便是其中一景。

赵里仁跟着念了几遍传说中应验了的诗句,果然句句都成真了。

他忽然有个念头,想找到自家祖坟,拜一拜。

“今日皆大欢喜,老朽做东,请赵公子那几位朋友一同吃饭如何?”老陶哈哈说。

赵公子没有推辞,转头神采飞扬去找晏久安几人,分享此刻激动的心情。

胡呦呦唯唯诺诺有些担忧,她从没和人一起吃过饭,而且桃爷爷是仙品,仙品不是都不沾五谷吗?吃饭怎么能行?

她把心头担忧的向桃树吐尽。

桃树拍拍她的头说:“不用担心,老朽帮你帮到底。一定让你的心上人,八抬大轿娶你过门。”

过门?成亲?

这个人情欠大了,哦,是仙情。她隐隐担心未来她还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