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六八 挨刀子

身旁不远有一处小小的荷塘,文昌踱步走到荷塘边,剥开一颗蔗饴,丢进池子里,“晏公子,我们也算朋友了吧……”

“是朋友。”晏久安走过来。

“如今文某有件烦心事一直解不开,你且听我说说行吗。”

晏久安点头,转头看看文昌,又看看池子里,刚才那颗糖已没有了踪影。

“我曾经有这么一颗饴糖,十分甜蜜。可如今它融入了荷塘……”文昌顿了顿,继续道,“更确切地比方是……它被丢进了海洋之中。”他看看晏久安,“你觉得我饮海水,能尝出甜味吗?”

他的记忆如海浩瀚,而与胡呦呦的曾经,不过是大海之中的一颗糖。

晏久安何等聪明,终于明白这新晋驸马爷恐怕和郡主之间有了矛盾。所以言简意赅,不愿多说地应了句,“珍惜眼前人吧,给海水源源不断地注入甜蜜,总有一天,海水也会变甜的。”

转眼已是冬至,皇宫里灯火如昼,文武百官以及各个家眷济济一堂,热闹非凡。陆天霸上奏称胡呦呦身子弱,不便出席,就只带了文昌一个来到宫中。美酒佳肴,歌舞升平,有人开始向小皇帝敬酒,歌功颂德,赞扬太平盛世。

文昌身在凡间,心在天庭。只因方才收到一封天书,文曲寄来的,说魔界现在并没动静,没有为了殷淳熙甘愿乞和的动向。

看来魔尊是要弃子了,将来的仙魔之战,难道真的无法避免了吗?

他心思正在这上面,忽然看见惊人的一幕,一个敬酒的武官身边带着一个男仆,那仆人忽然站起来冲向龙座,手持一把尖刀。

“护驾!”所有人都惊慌起来。

唯独小皇帝下手紧挨着的陆天霸神色镇定,紧挨着陆天霸次座的便是文昌,也就是说,现在能救皇帝的,只有他们两人了。

陆天霸闻声未动,倒是文昌冲上了前,他没法当着凡人施展仙术,只能拿身子去挡,然后假装流血。

小皇帝惊慌失措躲到了晚一步的护卫身后,原以为刺客刺杀失败,会劫持文昌作人质,然后抽身逃脱。没想到刺客戾气太盛,刺不着皇帝便连人质也不打算留了,看来是做好了准备不打算活了。

他连刺了几刀文昌的要害,根本不给文昌反应的时间。

好吧……

普通人的胸膛被这么捅成蜂窝,早活不成了。文昌只好装死……

他刚“死”,刺客就被御林军扑上来制服了。

“留活口。”小皇帝下旨道。

“你是谁?”陆天霸也刚从呆滞中恢复过来,盯着众人狐疑的目光,走到刺客面前。

不用说,历经沙场勇猛无敌的六王爷方才的表现……似乎是有意没去救驾啊……

文昌此刻抛开假的肉身,隐私走到陆天霸身边,终于体会出了一丝蹊跷,蹙眉问道,“陆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宝沣会英雄好汉,除佞臣杀狗皇帝!”刺客豪情壮志地喊道,啪啪,立刻挨了护卫两耳光。

陆天霸暂时没时间解开文昌的问题,当务之急是要审问这个刺客。宴会中途结束,百官退下,刺客被塞住嘴打入了天牢。

当场死了个驸马,小皇帝吓得不请,他脸色苍白道:“朕龙体抱恙,剩下的事有劳六皇叔了……”说完就闪了。

百官们倒是有些佩服这位六皇叔,自己的女婿当场被捅死,他竟然还是神情自若。仔细瞧瞧这位皇叔,还算是个人,不是妖怪什么的,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了——六皇叔努力隐忍着愤怒。也不知道是刺杀失败,还是为了死去的新驸马。

文昌一路跟着陆天霸,陆天霸正眼都不瞧他一下。

“难道本仙做错了?”文昌不禁反思。

夜半时分,陆天霸的房里,嘭地一声,陆天霸一掌拍塌了桌子。

以凡人之力,这一掌充分显示了陆天霸的愤怒。

“你不该救他。”陆天霸隐忍着,没当场扒光文昌的毛。

文昌想了好几个时辰,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弥天打错。尤其是在仙魔即将大战的关键时刻,他让一枚猛将错失了飞升回班的机会。

“你可知道今日你救的是谁?”陆天霸一张脸铁青,凑到文昌面前,恨恨地看着他。

“是玄武元帅吧?”文昌嘴唇未动,传音对陆天霸说。

陆天霸脸上顿时青筋突起,怒意更盛了,似乎在说,“知道你还敢救?”

文昌赶忙道,“本仙也是刚刚才想通。”他沉默了一下,露出疑惑的神情道,“魔界,包括仙界获得消息都是‘玄武下凡历情劫’,元帅来历情劫诶,现在就万万不能死在刺客手里。陆将军为何要看着他死?”

“哼,”陆天霸冷哼一声,拿出笔墨,在纸上写了四个字“命债命偿。”

文昌仍然不解,陆天霸已将方才写字的纸条支到油灯上烧了。

文昌将屋子用仙术封起来,这等天庭机密魔界的不能听,凡人也不该听。

陆天霸长吐一口气道,“元帅曾经误杀过一个凡人,现在让凡人杀他一次,便能抵清命债……那个刺客就是前世被元帅误杀之人。”

眼下首先要保住刺客的命,然后让刺客再杀一次皇帝了?文昌皱起眉头。

今天在场的人中,若有一个是魔族的探子,那么玄武的身份应该已经暴露了。

所以当务之急,是把小皇帝和刺客都保护起来,不让魔界劫人。魔界一旦将人软禁,可能会用各种方法,让小皇帝和刺客永世不能超生。那天庭第一的玄武元帅,便永远也回不来了。

如今后果十分严重,文昌当即修书信,画了只鸟向天庭报信。

皇帝正在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竟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救命啊!”六王爷府上响起一个男孩的尖叫,管家来敲门,哆哆嗦嗦道,“王,王爷,皇上醒了。”他没想到他家主子真敢密谋造反,如今竟连皇帝都劫持到府里来了。

天帝得知情况,反应迅速地派了几个仙将下来助阵。一个装成六王爷,一个装成小皇帝,两个仙人替驸马的假尸首发了丧。文昌带人回天的时候,竟然在哀悼的人群中瞥见了晏久安和他老爹晏近恩。

对晏久安他深表歉意,于是百忙之中抽出一只手,在晏久安头顶上拍了拍,赠了他一缕细细的文泉,对于一个凡人而言,这点文思已经能登得上天下第一才子的宝座了。

一行人回到天上,小皇帝只叫自己在做梦,竟然梦游天宫,见到了这么多的神仙。

天后把小皇帝叫到身边,恋爱地摸摸头,“许久不见玄武小时候的样子了,长大了只会板着脸做他的元帅,一点也不可爱了,本宫倒是有些舍不得他死……”

“死?”小皇帝顿时惊恐地离开天后身边,扯扯陆天霸的衣袖,“皇叔,为什么你们要害朕,皇叔,朕为什么要死?”

陆天霸恭恭敬敬地答道,“直儿(刁直,皇帝本名),你其实是天庭第一元帅玄武大仙,而本王其实是你的手下陆天霸将军。”

“胡说。”小皇帝瞪着大眼睛,难以置信。

天后遂叫人抬来了一面前世镜,让小皇帝拿着看。小皇帝看完,依然不信,毕竟是个小孩子,哭着囔着道,“朕不要做这个噩梦了,朕要醒过来!”

大家正一筹莫展,忽然又听到一个噩耗……那个刺客咬舌自尽了……

“……”陆天霸满是后悔,怪自己到了天庭就放松了警惕。如今刺客不在,谁又来帮助玄武恢复仙身呢?只怕是又要蹉跎一世吧?

几个仙人老不要脸地把小皇帝哄到轮回镜面前,一把将人推了下去。

这一回推人的是文昌,文昌耷拉着脑袋,没想到有一日他也要反过来害别人。

“去吧,帮助刺客刺杀玄武元帅的任务就转交给你了。”陆天霸说完转身离开,语气里仍藏着一股怒气,怪文昌胡乱挡刀。

陆天霸身子移开,文昌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腹部圆润,那身影一闪闪到了他看不见的地方。

是胡呦呦,她来送他一程。

文昌满脸愁绪,扭头飞出天界,到地府去查玄武的去向了。

玄武这一世投胎,成了一个镖局的少爷。天道自有安排,果然刚遇见玄武,文昌就找到上一世的刺客,这一世的镖局表少爷,可惜这个刺客竟然是个身板子弱的病书生,见到杀鸡都能晕过去,更别说杀人了。

说来说去,只能等玄武去激怒病书生。啧啧,他文昌老脸都快挂不住了,过去一万年,何时做过这种挑拨离间的坏事!

这两兄弟原本还相互好得很,玄武今天给表兄送支人参,明天又送块燕窝。那表兄也是,尽心尽职替姨夫督促少爷的功课,亦师亦友,好得不能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