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六九 丑核桃

镖局两兄弟如何反目的,文昌串通司命将各种细节瞒了下来。总之,表兄的刀插到了表弟胸口,那表弟刚咽气,从他身上悠悠然冒出一个神仙,还穿着铠甲,是玄武仙君没错了。

这边玄武刚恢复仙身,与文昌一同飞回天界,半路就遇着个小仙童,冲着文昌宏声喊,“恭喜文昌仙君,呦呦夫人生啦!”

文昌定了定神,才被玄武催促道,“文昌仙君还不去看看?哈哈哈,天霸竟然荣升外祖父了。”

文昌殿里一片祥瑞之气,管户籍的神仙和陆天霸站在外厅里,拿着笔追在陆天霸身后,“将军将军,这孩子要叫什么名字?”

“姓陆,其他的某不管。”

文昌刚回家便听见陆天霸这样说,道贺的仙人济济一堂,看见文昌身后的玄武,更是惊叹不已,“玄武大帅终于回来啦!”

登录户籍的神仙见文昌回来了,又凑到文昌跟前问,“文昌仙君,陆将军方才说,孩子要姓陆,您意下如何呢?”

文昌看看陆天霸,这老家伙也已经恢复了仙尊,先拱手道了声,“恭喜陆将军回朝。”接着转头对户籍神仙说,“本仙随陆将军意见。”

“呀,文昌仙君这是打算入赘了啊?”文曲也贴过来,伸长脖子往后厅里瞧了瞧,嘟哝道:“怎么还不出来?”转头又对文昌说,“你刚好今天回来,莫不是算准了今日你要做父亲了?”

文昌没有回答,反问文曲说,“嫂子也在里面?”

文曲点头。

只听见里面白素贞的声音传出来,伴随着哗啦啦的水深,“这孩子长得真美!”

文昌听了,垂首默念道:是个女孩儿吧。

不一会儿,白衣娘子抱着个大胖婴儿出来了,因没料到孩子爹已经回来了,先瞧见了陆天霸,就把孩子报给了陆天霸看。

“是男是女?”陆天霸揪这眉毛,似乎很在乎这个问题。

白素贞打开交叠的襁褓给陆天霸看,陆天霸顿时喜上眉梢,仿佛今日当爹是他一般。

“素贞,这边。”文曲挥挥手招呼一声,白素贞才看见文曲身边的文昌。

“哟,文昌仙君回来了!”白素贞快步走到文昌面前,将宝贝推给了文昌,“恭喜啦,是个儿子!”

文昌脸上有些惊讶,彷徨,忐忑不安地抱着自己的骨肉。也低头看这孩子的长相,这么一看反倒吃了一惊……

陆天霸似乎还没看够,跟了过来,低头端详外孙子的相貌。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他抬头看看抱着孩子的文昌,终于毫不心甘地承认了一个事实,这孩子竟然和赵里仁长得不像,反而就是活脱脱的小文昌。

“这是你恢复仙身之后怀的?”陆天霸眼底迸出火花。

文昌很是无辜,瞪大眼睛看着陆天霸,“将军不信任本仙仙品?”

陆天霸却听岔了,以为文昌在讽刺他,你的仙品没我高,我是一品神仙,对你女儿动手动脚又怎么了?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一拂袖背过身去。

孩子咿咿呀呀竟然说起话来,引得他好奇腆着老脸,转身逗孙子说,“乖孙孙,告诉爷爷你在说什么啊?”

那眉眼与文昌极相似的小孩,看见陆天霸便笑了,“呀呀~”好像在喊爷爷一般。

管仙籍的小吏凑过来,着急想要交差,“将军,你家孙孙要叫什么?”

陆天霸瞥了文昌一眼,“你是孩子爹,你取。”

文昌抿唇点点头,若有所思起来。

殿里的仙仆正招待宾客,忽然听到门外报道,“无绾仙子到!”

文昌的思路一下被打断,心里咯噔一声,始终不忘记这段姻缘,其实是拜无绾所赐。这会儿无绾登门,难道是真心来道贺的?他收起不好的想法,把孩子交给白素贞搂着,走上前去迎接无绾。一帮子碎嘴神仙又开始低声八卦起来,都知道无绾几十年前表白被拒绝了,在天界,相当于一两个月前这两人还是有希望成为一对儿的。

无绾倒是很大方,一脸真诚地笑容,凑到孩子边上,“这孩子胖嘟嘟地真可爱。”转头对文昌嘻嘻道,“尊夫人呢?”

文昌指了指说,“在后厅呢。”

“小仙可以去探望探望吗?”

无绾争得文昌的同意,先向陆天霸道了喜,然后去了后殿。

文昌继续替儿子想名,好名字太多了,琢磨来琢磨去,始终拿不定主意,遂将备选的名字一一写下来,交给宾客,让大家替他参考。

陆天霸极看中上司玄武,先将纸条捧到了玄武面前,玄武摆摆手,示意他不想参与这事,忙着喝了两杯酒,然后和也是刚到的北斗说话,两位大帅的神色却没有那么轻松。

天庭的神仙难得遇见生孩子这样的喜事,外厅正因讨论孩子的出生正热闹喧天。忽然看见无绾急急忙忙地跑出来,在人堆里瞧见文昌,惊慌失措地说,“仙君快来看看,你的夫人快要不行了。”

“怎么会?!”陆天霸大惊失色,再看一边的文昌呆若木鸡。

两人约好了似地一同迈开步子,争先恐后地冲进后厅,现在也顾不得什么“男人不能进产房沾血气”的规矩了。

房门没关,幸甚此间天帝无风无雨。文昌看见胡呦呦躺在床上,旁边放着血红的大盆。

流了这么多血?文昌心里咯噔一声。

陆天霸竖眉指着一旁的产婆神仙,“你们送子殿的人都是吃白食的吗?凡人是拿大出血没辙,可你是神仙啊!你怎么能让她流这么多血?”

产婆神仙苦着脸说,“将军,呦呦小姐怕是被胎儿吸收瑞气太多,所以生出孩子身子骨一下子就跨了。老身用了很多办法,没辙啊!”

陆天霸气得胸口起伏,趴到床边看看胡呦呦,胡呦呦血色苍白,脉息微弱,“文昌,她还有救吗?”

文昌摇摇头,老实地说,“不知道。”

他眉头紧皱,和陆天霸合力将胡呦呦穴道封住,却怎么也不起作用,产婆在一边说,“老身已经试过了没用,方才无绾仙子也试过了,还是没用。”

文昌心急如焚,一把将胡呦呦抱起,胡呦呦还有一丝微弱的意识,缓缓睁开眼,看见文昌虚弱地叫了声,“夫君。”

“去哪里?”陆天霸紧跟着文昌。

“丹殿!”文昌一说完,顿时发现自己急昏了头。此时丹殿只有一两个药童,而丹殿那位大仙现在身在北极。若是找他,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不知谁人向天后报了信,天后没有露面,却差人送来一只血参。不用说,自是冲着陆天霸的面子送来的。陆天霸和文昌根本没有心思叩谢,文曲和白素贞抱着孩子代为跪下。

只见文昌和陆天霸急匆匆的身影闪到文昌殿外,忽然停下了。

殿内众神仙心照不宣,已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大概是人已经没了吧……没想到“世事无常”,对神仙也是如此。前一刻的喜事陡然变成了哀伤,一帮神仙脸上都挂着哀伤。

陆天霸极度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让文昌放下胡呦呦,就地从背后给胡呦呦灌真气。

陆天霸沙场见惯了生死,见胡呦呦确然没救,神情肃穆地站起来,闭目不语,老泪在眼眶里打转,不想让别人看见,只给旁人留下一个悲伤的身影。

文昌见他这样,呆呆地说,“还是热的。”一把抱起胡呦呦往南天门外走……

“你还去哪儿?”陆天霸喝住他。

“一定还有救。”文昌丢下这句话,一眨眼连同胡呦呦的尸身一起消失不见了。那速度比多年前那场事事故更快。

“陆将军由他去吧。”无绾走向前来劝说,“您放心,这孩子不是没了娘就没人爱了。”

陆天霸转头,看见自家孙子在无绾怀里,亮汪汪的眼珠转来转去,看见陆天霸又呵呵呵地露出了一口没牙的牙梆子,并不知道方才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按理说,陆天霸应该替孙子办场出生宴,或者替胡呦呦办场葬礼。可他什么都没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玄武殿一头埋进了军务之中。他孙子今天在无绾手里养两日,明天在白素贞手里养两日,天后见这孩子可怜,额外开恩不仅立刻安排了户籍,还赐了个小名,叫“丑核桃”,寓意孩子的命像核桃一样硬,而“丑”是凡间的一种说法,小时候要反着叫。

千里冰封的北极,文昌跪在水晶宫外,任风霜打在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