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七三 静夜思

就是那只青螃蟹了。

哪怕变成了人,这螃蟹也没脱离螃蟹的面貌,两只蟹眼鼓鼓的瞪着文昌,“仙……”

文昌食指竖在唇边,示意他噤声,“另寻他处说话吧。”

核桃见卖糖人一路跟着他们走,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到了一个偏僻角落,三人腾地飞上了天,飘在空中四处无人,安静极了。

蟹君给文昌磕了个头,“那日若不是遇见文昌仙君,小蟹没有今天的造化。”他将玄武殿之后的事娓娓道来。原来玄武得了卞央给定春吃的那味方子,想要在天庭推广。只要有这味丹药,众仙堕魔似乎就没有那么可怕了,大不了大家一起变成妖,重新修炼呗。

不过在推广之前,玄武依然不信邪地拿青蟹做了试验,果然青蟹如今变成了妖,玄武见这蟹本性还有救,就把他送给了长江河伯,河伯派他潜伏在民间,随时纠察潜伏在凡人之中的魔族。

看这蟹如今的样子,似乎已经立过功了,否则河伯不会放过一个妖和小孩子频繁接触的。能大摇大摆走在街上,而身边没有跟着别人,应该已经获取了河伯一族的信任。

“你们从捉到的人嘴里,问出什么最新的消息没?”文昌问。

蟹君吃惊,没想到文昌竟然知道他们已经捉到俘虏了。他眸光一暗,眼底有些悔恨说,“捉是捉到了两个,可他们当场就死了……”说起来,语气里还有些惋惜的意思。

“嗯?”文昌见他立场不太坚定,所以质疑了一声。

青蟹连忙摇手说,“仙君可别误会小蟹了,小蟹是觉得现在天上政/策那么好,连我这种魔族都能渡化成妖,他们两个要是原意的话,也可以改过自新,过上阳光的生活,何乐不为。可惜魔尊既然派他们潜伏,必然是挑选了得意门生,和小蟹这种只求平安的小魔不一样。定春姐姐也有人接受,可见我们魔族复原妖族生活是有希望的。”

他顿了下,看看文昌,拱袖做了表明忠心的总结语,“小蟹一定极力协助各位仙君,完成渡魔大业!”

原来地上的河伯一族喜欢吃这一套,油嘴滑舌不嫌自己聒噪的一类。

他不禁想到无绾将来的命运,以无绾的性子,将来这方天地说不定要出一个女河伯呢。可那是三界太平的情况……若魔界攻打过来,河伯一族几万年来福泽广阔,专心于安养生息,恐怕没有几人有能力站出来抵抗魔军。

他低头看看核桃,无绾这个干娘到底认对了没?

小家伙见大人们已经说完话了,摩拳擦掌地想要看蟹君捏糖人。那只蟹为了讨好文昌,卖力地给核桃吹了十几个糖人出来,依次排到核桃面前,可核桃见了都摇头。青蟹很苦恼,核桃给他招招手,示意他蹲下,踮着脚凑到他耳根子边说了什么。

蟹君站起来看看一旁好奇的文昌,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要你吹什么,还难道你了不成?你不是什么都会吹吗?”文昌淡淡道。

青蟹看看小家伙,小家伙也做了“嘘”的动作要他保密。

文昌越发好奇了,狠狠瞪了青蟹一眼,那青蟹承不住压力,摊开手向文昌卖惨说,“小仙君要我捏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那没见过的人我怎么捏?”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说好要保密的!”核桃在一边干着急。

青蟹看看文昌,文昌点点头——“就依他的。”

核桃嘟着嘴,垂头丧气道,“白婶婶说爹爹是天下极聪明的神仙,刚才蟹叔叔那么说,爹爹肯定都猜到核桃想捏的是谁了。核桃本来想给爹爹一个惊喜,结果现在就露陷了,哼。”

文昌本来还不肯定核桃的秘密,现在听核桃一通抱怨,终于肯定了他的想法。

“对了仙君,”青蟹说,“上回您带着我从北极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天庭,而是去了地府……您要找的人,现在找到了吗?”

文昌笑而不语,他遣走了青蟹,将核桃抱起来说,“核桃,你今天走了许多路,累了吧?”

核桃摇摇头,“只要和爹爹在一起,不管走多远都不累。”

文昌笑了笑,抱着孩子回河伯府上。

核桃腿短,爹走一步他要走两步,不累是不可能的。嘴上说不累,可刚进了父亲的怀抱,眨眼就睡着了。梦里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文昌的前襟,搞得他进了河伯府就被客人们围观,“仙君竟然也会带孩子”“啊,多有爱的画面啊……”云云。

河伯家人替小孩安排了一间客房,文昌把核桃放到床上。无奈核桃仍然紧紧抓着他,他就势侧身躺下,迷迷糊糊也睡了一觉……

不知过了多久,儿子把他摇醒,“爹爹,我饿。”

差点忘记,核桃现在还在长身体,是需要进食的。

文昌带着核桃推开屋门,发现外面天色已经黑了,河伯家的下人大约还在应付宾客。他们这厢一个仆人都没有,文昌遂带着核桃找到了人家的厨房。一个小厮正守着一个小炉子温酒,见文昌牵着核桃进来,忙站起来问,“小仙君饿了吗?主子特意吩咐过,所以小的们给小仙君留了饮食。”

他走到一口锅边,里面盛着一些精致的餐食,冒着热气。

核桃眼睛放光,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小厮要帮核桃把饭送到客房,可核桃似乎等不及了,挥挥手说,“就在这里吃吧。”刚说完就触到了他父亲投来的鄙视的眼光,于是核桃不得不解释道,“小厮哥哥还要温酒,抽不开身。我就在这里吃,吃完了不用收盘子,省事!”

文昌心里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原来核桃是为他人着想才这样。

核桃个子矮,小厮找了一高一矮两个凳子,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凳子擦了又擦。

“行了,再擦也擦不成金子。”文昌忍不住的说。儿子从小就受人这般伺候,长大了会因此变成一个纨绔吗?做父亲的不禁担心起来。

核桃终于坐下吃到了饭,一边吃还一边不忘往小厮脸上贴金,“你们河伯府的饭真好吃!”

文昌懒懒地靠在厨房门外,听见屋里小家伙懂事的话语,心里别提有多欣慰了。呦呦走了,却给他留下这么大一个宝贝。他望着远空,泪水交织。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后知后觉你已经离开我……所以说啊,爱要坦荡荡……遮遮掩掩到如今只剩寒夜寝凉。

“爹,抱我。”核桃吃完饭,抹抹嘴巴求抱抱。

文昌看他油腻腻的小手,皱着眉头将他抱起来。

一双小手竟然还不知安份,伸向了文昌的脸。文昌的嘴边忽然多出一个东西,他低头看看,肥肥的手指里捏着一块饴糖,好像是新郎的七大姑八大姨送的。

“爹爹,给你吃。”核桃把糖硬塞进文昌嘴里。

文昌嘴里触到甜丝丝的味道,一瞬间泪崩了。他知道这样会把他儿子吓话,可核桃什么都不说,竟然贴心地替他擦起眼泪来。

“爹爹一定是想娘了。”核桃软软地声音说,“核桃也想见见娘亲。”

温酒的小厮恰好托着酒出来,一不小心瞅见了文昌脸上的眼泪,自觉地低下头要走。文昌叫住他想叮嘱一番,怕人大嘴巴子。可核桃却从文昌身上扭下来,拉住小厮的裤脚说,“这位酒保哥哥,你刚才看见的事千万要替我爹保密。”

他回头看看文昌,文昌愣愣地回看着他,没想到孩子这么小竟然都懂得替父亲说话了。

核桃接着说,“酒保哥哥,我刚才捉弄爹爹,给他喂了一颗特别特别酸的糖,没想到都怕他酸哭了,所以都怪我不好。你就当从没见我父子二人哈!”

核桃友好地向小厮挥挥手,“小哥哥再见。”然后扯扯他爹,要他赶紧撤退。文昌会意,带着儿子飞快地消失了,独留小厮在春风里愣了愣,才迈开步子送酒去。

“小孩子不可以撒谎。”文昌严肃地说。

核桃却不以为然,“爹爹,你是大仙君,大仙君才不该撒谎呢。核桃替你挽回了面子,你都不谢谢核桃。”

这些天文昌忽然多愁善感起来,不知道这样机灵的核桃,未来是好是坏。

父子来到河伯家的院子里,院子里有棵大树吊了座秋千。核桃硬拉文昌与他坐下,可文昌一坐板子就歪了。“我推你吧。”文昌站到核桃身后,轻轻地推。

身后一道墙外传来宾客的喧闹,而眼前的院子里却安安静静,只有树桠发出有节奏声响,像隐隐地哀唤。

“算了算了,我不坐了,树伯伯都叫疼了。”核桃说,文昌遂停了手。

“爹爹抱我坐会儿吧。”核桃建议说。

呦呦也喜欢被人抱着呢,他默默地想。绕到秋千前面,将核桃抱在膝盖上坐下。他沉默寡言,都快让核桃以为他爹不仅聋,还是个哑巴呢。他小小的眉毛耷拉下来,阿杳说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担心地仰起头,可只能看见一张下巴。

文昌低头,看见儿子愁眉苦脸的,顿时懵看,方才玩秋千还挺开心,为何现在却不开心了?

“你在想什么?给爹说说。”文昌问。

核桃犹豫了一下,道出心中疑惑,“爹,天底下是不是有那么一种人……”他担心地看看文昌,“那种人有时会变成聋子,有时会变成哑巴。”

他继续发散思维说,“该不会有时候还会变成瞎子吧。”

文昌脸上浮起疼爱的笑容,“聋子,哑巴,瞎子,这三者一般都是一辈子的苦恼。不像肚疼,刚才肚子疼,过一会儿就好了。”

核桃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他转眼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爹,我听白婶婶说过,人死了会去地府等待投胎,要是神仙死了呢,会去哪儿?”

文昌沉默了许久,直到核桃翘首看看他,“爹,你又便哑巴啦?”

他脸肌抽了抽,突然明白原来核桃说的又聋又哑就是他。他知道核桃想问什么,所以心里想了许久的措词。

“仙人是不会死的,仙人只会消失,消失就是永远都会再出现了。”文昌淡淡地述说。

“啊,也就是我娘,核桃的娘再也不会出现了?”月光下核桃别着小嘴,“既然这样,爹还是重新娶妻吧,今天有好多婶婶想给你介绍的样子……”

“核桃想见你娘?”文昌反而问道。他感到这个小家伙有时候吧聪明懂事的像个大人,而更多的时候,其实就是个三岁孩童。凡间十五岁的孩子,应该早就明白生死了吧……

小家伙听他这么说,忽然跳下地,转身翘首以盼地望着他,“爹爹的意思是,核桃还能见到娘。”

“你娘的遗体就藏在北极之地。”文昌说。

“遗体?”核桃脸上忧伤以来,“遗体又不会动不会说话,不能听核桃念诗,不能看核桃长大,不能抱核桃玩耍。”

文昌把核桃搂进怀里,“核桃不要伤心,等爹爹把天庭地事处理完,就带你去找你娘的魂魄,你娘还未完全成仙,或许是有希望的。”

“所以爹爹上回带蟹叔叔去地府,其实是想找娘,结果没找到对不对?”核桃激动地说,“或许娘的魂魄还在这世间,爹爹带着我找啊找,总有一天会找到对吗?”

“对,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文昌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