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无理的人生 > 第21章 你懂的并不是我想要你懂的你懂吗?

第21章 你懂的并不是我想要你懂的你懂吗?

“咳咳!”沈式微故意大声咳嗽,把焦点拉回到自己这里,“请问孙老师您4月26号有没有去过你们园长的家里?”

沈式微问问题向来单刀直入,问题一抛出,孙老师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或者说你知不知道有谁在26号那天去过园长家里?”

孙老师听到沈式微的问题有些生气道:“警官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杀的园长吗?”

“您不用多心,我只是按照程序问话,您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上次来的那个警察小哥不是已经都问过了嘛,该说的我都说了,为什么还要问?”

“因为我还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想找您亲自问清楚。”

“那为什么只问我一个人?为什么不问其他人?你是不是怀疑我?”孙老师声音哽咽,要哭出来一般。

“您别激动,现在案子还在调查,还谈不上怀疑谁,我们只是把一切的可能性都调查一遍。”沈式微最怕女孩子哭,心里暗暗叫苦,自己果然不适合这种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尤其是面对这种柔柔弱弱眼睛里装着游泳池的女孩子。

“先擦擦眼泪吧,”欧阳佾递过一张纸巾,轻声安慰道:“你不用紧张,这只是程序性的问话,并不代表什么,如果你去过也不要紧,我们只是希望从你这里找到一些线索,好协助我们破案,并不代表你就是凶手。”

听欧阳佾这么说,孙老师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下来,“我......我是去过,但我没有杀她。”

“嗯,你慢慢说。”欧阳佾依然保持着轻柔的语气。

“园长因为生病一直没有来上班,我就想趁着休息去看看,然后看完我就走了,什么都没做。”

“你是几点去的?又是几点离开的?”

“我到她家的时候是9点半左右,呆了10分钟左右就走了。”

“去的那么早?”

“嗯,因为我中午约了人见面,所以就早点去。”

“为什么只呆了十分钟?”

“我去的时候园长好像刚起床,还穿着睡衣,她也没怎么招呼我,一直在洗漱化妆,所以就走了。”

“你去探病是空着手去的?”

“不,我买了蛋糕和水果的。”

问到这里,欧阳佾与沈式微相视一眼,沈式微接过话茬,“是什么蛋糕什么水果?在哪买的?”

“巧克力蛋糕和苹果,就在园长家楼下买的。”

问得差不多了,沈式微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离开前,沈式微向孙老师道别,“非常感谢你的配合,今天就到这了。”

“到这?”孙老师转过身才发现此时办公室里早就没了欧阳佾的身影,“哎,那位先生呢?”

“走了啊,”沈式微指了指大门说道:“我也该走了,您好好休息。”

孙老师急忙拦住沈式微,“他怎么走了啊!我还有事情问他呢!”

“工作结束就走了啊,他又不是这里的学生,总不能住这啊,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孙老师有些不好意思,面带羞涩的说:“能不能把那位先生的电话给我?我想......”

沈式微这才明白这老师的目的,说道:“孙老师,那位先生不是单身,我看你还是......”

“他结婚了?”

“那倒没有。”沈式微心想,他那种情况想结婚恐怕得去美国才行吧。

“那不就得了,又没结婚,机会均等,等他们分手了我就可以追他了啊!”孙老师满脸势在必得的样子。

孙老师的话让沈式微有些生气,反驳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哪有盼着人家分手的,再说人家分手也不一定会看上你啊!”

嘴上这么说,沈式微心里真正想说的却是:除非你变成男的,否则没戏!

孙老师见沈式微好像没有要给的意思,干脆换了一副强硬的口气,逼问道:“那你到底给不给!”

“不给!”沈式微回答的不带一丝犹豫,转身快步离开。

出了幼儿园大门,就见欧阳佾正一脸悠闲的靠在车上晒太阳;这个时候的阳光不像盛夏那样刺眼,也不像寒冬那样温柔,却足够明媚,足够温暖,打在欧阳佾的身上,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沈式微突然觉得,欧阳佾这人其实还不错,虽然偶尔有些轻佻,但其实也没做什么轻佻的事情,而且自己之前那么整他,他反而以德报怨,看来之前是自己太小气了。

“你怎么自己先跑出来了啊!”

“我不是给你使眼色说‘我先溜了’嘛!”

沈式微一脸不解,“你哪给我使眼色啦?”

“刚才我明明对你这样了一下啊,”欧阳佾说着对沈式微做了一个眯眼睛的动作,“你不是看见了吗!”

“你就这样一下谁看得懂啊!我又不会读心术!”沈式微学做了一遍欧阳佾的动作,“我以为你这是跟我确认她的口供呢!”

“我们俩会不会太没默契啦。”

沈式微别过脑袋,心想:我们俩要是有默契才是见了鬼了好吧!

“不过今天还真是多亏你了,真没想到,你还挺会哄女孩子的。”沈式微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为什么那么会哄‘女孩子’呢?天生的吗?”

欧阳佾苦笑了一下,看着沈式微说:“我也不是什么女孩子都会哄啊,真碰上个榆木疙瘩我也是没办法。”

“看来你经常哄女孩子啊?”

“哎,不是啊,我可不是什么人都哄的,”欧阳佾一脸认真的说:“我只哄喜欢的人和有用的人,懂吗?”

“懂!刚才那个女孩就是有用的人。”沈式微一拍欧阳佾的肩膀,说:“放心,我不会乱说的,走吧,去吃饭,今天我请客!”

“还是没懂。”欧阳佾无奈的摇了摇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