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原谅那个你爱就一辈子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吵醒的夜晚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吵醒的夜晚

第一百九十七章被吵醒的夜晚

“终于可以歇会儿了。”董丽捶着她有些酸痛的肩膀埋怨道。

董丽不放心夏妙,撇视了眼夏妙,见夏妙睡的香于是便愁眉苦脸的向卫生间走去了。

明宁对于萧啸提出来的要留下来在她家过夜的请求很是害羞,支支吾吾道:“萧大哥你今晚是要陪小丝一起睡觉吗。”

在一旁的景丝听了明宁的话,急忙微笑道:“宁宁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明宁看了眼景丝又撅起了嘴巴嘀咕道:“你们都有了共同的孩子了,肯定让我有这种想法嘛。”

萧啸呵呵一笑,道:“亏你想的出。”

明宁怕会说出让景丝不爱听的话,仍然嘀咕道:“那不是这样?”

景丝本来就不想让萧啸卷入她的感情世界,于是看着萧啸微笑道:“小萧你就别寻宁宁开心了,我看你还是回家住比较舒心,毕业我们这儿也不大,肯定让你睡不好。”

明宁赞同景丝的说法,心想道:“富二代住的房间一定很奢侈,我们这儿肯定比不上。”

萧啸很自主的看向了摆在客厅的沙发道:“沙发不错,我可以在客厅过夜。”

景丝看向沙发,又补充道:“晚上会很冷,在沙发上过夜容易伤害身体。”

明宁坐在一旁听着景丝说话有些犯困了,打着哈欠看向景丝道:“小丝我困了,你和萧大哥好好聊吧,我先去睡觉了。”

“好,宁宁先去睡吧。”景丝道。

明宁会房间后,客厅里就只剩下景丝和萧啸了。

萧啸懒洋洋的倚靠在沙发上,道:“真是舒服。”

景丝看着萧啸倚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模样,有些无奈。

景丝看向了挂在客厅的摆钟,心里觉得也是挺晚了,出于对萧啸的安全着想,妥协道:“那你就在这儿过夜吧,我去找张被子给你留着晚上冷时盖吧。”

萧啸没有理会景丝,只是勾着唇弧看着景丝的背影。

景丝回了她房间后,萧啸就躺在了沙发上,想要休息。

景丝找被子出来时,看到萧啸已经躺在了沙发上休息了,心想道:“一定都没有好好休息吧。”

于是就小心翼翼的走到萧啸跟前,见萧啸看着她时才知道原来萧啸没有睡着。

景丝把从她房间里边拿出来的备用被子微笑的递给萧啸道:“留着晚上盖。”

“你现在就给我盖上吧,晚上凉的时候我可不知道醒不醒的过来。”萧啸看着景丝道。

景丝没有理会萧啸说的话,把被子放置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看向萧啸微笑道:“我回去休息了,晚安。”

景丝说完,就回房间休息了。

萧啸看着景丝的房间门关上时,生气的喃语道:“真是个蠢女人。”

然后萧啸生气的侧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睡觉。

景丝回到房间没有立即休息,而是又从抽屉里拿出了胎教书,一边给她的胎儿哼着歌,又不时柔声的和胎儿讲故事。

夜就在景丝胎教的过程里逐渐入深,景丝安详的倚靠在床前酣睡。

“小言哥。”莺赢睡不着,叫唤着藤言道。

藤言没有理会,继续佯装已经熟睡。

莺赢见藤言没有理会,于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边看藤言的反应。

莺赢见藤言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来到了桌前缓慢的拿起了藤言的手机,想看一下里边都些什么让藤言着迷的东西。

因为她不相信藤言会入迷的浏览新闻。

莺赢打开了藤言的手机屏幕时,藤言已经在凝视着莺赢了。

莺赢没有想到藤言今晚没有给他的手机设置密码锁,高兴的看着藤言最近使用的应用。

莺赢逐一打开了藤言的最近使用手机应用情况,认真的看着藤言浏览过的页面,看着看着,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喃语道:“怎么什么都没有?”

莺赢不舍的把藤言的手机放回远处,低头思绪着是不是她太敏感了?

莺赢来到床旁时,正在钻回被窝里,对上了藤言的眼眸,吓了一惊。

藤言冷淡道:“都看了些什么?”

莺赢听了藤言的话身子一颤,随后编谎道:“我用信息功能编写短信,没有想到准备发送时发现是小言哥你的手机,我就放回去了。”

藤言看着墙上挂着的挂钟,依然冷淡道:“这么晚了怎么不直接打电话回复快些?”

莺赢显得慌乱道:“我不是怕打扰她嘛,所以才没有选择直接打电话的方式。”

“好,睡觉吧。”藤言依然冷淡道。

莺赢尴尬的笑了笑,躺回了被窝里。

莺赢见藤言没有再说话,于是和藤言聊心道:“小言哥,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当妈妈了,你猜我的心情怎么样?”

藤言还没有做答,莺赢已经开心的笑不停了,开心道:“我是那样高兴,也因为当母亲而觉得伟大。”

紧接着莺赢看向藤言道:“小言哥如果你当上了父亲,你会这么样?”

藤言原本是想打断莺赢,让莺赢消停会儿,到明天早上再叨唠,没想到,嘴角竟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

莺赢见了也高兴,顺势抱住藤言的身躯开心道:“小言哥,要不然我们今天晚上再发生一次好不好?说不准这次就怀上了呢。”

然后莺赢又喃语道:“母亲都盼着我们能够早些有个孩子呢。”

就在莺赢还沉浸在幸福的幻想里边时,藤言把莺赢抱着他身躯的双手放置到一旁起身道:“我到侧房休息,你也早些睡下吧。”

莺赢见了,又抱住了藤言难过道:“小言哥我知道错了,不该打扰你休息,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藤言犹豫了小会儿,还是放开了莺赢的手,道:“早点睡下吧。”

藤言冷淡道:“你不用对我这么好,这样会让我很愧疚。”

藤言收拾了被子和拿了枕头就走出门了。

莺赢很是心痛,缩在床头又哭泣了起来喃语道:“你明明知道我很爱你,还要说这样的话,让我这么难过。”

莺赢哭了好小会儿,抹了抹脸上挂着的泪珠拿起了她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景丝此时睡的正香,心想谁会在这么晚给她打来电话?一定是她在做梦,于是没有理会,继续睡觉。

莺赢见景丝没有接听她的电话,继续拨打景丝的电话道:“我过的不好也要让你不好过。”

于是,景丝的来电铃声又响了起来,景丝觉得不是在做梦,于是睁开了眼,迷糊的接听道:“请问您是那位?”

莺赢一听景丝接听她的电话了,没有回答景丝的问题,而是把藤言让她受的各种气撒在景丝的身上。

景丝听着听着,意识清醒了很多,知道给她打电话的人是谁了,但景丝不想和莺赢发生嘴角让莺赢对她或者明宁做出出格的事情,冷静微笑道:“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就这样,景丝把莺赢的电话给挂断了,为了防止莺赢再骚扰她,也把莺赢此时用来拨打给她的电话号码加入了黑名单,当然也忘记了把小武移除黑名单的事情。

莺赢话还没有说完,景丝就把电话挂断了,也让她很是恼火,也恼火藤言不爱她的事实,一想到这总让她的心隐隐作痛。

莺赢继续拨打景丝的电话,但是语音提示都是已经关机。

莺赢一时无奈,只能对着她盖着的被子发泄气愤。

景丝被莺赢的来电铃声吵醒后,自然睡不着觉,但是景丝没有脾气,又继续和胎儿说起了话。

景丝开心的指着她稍鼓的肚子挑逗道:“妈妈现在睡不着觉了,你们这两个小家伙知不知道妈妈在想些什么呢?”

景丝又自言自语的和胎儿道:“妈妈猜你们一定不知道妈妈在想些什么吧。”

景丝又笑了笑,然后继续道:“妈妈也不为难你们了,不给你们说话了,让你们好好睡觉。”

景丝就一直安静的看着她的肚子,直到她的眼睛疲倦了,她才能够继续入睡。

陈晓和萨莉两个人一起吃饭,聊的开心,于是萨莉就提议陈晓饭夜城继续夜生活。

陈晓因为景丝的事情心里边也郁闷,于是同意了萨莉的建议。

陈晓也不是特别开放的人,所以他只是喝了点酒,让萨莉自己去玩。

夜城里边的人逐渐散了时,陈晓看了时间,心里也觉得太晚了,于是就告诉萨莉要回去了。

萨莉虽然觉得有些扫兴,但是明天她也要上早班,所以只好同意了陈晓,离开了夜城。

陈晓上班的时候没有开车过来上班,所以此时陈晓回家只能打的,到了车上,陈晓问萨莉家庭住址。

萨莉一听陈晓问她家庭住址,警惕道:“看你文斯斯的不会是想对我有非分只想吧。”

陈晓被萨莉的话逗的开心,笑道:“我只是想让司机先送你回家,其他的可没有想。”

萨莉猜想道:“竟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要问我的家庭住址?该不会是想调查我吧。”

陈晓仍然觉得好笑,笑道:“刚才说错了,我现在纠正一下,是住址而不是家庭住址。”

萨莉凝视着陈晓道:“这还差不多,那就告诉你吧。”

萨莉说完,就告诉了陈晓她现在的住址。

陈晓听后便告诉了司机,让司机先送他们去萨莉说的地方

司机点了点头道:“好的。”

陈晓和萨莉继续聊其他的话题。

直到萨莉到家了,车内才安静了下来。

而司机则送陈晓到达陈晓指定的地方。

后半夜客厅里边发出了声音,景丝又被吵醒,便起身到客厅去,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景丝到了客厅,只见萧啸缩着身在睡觉,景丝猜想或许是觉得冷吧。

景丝环顾了沙发的四周,没有发现有其他的异常,倒是萧啸的手机亮着屏幕。

景丝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好奇心,把放置在一旁的被子盖在了萧啸的身上。

景丝正要回房继续休息,萧啸却拉住了景丝的手喃语道:“妈妈。”

景丝见了,猜想萧啸是做梦,想他妈妈了,于是又给萧啸盖好了被子就回房间里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