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灵御苍穹 > 第三百六十五章:曾经的茉画

第三百六十五章:曾经的茉画

如墨画一般的风光,袁轩看到了个田园小镇,一个小女孩正穿着一身白衣,嘻嘻哈哈的和其他小伙伴玩着,

就在这时,小镇的大门外冲出几个黑袍人,彻底打破了小镇内原本和平而又平静的生活,

这些人拿着个戒指,抓来一大堆小孩,其中有一个便是白衣小姑娘,她被那群粗鲁而又恐怖的家伙吓得直哭,把她那精致的小脸都给哭花了,

那群黑袍人将小孩们的手伸出来后,把戒指套在了他们的小手指头上,有些小孩一戴上戒指,那镶嵌在上面的绿宝石就会亮一下,随后那些小孩就会被带走,当然是十分粗暴的拽走,反抗的一律砍死,

当来到白衣小女孩那里时,戒指上的绿宝石闪耀的格外耀眼,那黑袍人明显是吃了一惊,随后抓起小女孩就走,将她扔给了个佐奴,

而那佐奴,就把白衣小女孩给带进了无悔岛,

进入无悔岛后,白衣小女孩害怕极了,又渴又饿,结果无意间便发现了能够心想事成的奇效,在她乱走的过程中,遇到了个穿着紫衬衫,戴着个绿色小皇冠的另一个比她大的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呀,”紫衬衫小女孩摸着比她矮不少的白衣小女孩的小脑袋问道,

“白……白茉画,”白衣小女孩用她那清脆的嗓声说道,

“真好听的名字……那我以后就叫你茉画啦,”

“那你叫什么呢,”白衣小女孩歪着脑袋问,

“我叫青麟哦,叫我青姐姐吧……”

“青姐姐……”

……

“轰,”

耳边一声巨响,袁轩猛的喷出一口血来,胸口像是被狠狠地砸了一拳似的向后飞去,撞到一块巨大的石头,将后者撞的稀巴烂,

而茉画那边,被一阵莫名其妙的冲击波给击飞了出去,身体砸在房子的墙壁上,那坚硬的砖石也被砸出了个裂缝,

烟消云散,夙米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只知道,袁轩和茉画两个人跟中了邪似的,然后就互相飞了出去,

袁轩先缓了过来,捂着胸口来到茉画的身边,冲她笑了笑,轻声道:“我今天的任务,算不算完成了,”

“咳咳……”

被袁轩这么一说,茉画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白袍上的灰尘,也不知她是什么表情,语气有些难受的说:“嗯,你完成了,”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当茉画问起的时候,袁轩微微一笑,轻轻说了“青麟”这两个字后,便离开了院子,他可不想再待在那里,自己都受了内伤,得赶紧去调理调理,

只是茉画听到这两个字后,身子一顿,仿佛没力气了似的,靠在沙发上,闷闷不乐且不发一语,

接近晚上的时候,袁轩将自己体内的内伤全部养好,而且还发觉他的生死符轮似乎强大了不少,难道每次受伤的时候,都会加强生死符轮的力量,袁轩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袁轩靠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浴室内淅淅沥沥的水印,觉得自己的头一阵大,回想起之前在茉画的心里看到的一切,不禁感慨道:“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啊,”

看样子,她原本生活在安详的小镇里,不过那突如其来的入侵,还有发光的绿戒指把她带到了无悔岛,

袁轩更好奇的是,那群黑袍人到底是谁,还有那枚会发光的戒指,代表着什么意思,

想着想着,茉画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来是十分享受热水冲刷身体的感觉,和之前一样,袁轩看不到她的脸,只是从她的记忆里,袁轩能看出她的长相不会差,毕竟从小就有张精致的脸蛋,

“你想不想知道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袁轩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的时候,茉画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闻言,袁轩先是吐槽了一下茉画的小心思,明明就是想找个人发牢骚,还问别人想不想知道,不过袁轩可没无聊到去惹她,应了句:“想,”

茉画坐直了一下,缓缓的跟袁轩讲了起来,她的曾经,也就是十年前……

小时候的她,什么也不懂,就知道村头的王妈说她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而且她从小就拥有着怪力,女孩都不敢跟她玩,也只有男孩们愿意和她疯一疯罢了,

突如其来的入侵,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抓走了不少有潜力的小孩,把他们关在无悔岛里,当时的无悔岛是可以出去的,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进去就出不来了,茉画这一批小孩子也被留在了岛里,

自己在无悔岛里胡乱行走了几天,就在她要绝望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比她大四岁的紫袍人,也就是青麟,

当一个十三岁的女孩遇到九岁女孩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毫无悬念,两人开始一起在岛里乱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多少年,直到有一天,她们来到了普兰国,

当时普兰国的国王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他也是茉画那一批的小孩,而当时茉画已经十三岁了,每天就跟在青麟的屁股后面,

青麟是个胆大心细的女孩,她迷惑了那年轻的国王,当上了普兰国的女皇帝,而当时她才只有十八岁而已,

这么多年了,两人,心协力也没有找到离开无悔岛的方法,一晃便是十年,现在十九岁的茉画,虽说权力很大,但活的并不自在,

当袁轩问到她的爱好的时候,茉画回答说:“吃万香果以外的东西,以及洗澡,”

一个人的爱好能有这么无聊,也能够证明她是有多想离开这里了,为了犒劳茉画今天的教导之恩,袁轩为了想了一桌万香果以外的食物,

什么牛排可乐鸡腿,年轻人喜欢吃的东西全都想了一遍,看的茉画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这么香,”

茉画闻到那些飘香之后都要晕过去了,就跟几百年没吃过米饭了似的,

在她的眼里,这些东西要比万香果香多了,当然,已经把牛排一类东西都吃过的人,还是觉得万香果的味道比较迷人,

“都是吃的东西,你吃吧,应该比你那万香果好吃,”袁轩说完,茉画连忙点头道:“当然比万香果好呀,这些都是给我的吗,你自己不吃吗,”

“客气啥,这些东西我都吃腻了,”袁轩摆了摆手,茉画也不跟袁轩客气,毫无淑女形象的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一会儿夸牛排当然味道无与伦比,一会儿又夸可乐简直比洗澡水都好喝,听的袁轩也是醉了,

……

深夜,袁轩坐在沙发上啃着万香果,而对面的茉画还在那回忆着牛排的味道,见袁轩在啃果子,调侃道:“那有什么好吃的啊,我再也不吃万香果了,”

袁轩想了想,也是啊,来到这里十年,早饭万香果,中午万香果,晚上万香果,再好吃的东西也变恶心了,

“你要想吃,我以后给你弄就好了,”

耸了耸肩,袁轩倒觉得那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一盘子牛排外加一杯可乐罢了,脑筋一动便出来了,以他现在幻想力的水平,一点体力都不用耗费,

墨迹了一会儿,袁轩突然说了一句:“你把帽子摘下来行不,那么好看的脸,倒时候遮丑了怎么办,”

说到这,茉画突然就犹豫了下来,支支吾吾的说:“十年了,我从没给别人看过我的真面目,除了她……”

茉画口中的她,自然就是那紫袍人青麟了,

见茉画犹豫不定,像个小姑娘似的磨磨唧唧,袁轩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等你想摘的时候再摘,最好一辈子别摘了,”

“你……”见袁轩调侃她,茉画冷哼一声,心中泛起的一丝热浪又被打压了下去,咬牙切,的从牙缝里挤出了点声音:“明天你就要去报道了,最好让那群人揍死你,”

“哦,他们还会欺负新人,”袁轩一挑眉毛,轻描淡写的问,

“哼,知道就好,别到时候给我丢人,我可不想让他们知道被打趴下的那个小子曾经被我教过,”

茉画冷哼着说完,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屋里,“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