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26 接受采访

霍安心看看巴特又看看蓝校医,最终决定先从蓝校医开始,“蓝校医,请你说明一下戒指的来历。”

蓝凯欧这才撤回瞪着巴特的眼神,转头眼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霍安心,“你知道这枚戒指代表的意义么?”

“知道,所以才问你,你是怎么得到这枚戒指的。”霍安心一脸严肃的看着蓝凯欧,前一世的报道里可没说他跟意大利黑手党有关系,但也许是因为自己接触不到那个层面。

蓝凯欧叹了口气,“这枚戒指是柯格烈戒指中的雨之戒,属性为雨,主镇静。得到它是因为上一代守护者死在我面前。”

巴特猛地睁大眼睛,一步上前抓住蓝凯欧的衣领将他提起来,“上一代雨之守护者死在你面前?那你在干什么!?”

霍安心头疼的看着吵成一团的两人还有旁边拉架的巴特的手下,猛的一拍椅子扶手,“都给我安静!坐回去!”

两个人松开彼此又坐回原来的地方,只不过脸色都跟锅底一样黑。

“上一代的雨的确死在我面前,但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只剩一口气了,周围有大空属性的残留痕迹。”

巴特死死的撰着拳头,最后只是沉着脸上楼,徒留下霍安心和蓝凯欧坐在大厅里。霍安心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巴特说过黑手党里只有四个大空属性的人,一个是盟友,一个是敌人,一个不明所以,一个是自己,那么上一代的雨之守护者就是那个敌人杀的?

“丫头,你怎么会牵扯进来?意大利的黑手党世界并不像你们想想的那样只是黑帮,这戒指……”

霍安心苦笑一下,“它是我捡的,没成想竟然这么大来头,扔掉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让自己处于有利地位。”

“…柯格烈大空戒,柯格烈家族等了将近千年才盼回来的,看来黑手党又将掀起血雨腥风,不过,这些还太早,你先集齐六个守护者吧。”蓝凯欧叹气,现在急不得,其他家族的人都聚集得差不多了,偏偏历代柯格烈家族都是最后一个聚齐的,虽然实力不俗,但终归没有大空戒烙印。

**

第二天一早,霍安心坐车去学校门口的时候被堵了,看着车外的一群记者,霍安心有苦说不出来,最后只能给储校长打个电话将车开进学校才躲过这些记者。这些记者被拦在校门外也只拍了一个侧面和北面,而之后他们洗出来的照片上,一身学生制服的霍安心嘴角挂笑,媚眼翻飞,一种说不出来的高贵感。

“我说,你也太淡定了!”马丽靠在霍安心的身上翻着白眼。

霍安心瞥了她一眼,“不淡定还怎么样?难道要很兴奋的接受采访?”

“额……喂,安哲不在,我跟你说啊,昨天秦香在门口可是接受采访了,至于说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你小心点。”

霍安心双眸一眯,“真的?”

“好多人都看见了,你最好问问她说了什么,不过你问她的话肯定装小白花。”

霍安心只是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不管秦香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什么,自己都有办法扭转回来,邓老爷子和叶老可不是平白会被人说的人,这种人脉这个时候不用还等待何时?马丽无语的看着继续低头看书的霍安心,这丫头怎么这么淡定?谁知道秦香那朵小百花会出什么损招?要不就说霍家闲的没事整个养女,不是给自己家添堵的么?真是搞不明白怎么想的。

钟离鹤拿着一份报纸走进教室,上面的大标题正是昨天有关元青花的新闻发布会,“安心,你看。”

挑眉接过报纸,上面无非是新闻发布会的具体内容,以及叶老和邓老对自己的赞赏和肯定,最后提到的是叶老邀请自己去京城掌眼的事情。不过这篇报道的下面是秦香的照片,上面写着霍家二小姐对大小姐此番鉴定能力的质疑,话说很委婉,可字里行间的意思都让人怀疑,却让人挑不出来错,自己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话说的很有技术,可以去做记者。”

噗……三年一班的众人吐了口老血,他们以为霍安心肯定会发飙,毕竟这是质疑自己的话,结果这丫头竟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做点什么?”钟离鹤推了推眼镜,皱眉不赞同她的做法。

“做啊,今天放学接受采访吧!”霍安心弯着眼角心情特别好,她都能想象得到明天的报纸头条。

……

晚上放学,霍安心和霍安哲在三年一班的全体学生的簇拥下一起往校门走,身后还跟着秦香。果不其然,那些记者还都聚集在校门口,只不过他们这次都还算有点素质的没有一拥而上,可闪光灯却闪烁的吓人。

“霍安心小姐,昨日发布会上叶老亲口说元青花是你首先鉴定出来的,你有什么感想?”

“霍小姐,你是怎么鉴定出来是元青花的?”

“霍小姐,古董鉴赏大会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请问你是怎么进去的?”

霍安心站在大门口有些走神,她的身后是三年一班的学生,她的面前是一群记者,貌似上一世也有这样的状况发生,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是被所有记者指责的那一个。所有的记者看着但笑不语的霍安心,顿时全都安静下来,只剩下话筒还举在她面前。

“前几日去市立图书馆的旧馆看书,为了方便看书,办了一张旧馆的借书证,这个借书证就是古董鉴赏大会的入场券。至于元青花,这个自然是看书看到的,鉴定的手法自然也是从书上学来的,不过最后还是由叶老等国家博物馆的各位专家共同敲定的。而且这个元青花罐是由周雄周董最先发现并带入展会,周董才是最大的功臣。”

“但是霍小姐首先发现,也算是元青花的知遇伯乐,请问霍小姐当时的心情如何?”

“当然激动的,毕竟景德镇出来的真品元青花少之又少,每一个真品都可进入国家博物馆进行珍藏,遇此珍品,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霍小姐,市立图书馆的旧馆多是古书,像你这个年纪的学生怎么会喜欢去旧馆读书呢?平时都看些什么书?”

“霍小姐,霍二小姐说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鉴定技术,请问你是怎么学出来的?”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看着这个问出问题的女记者,女记者被人看得有些脸色讪讪,不过却仍旧将话筒举在霍安心面前。

霍安心往旁边侧了一步,将秦香露出来,手指着秦香,“这位小姐说的霍家二小姐是指她么?”

闪光灯哐哐哐的闪烁着,秦香下意识的眯眼往后退,一脸害怕胆小,“姐姐,我,我是不知道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

“呵呵呵,小香当然不知道了。小香是不久前父母和弟弟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前几天才介绍给周围的朋友认识。我跟小香也才见面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不知道我懂鉴定技术是很正常的。”

三年一班的人都憋着笑,站在后面充当人肉背景板,只不过这个背景板太强悍,各个家世强悍到让记者心惊。

钟离鹤满意的笑着,随后跟学生会的人一起上前,“各位记者,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请你们立刻离开学校,现在是放学时间!”

一见是钟离鹤,众记者立刻退后,虽然很有执着精神,但他们也不想得罪钟离鹤和他身后的学生会,否则就别想在深市混下去了。

霍安心给了钟离鹤一个感谢的眼神,朝他们挥挥手走向自家的私家车,徒留下秦香一个人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三年一班的学生不屑的朝着秦香撇撇嘴,都离开校门口准备回家,而这一幕则被所有记者拍了个正着,心里想着又有报道可以写了。

“小香,站在那里做什么?该回家了哦!”

霍安心坐在车里笑眯眯的看着秦香,好妹妹啊,身败名裂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