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24 不能忘恩负义

“boss,到了。”

看着独山玉想事情的霍安心猛然惊醒,转头看着车窗外,正是家里的别墅,“晚上去后院,出入证你先拿着吧。”

当霍安心一迈进家门的时候就听见一阵笑声,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玄关,家里有客人?而且还是两个?

“姐,你怎么才回来啊?下午门口来了好多记者要采访你,你是不提前知道了才走的?”霍安哲从旁边蹿了出来,拉着霍安心小声的嘀咕。

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松口气,还好跑得快,“不早点跑,你姐姐我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早被那些记者灭掉了。”

做了一个乌云罩顶的手势,惹得霍安哲捂嘴偷笑,连之前他想问的巴特的事情也给忘了,拉着霍安心就往屋里走。屋里,叶老和邓子祥正坐在沙发上跟霍晨夫妻俩聊天,看来聊得还算不错,四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秦香在一旁赔笑却找不到说话的地方。

“爸妈,邓爷爷、叶老。”

“你这丫头跑的倒是快,我打电话去学校的时候,校长说你早就溜了。”邓子祥小老头模样的瞪了一眼霍安心。

霍安心嘴角一抽,“邓爷爷,不赶紧跑岂不是很悲剧?您和叶老来是有事么?”

邓子祥看了眼霍晨又看了看霍安心,虽然有些诧异他们之间的气氛僵硬,不过倒也没表现出来,“丫头,有件东西,让你掌掌眼。”

这个时候霍安心才发现邓子祥和叶老的中间还放着一个木箱子,叶老小心翼翼的将木箱子放在桌上开盖,一个矮胖的罐子露出真面目,上面一只四爪金龙畅游。

“哎呀,这是青花瓷吧?”霍晨有些惊讶的看着桌上的瓷罐,这,这可是不可多得好东西啊!要是真的可值不少钱。

霍安心笑容淡然的将书包放在沙发上,开了雷达眼,接过邓子祥递过来的白手套戴好,端起木盒里的青花瓷罐,看了眼器型,随后仔细看着青花瓷上的龙纹和云纹以及颜色晕染,手指摸过瓶口内部,最后瞥向底座。小心翼翼的放回木盒底座上,摘下手套,靠在沙发背上笑看着邓子祥和叶老。

秦香转了转眼睛,“姐姐,这是真的青花瓷么?能看准么?”

除了邓老和叶老以外的其他几个人都将目光放在霍安心身上,虽然新闻发布会上说出土的元青花是她掌眼鉴定出来的,但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秦香一说这件事情,大家的目光就集中在她身上。

秦香见霍安心只笑不语,得意的看着她,“姐姐,鉴别不出来没事儿,我们才是……”

直接打断秦香的话,霍安心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收回目光眼神灼灼,“叶老,问一句,私藏,是也不是?”

叶老眼前一亮,连忙点头,“是,丫头,你怎么知道的?”

“您只需要回去告诉您的这位友人,这个,国家博物馆压堂都足够。”

叶老兴奋的直哆嗦,手指哆哆嗦嗦的抬起来指着这青花龙纹云罐,“真的?你也觉得是真的?”

“胎色偏白、微闪青,为含青白釉带透明玻璃质感。发色不稳、色泽晕散,青花上浮与釉面紧贴,晕散青花呈炸开状,上浮青花釉面显有浓黑丝及小点,青花纹饰微呈凹状紧贴釉面,为景德镇出品。纹样流畅奔放,构图简单,绘画粗率,这是典型的元代名族特色。内壁为砂胎且不施釉,有胎接痕,故而器身采用分段制作粘接而成,强光斜看内壁稀朗砂眼内闪出星光点,此为阴阳光点。足底砂胎显有扎紧感,有旋痕纹,呈火石红及赭红色。”

霍晨等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看叶老和邓老瞪直了的眼神儿就知道,说对了!

叶老突然兴奋的拍着大腿,“这丫头,这丫头是个宝!是个宝!”

邓子祥也有些兴奋,这么看来还是元代的?元青花!景德镇出来的元青花!

无奈的摇头,霍安心很是无奈,似乎觉得惊喜太少,接着开了口,“叶老,您这就开心了?就此看来,这的确是景德镇的上品元青花。但您仔细看这青花,这青花上有大小两种气泡,小气泡多,釉面显得干透呈莹润透明状,而且苍龙火珠,矫健飞扬、四抓刚劲,只有皇室御用,这可是至正年间的宫廷御用品。”

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桌子上的青花瓷,这不仅是元青花,还是景德镇的元青花,但这些都是小事,大事是,这是元青花中品质最好的至正品,宫廷御用!

霍安心也不在意,靠在沙发上眼里闪烁着莫名的目光,能收藏到这个珍品的人必定是有背景的,不然叶老也不可能亲自拿过来,能进叶老眼的必定有点意思,用这一次的鉴定也许能扩大一下自己的交际面也说不定。

继承意大利黑手党的前提是找全六个守护者,同时必须在黑手党大会上赢得所有家族的同意才能够继任,可这层身份在现在来看还是太无用,至少在华夏是没用的。古玩、玉石,这些走高端的产品必定会让自己结识一批强劲的人物,若是真的跟这些人物打好关系,那么华夏这边就好办了。

叶老颤颤巍巍的将木盒收好,“丫头啊,老头子代友人谢过你,老头先走了。”

“叶老,您可得好好保管呢!”霍安心挑眉看着叶老,难得打趣一句。

叶老嘴角一抽,“就你这丫头天天合计着老头的好东西,哼哼,别忘了下个礼拜的赌石大会,老邓,请帖呢?给了没?”

邓子祥这才笑着拿出一张烫金的请帖交给霍安心,“拿好。”

霍安心安然的接过请帖,并亲自将两位老者送出大门,并没有理会眼睛都要贴在请贴上的三个人,直接上楼回了房间,她要趁现在休息一下,要不然晚上训练可就悲剧了。

**

晚上十点,跟其他人道了一声晚安便让他们以为自己睡了,果然,指针刚指向十点,巴特就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准备好了没?”

“嗯,走吧。”霍安心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这还是下午的时候,趁着有时间买的。

巴特带着霍安心直接从二楼跳下,有了紫色火焰的帮忙,落地的时候没有一点不适。霍安心有些惊讶的看着巴特的火焰,还能这么用?那自己的是不是也行?似乎知道霍安心在想什么,她食指上的戒指散发着温和的火焰,只不过飘摇着,似乎在…嘲笑紫火一样?霍安心好笑的摇摇头,为自己的想法而发笑。

林肯车缓缓行驶出别墅小区,朝着银湖别墅区而去。

车在市区里快速行驶着,还好已经是十点多,要不然这么个飙车法肯定出事,看着车窗外的霍安心突然脸色一凝,“停车!”

呲啦一声,林肯车猛的停在路边,霍安心急忙推开车门朝着一条胡同走过去。刚才过去的那抹蓝色不是蓝校医么?这两天都没怎么见到他,却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就被人追杀?刚才的那帮人是谁?

还不等走到胡同里,只听砰地一声,霍安心转头看着ktv门口的礼炮,心里却在这个时候变得不安,连忙开了雷达眼扫过胡同,脚下的步伐却没停。果然,透过墙壁,追杀蓝校医的人开了枪,蓝校医竟然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喂,你干嘛?”巴特扣着霍安心的肩膀,眉头紧蹙,“去哪?”

“救人。”霍安心转头看着巴特不赞同的目光,“必须救!”

必须救!蓝校医是前世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唯一保护过自己的人,这个恩情,一定要还!人,可以报仇,可以恨,可以心狠,但不能忘恩负义!见霍安心如此坚持,巴特叹了口气,打了个手势便有七八个黑西装的人下了林肯车进了胡同。

在这个夜晚,在这个ktv庆祝的夜晚,一个深黑的胡同里,一场枪战悄然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