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17 反观自己

周二一早,霍安心穿戴整齐准备前往市立图书馆,只不过在出门的时候被霍安哲和秦香拦住了。

“姐,我跟你一块去!”

“姐姐,我也去行么?”

霍安心看了两人一眼,挑眉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便转身出了家门。只是刚出家门她就觉得有人盯着她,嚯的转头看着拐角,一个白色的衣角飘过,翘了翘嘴角,霍安心倒是没有戳破,神色正常的步行前往公交车站。

“姐姐,不坐车去么?”秦香看着门口的私家车皱紧了眉头。

霍安心一手抓着自己的背包带,一手从兜里拿出一张公交卡,“坐公交。”

……

公交车站,霍安心安然的坐在椅子上等车,她今天换下了学校制服,穿了一条抹胸的水蓝色的素色波西米亚长裙,肩头搭了件同色系的小披肩,背了一个斜跨的白包,整个人显得很精神。霍安哲一身黑色的休闲装,黑色的书包背在身后,双手插兜立在霍安心的身边,就跟小保镖一样,神色自然,时不时的看看来车了没有。

两个人长得都不差,而且还长得一模一样,是难得一见的同卵龙凤胎,周围等车的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两个人,很正常的选择忽略秦香的存在。

这个时候,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传来,霍安心和霍安哲将目光放在停在他们面前的银色兰博基尼跑车。

霍安哲眼前一亮,这辆车是前不久刚刚出厂的兰博基尼2004款5。0mt,因为刚刚出厂,全世界范围之内仅限20辆,但这20辆车里只有两台银色的,没想到竟然在这看见了!

跑车的车窗打开,闻人莘的脸露了出来,“呦,霍家丫头!去哪?送你!”

“多谢闻人先生的好意,你的车只剩下一个座位,我们三个人呢。”

闻人莘耸耸肩膀,“不是谁都能上我的车,谁让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闻人先生不是打算送我一程就能抵消救命之恩吧?那我岂不是亏了?”

闻人莘抽抽嘴角,“没这个打算,上来吧。”

看了眼后面的公交车,霍安心摇头,“还是算了吧,公交车来了。闻人先生,这里是公交车道,你占用的时间够长了,若是耽误公交车进站,恐怕就算是你也要被罚款。哎呀,交警叔叔来了,闻人先生,祝你好运!”

起身上了公交车,霍安心心情特好的看着被骑着小摩托的交警拦住的闻人莘,不给他找点事干自己就全身不舒服,就算再小的事情也没关系,只要让他遇到麻烦,自己的心情就特好!

**

市立图书馆,新馆里,霍安心在一旁等着霍安哲和秦香办理借书证,她的手里正是之前邓子祥给她办理的借书证,有了这个证,新馆的工作人员简直把她当老佛爷供着。

“霍小姐,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说。”

看着自己面前的新馆经理,霍安心有些无语,“我只是来学习的,经理可以不用理会我,下午我会去趟旧馆,麻烦打声招呼。”

“那是,那是,不过下午旧馆有一场古董鉴赏会,请帖一会儿送到您这。”

古董鉴赏会?听起来似乎不错的样子,点了点头,霍安心同意了经理的建议,这才转身带着两个人进了自习区,远远地就看见王少还有几个人围坐在一个圆桌处。

“王少,来很久了么?”

“霍同学!不久,我们也刚到没一会儿。”

霍安心不认识跟王少坐在一起的人,只礼貌的打过招呼便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几本书和这次考试的卷纸,霍安哲也拿出数学教科书还有两张a4纸,只有秦香一个人什么也没带。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来图书馆学习什么都不拿的,连本书都不知道借看么?啧啧,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就跟在霍同学身边了。”

“人家考得好呗,哪像咱们还得拿着卷纸麻烦霍同学讲解。”

“考得好?切,有谁能说自己考得好?霍同学可是满分状元!”

“霍同学,你的成绩真不错,不知道有诀窍么?”

霍安心并没有阻止这些人说话,一是她不认识他们,另外就是没必要替秦香解释,之前学校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将秦香跟她划分开,自己现在连戏都不愿意做了。

“小香若是没有问题就去借本书看吧,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学习没有诀窍,上课认真听课,完成作业,举一反三便可以了,只要努力,任何事情都会有不同的结果。”

一个早上的时间,霍安心讲了卷纸的一半,虽然讲的不多,但讲的很精心,王少和几个同学对霍安心都是感谢的,等到中午的时候想请她吃饭,但却被霍安心拒绝了。

“我有约,小哲和小香去吃吧,我就不去了。”

“姐,你跟谁有约啊?”霍安哲皱了皱眉头,他才不要跟秦香去吃饭。

霍安心眯着眼,凉凉的眼神儿飘了过去,“重要的人,去吃饭吧!”

霍安哲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全身冰凉而僵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霍安心离开。

**

还是昨天那家茶馆,霍安心走进来的时候,邓子祥老爷子已经等在那里了,只不过老爷子的目光放在了楼下一群路过的少年少女身上,见霍安心走进来,眼里还带着些戏虐。

“邓爷爷,抱歉,来晚了。”

“你这丫头片子,支开这一群小家伙肯定用了很长时间吧?”

霍安心耸耸肩膀,语气轻松,“邓爷爷这次猜错了,只用了一个眼神儿!”

“得,就你这丫头片子厉害,喝茶,吃的一会儿就好。”

端着茶杯,霍安心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邓子祥也沉得住气,等了这么多年,还差这十几二十分钟么?两个人相对而坐,中间只有茶壶里冒出来的白烟。吃的刚上来,霍安心将茶杯放下,咚的一声,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极为突出,邓子祥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看着霍安心,桌下的手死死地撰着,心里有些紧张。

“邓爷爷,安心问你一句,若是知道了仇人是谁,你打算怎么做?”

“定要报仇!”邓子祥的眼里被逼的有些血丝,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

霍安心叹了口气,“邓爷爷,虽然我可以告诉你消息,但是这个人的背景并不简单,国际刑警对这个人都几乎束手无策。您,又以什么样的能力去动他?”

邓子祥抿唇,动不得,动不得,难道妻子的仇就这样算了么?

看邓子祥的模样,霍安心叹了口气,“邓爷爷,您跟闻人老先生的关系不错,这件事,您跟闻人老爷子商量一下为好,闻人莘现在就在深市,我想你们联系并不困难。”

“丫头,详细说说。”

“欧盟的黑帮有无数,其中最有名的便是意大利黑手党以及德国的地下组织范苑,射杀您夫人的正是范苑的第一阻击手,在他手里死的人多是国家重要人物。”

邓子祥仿佛老了十岁一般,窝在沙发里看着面前的茶杯。霍安心也挺无奈,虽然现在自己有异能也很想帮助他,可不代表自己真的有这个能力帮他。这个老人为国家做了太多,甚至夫人的牺牲都无法得到申诉,这样的人还能抱着复仇的目标活到现在,而没有被仇恨迷了双眼,实在难能可贵。

反观自己,现在自己的心里除了仇恨便没了什么想要做的事情,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报仇,拉拢闻人莘、钟离鹤亦或是学生会,目的都是为了让仇人体会自己前世的蚀骨之痛。

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仇恨迷了双眼?是不是真的丢失了自己心里曾经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