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妖孽贵千金 > 016 跳舞,云的刻纹

016 跳舞,云的刻纹

“爸,妈,小哲,小香。”霍安心走到李静身边,跟家人打过招呼过后便看着霍晨身边的中年人,“钟离书记,钟离同学。”

这个中年人正是钟离鹤的父亲,深市一把手钟离浅,可以说,钟离鹤这三年来担任附属中学学生会会长而没有人反对也是有原因,谁让人家的家底够深?

钟离浅淡淡的打量着这个将自己儿子从第一宝座上踹下去的女孩,看起来很安静,很有教养,谈吐非常好,不像某些人形容的那样,怪不得儿子会将请帖给她。再看看这个养女,根本就入不了眼。

“你就是霍安心?给咱们市争光的那个小状元?”钟离浅浅笑着开了口,却不成想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钟离鹤推了下眼镜,皱眉头有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说这句,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多少都能猜出父亲这句话里的意思,这不是给人难看么?

秦香眼底划过一丝笑意,“钟离叔叔,姐姐这次可是满分状元呢,让人羡慕呐!”

“哦?满分状元?小鹤都没考过满分呢。”钟离浅淡淡的瞥了一眼秦香,虽然对她自以为是的套近乎感到反感,但为了自己的目的,倒也没有反驳她。可这在不同的人眼里是不同的意思,顿时不少人都将目光放在秦香的身上。

霍安心荣辱不惊,依旧温和且安静的站在原地,“让人羡慕么?我并不这么认为呢。钟离书记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做了努力,所以走上了书记的位置,而我为我的目标做了努力,而且得到了我期盼的结果。我不认为有什么可让人羡慕的,只要你努力,你也依旧可以,不过这次小香似乎并没有实现走出16班的目标呢。”

“哈哈,好好,好一个为人生目标而努力,那你这丫头的目标是什么?超过小鹤么?”

霍安心食指戳着自己的右脸颊,有些调皮的看了眼钟离浅,“这只是目的之一,最终目的是第一名奖品中的tasty皇冠的蛋糕免费券,储校长,您千万别忘了我的免费券,其他的忘了都可以。”

旁边被点了名的附属中学真正的校长储明泽嘴角一抽,第一次在回想第一名的奖品里有这么个东西么?

钟离鹤无奈的揉了揉额角,“爸,我都说了不让你问了。”

霍安哲脸色一黑,“姐姐,不要肖想免费卷了!你吃的芝士蛋糕已经够多了!”

钟离浅满头黑线,他万般想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呵呵,钟离书记还请见谅,我们家这丫头除了这点让人哭笑不得的爱好之外倒还好。”霍晨无奈的摇头,摸了摸霍安心的头了一句抱歉。

钟离浅却摆摆手,“这丫头我倒是很喜欢,老霍,有这么个女儿是个福气啊!总比一些总想着攀龙附凤的人好!小鹤,生日请帖给这丫头了么?没给的话爸爸今天亲自请。”

霍安心挑眉,眉眼间带着些娇俏,“钟离叔叔,钟离同学已经给了,我也准备了礼物,不过蛋糕分我一块才行!”

“哈哈哈,好好!叔叔给你留一块!”

霍安心跟钟离浅相谈甚欢,这让霍晨和李静也连连称奇,不过两个人确实安心了不少,将钟离浅交给霍安心招待便带着秦香走到别处去了。只不过其他人的心思都不放在秦香身上了,相比较秦香这个养女,更受欢迎的自然还是霍家的正牌大小姐。

这一场明明是介绍秦香的舞会,却愣是将主角改了个人,众人的心思在霍安心的身上,而且对钟离浅之前的那句‘攀龙附凤’很是在意,霍晨和李静的心思也放在霍安心的身上,这一下,秦香到是没有多少人在意了。

开场舞是秦香的工作,她也学了两天,可是究竟她跟谁跳?照理说应该霍安哲去,可霍安哲却偏偏站在霍安心身边,跟钟离浅和钟离鹤谈天说地,根本就没将开场舞的事情放在心上,也不准备去。

可开场舞总不能不跳吧?在秦香有些尴尬的时候,薛东阳伸出了手,而很多人都知道薛家和霍家的关系,却只有少数人知道薛东阳和霍安心之间的事,可薛东阳这么一个举动,明摆着将心思放在秦香身上!

霍安心看着跳开场舞的两人,弯起的眼角里带着得逞的笑容,她是故意拉着霍安哲聊天,故意将众人的目光引到自己的身上,为的就是这么一幕,这也让她有更好的理由摆脱薛东阳的纠缠。

果然,霍晨眉头一皱,但也一松,霍安心知道,这事儿,成了!

钟离鹤推了推眼镜,在此刻伸出了手,“霍安心小姐,不知在下是否有机会请你跳支舞?”

霍安心挑眉,有些意外钟离鹤的举动,不过…也好。

将手放在钟离鹤的手里,两个人滑进舞池,只不过一个西装革履,一个学生制服,虽然有些不搭却有着别样滋味。两个人,一个是官家的公子,一个是商家的长女,男的儒雅帅气,女的美貌尊贵,两个人看起来才是真正的王子与公主。相比较之下,同在舞池里的秦香和薛东阳就仿佛扶不起的阿斗。

一曲结束,霍安心挽着钟离鹤的胳膊走出舞池,却不想被薛东阳拦住,“薛少?”

“心儿,你为什么要跟他跳舞?”

钟离鹤一步未动,只是低头看了眼依旧挽着自己的少女,“薛少,安心跟我跳舞有什么问题么?”

“她不能跟你跳!”

霍安心挑眉看着薛东阳,“我跟谁跳舞似乎是我的自由吧?薛少,你管得着么?”

薛东阳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确不是霍安心的谁,霍安心的事情也不用跟他报备,皱紧眉头看着两个人离开,薛东阳的脸色差到了极点。

秦香走过来,娇笑着挽上薛东阳的胳膊,“姐姐似乎心情不好,薛少不要介意。”

看着眼里带着些爱慕的秦香,薛东阳的信心重新爆棚,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一场舞会,上流社会将与秦香等同的标签贴在了他身上,而这正是霍安心的目的。

**

舞会很快结束,霍安心回到房间的时候便将戒指从衣兜里拿了出来,看着这枚戒指,她觉得这枚戒指肯定有一个惊天的背景。就在这个时候,霍安心发现戒指上的一个刻纹清晰了一点,是一朵云彩!

除了火焰刻纹以外,周围的几个刻纹一直都看不太清楚,可是为什么今天能看清楚了其中一个?云彩?云的刻纹?

只是,无论她怎么想,都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看来,明天,该去查一下柯格烈家族的事情了!

------题外话------

圣诞节快乐~么么哒,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