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782章

重风师兄妹三人呆在一处,远远的便感觉到一道气息掠了过来,不等他们搞清楚这道气息的来源,就已经消失了,向着远方而去,速度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九歌面无表情地扫了重风与云舒一眼。

“这道气息应该是沐白真人前辈吧?只有他能无所顾忌!”

确实,别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忌惮,只有沐白真人不必忌惮任何人。

换成别人那么嚣张的将气势铺展出去,别的大乘修士能看得惯?

重风脸上露出一丝沉思,“沐白真人前辈带着孩子,不会是他吧?”

早就在传他是个慈父,他行事也该顾忌一下孩子吧?

九歌摇了摇头,“别的大乘修士的气息没有那么狂!”

云舒道:“将近二十年了,那个孩子早就长大了!小的时候能随时抱着走,长大了,肯定不会随时带着。再者,她还有些同伴,想必都在安全的地方呆着!”

师兄妹三人说话音,重风的传讯玉简突然一闪。

他取出来注入一丝灵气,立刻传出一个湿润的男声。

“重风师弟,故晚师叔的孩子陨落在神龙幽谷开启的第一年就陨落了!”

这个声音的主人名为云深,是青云宗另一位大乘修士倾九仙子的弟子。

云深与重风关系极好,得了什么消息,二人经常会互通。

这不,云深从倾九仙子那里得知了消息,立刻就给重风传音了。

听到这个坏消息,重风师兄妹三人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怎么可能?这一定是假的!

沐白真人如此强大,有他护着,师尊的孩子怎么会陨落?

重风用力地抹了把脸,回了云深的传音:“师兄是在跟我说笑吧?沐白真人前辈的实力有目共睹,以一抵十都不成问题,有他相护,师尊的孩子怎么可能会陨落?”

云深师兄很快就回了传音。

“听师尊说是二百多位大乘修士围攻沐白真人前辈,故晚师叔的孩子陨落之后,沐白真人前辈当场就疯魔了,斩杀了二百多位大乘修士!那二百多位大乘修士来自各个世界,各个世界都有损失!”

各个世界都有损失,那些折损了大乘修士的门派家族,更是要衰退了。

重风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当年那个鲜活的孩子,居然陨落了?

等消息传到师尊耳中,师尊也会疯魔吧?

她怀胎百年孕育而生的孩子陨落,她一定会疯魔的!

这师兄妹三人对沐白真人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知。

二百多人围攻一人,还被他尽数斩杀,真是强大到无敌了!

被那么多人围攻,换成谁也护不住一个脆弱的孩子啊!

若要怪,只能怪沐白真人将她带去神龙幽谷,那个大乘修士的战场。

时间一点点流逝,距离龙泉秘地关闭的时间越来越近,沐白真人还未找到小澄子,他所到之处,大乘修士纷纷避让,修为再低一点的几乎看不到他的影子。

找不到小澄子的踪影,沐白真人更是坚定了那颗要变强的心!

若他的实力再强一些,小澄子现身之时,他便能感应到她的位置。

终究是他弱了一点,还护不住她!

沐白真人犹不死心,仍在搜寻着。

天空中红光乍现,一道道裂口出现。

这是龙泉秘地关闭之兆,那一道道裂口便是出口。

每一道出口代表一个通往世界之门,但出口不是来路。

秘境入口可以是各个地方,但是出口,只能是各个世界的中心。

当一道道裂口撕开,便有一个个修士从各个裂口飞了出去。

慕清泽等人始终等不到小澄子,“前辈,小澄子不与我们同行吗?”

和珏真人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她自有老祖照料,你们无需担忧!”

说虽如此,可是他心里也忍不住猜测,小澄子究竟有没有走出来。

和珏真人自然是希望小澄子活着走出来,这孩子是个有大前途的,千万别损折了!

心愿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如若小澄子回不来,那也是她的命数。

峻逸真人道:“走吧,老祖不会与吾等同行!”

和珏真人卷起慕清泽他们四人,便一同从裂口离开了。

一道道裂口看似很遥远,但处在龙泉秘地的任何一个地方,距离都是一样的。

一个个修士从裂口中离开,沐白真人仍未停止搜寻的目光,可惜仍未有任何收获。

突然间,他似有所感,猛然回头,盯着其中一个血色裂口。

“竟是上元大世界?是明知小澄子的身份,冲着我的来的?”

沐白真人一身气势全开,朝着出口飞掠而去。

他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小澄子下手!

………………

被收进一幅画卷中,就仿佛换了个世界一般。

落入画卷世界,小澄子第一时间是给自己施了个除尘术。

瞬间就从一个血人,变回一只干干净净的小萝莉。

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骨碌的转着,“这是什么鬼地方?谁画的这穷山恶水?就不能好好的画画山水吗?这一定是审美有问题,才会拿幅穷山恶水的画卷当法宝!”

神识铺展出去,发现这画中世界真是惨不忍睹,神识所到之处尽是残垣断壁。

小澄子取出一支符笔,挥笔画了道符文,隐入她的小脚丫上,小小的身子立刻腾空飞了起来,没有目的的瞎飞了小半个时辰,神识范围内突然发现了一只活物。

对方却早已发现她的存在,正盯着她的方向。

小澄子萌萌的歪了歪脑袋,“你是在看我?”

一只身型巨大的火云鸾鸟,赫然是只八阶妖兽。

一身赤色羽毛光鲜亮丽,上面隐隐有灵光在流动。

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正凶狠地盯着小澄子,一副随时会袭击她的样子。

小澄子顿在空中与它对视,“你还在看我?你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这只火云鸾鸟眼神凶狠地盯着她,一副视她为食物的样子。

它没有放过小澄子的意思,小澄子也没放过它的意思!

小澄子不无恶意地盯着它,再摸了摸扁扁的肚子,她都饿瘦了!

看它的体格那么大只,想来是给她加菜的,可以宰了吃掉,八阶妖兽肯定很好吃!

它的羽毛那么好看,让爹爹加工一下,一定能给她织成一件可爱的小裙子!

至于这画卷中为何会有妖兽,无需多问,定是画卷的主人饲养的。

说到画卷,小澄子想起自己也有一幅,当年在天元仙府得到的。

当年圆胖胖就是被饲养在画卷中。

就在小澄子瞎想之时,这只火云鸾鸟突然飞身而起。

被它锐利的目光锁定,小澄子突然坠地,急速落到一处断壁。

火云鸾鸟长鸣一声,立刻俯身向下,巨大的翅膀掀起一阵阵大风。

小澄子险些被风刮倒,她心道:八阶妖兽形同元婴初期,果然不容小觑!

既然是画中世界,小澄子肆无忌惮的以仙气护体,紧紧地握着拳头,拳头下的金光在湍急的流动着,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她倒想试试能否一拳砸死它!

一拳不行,那就两拳,总能砸死它!

这只火云鸾鸟视小澄子为食物,张开巨口冲了下来。

就在它的嘴尖要落到她头上时,小澄子往空中一翻滚,斜斜地落在它脖子上,它一身赤色羽毛就如同一团团烈焰,使得小澄子一身烧灼难受,若非她以仙气护体,早就被烧伤了。

这时候它又动了,脑袋一偏,试图将她甩下去。

小澄子左手抱住它的脖子,右拳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一拳。

这只火云鸾鸟僵了一下,立刻发狂起来,用力地晃着脑袋。

未能将小澄子甩下去,它身上的羽毛突然燃烧起来,四周的温度骤然上升。

第一拳只是试水,小澄子只用了两成力,看它发狂的样子,想来受伤不轻。

火云鸾鸟一身火焰在熊熊燃烧,它疯狂地甩着脑袋。

小澄子本想再跟它玩一会,可她刚长出不久的头发被它烧没了!

她顿时失了兴致,又变成小光头了,还玩什么玩?用了十成劲道的一拳砸在它头上,它哀泣一声,巨大的身子晃了晃,再轰然倒地,小澄子及时松手,退出十丈远。

火云鸾鸟的身子倒地,掀起一阵尘土。

它身上的火焰缓缓地熄灭了,一身羽毛变得黯然无光。

小澄子站在十丈之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拳头。

她这次是用仙气催动大地本源,拳劲很足也很猛。

对上元婴初期,绝对能秒杀!

不知对上化神或是更高阶的修士会如何。

合体境是不可能的,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那炼虚境呢?

若是她没看错,这幅画卷的主人是个炼虚修士?

小金树晃了晃一树金叶子,“小澄子,这画卷中还有很多火云鸾鸟!”

小澄子面无表情地收起小拳头,仇人饲养的妖兽,有多少她就宰多少!

她蹲下身子,去处理这只火云鸾鸟的尸身。

小金树又道:“这只火云鸾鸟像是用来结阵的,现在死了一只,阵法是结不成了!也是这幅画卷的主人大意,将你关起来时,未让它们结阵,所以让你逮到只落单的!”

小澄子沉默着,将火云鸾鸟的羽毛一根根拔下。

在外面她不敢大肆的使用仙气,在画卷中她无所畏惧!

小澄子一点都不着急不害怕,画卷的主人一定是知道她的身份,怕她身上有沐白真人的神念,所以不敢杀她,只能将她关在画卷中,但是,一幅画卷能困住她多久呢?

她有十足的把握脱困,说不定能顺道坑死画卷的主人!

既然没有生命危险那就多玩一会儿,就当是在新世界游玩好了!

画卷中还有好多只妖兽在等着她去宰,她要一只只宰杀干净,心疼死画卷的主人!

小金树一看小澄子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她想使坏,“满肚子坏水的熊孩子!”

小澄子呵呵道:“我就喜欢看到别人想干掉我,又干不掉的样子!”

被人抓走,但憋屈的人绝不是她!

从龙泉秘地出来,灵光真人的心脏仍在剧烈的跳动着,好在未惊动大魔王,赶紧回家族吧,回去再想想如何处置那个小鬼,他刚腾空飞起,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灵光!大事不妙,你饲养的六十四只火云鸾鸟死了一只!”

灵光真人神色一变,“是不是它攻击她,惊动了她身上的神念?”

若是惊动了沐白真人的神念,他还能活吗?甚至会牵连到家族吧?

器灵道:“不!未惊动神念,她只用了两拳,就轻易打死它了!”

也是它大意了,看到她一身筑基修为,未将她放在眼中。

它的本意是想让火云鸾鸟吓唬她,在她有性命之危时,再出手阻拦。

孰料,小澄子战斗力爆表,跨越两大境界秒杀了那只火云鸾鸟!

是该夸她不愧为大魔王的孩子吗?才筑基大圆满就那么凶残!

灵光真人险些气得吐血,“她……只用了两拳?”

这些火云鸾鸟还是灵兽蛋时,他就在做准备了,还亲自将它们饲养到元婴期。

他亲力亲为一只只调教,让它们成为他本命法宝的杀手锏,死了一只就全废了!

它怎么那么没用?被一个筑基修士两拳打死?

器灵还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直接将小澄子口中的别人,代入为灵光真人了,它道:“她还说就喜欢看到你一副想干掉她,又干不掉的样子!”

“哼!才那么点修为,就这般狂妄!”

灵光真人取出画卷,缓缓地打开一下。

在他的画卷上,小澄子小到只是个小黑点。

灵光真人死死地盯着她身边那个稍微大一点的黑点。

再数了数散落在别处的黑点,只有六十三个。

灵光真人的心在痛得滴血,这是他多年的心血啊!全被她毁了!

这该死的小东西!真是和她那个爹一样该死!

这么点修为,破坏力就那么强,等她长大之后岂不成为第二个大魔王?

他冷声道:“你盯着些,莫让她对别的火云鸾鸟下毒手!我会尽快处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