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453章

慎远真人脸色阴晴不定,以往小澄子还未受伤,太上长老便急吼吼地要替她出头,如今小澄子陨落,尚不知凶手是谁,等传到太上长老耳中,只怕在中宁域都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以太上长老护小澄子的程度来看,不论是谁杀了小澄子,恐怕连那人背后的门派家族都不得安宁。

修星道君亦是这般想法。

小澄子陨落,太上长老护女心切,跟别的宗门开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对方来自一流门派,势必会将整个中宁域卷进战乱之中。

慎远真人指尖动了动,正准备给莫无常传音,忽然一阵疾风刮来,一个身影出现在执事殿中,来者正是段曜,他人还未站稳,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小澄子出事了吗?”

这是一个执事殿弟子传音给执政殿弟子,最终传到了段曜耳中,他第一时间给小澄子传音,结果传音发不出来,他整个心都凉了半截,急匆匆地来到执事殿想确认一下小澄子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段曜的目光落在慎远真人身上,他紧紧地盯着慎远真人,生怕对方说出那个他害怕的答案,小澄子与他虽不亲近,却是他看着长大的,体内又与他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他真的真的不想听到小澄子出事的消息。

望着段曜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慎远真人叹息道:“小师侄……她陨落了!”

眼看着玄天宗兴起在即,好好一个后辈突然陨落了。

段曜脸色霎时一白,不可置信地望着慎远真人,“慎远师叔……你在骗我吧?”

慎远真人道:“是真的,幻灵石碑上,她两个名字都黯淡无光,坠落下去了!”

在今日之前,段曜总以为小澄子能活得长长久久的,她身怀超度元婴修士的手段,遇到危险之时,直接超度敌人就好了,再不济度化对方也行啊,为什么她会陨落呢?

若是听说叶萌萌死了,段曜还不会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偏偏是最不可能陨落的小澄子陨落了,这让人怎么接受?

修星道君亦是一脸沉痛,拍了拍他的肩膀,“通知一下太上长老吧!”

真是天妒英才,能威压元婴的筑基修士,当世也只有小澄子一个。

不过短短几日,小澄子便陨落了,真是天道无常,最不可能出事的人反而出事了。

段曜双手颤抖着取出传讯玉简传音给莫无常,再传音给萧九离,告诉他们小澄子陨落的消息。

莫无常与萧九离还有若微仙子都在小天地中,时刻盯着萧九夜,生怕他陨落。

本是多事之秋,萧九夜刚出了事,又传来小澄子陨落的消息,虽说二人早有准备会收到小澄子的死讯,可是真的收到消息时,他们的血液都快停止流动了,一身灵气险些失控逆流。

莫无常几乎捏碎了手中的传讯玉简,他暴怒道:“谁动了她?”

小澄子说过她要去九溪毒源找到机会寻死,那是她自己找机会寻死。

可今日,小澄子在毫无准备的陨落,一定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人暗算。

也不知那个暗算她的人,有没有让她受很多痛楚才陨落,更不知会不会影响她复活。

萧九离额前亦是青筋毕露,小澄子自己寻死,与被人虐杀,原本就不同。

一想到小徒弟被人虐杀,萧九离的怒火几乎化为实质,“我出去找她!”

他还记得自己安排了寒夜与雪夜保护她,有它们看护,她是如何陨落的?

萧九离怒气冲冲地小天地,莫无常亦是怀着满腔压抑不住的怒火。

他回头对若微仙子句说了一句:“师妹照顾一下小夜,我去执事殿看看!”

玄天宗地底下那个黑洞中,一条幼龙在痛苦难耐地翻滚,四只龙爪在渐渐扩散,龙身也越来越虚,越来越淡薄,一副随时都会崩溃的样子,它消散前发出一声悲切的哀嚎。

“吼”

顷刻间,玄天宗上下都听到了这一声龙吟。

听到龙吟的人一个个都气血翻涌,心神不稳,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那些闭关修炼的弟子全被惊醒,闭关进阶的修士全部失败,一个个口吐鲜血,脸色灰败,还受伤不轻。

龙吟声犹在耳边,玄天宗的劫难却来了。

短短瞬间,玄天宗上空轰然爆发出一阵阵灵气,仿佛重宝出世。

玄天宗弟子仍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到灵气爆发之后,玄天宗内的灵气越来越疏淡了,爆发出去的灵气赫然是玄天宗的灵气,宗门的各个锁灵大阵好像都成了摆设,灵气突破了重重阵法的封锁,瞬时扩散了出去,使得玄天宗内灵气大损,能留住的灵气不到五成。

可是灵气还在扩散,只怕等它停下时,连三成都停不住。

慎远真人愣愣地回不过神来,心神不安,好似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小澄子前脚出事,玄天宗后脚就出事了。还是说,玄天宗出事,是因为失去了小澄子?

修星道君也懵住了,玄天宗哪来的龙吟声?他怎么不知道玄天宗有龙?

这声龙吟带着无限哀伤,似是濒死前的悲鸣,也不知它遇到了什么。

修星道君怔忡道:“真是……祸不单行!”

就连他们都受到了龙吟声的冲击,到现在仍是心绪不稳,可想而知那些闭关修炼的人受到的冲击再大,少不了要受内伤,这已是门派的大劫。

再有门中灵气逸散,又是一大劫。

这一天里,玄天宗先是损失了一个出色的后辈,又迎来了两个大劫。

是玄天宗的大劫连累了小澄子,还是小澄子的陨落预示了玄天宗的大劫?

玄天宗上下一片哗然,门中弟子一个个心绪不稳,人心涣散。

另一头,萧九离飞快地飞离玄天宗,朝着玄天宗坊市东面飞去。

他眼神似刀,能伤人,亦能伤己,一身气势冷到能冻伤人,憋着一股气燃烧灵力以最快的速度赶路。

玄天宗坊市东门数十里外,寒听雪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周围的空气突然被冷气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