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398章

瞟了眼身后之人,他不问,小澄子也不说。

两天休息时间一过,小澄子再次登上雪山。

圆滚滚被送回空间里,圆小小是冰系仙兽,越是严寒之地,它越是喜欢。

它跟着小澄子登上雪山,整个雕都兴奋得不得了。

空间里也有座雪山,可是小澄子从来不陪它在雪山上玩。

倒是在玄天宗玉雪峰内玩过雪,玉雪峰的雪景虽然好看,却不够严寒。

试炼场这座雪山深得圆小小的欢心,它肆意地在雪地里撒欢,看起来又呆又萌。

沐白真人也不阻拦,只在心里默默的道了句物似主人,这是只可爱的幼崽。

这次登上雪山便不再是几步几步的往上挪,沐白真人带着她不停歇的一路前行,登上峰顶。小澄子没有刻意压制丹田中的太极,刺骨的严寒虽未散去,却只停留在表面。

沐白真人道:“你先练练风雪不归。”

这套身法最难的是借势,借风势。

小澄子按照玉简中的经脉运行图运转灵力,身子忽然一轻,她越发放松身体,轻轻地移动脚步,想将自己融入这片风雪中,这时候一阵寒风吹来,直接卷起小澄子来到一丈开外。

被寒风卷起的雪花几乎都落在了小澄子身上。

沐白真人在一旁默默无语,第一次练就能借风势了?

这两天他听见她念叨过数次,说这套身法好难好难学。

他还想着不能太折腾她,多给她点时间,让她能轻松一点,事实证明完全是他想多了,他活了那么多年只有她这一颗独苗,她生来便是最好的,完全可以拿最高的标准来要求她。

那边的小澄子还在叹气,“唉,真是太难搞了,哗的一下就被吹跑了。”

圆小小立在沐白真人身边,为小澄子加油打气,“小澄子你是最胖胖的!”

小澄子朝它哼了一声:“哼!别大着舌头跟我撒娇,好好说话,我是最棒棒的!”

圆小小可爱地歪了歪脑袋,又道了句:“小澄子你是最胖胖最胖胖的!”

说完以后,圆小小还撒娇似的在沐白真人身上蹭了蹭。

小澄子忽然不理它了,一遍遍练着风雪不归,每一次都成功的让风带跑。

可小澄子的目的在不此,借势其实不难,难的是怎么掌握方向,她想要的是自己带着风跑,而不是被风带着跑,一个是处于主动的位置,另一个是处于被动的位置。

“我掌握不了风向,即便能借势又能如何?别人看到风向,便知我的去向了。”

沐白真人问:“那你想如何?”

小澄子道:“大伯伯,这是不是你的另一道考题啊?”

沐白真人挑了下眉,才刚练了几次就怀疑他考她了?

“你想诈我?若是看明白了,你直接开口便是。看不明白的话,就继续练。”

小澄子道:“你练剑时脚下如有一阵风,你是影响风向呢,还是创造一阵为你所用的风?”

沐白真人定定地望着她,还真的让她猜到了,她以筑基修士的眼力与观察能力还能轻易看出来他在考她,他也可以对她放心一点点,这孩子虽然很熊,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

他又取出另一枚玉简:“我那日给你的身法不全,只有心法与灵力运行,还缺了一套步法。”

只需要一个月,小澄子已领悟到风雪不归第一重。

学好了身法又开始练剑,这一回小澄子畅通无阻,成功地将风生雪起这一剑招连贯起来了,又在雪山练了六个月剑法,看着小澄子脸上的肉肉全部瘦没了,沐白真人勉强算她过关。

十年唰的一下就过去了。

这个沐白真人如同画中那个一样,他的身影在逐渐变淡。

消失之前看到小澄子不舍中略带伤心的眼神,沐白真人很想再陪伴她一段时间,可是时间不允许了,他这一缕精魂神念已经弱到该消失的时候了,最后一次摸了摸她的脑袋。

“别伤心,我是时候消失了。”

小澄子抿着嘴角低低地唤了句:“大伯伯。”

沐白真人虚弱地笑了笑,“我也想一直陪着你,可是我条件不允许,你的情况也不允许,我只能陪伴你到这里了,你要自己出去闯荡,摆脱上天为你安排的宿命,不用再受任何人任何事辖制……”

小澄子诧异地望着他,“大伯伯,你从哪里知道的?”

沐白真人又说了些什么,可是他的身影淡薄到已经透明了,他的声音微弱到几乎没有,小澄子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眼前。

圆小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大伯伯不见了。”

小澄子安慰道:“小小别哭了,能相处十年已是有缘。”

说着,她的声音也低落了下来,“如今缘尽了,就该散场了。”

圆小小低声哭了很久,“大伯伯对我可好了,我好喜欢他。”

小澄子耐心的等它,等圆小小哭够了,小澄子才道:“好了,别再哭了。”

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至今仍想不明白为何他对她这么好,而且是那种无条件的好,甚至不惜使得自己消失,也要教会她许多东西,这岂是一句有缘人便能解释的?

妙音寺与灵音寺的佛修对她好,是因为她身怀因果轮回珠,他们都盼着她加入佛门。

可是沐白真人呢,他的用意何在?

当年在归雪城李强家里那幅画中的沐白真人亦是如此,为了赠她一场机缘,不惜耗尽能量消失。

天音门里这个沐白真人也是,她与他非亲非故,他却耐心的教导她十年,几乎是她有需要的,他都教了一遍,好似对他而言小澄子特别重要一样。

小澄子猜想,这个沐白真人应该是天音门留下看守山门的,他身上有背负着天音门安危的重任,岂能说消失就消失?可偏偏要为了她一个海外的小筑基修士而消失。

圆小小望着小澄子,“小澄子,你也舍不得大伯伯吗?”

小澄子点了点头,“嗯,有一点。”

圆小小失望道:“啊,只有一点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