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炮灰修仙 > 第223章 似曾相识

第223章 似曾相识

沈墨北为人警觉,平日里打坐调息时都会布个防御阵,有小澄子这个小演戏精在,保不准她会有事找他,再者凡俗界灵气稀薄不适合修炼,所以他夜里没开阵法。

因着凡人对他造不成威胁,他的神识笼罩着柳大娘家的院子。所以纪无云废了王大郎一事他还不知情,也包括小澄子趁夜出去事,毕竟她有小金树帮忙,想瞒天过海并不难。

天雷肆虐过后,屋子里燃起了火光,沈墨北法诀一捏,一条小水龙湮灭了火光。

他再抬头,透过头顶的破洞望着天空,天空中星光闪烁,早已恢复平静。

这么说来,这道天雷是小澄子招来的咯?

沈墨北一手拎起趴在他身上的小澄子,“老实交代,你到底做了什么?”

小澄子轻轻地摇头,“我什么都没做……”

沈墨北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哦,那你想做什么?”

小澄子轻哼道:“我能对它做什么?它可是天道!”

沈墨北一言不,只是紧紧地盯着她。

“我就是偷偷的说了两句天道的坏话……”小澄子在他的目光下越说越没底气,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又小声补了句:“好嘛,不止两句……天眼也太小心眼了,动不动就拿天雷劈人……”

沈墨北这才放开她,“你为什么要说它坏话?”

小澄子反问道:“人犯了错该接受惩罚,天道有错,谁来罚它?骂它两句怎么了?”

沈墨北无声的看了她一眼,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听人说天道有错。

昨天夜里生的事,颠覆了沈墨北的认知。

若非亲身经历,他绝不相信天道会将刀口向着凡人。还有它今夜对小澄子下毒手,小澄子有没有说谎他不知道,但沈墨北相信自己的神识,他的神识笼罩着柳大娘家的院子,小澄子有什么动静必会惊动他。

小澄子人在院子里,能做出什么惹怒天道之事?

说不失望是骗人的,世人将天道的形象塑造得太好了,都说天道公正无私,一代代流传下来,到了当世几乎每个人对天道都有种盲目的信任崇拜,不会轻易去质疑它。

可亲眼目睹天道对凡人赶尽杀绝,还无故欺压小澄子,沈墨北突然有点茫然,连天道都不值得信任,那他勤修苦练是为了追求什么?

他心头思绪万千,一时难以解开,却瞥见小澄子在吃灵果干。

沈墨北眉心一蹙,立刻夺了她的灵果干。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孩,你真的觉得天道有错?”

小澄子转头看他,“昨天夜里天雷降下之时,要不是你及时出手把村民们推进河中,恐怕他们早就死了!河边的人一死,整个村子里就剩下一些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和一些无自保能力的孩子。天道为了救那个女人,为了一己之私,一出手就灭杀那么多凡人,让那些老人孩子怎么生存?”

沈墨北轻轻地叹息,却没有解释村民们不是他推下去的。

当然了,也用不着他解释,人是小澄子推下河的,她只是不愿承认,才推到他头上。

沈墨北将灵果干还给了她,叹息道:你对天道就没有一丝敬畏之心吗?”

小澄子眸光一闪,沈墨北是在怀疑他天道爹?

“敬畏之心?曾经有过。”

沈墨北问道:“你的曾经,是昨天之前,还是什么时候?”

小澄子如实道:“不是昨天之前,是进太一秘境之前!在太一秘境中,我偶然得知了一些真相。当时挺失望的,可如今想来,这才是天道的真面目,就没有什么好敬畏的!”

沈墨北近几年都在东通域历练,三年前传讯玉简被毁,还不知太一秘境出了什么事。

一夜相安无事,沈墨北在纠结他的天道爹。

小澄子一边吃东西,一边偷看他。

等到天亮,沈墨北看着这间一片狼藉的屋子,捏了个除尘术。

“我们该走了,去找找地图标注的位置吧!”

沈墨北换上了自己的衣裳,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人物,看呆了柳大娘一家。

他对柳大娘道:“叨扰多日,多谢大娘的照顾,我和小澄子是时候离开了,大娘保重!”

自从被沈墨北救过一命,在柳大娘心里他已经是神仙了!

神仙向她道谢,柳大娘手足无措道:“仙人……仙人一路走好!”

小澄子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小袋灵果,“柳大娘,这些果子是给三丫的。”

柳大娘笑着接过,“等三丫起来,我再拿给她。小澄子以后有空再来找三丫一起玩。”

小澄子朝她挥挥手,便祭出了自己的飞行灵器。

一只精致可爱浅粉色的小铃铛,平时挂在腰间就跟个小挂件一样,根本看不出来是件飞行灵器。

这是当年在宫家时,一个化神大能送给她的。

在柳大娘一家惊诧的目光下,小铃铛在慢慢变大,小澄子再一脚踏上小铃铛。

小铃铛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惊呆了柳大娘等人,他们都知道沈墨北是仙人,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小澄子也不是普通人,一个小铃铛在她手里说变就变,说飞就飞起来了。

小铃铛气摇摇晃晃地升空,小澄子专业驾驭着她的小铃铛。

沈墨北还在柳大娘家的院子里,他在等,等小澄子掉起来。

不是他不看好小澄子,初学者不摔几次,根本飞不稳,想当年他也摔过。

又见柳大娘一家目不转睛地盯着半空中的小澄子,沈墨北道:“小澄子今年十八岁!”

柳大娘等人满脸不可置信,“十……十八岁?”

可是她看起来比三丫还要小一点,仙人的孩子长得慢吗?

沈墨北道:“她十八岁,我五十五岁。”

话音刚落,只听到“吧唧”一声,一只浅粉色的铃铛摔落在地,又变回原来的大小。

小澄子在落地前施展了移形换影,总算没有摔倒,没丢人丢到凡人面前。

沈墨北捡起小铃铛塞到小澄子手中,“走吧,找个无人之地再给你练习!”

他拎起小澄子御空而上,“你先看看这张地图,我找座修仙城买份南州域地图。”

小澄子接过地图细细一看,她惊呼道:“居然是落霞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