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哈利波特之黑暗炼金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来自法国的信

第二百五十五章 来自法国的信

巨虎威严无比地睥睨了渡鸦一眼,它从地上慢慢撑起四只粗壮结实的黑色虎爪,又向后耸起披着斑斓黑纹的后臀,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随后,巨虎后肢用力,轻轻朝前一跃,以一种人眼完全看不清的速度,在空中直接化身成了莱特,稳稳地踩在了草地上。

柔软的黑发,颀长的身体,简单干净的白色衬衣,得体而优雅,脸颊上淡淡的笑容,充满着独特的柔和气质。一支通体漆黑的细长手杖被他握在右手,杖头的玫瑰宝石在太阳的抚照下闪烁着温润的红光,其间夹杂着的丝丝古铜色显示这根手杖并非凡品。

不过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虽然它从未向旁人展露过它的强大之处。

那只跨越海峡、送来信件的黑色渡鸦,自然就是胖头。

两天之前,也就是莱特和薇莉塔从破釜酒吧搬到圣卡奇波尔村的前一天晚上,胖头就一直没有回来。莱特原本以为它只是因为觅食处太远,才无法及时赶回查林十字路,可没想到是去帮他取信了。

莱特抬起左手,胖头挥动羽翼飞到空中,把喙上衔着的羊皮信件轻轻放到了他的手掌上。

毫无疑问,莱特当初在神奇动物商店买下胖头,可不仅仅只是想把它放到禁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进行散养,送信才是它的本职工作。

可是一来莱特并没有什么喜爱寄信的癖好,二来由于身世原因,莱特想要信件往来的人并不多,因此胖头的信使身份一直没怎么得到发挥。更多的时候,莱特只是让胖头带着一些订购单去对角巷的商店里,采办一些练习魔药学或者草药学所需的魔法材料。

在上二年级之后,莱特从邓布利多那儿学来了能够空间移动的幻影移形,又从弗雷德跟乔治的口中弄清楚了霍格沃茨城堡的密道都在哪,能够自由出校并随意穿越空间,胖头的信使身份就再一次被华丽忽视了。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常初和赫敏四人,因为蛇怪和八眼巨蛛的原因找过来的话,相信胖头这会儿还会在禁林里面讨生活吧。

“而且如果那样的话,相信胖头或许连自己搬到这儿了都不清楚。”莱特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胖头的脑袋,让它去薇莉塔所在的遮阳伞下休息,或者去找房子里的加加去弄点吃的,“虽然它能够感应到我在哪。”

在胖头朝薇莉塔飞过去之后,莱特也不急不慢地拆开了这封略带海水气息的信件。

羊皮方格纸上那熟悉无比的娟秀字迹,显示出了写信的主人正是那个即将在四天后迎来她第十五岁生日的女孩儿。

略过亲昵的开篇语不提,莱特开始逐字逐句地阅读起常初通过胖头送来的这封信:

“……

不过莱特,你肯定猜不到我现在在哪!

魔法部最近为了狼人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

乌姆里奇那个超级喜欢粉色的疯狂老女人,用她自己的手段,拉拢了一大批人,强迫通过了一个反狼人的法律,这很有可能导致那些由于意外变成狼人的巫师完全找不到工作。除开那些本就愤慨的可怜狼人巫师,还有一批同情狼人的人整天在魔法部吵个不停。

不过我才没有那么恶毒地称呼一位魔法部职员为疯狂的老女人。

上面的那些都是我偷听爸爸说的,至于乌姆里奇到底是谁,还有为什么爸爸那么讨厌她,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如果爸爸都说她是老女人,那她还喜欢粉色,那一定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想想就让人反胃。

所以在暑假刚开始那两天,爸爸为了躲避这些没必要的风波,就带着我来到了——法国!

当然,这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妈妈临时需要到巴黎这边来学习的原因。

虽然我弄不太清楚现在在普通人世界里面流行的设计元素到底是什么,不过那些走秀场可真无聊,而且我觉得那些衣服大概也只有模特穿着会好看吧,不过妈妈倒是很高兴我们能过去陪她。

看到这里,或许你以为我现在还在巴黎?但你又错了。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第戎,和赫敏一家在一起!我们在巴黎转往第戎的机场偶遇了,于是我就顺顺利利地逃脱了暗无天日的时尚走秀,和赫敏她们家一起来到了这座位于法国中东部的城市。

不得不说的是,法国的太阳似乎远比英国毒烈,也没这么多阴雨雾天,只希望我的皮肤不会因此而被太阳晒黑。

我原本没打算写信给你的,(或许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想你的想法·墨水涂掉),但没想到胖头忽然出现在了我们居住的酒店里。我想这一定是什么暗示,于是才给你写下了这封信。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伦敦,但简阿姨和温尔德叔叔似乎是准备在八月的下旬才回去,我们到时候再见吧!

想你的

常初”

读完信后,头顶的阳光似乎也变得热烈了起来。莱特把信收好,走到了伞下的阴凉处,随意把玫瑰权杖倚到一旁,变出一个竹藤躺椅坐了下来。

“莱特,谁给你写信了?”薇莉塔放下手里的羽毛笔,啜了一口刚被加加端过来的冰镇西瓜汁。

“是常初,”莱特端起另一杯冰饮,搅动着里面的碎冰块,冰块与杯壁相撞,发出一阵当啷响,“她说她现在正在法国度假,和赫敏一起。”

莱特自然而然地过滤了那些诸如乌姆里奇等薇莉塔根本不在意的内容。

不过乌姆里奇和狼人还有过这样的过节?下学年就要来的卢平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受了邓布利多的邀请吧?那这只粉色的癞蛤蟆真的快把整个霍格沃茨系的人全都得罪了,莱特心想道。

“法国啊。”薇莉塔放下杯子,不知道是在叹气,还是在缅怀。

“要回去看看吗?刚好我们现在还都在度假期间,时间都还很充裕。”莱特宽慰道。

薇莉塔看着莱特,默默摇了摇头,她现在并不想回法国,不对,是去法国。

莱特轻轻点了点头,从桌面上取过一支钢笔,开始给常初写起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