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道者 > 第十二章 任务

第十二章 任务

志心小说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完本免费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

“张警司!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詹姆斯愤怒的咆哮声还历历在耳,但此时的警署指挥中心已是一片愁云惨淡。

张警司失了魂一样瘫坐在转椅上,仍不肯相信一个明明十拿九稳的拦截行动怎么会演化成如此糟糕的结局。

“长官,接下来我们怎么做?”一个下属小心翼翼问道。

张警司抬起头,眼神空洞,神经质般一笑:“怎么做?现在我们还做得了主吗?”

他无力地摆摆手,沮丧道:“你们不懂……真的,你们不懂。现在不是我们做主的局势了,原地待命吧。”

作为这里唯一了解内情的高级警司,张警司很清楚,保安局那帮杂碎这次恶意捆绑警方,造成的麻烦和反响才刚刚开始。他们这场仗的胜利不只是一次冲关突围,而是突破英国人和华人党派的封锁,重回轨道,重拾民心。

怎么不过是一场突发的阻击任务,会被保安局利用得如此淋漓尽致呢?

保安局有高人啊……会是谁呢?陈华生?李媛?

这一刻,张警司脑海中竟浮现出一个久违的画面:那个曾让他头疼却无可奈何的陈国忠从楼顶一跃而下,而在大院出口,大圈仔巫鹏早已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等着这一幕发生。

张警司不禁打了个寒战,忙端起桌上咖啡使劲灌了两口。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

清水湾道三号入口,接受完二十多家媒体采访的保安局二队全体队员,在摆了各种姿势拍照,并强行安排了和警方交接“匪徒俘虏”的仪式后,在现场所有警察纠结郁闷的表情下,在一片镁光灯闪耀中,扬长而去,再无阻拦。

早已混下车的巫鹏站在人群后,看着警方现场指挥官满脸郁闷地挥手示意收队,冷冷一笑,向灯火阑珊处走去。

一个正在收起隔离带的警察看着巫鹏的背影,隐隐觉得有些眼熟,不禁直起身子疑惑仔细望去。

“喂!看什么看?赶紧干活!”但他立刻被他的长官发现,被厉声呵斥。看着长官气急败坏的灰败表情,这警察心里竟隐隐有些快意:“早觉得这么干缺德了,嘿,这回被人家保安局强行喂了一坨屎,那些头头儿们恶心坏了吧?”

“去立法局!”一个记者突然欢快高呼,“这可是大新闻,要变天啦!”

轰!

如水滴进油锅,所有记者们都兴奋得沸腾起来,几乎瞬间便鸟兽散,几十辆汽车向着立法局的方向扬长而去。

恰时,阴霾的夜空飘起了零星小雨。

巫鹏挂掉了打给华生的电话,刚要拦车前往坤宝大厦,打算来个直捣黄龙,快刀斩乱麻。但就在这时,久违的神秘玉佩一下子将他的意识拉撤回了脑海之中。

终于结束升级了!

巫鹏精神一振,看向散发莹莹光辉的玉佩。

嗡!

几乎在第一时间,玉佩立刻弹出三个任务发布的弹窗来。

“触发支线可选任务1,对决甫光,战胜奖励:袖子功(擒拿功夫)。是否接受该任务:接受/不接受。”

“主线任务:拨乱反正。你发现原本营造的大好局势变得一团糟,你决定拨乱反正,按照自己的意志重新规划剧情人物命运,遵循本心完美解决本位面所有隐患。成功奖励:可带走剧情人物一名。失败惩罚:剥夺《守洞尘技》传承。”

“支线任务2,挑战群豪。身为心意拳当代传人的你,怎能不大战八方?挑战三名同境界高手,并取得胜利。战胜奖励:完善枪劲的契机。是否接受该任务:接受/不接受。”

巫鹏看着这三个任务弹窗不禁若有所思,看来升级后,神秘玉佩对于主线任务采取了强制性的分派,这样一来,就可以避免某些试炼者消极应对了。

而且,这些任务明显已和剧情直接挂钩,看起来似乎只是为了提升试炼者的战力,但事实上,无论完成哪个任务,都将不可避免地全面参与到剧情中去。

就拿最简单的支线任务1来说,对决甫光,就得先创造出和甫光公平对决的场合来。不然甫光那么多手下,只拿子弹和炸弹招呼,巫鹏就根本没办法和甫光“对决”,最终只能用热武器解决危险。

眯着眼想了良久,巫鹏放弃了直接去找王宝的打算,而是拿起电话,问华生打听到了甫光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很快接起,传来甫光不耐烦的声音:“你特么谁啊?”

巫鹏用食指轻轻敲着手机的后壳,沉默了良久,就在甫光几乎忍不住要再度叫骂时,他才轻飘飘地来了句:“有没有兴趣一起做掉太子?”

一言既出,石破天惊!

立法会大楼。

一身职装的李媛在新闻发布大厅,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侃侃而谈:“之前的清水湾枪战,的确是我们保安局和警方的一次联合行动。截止目前为止,参与袭击的十一名匪徒,三名被俘虏,其余九名负隅顽抗,已全部被击毙。我现在可以郑重宣布,这次与警方的联合行动彻底挫败了破坏分子对保安局的一起预谋犯罪,行动取得圆满成功。”

“我代表正义党,以及保安局全体成员在这里重申,我们保安局维护香江繁荣稳定,打击涉黑势力社团的决心绝不动摇!社团一日不除,保安局全体同仁就一日不肯罢休!”

“在这里,我要再次感谢在这次行动中警方对我们保安局的大力支持。我相信经过这次行动的成功,一些谣言可以不攻自破了。警方和保安局是兄弟单位,我们从来没有任何矛盾。”

李媛的发言引起现场一片哗然,记者们立刻争先恐后抛出各种质疑和问题,现场陷入一片混乱嘈杂。李媛的副手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局面,擦了把汗水表情严厉警告道:”请大家遵循发布会的规矩,举手提问。我点到的记者,才有机会问一个问题。“

随着秩序恢复,第一个被点到的记者立刻迫不及待地道:“请问李议员,据悉保安局面临裁撤,关于裁撤保安局的提案已通过审核,将于明晨的立法会议上正式提出,如无意外这份提案将会通过,保安局裁撤已成定局。您现在单方面召开这样一个发布会,是不是垂死挣扎,利用人命作秀呢?”

第一个问题就尖锐无比,而且充满恶意。

这一个月来李媛不知面对过多少次这种场面,闻言很淡定地回答道:“这位记者,我不知道你说的保安局裁撤提案的消息是从哪个八卦杂志上看到的。香江提倡的是新闻自由,而不是造谣自由。这种完全子虚乌有的问题恕我不会回答,下一个。”

这个记者仍不甘心,大声抗议道:“你这是回避真相吗李议员?今早李方生先生明明已经宣布过,会考虑裁撤保安局的。”

李媛不屑一笑:“你也说是会考虑咯?很明显这件事只能考虑考虑。”

现场一片哄笑,一个尖锐的问题就在李媛连消带打下被化解。

很快,第二个记者提问,问题依然很尖锐:“李议员,你说这是场和警方的联合行动,那为什么这次发布会不见有警方的人员参加,而是你们保安局唱独角戏呢?我有理由怀疑这次事件是你们精心策划的一场政治绑架!”

李媛微笑道:“关于警方为什么不参加,我想这个问题等发布会结束后你们最好亲自去问问詹姆斯署长,他会给你答案。这位记者,你有理由怀疑一切,我很欣赏你的怀疑精神。但我很怀疑你的职业水平,你应该去无线电视台做编剧。”

现场再次哄笑,这记者忿忿不平还要发问,却被新闻官制止,点了下一个记者。

这次的记者总算问到了点子上:“请问李议员,之前你们保安局的林队长宣称获得确切情报,四大社团将于今晚会对保安局总部发动冲击,制造流血事件。请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李媛的脸色严肃起来,语气坚决道:“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大家,这个消息已得到进一步确认!而且我们有充分证据表明,有一小部分政府职员在其中扮演了负面角色!”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李方生的官邸里,这位已到了知天命年纪的政坛常青树看着电视里侃侃而谈的侄女,心中突然生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

不知不觉间,那个天真骄纵的小侄女竟已成长为一个游刃有余的政客了。如果他爸爸还在世,看到这一幕不知会有多欣慰。只可惜,叔侄两位早已渐行渐远了。

“你怎么看?”李方生头也不回地突然问道。

身后传来一个冷静沉稳的声音:“也许是危言耸听,也许不是。但无论怎样,詹姆斯要坐蜡了。alice这一手玩得很漂亮,这一局,至少保安局本部的包围可以解决了。”

“是漂亮。”李方生面色复杂,“一招声东击西,让警察入局。如果这真是阿媛的手笔,我敢肯定那两辆冲锋车上什么都没有。”

“是啊。”身后人道,“两辆什么都不是的冲锋车吸引了全香江的视线,谁能想到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解决保安局的围困呢?现在所有媒体都在等着警方的表态,詹姆斯就算再不愿意,也要联合保安局挫败今夜可能发生的流血冲突了。真是高明啊……”

李方生闭上了眼睛,沉默良久才缓缓道:“打听一下,如果阿媛说的是真的,就阻止它。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们至少还可以说保安局说谎,算是反击一下吧……”

“是,先生。”

李方生摆摆手,陷入了沉思。

“这怎么不像是阿媛的风格呢?”他突然睁眼,皱眉喃喃。“到底是什么目的?就算来这么一出,也改变不了保安局的结局啊……”

港督府,彭安康面色铁青地看着电视里李媛的回记者问,语气不善地质问道:“谁能告诉我,皇家警察什么时候和这些肮脏的投机者站在一起了?”

詹姆斯擦着冷汗:“港督大人,这是一个误会,我们中了圈套。”

电视里,李媛面色严肃:“我现在代表保安局,正式向香江皇家警署的詹姆斯署长发出协助申请。请皇家警察和保安局一道,齐心协力,一起制止今晚即将发生的悲剧!”

砰!

彭安康一把推翻了桌上的咖啡杯:“哈!亲爱的詹姆斯署长,你的亲密合作伙伴在召唤你,她需要你的帮助!”

詹姆斯汗如雨下:“港督大人,这是个意外……但是,我们不能不管,不然我们会留下巨大把柄,我……”

“你就是一头愚蠢的猪!”彭安康毫不客气地打断他。

“不过,这次事件不过是这些肮脏的投机者最后的挣扎罢了。”彭安康话锋一转,冷笑起来。“他们改变不了明天就会被裁撤的结局!”

“詹姆斯,既然你的亲密伙伴需要你,那么你就去吧。”彭安康冷笑着道。

“我……”詹姆斯几乎说不出话来。

彭安康厌恶地看着他道:“解决这件事!不要让我再失望了。记住,要做就做彻底。保安局不是有危险吗?那么你就把保安局全方位保护起来,一只蚊子也不能进去,当然也不能飞出来。你要全面保护,一直到明天的立法会议结束。”

詹姆斯眼神立刻亮了起来:“您是说……”

“见鬼,你要是还不明白,我真的要考虑换一个警察署长了!”彭安康怒道。

“哦不,大人,我明白,我完全明白!我这就去办!”詹姆斯语无伦次地表态,一边擦汗一边往外退去。

到了门外,詹姆斯长长吐出一口气,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语气严厉道:“看新闻了没有?告诉我她说的是不是事实?”

也不知那边说了什么,詹姆斯立刻怒了:“立刻让你的人消失!我警告你王宝,你的命捏在我的手里,你最好不要乱来!一个小时后,我要保安局周围一个古惑仔都没有!如果你办不到,那么恭喜你,宝爷,你的通缉令会重新出现在香江的大街小巷!”

砰!

那边似乎摔了电话,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盲音。

詹姆斯狠狠按掉电话嘲讽地冷笑:“也许我的仁慈让你忘了大英帝国的威严了,你这该死的黄皮猴子!”

吱——

一辆车急甩尾停在巫鹏面前。

巫鹏施施然上车,三把枪立刻对准了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