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冗长的讲述 > 第二十二章(往后六年)

第二十二章(往后六年)

三天后,刘云与新婚妻子尤小萌终于结束了以个人名义对亲友再一次地小范围宴请。又过了四天,新婚夫妇追随着时下最为时髦的方式度蜜月乘坐飞机飞往一心向往的中国最南方,耗时半个月在海南全岛进行了游玩。然后,一个星期以后,他们如往常一样的着装回到菲戈得高端陶瓷店里面上班。而他们彼此,虽然有着夫妻上的名分,但在工作层面上,他们间一如从前那般,从来不刻意保留自己的意见,听从别人。因而在后续的工作里,常常能看到他们夫妇俩之间带着问题针锋相对,面红耳赤地。但下了班,令旁人尴尬的是,他们居然放下争端,手牵手往外走,宛如恋人一般亲昵。

贺鑫是在刘云上班后的第二个月加入了菲戈得陶瓷团队。事实上,前者并没有想要从这里面分一杯羹,他不是那样的人,了解他的人都清楚。他喜欢单干胜过一切。不过,鉴于老同学刘云出面力挺以及极具天赋般的说辞下,最终迫使贺鑫改变了原先态度,答应了刘云请求。刘云为此感到心安极了当他真正掌握了贺鑫这几年里的遭遇时,他时常为自己对老同学关照甚少而焦虑不堪以及笃定认为自己对人的同情心不算什么善心。

至于刘云的角色,正如沈亦阳先生之前所言,前者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店长,真正意义上的权力无边。

往后,将会有更多地机会以及更大的舞台带给刘云。那种意思是,不远的将来,刘云将与菲戈得陶瓷掌门人刘亚楼先生一对一地频频讲话,谈条件,就某些核心议题上加码,使最大的利益趋向于他们自己。

之所以现实的趋势会向如此田地发展,是因为随着沈亦阳先生时代的落幕、刘云时代来临,菲戈得陶瓷内蒙古团队悄然间焕发第二春,以秋风扫落叶之势重创了同行们的心。在天才选手刘云的带领下,团队摒除了过去放不开手脚的拘谨心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套方案:

凭着大胆的设计理念以及实事求是的考察与论证、冒险启用新人以及采用弯道超车的方式不断寻找共同利益的合作伙伴让他们来或多或少帮助自己、建立自己的智囊团、与各级政府及非盈利组织合作扩大陶瓷的知名度。

等等这一系列地改革与进取、摸索,奇迹的姑娘仿佛发自真心地爱上了菲戈得陶瓷内蒙古团队的年轻人。那种话的意思是:

几乎颠覆了常人的正常推理与判断,仅仅用时六年的光阴,就在陶瓷行业的其他同行们还在按部就班地以传统模式兜售着自家代理的陶瓷之时,菲戈得高端陶瓷店的团队正在大步流星地上足发条向前走,将菲戈得陶瓷的名声带到了很远,哪怕是内蒙古最偏远的村落,村民亦能知晓它的威名。

同时期,抢夺其他客户的地盘也是菲戈得陶瓷要做的事情。旁的陶瓷代理商为了不使自己代理的瓷砖不至于落败的太惨,并因此丢了饭碗,穷尽各种手段,甚至采用了令人生生厌恶的恶毒方式挖墙脚暂时扭转了当前的颓势,却依然不能与菲戈得陶瓷保持长期地匹敌。最终,落魄地一方只能默认眼前的现实情况:

支流永远不能独善其身,并趁势壮大,无一例外地,大海才是那最终的归宿。

所以,被菲戈得陶瓷‘欺凌’吃到苦头的那些代理商,为了保全自己声誉以及个人财产,同时也考虑到了今后个人发展前途,他们绝大多数人不谋而合地居然采用了另一类地方式来证明他们自己已经忠心于菲戈得陶瓷,不再与自己早前代理的陶瓷有瓜葛,那就是,他们反戈一击,将炮口朝向先前代理的陶瓷猛烈开火,直至自己做出的贡献得到了菲戈得陶瓷的认可抑或他们真的终结了先前代理陶瓷在这片土地上最后的生命时才善罢甘休。

在那短暂的六年间,内蒙古整片地区遍地开花,处处喜事连连,总能传来意想不到的捷报。至于菲戈得陶瓷店,那时期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作战室’而不是一如往常开门营业,只为一点点利润与购买陶瓷的客户商谈。

刘云将保持着生命中至此最为高昂的斗志整天与他的智囊团成员探讨着战略性的议题。

在他的‘作战室’里,内蒙古版图与中国版图挂在会议厅最显眼位置,指挥棒别在附近的嵌板上。会议桌前呈现一垒的重要资料。它们每隔一个星期就要被新的资料所替代,以便‘作战室’能够对周边区域时事保持最及时的掌握。投影仪将保持着超负荷地工作状态,几乎每个月就要更换一台设备。只为保证工作上面的完整性以及工作时每一个人的安全,这种事迫不得已。自然了,不只是‘作战室’里的每一样物品都保持着高度使用的频繁性,在那里工作的每一位年轻人亦不能脱离此种范畴而独立存在。

因为刘云的强势回归,每一个人都跟着变了,彻底的变了,拥有了狼的属性。一旦属于工作的时间,尤其是例行的重要会议,从来没有听说某一个人不幸拖后腿。他们争前恐后、源源不断地创造着货真价实的价值,在被刘云潜意识的引导下,每一个人都将会为自己稍许不上进的懈怠心理产生而感到内心不安。

但是,即便工作的条件如此苛刻,却没有撼动年轻人们追随刘云的心,随着时间往后推移,那种态度更加坚定不渝。这种实际情况的发生只源于由刘云的委托下尤小萌定制出了诱人的政策福利。当然了,刘云个人的气质也深深影响着他团队的走势。

眼见着刘云不断扩大着他自己事业上的版图,内蒙古全境由他主宰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他几乎将很快在中国最北边一手遮天,虽说对菲戈得陶瓷有利,但又一方面,万一刘云变心了呢,凭着手上充沛的资源做不该做的事又该怎么办?残酷的现实迫使菲戈得陶瓷掌门人刘亚楼先生不得不重视这一股力量。他本人不停地胡思乱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