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第一帝 > 第116章:魂魄归位

第116章:魂魄归位

劫魂神通,当世无双!

在殷辛的记忆力,关乎神话的传说记载中,并无‘劫魂’的蛛丝马迹,这倒让殷辛有些费解。

看来后世的神话记载,有着太多泯灭于历史尘埃中。

要么就是这块所谓的紫金玉石不是来自于封神世界!

也怪不得殷辛这般心思,毕竟无论是劫魂神通,还是开天诀,在封神世界都从未有过记载,即便是泯灭于历史,亦不可能这般干净。

殷辛托着那团融合紫气的魂魄,走到赤尻马猴身前。“既然你已答应归顺,那孤就先送你一件大礼!”

“吼!”

赤尻马猴瞧着曾被乾坤鼎吞噬掉的部分魂魄,整个的捶胸顿足的仰天吼叫。

他在发泄,歇斯底的发泄。

千余年来,他被镇压于淮水,且魂魄有失,浑浑噩噩,原本觉得会一步步的随着岁月化作尘埃。

不曾想他的机会来了!

此间感受唯有他最清楚!

“去!”

殷辛将赤尻马猴那部分魂魄灌进他意识海,赤尻马猴忙蹲坐于大礁石上,开始融合。

“吼!”

不多时,赤尻马猴仰天咆哮,那歇斯底的吼叫透着浓浓的喜悦,消失了千余年的魂魄总算是归来,彻底的融合,完美的融为一体。

哗啦啦!

锁住赤尻马猴的铁锁链在赤尻马猴的咆哮声中,不断的晃动,搅动淮水翻滚,逆转倒流。

赤尻马猴法力被铁链锁住,无法运转,否则单凭一个铁链如何能锁得住赤尻马猴这般大妖。

魂魄归位,他体内的力量明显有所增长,但因受那铁链锁体,无法释放,依旧被压制在体内。

“侯赤水见过大王!”

好长一阵,赤尻马猴才缓过来,继而转向殷辛,虽然依旧是不太情愿,但说话算话,且他现在还处在被锁住状态,尚需殷辛助其开启锁链。

殷辛满意的点点头,同时好奇的开口问道。“你名唤侯赤水?”

“是的!”侯赤水晃动着铁锁链,大脑袋点动。

“够霸气!”

殷辛随口夸了侯赤水一句,随即想到什么。“对了,你的魂魄融合后可有瑕疵?”

“完美融合。”侯赤水有些小激动,时隔千余载,魂魄再次归一,说不上的激动!

“甚好!”

殷辛微微点点头,他略有担心,不过听到侯赤水此言,他不禁彻底放下心来。

劫魂神通,融合于魂魄间,却不被感知,有些恐怖!

“大王,我……”

侯赤水看向殷辛,目光瞥向他身上的铁锁链,期待殷辛能帮他解开。

“不急!”

殷辛浅浅一笑。“破开锁链前,有件事孤需要跟你讲清楚,若孤帮你将锁链破开,你若遁走,或不再归顺于孤,肆意妄为,孤待如何?”

“此事断然不会发生!”

侯赤水闻言一震,他原本还真打算遁走,或者敷衍了事,只是现在形势所迫,他如何都不能承认。

虽然侯赤水魂魄归位,但法力依旧被束缚着,若无法解开锁链,依然只能被镇压在淮水水底,无法出世。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殷辛有些玩味的看着侯赤水,他就知道侯赤水心怀鬼胎,不是真心归顺于他。

毕竟侯赤水的境界摆在那里,怎么如此心甘情愿的去屈服于一个人族帝王。

“我可对天发誓!”

侯赤水有些担心的看着殷辛,生怕殷辛反悔,再持乾坤鼎将他的魂魄整个的吞噬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被锁链困住,他只能任人宰割,却无力还手。

“孤不太相信誓言!更不信天!”

殷辛笑着耸耸肩道。“但孤只问你一句,若你不守信诺,该当如何?”

“当叫我魂飞魄散!”

侯赤水彻底豁出去了,不就是立个誓,没什么大不了的,且殷辛又无法限制他的自由,凡事尽力而为便是。

不管如何,总比现在被镇压在淮水之下要强的多。

“善!”

殷辛不由笑了!“有你这句话孤便放心了!”

殷辛说话间却流露出一副意味深长表情,就那般上下打量着侯赤水,嘴角挂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

“现下告诉你也无妨,孤在汝之魂魄上动了手脚,若你日后敢与孤行不轨之事,孤一念间可让你魂飞魄散!”

殷辛就那般盯着侯赤水,一字一顿的说给侯赤水听。

哧!

侯赤水骇然,五丈高的身躯晃动,铁锁链在哗啦啦的响个不停,很显然殷辛此言让侯赤水失了分寸。

殷辛瞧着侯赤水情绪波动,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就那般看着,什么话都没说。

侯赤水忙稳住情绪,快速检查魂魄,竟未曾发现魂魄有丝毫迥异。“大王此言当真?可为何我的魂魄并无任何异样?”

侯赤水看向殷辛,他觉得殷辛或许是在诈他,只是为了让他心生忌惮而已。

殷辛一笑,意念一动。

“啊……疼!”

魂魄传来一丝撕裂的疼,侯赤水竟承受不住,一屁股瘫坐在地,两只前爪捂着脑袋,在大礁石上来回扭动。

侯赤水倒地打滚,惨叫声不绝入耳,伴着铁链哗啦啦的碰撞声,甚是煞人!

殷辛骇然。

他没想到劫魂神通竟这般恐怖,仅仅是略作小惩戒,就能让侯赤水这般疯狂的惨叫。

当真是一念即死!

自此,侯赤水性命真正掌握在殷辛手里,除非殷辛将劫魂那丝紫气剥离出来。

不过那得看侯赤水以后的表现了!

呼哧!

呼哧!

……

侯赤水大口喘着气,庞大的身躯趴在地上,就好似受了无尽的折磨,浑身撒了架子一般。

这一瞬间的折磨,或许会让他终生难忘。

“你……”

侯赤水沙哑的声音响起,费力抬起硕大的脑袋看向殷辛,眼神中透着骇然。

侯赤水彻底怕了!

这诡异的不知名的力量太过恐怖冷冽,一念间竟让他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侯赤水这一刻才意识到,他先前太小觑殷辛。

且更让他恐怖惊悚的是,殷辛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魂魄上布局,这手段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尤其是还在他堂堂金仙境界的妖修魂魄上动手脚,虽然他的法力被锁住,但境界为跌落。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侯赤水内心在狂躁的咆哮,自我质问,他懊悔极了。

仅此一下,他就偷鸡不成蚀把米!自找难堪。

不说别的,侯赤水到现在都未曾发现自己的魂魄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百般感知,可是却始终未有所得。

一切如常!

他的魂魄甚至比起未被乾坤鼎吞噬时还要更强大一般,但事实摆在眼前,他刚刚亲身经历过这般痛不欲生的痛苦。

可是……

侯赤水不能明白,殷辛究竟是如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