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大文豪 > 第六一八章 何如初的盛情邀请

第六一八章 何如初的盛情邀请

在油画系的几个工作室逛了一圈,时间也已经快到中午了。

吴子云提出要带张重他们出去吃饭,不过这时候张重却接到了何如初的电话。

“是何院长。”张重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吴子云。

吴子云知道张重的意思,摇了摇头,“我没跟他说你们到学校来的事情。”

张重点了点头,然后接通电话,“喂,何院长。”

“张重啊,你在央美?”何如初一开口就问张重是不是在央美,一点都没拖泥带水。

“是啊,怎么这事还惊动你了?”

“央美才多大点地方,我人就在学校,听学生说看到你了,是吴子云接待你们的?”何如初说道。

“嗯,吴院长带我们过来参观。”

“你们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们。今天我做东,请你们吃个便饭。”

“何院长,你的心意我心领了,真的不用麻烦……”

张重话还没说完,何如初又说道,“你就说你在哪儿,我现在去找你,这么婆婆妈妈干嘛。”

“我刚从油画系这边出来……”

“钟楼下面。”吴子云在旁边提示道。

“我们在钟楼下面。”张重得到提示,笑着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们等我一会儿,五分钟之后到。”

何如初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院长怎么说?”吴子云问道。

张重笑道,“他让我们等他一会儿,他马上过来。”

“那我们就等呗。”

他们一行人在钟楼下面等着,来往的学生路过的时候都要多看几眼,有跟吴子云熟的也会上来打声招呼。

何如初说让张重等他五分钟,事实上电话挂了也才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张重他们就看到何如初跨着大步走了过来。

有些学生在往钟楼这边走,忽然感觉旁边掠过一道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竟然是国画院的何院长。

有些学生甚至还揉了揉眼睛。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那个气派沉稳的何院长么?

平时见到这位何院长,他走路总是不疾不徐,有一种大师风范。

可是现在,如果不是他后面一大截没有人,学生们还以为是有什么人在撵何院长。

难道何院长是在练竞走?

不过姿势不太标准……

等到何如初走到张重面前,这些学生才明白过来,原来不是有人在后面撵,而是何院长急着见前面这人。

张重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健步如飞的何如初,笑着迎上去两步,“何院长,你这身子骨越发的健朗啊。”

何如初翻了个白眼,“你来央美也不跟我说一声。”

“临时决定的,现在是周末,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学校,就没有冒然打扰你了。”张重笑着解释道。

吴子云也帮张重解释,“是啊何院长,是我突然拉着他们过来的,确实是临时起意。”

何如初摆了摆手,“不用解释,走吧,咱们去吃饭。”

张重他们自然没有办法拒绝何如初的盛情邀请,任由他引着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

等到吃完饭,何如初又拉着张重要带他去国画系。

“你来央美去什么油画系,来我们国画系啊,不比油画系适合你么?”走在路上,何如初还在说国画系的事情。

吴子云笑着说道,“何院长,我还在这呢。”

“何爷爷,我也在这呢。”芃芃说道。

何如初没把吴子云的话当回事,不过听到芃芃的话,他拍了拍脑袋,笑着说道,“哦,把你这小丫头给忘了。”

说话间,众人就到了国画系的工作室那边。

国画系跟油画系那边不太一样,虽然也有工作室,但是分工很明确。

人物画教研室。

山水、花鸟教研室。

书法教研室。

之前学校只有前面两个教研室,书法教研室是这两年新开的。

何如初带着张重他们直奔书法教研室而去。

“今天正好书法教研室主任许海也在。”何如初笑着推开教研室的门。

教研室里面有两个人,一老一小。

老的也谈不上多老,大概五十岁左右,戴着一副圆边眼镜,有些胖。

最特别的,是他嘴上的烟斗和上身穿着的跟背心差不多的蓝色汗衫。

年纪小的那个,二十多岁,应该是个学生,穿着中规中矩,没什么特别之处。

这位年纪大的大概就是许海了。

“这位就是许海许主任。”何如初在旁边介绍道,然后又对许海介绍道,“这位是……”

“张重,我认识的。”

许海认出张重,何如初没有惊讶,点了点头,又把许雨涵和芃芃介绍了一遍。

两边互相打了招呼之后,许海对旁边那个学生说道,“齐晨,你自己研究一会儿,我招呼一下客人。”

那个叫齐晨的学生笑着跟张重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听他老师的话低头研究起来,至于研究什么,离得有点远张重也没看清楚。

许海对张重还是比较了解的。

他知道张重,是先看了张重的书。

后来又读了张重的诗,看了张重的字。

书是好书,诗是好诗,字也是好字。

不过他在心中给张重的诗书字排了序,书第一,诗第二,字只能排第三。

如果再把张重的相貌放进这个排序中,那么字大概只能排第四了。

而他的诗之所以排不过书,不是诗不好,而是输在数量上。张重的书不仅仅好,而且数量极多,风格极多。

至于字,他觉得张重的字太过工于技法。

全国能够写出张重那样古笔的人可能都没有几个,但是许海却不会觉得惊艳。

研究书法的人,一开始追求的都是好看。但是到了后来,就更想表现一些自己的东西,跟别人区分开来。

许海的作品就是这样,他总是把不同的汉字最具特征的地方作以适当的夸张,用一种近似散漫的表达方式来致敬前人,让每个字都神态各异,活灵活现。

不过他也有些羡慕张重,张重的字也有自己的东西在里面,虽然不明显却不妨碍他的字会流传下去,因为他的书定然会流传百世。

人们会因为张重的书,记住张重书法中那一点属于他的东西。

如果是别人的话,这点属于书法家自己的东西并不能让书法家闻名于世,可能最终会泯然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