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七零佛系小媳妇 > 122.不是亲哥,宠溺

122.不是亲哥,宠溺

冯玉琴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丈夫。

这是几个意思?

明明知道鸡蛋是小儿子最喜欢的,今天他受委屈了,专门做给他吃的。

现在倒好,竟然被孙思妙那个胖妞全部给吃掉。

再看看小儿子面前的辣椒炒肉,她上火。

贺浩轩明明知道小儿子吃不得辣椒。

贺逸霆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已经习惯了什么都要让着弟弟的事情。

就吃着自己面前的萝卜苗,虽然难吃,不过当阿飘那么多年,能够吃东西已经满足。

孙思妙才不管桌子上的波涛暗涌,吃的欢实,还不忘夹一筷子给贺浩轩。

更是把贺浩轩给哄的开心不已。

其他人?

呵呵...

她孙思妙什么时候说过这辈子还要受委屈的?

至于宝玉,那货现在敢吭声一下试试。

一顿饭吃的五味杂陈,好在吃饭的速度都快,等贺浩轩去忙了,家里就剩下三个孩子一个大人。

冯玉琴是真的不想搭理孙思妙这个胖妞。

可是丈夫出去前一再要求自己不准让小人难受,自己父亲可还在人家家里,指望人家多多照顾呢。

为了公公,冯玉琴也不敢真的对孙思妙如何。

在家里实在憋屈,就拿着块布,出门去了。

这下家里真的只剩下贺若辰兄弟两个和孙思妙。

本来冯玉琴也要带着小儿子出去,可是贺逸霆说找弟弟玩一会。

想着两个都是亲儿子,应该没啥事。

自己大儿子一向懂事,冯玉琴还真的没有同意小儿子的请求就出门了。

孙思妙坐在贺若辰的对面,拿着个苍蝇拍子敲着他的脑袋。

而他亲哥却只是在一边看着,压根不插手。

“大哥,你看看她!”

贺若辰求救大哥。

贺逸霆说道:

“没事,她就是跟你玩的。”

孙思妙点点头,手里的那个用硬纸壳钉在木棍上的苍蝇拍更是随着她的点头拍在贺若辰的脑袋上。

如此诚恳的态度,怎么看都是乖乖女,可是偏偏做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

贺若辰气的对着亲哥吼道:

“大哥,我到底是不是你弟弟?有人欺负我,你都不管的吗?”

贺逸霆嘴角微勾,那还没有张开的脸上竟然有种让人心颤的表情。

从来没有在自己大哥身上看到过这种表情的贺若辰有些被吓到。

“我弟弟被欺负,我肯定要管的!”

可是嘴巴上这么说,身体却一点都没有做什么。

孙思妙好笑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学着狗蛋他们的小霸王模样拍着贺若辰的脑袋说道:

“你大哥可是我小弟,你说他是听他老大的,还是护着你这个心眼特别坏的弟弟的?”

贺若辰震惊的看着孙思妙。

怎么可能?

什么时候大哥那样的人会认老大?

他明明记得在大院里的时候,谁敢欺负自己,大哥不论哪里的老大,都会把人给揍趴下。

别人喊他老大可能,但是他喊别人老大?

这显然很梦幻。

贺逸霆还配合的点点头。

这个兄弟他曾经也很不爽的。

凭什么爸妈就喜欢他,对自己跟棵草般,就算是拥有成熟的灵魂,可是有些东西在记忆深处潜伏,而不是消失。

他做不来亲自动手的是,但是别人动手,他却不一定会帮。

孙思妙单腿放在贺若辰坐着的凳子棱上,手里的苍蝇拍拍的哗哗响。

“小子,老娘能够看上你,是你的服气,竟然还让老娘去死,谁给你的胆量?”

“要不是有了好爹好妈,你认为你还能够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

“做梦!”

“老娘能够弄死你,还神不知鬼不觉!”

......

她还演上瘾了。

一口一个老娘的叫着。

贺逸霆都看不下去了。

“腿放下了,不准说脏话!”

皱着眉头,把孙思妙的腿给放下去,用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宠溺的声音说着。

贺若辰完全都处于懵的状态。

大哥竟然真的对孙思妙很特别。

好在他就算是早熟,也还不会忘特殊的方面想。

只是认为他大哥把对自己的态度,用在了对待孙思妙身上。

“你们太过分了,竟然这么对待我!我要去告诉妈妈!”

对着门外就冲了出去。

孙思妙和贺逸霆本来也没有打算怎么着他,所以也没有拦着。

等人走了后,两个人坐在厅有些尴尬。

说实话孙思妙很怕跟贺逸霆单独在一起,就怕他说什么上辈子。

轻咳一声说道:

“那个票都拿了吗?拿了我们就走!”

孙思妙认为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所谓的大戏好像根本就没有。

贺逸霆没说不同意,只是拉着她出了房子。

还没有走到大门口就听见乱七八糟的声音传了过来。

然后就是大院里开始乱了起来。

孙思妙被贺逸霆护在身后。

“这是发生了什么?”

孙思妙还以为要打仗了呢,这乱哄哄的。

贺逸霆并没有多么着急,而是来了一句:

“大戏开始了!”

如同他是导演般,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般。

还没有等孙思妙问什么大戏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围着的中心有人坐在地上大哭。

那真的是嚎啕大哭。

哭的让人都感觉想要跟着落泪。

孙思妙伸着小脖子往里面看。

贺逸霆却拉着她,让她不要乱挤,而是两人去了旁边的一个花坛上,站在上面完全可以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坐在地上拍着大...腿..,一声赛一声的哭喊。

关键人家还哭的特别带有节奏感,让人不会感觉吵。

“这不会是唱大戏的吧?”

孙思妙认为那嗓子真的不错。

哭的如此让人有代入感,可惜了那张脸,真的不咋样。

不过也只是岁月磋磨的,倒不是真的长得丑,估计这个时候的广大劳动人民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

贺逸霆让她别出声问,继续看。

“老嫂子,咱先起来,这坐在地上哭也不是个事情,这个事情总得给我们时间去了解才成吧?”

一名四十岁上下的军官想要扶起坐在地上哭的女人,可惜人家不领情。

“首长,不是俺不想好好谈,而是俺控制不住呀,一想到俺儿子可能在这里受苦,俺就心疼!”

一出口,孙思妙都错愕了,这个女人的声音跟外表太不相符了。

因为那声音太好听了,可惜脸实在不咋样。

怎么看怎么违和。

“俺那可怜的孩子呀!好命苦呀!怎么可以这么惨!”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