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七零佛系小媳妇 > 066.渣爹被揍,坑爹(求推荐票,收藏)

066.渣爹被揍,坑爹(求推荐票,收藏)

看在二两酒的份上,孙慎国打的更加起劲。

自从退役回来,这除了收拾亲儿子,他都没有练手的机会。

今天可不就是狠狠收拾一顿亲儿子。

“爹,你就乖乖站好被爷爷打吧,肯定是你犯错了!”

孙思妙伸个小脑袋对着亲爹说道。

一点都不心疼!

这个渣渣爹,不犯事绝对不可能让所有的大大和大娘们袖手旁观。

孙志文气的哇哇的,对着躲在亲娘怀里的亲闺女喊道: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是做好事,是我举报的赌钱的,怎么最后是我挨打?”

啥???

伸头看看外面的太阳,没有掉下去呀,咋亲爹就变性子了?

马大兰把孙女抱到炕上,然后脱下自己的布鞋对着火炕沿就是用力的一拍喊道:

“老四,你糊弄你鬼呢?当妞妞小就好糊弄?”

呃!!!

这是亲奶!

“人家公安都说了啥,当我跟你爹老糊涂了?”

马大兰那叫一个气呀,竟然被公安找上门教育,她的脸往哪里放?

孙志文到底是不敢跑出去,就在堂屋里乱跑,可是架不住亲哥亲嫂子们都不帮忙。

自己老婆倒是想帮忙,可是不敢!

“打死你个鳖孙!把老子的脸都丢没了!”

孙慎国一边打,一边骂!

孙思妙认为亲爷爷的肺活量很好,再活个几十年完全没有问题。

靠在奶奶怀里,就看大戏。

反正一会肯定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孙慎国也打累了,坐在炕上休息。

孙思妙特别有眼力劲的过去给爷爷递水,装烟丝,看的一屋子大人眼睛抽搐。

这小人精,果然老爷子和老太太疼的有理由。

孙慎国露着有些发黑的牙齿对着孙女笑笑,然后就着孙女的手,点燃烟斗。

孙志文蹲在门口,嘶嘶的按着嘴角!

疼呀!

马大兰问傻儿子:

“知道为啥你举报了,你爹还打你不?”

傻儿子一脸的气愤,还不得不憋屈的回道:

“我哪里知道,明明我做了好事,咋还打我?”

他想不通呀!

亲爹亲娘和兄弟嫂子们为啥会生气。

“妞妞,跟你爹说说,为啥打?”

纳尼???

孙思妙怎么也没有想到奶奶会来这么一手。

她琢磨一下,难道是凸显亲爹智商有问题?

所以对这亲爹笑了笑才说:

“奶奶的意思应该是,你平时跟人家称兄道弟的好的跟什么似的,再说你们赌的钱也就分儿八毛的,根本就够不上赌博,你这么一揭发,以后谁还跟你做兄弟?这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能够有个好语气?

你自己做的错事,结果害得爷爷奶奶,大大和大娘们都要被人埋汰,就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

一口气孙思妙把自己猜测的就说了出来。

然后一屋子的人都看着孙思妙。

马大兰哎呦一声,就把孙女搂在怀里,各种夸。

孙志文都傻了。

平时傻了吧唧,轴的要死的亲闺女,能够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

他咋不信呢?

其他人则是没有想到,这胖妞看着不咋地,感情心中是有丘壑的。

怨不得亲爹亲娘当心肝肉的疼。

其实吧,孙思妙就是感觉亲爹有些没脑子。

平时看着小聪明不断,今天怎么就抽风要去做这么蠢的事情,她相信就算是她没有成人的灵魂也看的出来这事情做不得。

村子里的这些人,打叶子牌,最多就是用点吃食,或者是几分钱做赌资,图的就是一乐呵。

可是亲爹这一出手,可不就是招了众怒。

这看着吧,回头亲爹才有的受。

“哼,连个娃娃都不如,你还能够做啥?说,到底为啥举报!”

气死老爷子了。

孙慎国有时候也跟人对赌一下,当然多数时候用酒水做赌资。

怎么被亲儿子这么一告,回头肯定没有人跟自己玩了。

这可是要了他的命。

孙志文此时也知道自己犯了蠢,可是当时不是脑子一发热,就干了蠢事了嘛。

“是二嫂的兄弟怂恿我的,说是赌钱犯法,我这不是想着为民除害嘛!”

马大兰一鞋底就抽了过去,正中脑门。

“我让你还嘴硬,为民除害是吧!那你咋不把你自己除了?你才是我们家最大的害虫!”

好吧!孙思妙装听不见。

亲爹太渣,她也没有脸帮忙。

孙志文把亲娘的鞋子好好的放在炕下面,又缩回门口蹲着。

“娘,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好在公安说不用抓,最多回头让老四跟人家赔个不是。”

说话的是老大孙志武。

作为家里的长子,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老两口没吭声。

“爹,娘,我看着也是好事,你们想呀,老四这么做了以后,那些二流子谁还跟他耍?以后可不就要老老实实在家做活了?”

这个是老二孙志权,家里的老实人。

“对,二哥哥说的对,老四本性不坏,就是跟着那群人学坏了,要是因此断了来往,倒是不错!”

脾气很冲,这就是老三孙志双。

刚说完,就被旁边的媳妇给拉拉衣袖。

从名字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家里四个儿子的地位。

文武双全,取的是谐音。

老四再不咋样,也是老两口的心头肉。

所以老三媳妇才会拉住自己的丈夫,婆婆公公是动手打了,看着凄惨,实际上老四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再说不管老四如何,这还不是有婆婆公公兜着,人家公安同志来了还是了一下,什么事情也没有。

几个儿媳妇倒是都安静,装背景板,一个字都不说。

孙志文一听,感觉自己真的办了蠢事。

这以后都不理自己,他还咋混?

想到这里又瞪了一眼二嫂王大妮。

王大妮那叫一个冤枉,可是也不能够跟小叔子发火。

屋子里安静下来了,孙思妙认为这是个机会,可不能够让亲爹再去跟那群人混。

其实分儿八毛的不算什么,可是那是因为这群人没有钱。

上辈子这个亲爹可是赌的不小,趁着没钱掐了这个念头是好事。

孙思妙对着亲爹笑了一下,然后开口对着爷爷说道:

“爷爷,早上村长爷爷还说要修河坝的事情,今年让我爹去吧!”

手机站